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1: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肆道
  4. 第一章 楚天

第一章 楚天

更新于:2018-03-17 17:31:56 字數:3212

字體: 字號:
  北風凌冽,殘陽如血。

  在這蕭索的荒野上,稀疏的茅草迎風而動,隨風搖擺。幾只黑色的喪鳥蹲在枯寂的樹枝上撲棱這稀疏的羽毛,啾啾而唱。更顯這原野的蕭寂。枯藤、老樹、昏鴉。

  往昔,每到秋天到來,這里便會翻起一片金色的海浪,不盡的農夫來到這里收獲他們辛勤的果實。可惜連年的征戰,這里再不復往日繁榮景象。千里無雞鳴,路上無行夫。荒草凄凄已經成為這里唯一的主題。

  踏踏踏踏……

  一條土龍從這寂靜的荒野上席卷而過,卷起幾縷枯葉隨風而蕩。在這土龍的前方,急促的馬蹄抬起、落下,猶若秋雨打芭蕉,密集而清脆。

  不知道是馬跑得太急還是什么緣故,銀色的馬身卻是未曾沾染半分泥意。純白的鬃毛猶若水銀在夕陽的余暉中閃閃發光。

  急促的馬蹄看起來就像未在大地上踏實就已經抬起,但卻有隱隱的雷音傳入耳際,大地的震動在腳下動蕩。蹄下生風、勢如奔雷、入海蛟龍。雖未坐騎,卻亦有龍之精神,正是神馬如龍、龍馬精神。、

  馬上有一騎士,鐵甲盔面,不能夠看清其容貌,黝黑的盔甲泛著冰冷的光澤,唯有盔頂的一縷紅纓隨著騎士的身形上下搖擺,在疾風中沉浮。

  在這個騎士的懷中躺著一個女子,一個美麗的女子,玉肌冰骨、絕世容顏。

  絕世之容顏,脫俗之儀容。白衣輕飄,若青荷之微曳,清風所撫,若碧蓮之清香。雙眸微閉,似睡非睡,似醒未醒,好一副睡美人的現世圖!

  只是,圓潤雙頰下的那一抹蒼白,卻是讓人心碎,讓人心痛。

  胸前的一片殷紅,卻似雪山之上綻放的紅玫瑰,刺眼而奪目,絢爛而柔弱。只是那嘴角的一抹微笑,卻是讓人滿心的憐惜。

  仿似世間最脆弱的東西,最圣潔高雅的女神,雖已隕落,卻不失優雅,雖已凋零,卻不失瀟灑。

  雖在男子懷中隨著馬兒上下起伏,卻不見這位女子的身形有一絲顛簸,唯有衣裾如精靈般在及風中舞動,卻不知馬上的騎士是如何做到的。

  馬上的騎士全身盔甲,但在他的后背上,厚實的盔甲卻也是開了幾個大大的豁口,濃重的血色染紅里里面的戰袍,沁潤到外面的盔甲上。一股濃濃的煞氣在其周身環繞。冰冷的氣息直刺人的心神。

  鉄血、美人、斗爭。

  盔有覆面,乃是大商朝千余年前一位王爺所創。當時這位王爺在頭盔里面做了一個黃金面具,每逢戰陣,皆以面具遮臉。戰場之上縱橫無敵,殺敵無算,為大商朝立下了不世功勛,是大商朝所有人等效仿的典范。到了最后,大商皇帝下旨;唯有在職軍人,將軍之職及上者,方能覆面甲。

  大商皇帝統領三軍,節制全國兵馬,皇帝下有五位大將軍,其中四位分別鎮守大商四方,余下一位鎮守京畿要地。而大將軍之下又設有將軍職,每位大將軍麾下又有五位將軍。而將軍之下又有偏將、裨將、統領等無數。

  而這大將軍首要的一條就是能打仗,會打仗,不僅如此,還要足夠的強大,必須是修行者,放能夠勝任大將軍一職。畢竟修行之人,壽元悠長,精力更勝常人,對于應付刺殺更是從容。

  試想一個大將軍于萬軍叢中被人給去了首級,這回事何等樣的災難。不但國家顏面無光,更會因群龍無首導致三軍潰亂。所以一般能做到大將軍的即便沒能成為修行者,皇室也會全力培養其成為修行者。

  而將軍的實力,那就是先天之境。唯有先天之境方能窺視修行之路,也唯有這樣的人才能夠更近一步,勝任大將軍之職。可以說,將軍就是培養大將軍的溫床,毫不夸張的說,一位將軍在未來有很大的可能成就大將軍職。

  而大商朝的大將軍卻非要終老于大將軍一職,畢竟修行之人性命悠長,如果一直站在大將軍一職上而不退出。那么整個帝國就不會得到新鮮血液的補充。這,于國是極為不利的,所以只要將軍里面有成就修行者之人,便會被皇室提拔,頂替在職時日最長的一位大將軍。而退下來的大將軍就會成為帝國皇室的供奉,徹底的消失于塵世間。

  泱泱大商一千五百余年,不知誕生了多少大將軍,不知又有多少大將軍沉寂。

  所以,面覆甲,不再僅僅是一種流行,而是一種榮耀,是一種殊榮,是實力的象征。

  想一想,泱泱大商,整個帝國也不過25位將軍,五位大將軍才能有此待遇。這是怎樣的一種榮耀!是實力!是地位!是大商無數子民一生的追求。

  醉臥美人膝,上馬斥方遒。這是多少大商男兒的夢想!

