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32:5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遍地紅花
  4. 第二節 噩夢

第二節 噩夢

更新于:2018-03-17 18:34:24 字數:3979

字體: 字號:
  從廢墟里鉆出的金色巨龍俯瞰著腳下的女訪客,又環視了一下霍格靈頓鎮。

  這大抵是最后一次看這個小鎮了吧。她想。

  她扇動起巨大的翅膀,卷起呼呼的風,吹得地上的碎屑塵土漫天飛舞,吹得女訪客的衣角獵獵作響。

  那些隨風起舞的碎屑塵土很快就定格在空中,不上不下,如周遭的景物一樣。

  金色巨龍騰空而起,離弦之箭般沖上了云霄。

  女訪客緊張的抬起頭望了望,嘴角卻泛起了嘲笑。“引開我?這鎮上人的性命都在我手,你能跑到天邊去?”

  她給了麥姬夫人一個沉重的警告——來自霍格靈頓的另一角的爆炸。

  她仰望著,等待著麥姬夫人回來自投羅網。

  善良總是對付善良人的最好武器。

  ———————————————————————————————-

  與此同時,在奧蘭聯邦首都西弗爾郊外的一座城堡里,燈火通明。

  乍看來,這座城堡與其他供人參觀的古堡沒有什么不同。近觀就顯得不那么平常了。那些聳立在角樓頂鱗次櫛比的天線,和四周荷槍實彈的士兵都在述說著這里與眾不同的背景。

  不時有穿著灰色軍裝蹬著馬靴的人進進出出,全然沒有因為外面的夜色而放慢腳步。

  城堡地下,布滿了曲折蜿蜒的地下迷宮。

  其中一間約么百十平方的大廳里,十幾個軍人忙碌著。

  在他們身后高高的指揮臺上,一個身著筆挺軍服,披著大氅的青年男子雙手扶著欄桿,看著臺下的人走來走去,各司其職,哼了一聲,摸了摸與他整潔著裝相配的光滑下巴,說道:“還真是諷刺呢,一個崇尚科學,不信魔法,甚至要滅絕所有法師法術的國度,竟然用“偵測魔法”這種法術來探查魔法。”

  “至少議會和宗教委員會有足夠的權力讓您沒有機會再發表任何有關諷刺的異議。中校閣下。”站在他身后的一位女軍官接話道,“注意言行,隔墻有耳。”

  “怕了你了,菲歐娜。”中校捋了捋鬢角的頭發,“人們越來越瘋狂了,再這樣下去,我懷疑宗教委員會會向議會施壓,對曼坦帝國宣戰。哦,對了,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要不要記錄?”菲歐娜拿起了筆。

  中校一擺手,“你身材變好了。”

  菲歐娜臉一紅,把手中的筆扔在一旁,“做你的書記員真難。”

  “報告漢斯中校,在東南海濱,坐標F15區發現強烈魔法能量波動,能量等級至少超過五級。”一個青年士官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圓形綠色螢幕,嘴里快速準確地向身后的中校做了匯報,“能量波動持續,范圍超過十里。波動源為兩個。”

  “什么?報告能量對比結果。”

  “超過五級的魔法至少要上位魔法師甚至魔導師級別的人才能施展,難道是曼坦王國從我們后方入侵?”菲歐娜咬著筆頭,輕蹙雙眉分析道。

  “別急。要等結果出來。”雖然所有人都感到事態的嚴重,漢斯中校還是鎮定自若,這多少讓周圍的人鎮定了些。

  片刻后,一個女士官大聲報告道:“能量比對結果為未知。不同于已知的任何一個曼坦王國魔法師造成的魔法波動。”

  “比對一下其他有魔法師的小公國的數據。”

  話音剛落,另一個男士官報告道:“也不符合。”

  “怪怪,憑空出了兩個大魔法師。”一個士官嘆道。

  “沒什么奇怪的,其他種族也有懂魔法的行家里手。而關于他們的數據我們是無法收集到的。”菲歐娜評論道。

  “好了”漢斯中校一擺手,道,“不管怎么說,不能放任不管。吉森上士,有齊柏林飛艇在那附近執勤嗎?”

