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09: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魔羽錄
  4. 第一章 李落羽

第一章 李落羽

更新于:2018-03-17 15:35:05 字數:3875

  “吁....”一個身穿布衣臉上帶兩撇小胡子大概三十多歲的男子拉住了正在向前奔跑的馬車,在這輛馬車后面還有五輛相同的馬車。每輛馬車上全都方滿了各式各樣的蔬菜,而每輛馬車上都有三到四個成年的男子。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在第一輛馬車上除了那個長小胡子的男子之外還有一個大約四、五左右的男童。

  男童紅撲撲的臉龐、大大的眼睛閃爍出點點靈氣、似長不長的頭發極為柔順,身上的皮膚仿佛都在閃爍著淡淡的寶光。不過,唯一很可惜的是在這樣的一個集天地之靈氣而誕生的男童身上只穿得普普通通的一身布衣。仿佛一個皇帝穿上了乞丐服,不過就算如此也掩飾不了一個他本來的面目。

  就在這時,他們前面的一扇木門打開了,出來一位胖乎乎的男子。這名男子是上官家廚房的管事叫做“上官興”

  上官興走上前去對那名長著兩撇小胡子的男子說道

  “老李,這次來的挺早啊,比以往早了半個時辰啊!”

  “呵呵!興大哥說那里話啊!早點來把菜送了好去給這個小子去買東西啊。”這名長著小胡子的男子指著在他身旁那個非常秀氣、靈氣的男童說道。

  被稱為老李的男子就是那名長小胡子的男子,老李本名叫做“李赫”是附近菜場的管事。自李赫的曾祖父到李赫這一輩全是給上官家送蔬菜的。而那名男童是李赫的兒子叫做“李落羽”今年四歲了,這次非吵著和李赫一起到“官城”來買好吃的東西,李赫拗不過他只得帶他一同來了。至于上官家來頭可大了,上官家是“軒轅王朝”十大家族之一,上官家的一位老祖是原“華夏皇朝”的一名大將,華夏皇朝分裂之后跟隨軒轅王朝的開國皇帝一起打天下后來被賜封為“紫金蟒袍、紫金王爺”世襲:黃金蟒袍王爺!在整個軒轅王朝內只有十大家族才有此榮譽。

  上官興看著李赫指著男童內心非常震驚,因為這個男童看起來就好像一個小天使,讓人看了之后不由自主的喜歡上這個小孩。強忍內心的疑問岔開話題,如果說李赫知道上官興內心的想法肯定會暴走的。因為上官興內心的想法是“你怎么會生出這樣的一個兒子?你長成這樣你兒子卻如此有靈氣!”其實李赫長的不算很丑應該算還可以吧。黝黑的皮膚、濃濃的眉毛。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米九的身高還算是很強壯的。

  “你兒子長的很漂亮!”上官興這次是發自內心的說道“來把蔬菜運進來..........”

  剛說到著一個帶些稚氣的聲音傳進了上官興的耳朵里。

  “叔叔,漂亮是用來形容女孩的吧!我這么可愛的男孩子怎么能用可愛來形容呢?應該說是英俊或者高大威猛!”李落羽說完還得意的看了上官興和李赫。

  上官興和李赫對視了一眼露出一絲苦笑搖了搖頭不說話。

  李赫指揮著幾個人一起把六輛馬車一起趕進了上官府內,雖然說他們是從后門進入的但是一進門那豪華的景象卻讓李落羽尖叫不已,左看看、右看看真是忙壞了李落羽,至于李赫等人卻是已經習慣了。穿過幾個院子來到一棟比較古樸的大房子,里面人來人往忙的不亦樂乎。有洗菜的、擇菜的、劈柴的、燒火的等等。

  “來!你們把菜搬下來運到里面去。”上官興招呼著幾個人讓他們來幫幫忙。

  李赫也讓那幾個伙計幫忙搬菜的同時對在一旁的李落羽說道“羽兒,你先在著玩會等忙完再帶你去買東西啊!”

