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40:5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水鏡仙卷
  4. 第二回 追蹤

第二回 追蹤

更新于:2018-03-18 15:45:58 字數:1537

  方才還映射天地的陣法已蕩然無跡,靈物滾落一地,沾了泥土,看去竟與平凡家用之物無異。粉衣女子神情并無大變,只是輕輕嘆了口氣,一副坦然受死的樣子。

  仙劍泛出幾絲紫氣,卻緩緩下沉,最后斜插在林間的空地上。

  逸之道人一步一步走過來,腳步沉穩有力。

  “看你區區小妖,竟能催動如此龐大靈物陣法,倒真是小瞧了你。”

  女子緩緩抬頭,似乎啟唇欲言,看著道人一臉凜然的神色,卻終是低頭不語。

  “我有一事相問,你須如實說來。”

  “道長請問。”

  “這五岳靈物可是你一人盜得?”

  女子輕輕搖搖頭,“這是我師父多年前交付于我的。”

  “你師父?”

  女子從懷中取出一帙畫卷,小心地展開,“道長一望便知。”

  小小的畫卷上,煙云飄渺,似有人影映現。

  逸之道人收起仙劍,一拂長袖,趨步走近細看。

  林間的落葉層層覆在地上,走上去軟軟的,發出沙沙的輕響。

  幾片落葉突然向上一揚,有只小動物從中躥起,一溜煙徑直向粉衣女子奔去,逸之道人不禁一楞,腳底卻已覺一麻。

  年輕女子咯咯笑起來,笑聲和她妖魅的身份十分相宜。

  一只松鼠般的小貂親熱地在她胸前蹭著,十分歡快得寵的樣子。

  逸之道人沒有時間生氣,那麻麻的感覺迅速從腳底升起,他連忙調息護住心脈,并運功抵住侵入體內的毒素。

  粉衣女子一邊逗著小貂,一邊收拾畫卷,并將地上的各件靈物一一重新收入腰囊之中。她理了理發鬢,整了整衣裳,扭身向道人輕輕道了個萬福,“小女子先行一步,道長保重。”

  一道粉色身影飛離林間,雖與原先的輕盈身姿相比滯澀了許多,但亦轉瞬遠去。

  山野又恢復了幽靜,過了不久,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逸之道人在雨中靜靜佇立,努力讓自己心平氣和些。先師曾教導過,怒氣大盛時便默念南華真經,至心中澄明恬靜時方可做事。

  腳下踏中的銀針上似也不是什么奪人性命的劇毒,但十分古怪,只是讓人全身動彈不得,待中毒之人平心靜氣以對,它又開始漸漸自行消解。

  不知過了多少時辰,身上漸漸可以活動自如,逸之道人長出一口氣。行走江湖,竟被這種小妖魅擺了一道,總覺得顏面無光。不過,剛才這女子沒有乘人之危動手害人,也算是留了點厚道。

  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山色漸變,天又漸漸放晴,衣袍卻已經精濕。

  道人拂去面頰上的水珠,登上高處眺望。此處已是太白山地界,與本門天明山脈氣相通,相距三百余里。道人暗運內功,一股暖氣由丹田生發,全身滾熱,衣服上的水汽漸漸散發。

  數張黃符從袖中飄出,無火自燃,煙火中隱隱現出變幻的卦圖。道人默念口訣,伸指往前一探,只見卦圖中“坎卦”方向亮了一下。一絲似有若無的精氣,如同草蛇灰線,被逸之道人的心念捕獲。尋隱術是他少年時從天明山后山的一位老樵夫處習得,這類奇門法術固然為許多正道修真之人所不屑,但逸之在修習之時卻隱隱覺出,此術其實與本門的天明玄真道同出一源,不過是修真大道中的不同分枝罷了,只是在承傳過程中流失頗多心法殘缺,便漸漸式微了。

  幸而此處地處深山,人跡罕至,故方才御空遁去之人留下的極其細微的精氣尚可追尋,如若在集鎮鬧市,人氣混雜交錯,此法便極難奏效。

  沿著那一絲似乎隨時都可能消失的精氣,逸之道人御空追行。這精氣也有些古怪,竟透出若許草木清香,不過待要細究之時,卻又無跡可求了。逸之心中不禁暗暗稱奇,此妖的道行雖不精深,卻全在一個巧字,通靈氣以催動陣法,閉真息以藏掩真形,無論是幻術、御空還是催動陣法的真力處處透著一股奇邪,不知其出自何等詭異門派。

  一炷香時間過去,那古怪精氣蜿蜒至一處香氣茂盛之地便藏匿其中無可辨識了。逸之道人落下身形,看那蒼莽深林中現出處處飛檐玉壁來,上空香氣繚繞。

  拾階而上,只見巍峨的門殿上懸一巨匾,上書四個莊嚴大字:“天容禪寺”。

  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