  一個戴眼鏡的年輕士官報告道:“有的。夜歌之鸮號飛艇在諾丁郡補充燃料,那里距F15區只有一百里,大概三十分鐘的航程。”

  “好,馬上通知他們趕往事發地吧。”

  菲歐娜在中校身后清了清嗓子,說道:“中校,您一定不想知道是哪位滅魔師在那艘飛艇上。”

  漢斯中校道:“別賣關子了,誰?”

  “您最不喜歡的滅魔師是誰?”

  “難道是……”中校臉色有些難看。

  菲歐娜托了托滑下來的眼鏡,說道:“對,就是薩迦。”

  “先不要向夜歌之鸮發消息。”中校面色凝重得說道。

  “是。”

  “吉森,查查還有沒有其他飛艇或者滅魔師在那附近的。”

  “除了夜歌之鸮外,其他齊柏林飛艇都在與曼坦王國交接的邊境巡邏。”吉森上士回報道。

  “這么說我們只有薩迦這一個選擇了?”

  一個新進的女下士覺得奇怪,為什么自己長官對于一位地位崇高的滅魔師竟然如此抵制,甚至可以說是態度惡劣,便悄悄問身旁同事,“薩迦是誰?為什么中校對這個人這么反感?這么大的事件都不派他去?”

  她身邊的同事一副熟知內幕的老油條嘴臉,對她說道:“滅魔師薩迦你都沒有耳聞?還記得五年前冷杉鎮魔法師暴亂嗎?”

  女下士撅著嘴,皺著眉,說道:“好像有點印象,是那個被剿滅的魔法師聚集地嗎?”

  她的同事故作神秘的低聲說道:“內部消息,不要亂傳啊。”

  “恩。”“冷杉鎮不是什么魔法師的聚集地,那里其實只有一個魔法師。”

  女下士吃了一驚,“什么?那為什么報道那里都是魔法師,而且全部被處死了?”

  她的同事對于自己知道內幕有點洋洋得意,“真正內幕,他們都是因為庇護那個魔法師而被滅魔師屠殺的。”

  女下士又是一聲嬌呼:“什么?屠殺?”

  她的同事趕緊捂住了她的嘴,“我說你小點聲啊。傳出去可是要人命的。”

  “那位滅魔師就是這位薩迦?”

  “孺子可教。你知道當時誰是薩迦所在齊柏林飛艇的指揮官嗎?”

  “誰?”

  那同事回頭,向著指揮臺上的漢斯中校一努嘴,“喏,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當時中校還是個上尉,他不同意薩迦的做法,但是作為滅魔師的薩迦有權接管飛艇的指揮,并且薩迦的決定還得到了宗教委員會的認可。事后,為了堵住漢斯中校的嘴,同時也為了安撫他,越級提升他做了中校。不過中校不想再碰到這種道德與命令相抵觸的事,就調到地面后勤部隊來了。”

  “哦,原來還有這樣的故事。”女下士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

  “喂,你們兩個,不要看了,就是你們兩個。”中校向她們兩個吼道,“鬼鬼祟祟嘀嘀咕咕的,哪有軍人的樣子,別以為我聽不到,趕緊做事。”兩個小姑娘嚇得直吐舌頭,馬上停止了議論。

  “被我聽到無所謂,不要被無處不在的探子聽到就好。”中校低著頭,自言自語道。

  “還是派他去吧。誰叫我們別無選擇。”漢斯中校嘆了口氣,對吉森上士說道。

  —————————————————————————————————-

  諾丁郡。

  一艘巨大的齊柏林飛艇停靠在奧爾山巔的補給基地里。

  寬闊的背部鋼蒙皮上,繪著只鸮,做展翅飛翔狀,在它后面還涂著幾筆漆黑和一輪明月作背景。

  一個傳令兵從飛艇吊艙里跑出來,向站在空港平臺邊緣眺望云海的女人一路狂奔。

  “薩——迦——大——人,飛——艇燃料補充完畢,您裝備上的魔力晶石也已就位,請您登艇。”