  “哦哦!知道了,你們忙我去那邊玩。”李落羽乖巧的一邊說話一邊點頭一邊向旁邊那一片花卉跑去。

  李赫看著李落羽向那片花卉跑去也不在意繼續忙自己的事。李落羽看著面前那么多五顏六色的花聞聞這個、看看那個忙的那是一個不亦樂乎啊!不一會就連額頭都流出絲絲汗珠,“咦!這是什么兔子?怎么身上有別的顏色?兔子不都是白色的嘛”李落羽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那只怪異的兔子喃喃道。

  這只兔子是白色的沒錯,只是在兔子的背上有三道藍色的花紋一直延伸到兔尾的地方。這只兔子還有一點與別的兔子不同,那就是眼睛!平常兔子的眼睛都是紅色的,而這只兔子的眼睛卻是碧綠色的。假如現在被上官府邸的家丁看到了一定會很驚訝,因為這只兔子是上官家的二小姐非常喜歡的兔子名叫“碧眼藍紋兔”

  碧眼藍紋兔本身并沒有什么攻擊力,除了長的漂亮、好看之外還擁有點點的神圣氣息,與碧眼藍紋兔在一起久了不但有強身健體之效還會帶點神圣氣息對擁有邪惡氣息的魔族還有抵抗的能力。通常都是大家族一些女子所喜歡的寵物之首,并沒有之一!不過,碧眼藍紋兔的價格卻是相當昂貴的,一只大約都在近十萬紫金幣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華夏大陸的金幣比例是一紫金幣=十金幣=一百銀幣=一千銅幣,一紫金幣就相當一個一家三口過半年的小康生活了!近十萬紫金幣是什么概念?說出來都能夠嚇倒一片人了吧!

  就在李落羽剛說完碧眼藍紋兔像是受了什么驚嚇向一旁跑去,好奇心催著落羽向碧眼藍紋兔追去。

  過了一會,李落羽也不知道跑過了幾個院子,此時落羽在一片花叢中小心的找著碧眼藍紋兔。就在這時,李落羽的耳邊聽到了一聲聲輕喝聲,落羽順著聲音扒開一片花叢看到一幅景象,呈現在落羽眼前的景象是一個身穿白色勁裝的一個男孩在那里舞動著一桿銀白色的長槍,男孩大概七、八歲左右一頭長發過肩,完美的臉龐不帶一絲瑕疵是那么的英俊。

  白衣男孩揮動著長槍留下了一片片槍影,一系列的動作行云流水沒有一絲停頓,整套動作是那么的完美!

  在白衣男子旁邊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身著一身華服上面有許多奇異的花紋,在胸口的地方盤旋著一條金黃色的蟒蛇。男子大約一米九的身高一頭黑發用一個黃色的發箍全部束到背后,堅毅的臉龐帶著一絲威嚴。眼睛看著不遠處揮動銀槍的男孩嘴角處流露出一絲笑容。在這個威嚴的男人身邊站著一個與落羽差不多大的女孩,一身粉紅色的連衣裙。烏黑亮麗的長發扎成兩只馬尾辮左右各一個,紅撲撲的小臉煞是可愛,長大后也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絕世美女!

  落羽目不轉睛的看著在那揮動銀槍的男孩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哇!好棒哦!”說著兩只胖乎乎小手在那不停的拍著。

  就在落羽不自覺的交出聲后,揮動銀槍的男孩停了下來向落羽這看來!

  “誰?什么人好大的膽子敢在這里偷看?給我滾出來!”一聽有人居然敢在這里偷看那個威嚴男子顯然非常生氣怒喝一聲。在威嚴男子身上發出淡淡的黃色氣流向周圍不斷的涌動。

  “對不起!我不該在這里偷看的,真是對不起!”

