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3:22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火影隨行筆記
  4. 第三章 古老的故地

第三章 古老的故地

更新于:2018-03-16 21:15:44 字數:2068

  安宸并沒有按照原計劃的尋找海港出海,而是尋著小路行走于城鎮間。

  有了再不斬的前車之鑒,安宸覺得應該稍微給自己易容一下,他把自己打扮的像個流浪兒。免得又碰到什么乘著夜黑風高出來拐賣兒童的**大叔。

  安宸不動聲色的行走于城鎮的街頭巷尾,盡量避免引起別人的注意,一個城鎮的流浪兒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而生活在這里的居民也對這種流浪兒司空見慣,沒有人會對一個孤兒噓寒問暖。

  一路走來,安宸經常會看到一些流浪兒像守著一座金山般死守著身旁的垃圾堆,他們眼神呆滯,而當有人來倒垃圾時,他們馬上又會眼神明亮的睜大那一雙充滿**的眼睛死死盯著垃圾袋。并且不允許別人靠近,否則就會狠狠的打上一架,而輸的那個人,通常活不到第二天。

  這讓安宸對于這個世界又有了新的認識,是舒適生活在父母羽翼下的孩子所體會不到的殘酷。

  所幸安宸還有從家里搜索出來的一點路費,這些錢或許還不夠買一張船票的,可至少短時間內不會餓肚子,一天只要兩個面包和一些水就能滿足身體需要,倒也著實花不了多少錢。

  按照安宸的腳程計算,到達目的地至少也需要兩三天的時間,一連幾天,安宸通常天還沒亮就開始趕路,晚上則隨便找個能避風遮雨的角落作為休息睡覺之處。

  如此長途跋涉,憑著堅強的毅力,安宸最終來到了離開城市足足有50多公里的一處普通密林,大概任誰也想不到這里會有一處隱藏的密室,其實安宸會想到此處,也是從平時與母親談話間的蛛絲馬跡中發掘到的,當然安宸一路上可沒少碰到吃人的野獸,剛開始安宸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他就發現只要讓積雪漂浮在身邊,這種不自然的怪異現象總能嚇退它們。這些動物仿佛都有一種天生感知危險的本能,所以安宸才能有驚無險到達這里。

  經過一個小時的搜索,安宸終于在這片區域內找到了記憶中母親描述的那顆最大最高最為醒目的參天巨樹,接著他又以此樹為標準面朝南方一直走了約50米才停下。

  “應該就是這里。”

  完全顧不得臟亂,安宸手腳并用的清理掉覆蓋在地面上的亂石泥土。

  “果然有!”

  安宸驚喜的看到地下逐漸清晰的環形石門,門上有金屬拉環,安宸迫不及待的拉動金屬環,結果只是打開了金屬蓋子,里面還有一個奇怪的類似某種圖案的凹槽。

  安宸認得這個圖案!這與他項鏈的形狀一模一樣。安宸取出貼身項鏈,對準凹槽把它輕輕按下。

  等了半響,什么都沒發生!

  “不對!”

  安宸再次把手放了上去,順時針一百八十度旋轉。

  轟隆

  石門終于開始緩緩移動。

  “有了!”安宸興奮道。

  石門完全打開后,出現在他眼前的是無限向下延伸的長長階梯,讓人走向深而寬闊的地下通道。

  安宸俯身探頭看了看,發覺下面完全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東西。

  安宸迫不及待的找來幾根樹枝,捆綁在一起,點燃,然后小心翼翼的尋著樓梯向下走。

  “應該會有壁燈吧。”安宸想著。

  果然走了三四米就能看到墻壁上的古老油燈,接著大約隔著兩米就能看到一盞壁燈。

  安宸依次點燃,最后呈現在他眼前的就是一座古老而封閉的地下密室。

  并沒有復雜的陷進和裝飾設計,整個密室連一副裝飾用的字畫都沒有,白色墻體因歲月的侵襲而變成了灰白色,密室盡頭則是擺設簡單的桌柜,上面布滿灰塵,看的出來已經好久沒有人來過。

  這里就是水無月家族的核心密室,向來只有家族族長才能知道的秘密地點。

  安宸來到柜子前,打開柜門,首先入目的是上層整齊擺放的三個鑲金白色卷軸,下層則是層層疊疊的無數普通白卷。

  安宸默默打開上層第一個卷軸。

  這是一張族譜,在一堆密密麻麻的姓名中,安宸很快就在里面找到了母親的名字,然而整張卷軸都沒有記載他和妹妹。

  看的出來家族在上一代就已經沒落或者干脆是被滅族了。

  第二個卷軸則記載著水無月家族的所有血繼秘法和對于秘法的詳細解析與描述,只從描述來看安宸都能夠想象的到如果能發揮出秘法的真正威力,將是極為可怕。

  第三個卷軸只是一些符號和類似某種圖陣的樣式,安宸實在是看不懂,只好放還原位。

  下層的普通卷軸安宸也沒有放過,里面記載著各種各樣的忍術,從低級到高級,幾乎記錄了一切現有的忍術體系。

  “這就是一個大家族的底蘊啊。”安宸感嘆著,又有些頭疼的看著滿柜子的的卷軸,他覺得自己現在很貪心,非常貪心,如果不能把這里所有的卷軸內容都學為己用,那將會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然而如此之多的秘術忍術絕對不是短時間內能學會的。

  “既然學不了,就全都記下來!”

  安宸干脆就在密室打了地鋪,貪婪的閱讀著所有的卷軸,依靠自己強大的記憶力像臺打印機一樣把所有的內容全都印在了腦子里。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

  安宸終于滿足的放下最后一張卷軸,看了看身邊空蕩蕩的背包,知道這里是沒法再待下去了。所幸他已經把這里所有的存貨都搬到了自己的腦子里。

  整整兩天,安宸吃住都在密室內,正好熬過了來之前計劃準備的食物。

  短短兩天讓安宸對于水無月家族有了一個直觀深刻的了解。

  這個傳承久遠的大族,曾經在三戰中震懾忍界的存在,莫名的覆滅于三戰之后,究竟什么原因,卷軸上只字未提。安宸猜想或者與國家如此憎恨與害怕血繼限界的原因有關。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