  那女人哼了一聲,轉身向飛艇走去,皎潔的月光撒在她火紅的滅魔師斗篷上,顯出一種怪異的紫色來,只有她背后那金銀絲織就的代表光明神的太陽標志不停得放出奪目的光彩,正在熊熊燃燒一樣。

  傳令兵望著薩迦遠去的背影,覺得那身影隱隱透出股寒氣,她的一身紅衣更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比山頂的山嵐還要冷上幾分,“美女是美女,可怎么老是讓人不寒而栗呢。”傳令兵嘀咕著,連跑帶顛得跑回飛艇。

  平臺上,除了飛艇的蒸汽魔晶雙動力馬達的嗡嗡聲外,只剩下滅魔師薩迦嗒嗒的高跟鞋聲在回蕩。

  在二百米長的飛艇面前,她是如此渺小,如螻蟻之于人般羸弱,但她卻是它的主人;而她,是她自己的主人。

  “起飛。”薩迦在登艇的一剎那說道。

  麥姬夫人回來了。

  她不能使用強大的魔法攻擊,那將給已經滿目瘡痍的霍格靈頓雪上加霜。她只好束手束腳得與女訪客,自己的親妹妹安娜較量。

  她必須控制水元素精靈澆滅火焰,淋濕安娜放置的zha藥,因為時間障壁馬上就要失效,人們將因為爆炸和火災而再次受到傷害。

  “不敢與我正面交鋒嗎?”安娜一個接一個的丟出些低級攻擊法術,什么冰箭,七彩噴射,強酸球,都被麥姬夫人連躲帶閃的避開了,有的實在避不開,便用翅膀生生的接下。

  “你一點都不顧及我們的姊妹之情嗎?”麥姬夫人悲傷的說道。

  “姊妹之情?當初你接受秩序守護者的時候,你想起過我嗎?馬加尼斯向你求婚的時候,你想起過我嗎?離開星耀谷地的時候,想起過我嗎?你逃開了,卻將一個爛攤子撇給了我。你還與我談什么姊妹之情?”

  “這些……對你真的重要?”

  “對。”

  “不要讓嫉妒之火燒毀你。”

  “迅雷光球!”

  /**麥姬夫人不再說話,對于她被蒙蔽雙眼的妹妹,她無能為力。

  她用翅膀揮碎了一道寒冰錐,便猛地沖向安娜。

  “火球術!”安娜念道。

  魔法元素在她的手指尖聚集,凝成一個火球,向麥姬夫人龐大的龍軀疾飛而來。

  麥姬夫人雖然一心兩用,但是對于火球術這種中級魔法還是有信心應付,畢竟,她是條火龍。

  她一張嘴,將火球吞入了口中。

  緊接著,她忽然發現有一絲不對勁——口里溢出了黑氣。黑氣成了死亡的魔爪,鉗住了她的咽喉,讓她有點呼吸困難。

  “什么?”她擠出了兩個字。

  安娜桀桀的笑起來,從腰帶上的一打小包里取出些黑芝麻樣的東西來。

  “蝕骨蠅!”麥姬夫人看到安娜手里的東西不由得大吃一驚。“你怎么會這種魔鬼的黑魔法?”

  “對付你不用猛藥怎么能行?那會兩敗俱傷的。”安娜說道,“你已經無藥可救了,乖乖把永恒陀螺交給我,看在你我姊妹一場的份上,我可以幫你永遠地解除痛苦。”說著,用手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個切的動作。

  “你真的瘋了,安娜。小時候我們多么要好啊,誰能想象到會這樣?”麥姬夫人強忍蝕骨的劇痛,“永恒陀螺你永遠也不會得到。它絕不能落在別有用心人的手里。”她一振翅膀,絕塵而去。

  安娜微微一笑,“臨死者,嘴猶不僵。中了蝕骨蠅還能跑多遠。”說著,她施展凌空術,尾追麥姬夫人去了。

  當塵埃落定,一切歸于寂靜的時候,時間障壁魔法也消失了。

  幸存的人們從驚懼和恐慌中蘇醒過來,詫異得望著周圍冒著絲絲水汽的殘垣斷壁,燒焦的氣味,強酸味和恐懼與迷茫一樣四處蔓延。這一夜,會不會只是一場噩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