  李落羽低著頭從花叢中走了出來!就在李落羽聽到威嚴男子的喝聲頓時腦中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就在李落羽差點被威嚴男子的喝聲震暈的時候。突然,一陣清涼的感覺從自己的胸口處不斷的向身體各個地方散去,李落羽從威嚴男子的喝聲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從落羽記事起李赫就教導李落羽做一個光明磊落的人,不要做偷偷摸摸的人,現在自己偷看了別人練功覺得有一聲愧疚然后出來對威嚴男子輕輕的說道。

  那個威嚴男子一看是這么小的一個小孩楞了一下,本來威嚴男子還以為是修為強大的死對頭,已經把體內的天力運轉起來準備隨時發動攻擊。可是,當他看見只是這么小的一個男童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不對”威嚴男子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有人接近,我怎么絲毫的感覺不到呢?按道理來說就算是沒有絲毫天力的普通人接近我也可以瞬間感覺到。可是,這次怎么沒有感覺到呢?”威嚴男子心中十分的郁悶。不過。下一瞬間他的郁悶也就釋然了!為什么呢?因為當他看見李落羽的面貌的時候。

  在威嚴男子的眼中,這名男童渾身散發著寶光,大大的眼睛閃爍著濃郁的靈氣給威嚴男子一種特殊的感覺,這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散發出來的氣質。

  “你是什么人?怎么會在這里?”威嚴男子用一種溫柔的語氣問李落羽。這時,威嚴男子旁邊的那個小姑娘從威嚴男子的身后偷偷的露出小腦袋看了落羽一眼有急忙的縮了回去。

  “我?我叫李落羽!我是跟隨爹爹來送菜的。”李落羽唯唯諾諾的說道。“因為追一只身上有藍色花紋的小兔子才跑這來的,叔叔!我真的不是故意偷看的。”

  說道這李落羽連忙擺手眼睛再次睜的大大的,很是驚恐!

  “送菜的?我怎么不知道?”威嚴男子想了想然后喊道“管家!你去廚房把上官興給我叫來!”

  “遵命王爺!”那名管家答道。

  那名白衣男孩手持銀槍走了過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落羽然后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都無語的話來。

  “小家伙長還行,就是衣服邋遢了點。和我比起來還是有點差距的,我怎么就是找不到比我更英俊的人呢?”白衣男孩說完之后還聳了聳肩表示無奈。

  白衣男孩剛說完在威嚴男子背后的小姑娘再次探出頭來吐了吐小舌頭扮了個鬼臉說道

  “哇!哥哥你好自戀哦,人家比你長的好看多了。”

  威嚴男子臉上明顯的出現了幾條黑線輕喝道“元讓、元菲你們給我閉嘴,少給老子丟人!”

  威嚴男子說完之后被稱為“元讓”和“元菲”都悻悻的看了男子一眼道

  “是!父王。”

  就在這名威嚴男子正準備繼續問李落羽的時候,剛才出去叫上官興的那個管家回來了。這個管家叫做上官鷗,是整個上官家的總管家。上官興只是管理廚房的一名管事而已。

  “啟稟王爺,上官興帶到,還有那個送菜的我也一起帶來讓王爺看看。”上官鷗恭恭敬敬的說道。

  其實這位王爺就是上官家的家主叫做“上官云飛”也是世襲“黃金蟒袍王位”同樣也是軒轅王朝十大集團軍其中一位集團長,在軒轅王朝可謂是位高權重啊!至于那兩名孩子則是上官云飛的兒子與女兒,上官元讓與上官元菲!由于上官云飛對女色極為節制所以只有一位夫人和兩名孩子。

  “上官興,他叫什么名字?來王府送菜有多久了?”上官云飛面無表情的對上官興說道。

  “回稟王爺,他叫李赫,他這一脈來王府送菜已經有差不多百余年了,自從李赫的曾祖李其便已經開始為王府送菜。今日,李赫之子李落羽不慎偷看王爺練功還請王爺恕罪!”說完上官興跪了下去,李赫一看上官興跪了下去也跟著跪下還說著“請王爺恕罪、請王爺恕罪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