  …………

  一騎絕塵,恍若穿云之箭,好不迅捷。厲風尤勁,卷起滾滾土龍,好不張揚。鐵衣紅蓮,尤勝萬軍殺場,好不慘烈。

  銀騎白雪鐵甲寒,英雄征戰馬上鞍。馬上之人,身裹鐵甲,更有白銀為面具,遮罩著臉龐,唯有那露于外的雙眸炯炯有神,沉靜而堅定。

  想不到,馬上騎士竟然是大商國的一位將軍,但是一位將軍怎么會在這荒野之中奔馳?

  大商律例,凡將軍職,皆摻玄鐵的重甲一副,白銀面具一副。而大將軍則是玄鐵甲一副,黃金面具一副。

  玄鐵,性寒,極重,雖是小小一點,卻亦有尋常鋼鐵百倍之重。若在里面參雜一點玄鐵,則鑄兵可為神兵,鑄甲可得神甲。

  玄鐵乃珍稀之物,唯有將軍中的鎧甲中可以參雜些許。而大將軍則是踏上修行之路的人。自然可以煉制修行者所使用的器物。而大將軍的玄鐵甲,則正是以煉器手法而出的產物。已經不再是凡甲,是神甲,是修行者使用的甲胄。

  而將軍的鎧甲雖然參雜了玄鐵,但依然是凡甲,雖然是凡甲,但其防御依然驚人,非神兵利器不能破,當然其重量也是不容小視的負擔。

  若是尋常將士,自然沒有能力穿的上,但將軍已經是先天之境,是站立在凡俗的頂端,是可以窺視修行之路之人,自然可以不把這些重量放在眼里。要不然,穿在身上上戰場卻行動不便,動如龜行,,那還怎么上陣殺敵,更何況即便在強的龜甲也有打破的時候,如果因為行動遲緩而被人殺死,那就要成為整個帝國的笑話了。

  后天,先天,這就是凡塵之中的高手也就是武林中的高手,是武林中的豪杰。先天之上更進一步,先天之氣充盈,返本還原,渾身氣息純凈,契合天道本意,再無病患之厄,更能夠以天地精氣為給養,辟谷月余而不食。這在凡俗中,已經被稱為‘神仙’中人了。

  這種境界已經是踏上了修行之路,是修煉者,是練氣士,這樣的境界又被稱為煉氣境。

  而馬上的這位將軍,如果不是先天境的高手,那就是煉氣境的‘神仙’中人。畢竟大商朝的大將軍就那么五位,而將軍有煉氣境的‘神仙’也是很可能的。

  而馬更不是凡馬,能夠馱起摻了玄鐵的重甲、兩個人依然健蹄如飛,那么這匹馬就是真正意義上的良馬,神駿。馬如龍、龍馬!

  馬是良馬,是良駒,是負千斤若無物的神駿;騎士是高手,是強者,是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將軍;女人是美女,是仙人,是只應天上有地上無的美人。

  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要一位位高權重,手下兵馬數萬的一位將軍懷抱這一位美人浴血而行呢?

  。。。。。。

  我名楚天,大商帝國虎威將軍。五年前,我離開了我生活的古村,一個從來沒有外人踏足過的古村。五年前,我離開了生養我的地方,來到了這個精彩的世界游歷。觀名山、探古跡,興趣所至、率性而為。那一年我十三歲。

  雖然我的年齡還不是很大,但山外的世界深深的吸引著我。從村中收藏的書籍里我知道外界的繁華和熱鬧,也就是在那時我心里有一個渴望;走出去,去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走出去,見證外界的風光和美麗。

  雖然,村里規定十八歲行過成人禮就可以到外面的世界游歷。但是啊十八歲太久遠了,我現在十三歲,要到十八歲還得五年呢,五年呵!太久遠。

  有道是;朝聞道,夕死可矣。五年對于我來說實在是太過漫長了。正好,我讀過村中所有的書籍,自然也知道包圍村子的陣法怎么出入。那一年,我偷偷的溜出了村子,到了外面的世界。

  來到外面的世界,我很快樂,雖然因為年幼的關系,遭到了一些困難,一些磨難。但是不經歷風雨怎么能夠見到彩虹。

  人生呵!可不就是這樣嗎,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然后改正自己。人生呵!見多而識廣,只有接觸的東西多了,才能夠了解更多,人,因學習而進步。

  而我喜歡學習,對于我所不了解的,我總是渴望明白它,我常想。如果有一天這個世界在我的面前在五秘密,那該是多么愉悅的意見事情啊。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成為一個全知全能的智者,而不是一無所知,一無所能的廢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