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5:1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靈座町
  4. 第一章 醒來(上)

第一章 醒來(上)

更新于:2018-03-16 14:32:05 字數:3369

字體: 字號:
  阮經天沉浸在一種難以言說的狀態之中。其實他的靈魂被昨晚看見的黑衣青年不緊不松地握在手上,不停的把玩著。此時的黑衣青年不自禁露出戲謔的笑容,時而將阮經天的靈魂揉成各種器物的形狀,或者揉成某種武器的形狀,又或者揉成某男子或女子的頭像和全身像。心里暗爽著:“以后的一代天才現在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任我‘揉捏’,感覺不是一般的好!”想著想著就發出幾聲“奸笑”。笑聲過后,黑衣青年想了想,覺得在這樣有點不妥,于是便加快了速度,身影一下子就模糊了,只剩下一個殘影還在做著身體前傾的加速動作!可想而知速度達到了什么變態的程度。遠處一道煙尾正在慢慢變淡,不出一兩秒煙尾就消失不見了,好似這里從來沒有人來過。不一會,黑衣青年看見了一座小島,知道到家了,便慢慢的減速,而且小心翼翼的,好像是做賊一樣的。說來也奇怪,這座島的形狀是一個圓形,絕對的圓形,就像是一個圓規畫出來的一樣。如果是正常情況下,某一塊大陸的形狀不肯是正圓,所以這個小島是某個人以的通天神力“雕刻”出來的。沙灘的顏色由淺到深,有人就要問:“這不是廢話么?”但是這里的周圍的顏色是一模一樣的,意思就說說這座島嶼的形狀是一個圓臺。海島上的一切都是這么的美好!汩汩的河流,流過的不是河床而是你的心靈,將你的心洗凈。這飛流的瀑布,打在久經歲月打磨巖石上,飛出的的水花印在你心田。小溪流淌,溪底的小石隨浪而行,不急不緩的前行著,發出的聲音有如天籟,讓你的心沉靜。青翠欲滴的綠竹和暗淡清雅的紫竹被分別栽種在島嶼的南面與北面,兩片竹林遙相呼應,仿佛是某個狠心之人將他們分開。這里沒有山只有一些依稀可見的小土坡,卻沒什么特點。只有一些小動物在土坡上玩耍嬉戲、互相打鬧。還有一點奇怪的就是整個圓形島上有人用特殊的籬笆在這個圓形內圍出了一個最大面積的正方形。(小學的應用題有很多,求一個圓里面最大正方形的面積。。)整座島嶼就只有2棟房子,與其說是房子,還不如說是茅房,因為這兩座房子完全就是由茅草搭成,其中一座很大,另一座房子則略小一點。如果阮經天此時此刻還清醒的話,他一定會大叫好幾聲聲:“我怎么不知道中國還有這么大一座正圓形的島?好歹我也是一個高中畢業生啊!怎么這里的動物我一種都不認識?誰這么有錢買了整座島就蓋了兩棟房?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我怎么在天上啊啊啊!”可是他沒有,也還要他沒有,要不然他看到這個黑衣青年一臉俊秀卻小心翼翼的猥瑣樣子會被嚇再死一次。此時此刻,黑衣青年現在就在這座島嶼的上空鳥瞰整座島。每次黑衣男子外出回來都會在島嶼的上空盤旋一陣再下去。雖然外出歸來很多次,但還是每次心里都在贊嘆“雕刻”這座島嶼的人的神力是多么的神通廣大。但每次贊嘆以后,都會做上“入島準備”。這次也不例外,他先想了一會,便單手打了幾個手印,然后豁然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好似在尋找著什么,突然眼前一亮,因為在他的正前方二十米處有一只海鳥正往他的方向飛來。說是海鳥但是身形巨大,完全不是海鳥該有的體形,而是堪比侏羅紀翼龍的存在而且速度還不慢,兩次眨眼就到了眼前,但是好像沒看到黑衣青年一樣。“海鳥”黑色的的又長又尖的喙離黑衣青年的臉就差那么兩公分就要撞上了,看到那尖喙的人,絲毫不意外下一秒黑衣青年會被刺個透心涼。因為這種“海鳥”叫做啼血,以攻擊性和敏捷性超強和著稱,而且它名字的由來就是它的喙,它的喙就是武器,每次捕殺獵物都會用它的喙來刺穿獵物,刺到對方毫無生機為止,它的長喙就會變成兩種顏色前端是血紅色,剩下就是死黑色。由于它很不衛生,它吃掉獵物后從來不洗“嘴巴”,除非是下暴雨才能將它喙尖上的那些血跡給洗掉,大部分時間它的喙尖都是紅色的,所以叫做“啼血”,又叫“病鳥”,因為它喙尖的血就像是重傷而咳出來一樣。眼前這只“啼血”的喙尖還是濕濕的而且顏色不是暗紅色而是鮮紅色,說明剛剛講獵物解決掉,想找個舒服的地方休息一下。眼看這那一點紅色不斷的在黑衣青年的眼中不斷放大,好似對方都沒有發現彼此,但是矛盾的是,彼此的眼神在對視,黑衣青年凝視,而“啼血”則是無視,好像沒看見這個青年一樣,或者說就是沒看見又或者說眼睛欺騙了它。兩厘米!一厘米!此時黑衣青年動了,不僅身子動了,嘴巴也輕微的動了一下,看嘴型好似再說:“成了!”然后右手突然閃電般的抓出“啼血”的長滿黑毛的脖子,“呵”的一聲就把“啼血”龐大而沉重的身軀像無骨之物般拋向身后的大海,然后拍了拍手,好像是在嫌“啼血”污了他的手一般。然后極速踏空下行。邊走邊說:“還好《無相功》練成了,要不然被糟老頭子發現了,又少不了一頓臭罵。”臉上還是一副松了口氣的樣子。腳踏實地后,重重的吸了口氣,伸了一個背都要貼在地上的懶腰。然后向著那棟小房子走去,想去睡個覺再去老頭子那報道。結果剛沒走幾步,耳朵里就傳來一股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兔崽子,給我過來!”聲如洪鐘般洪亮且更甚洪鐘于的穩重,但是話語和聲音相矛盾,因為“兔崽子”這三個字明顯是含怒而吼,但這聲音卻極其穩重,并不像有怒氣。但是黑衣青年已經來不及考慮這些有的沒的了,他更關心晚了一步會不會被抽板子。黑衣青年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樣,飛奔進那棟大“大茅房”入眼的是一張桌子,但桌子上什么文房四寶啊、琴棋書畫啊、刀叉劍戟啊什么都沒有別人或許會疑惑:這個有錢人怎么這么惡趣味,買下一座小島還只蓋兩座茅房,而且還學人裝優雅,一進門就是一張桌子。而且仔細一看,整座“茅房”就只有房頂是茅草覆蓋的,內部別有天地,都是用木板鋪的蓋得!要是阮經天還有意識,肯定會吐槽道:“裝1.3!”“幾個板子?自個兒說吧!”聞聲看去,只見一個頭發銀白銀白的老人,全身破衣麻布的。佝僂的坐在進門左手邊的床尾,翹著二郎腿,還一蹬一蹬的,雙手環抱胸前,一臉戲謔的看著黑衣青年。黑衣青年現在的表情好像是被人喂了過期的灌裝狗屎一樣,臭死人不償命!整張臉皺在一起:“爺爺,不用了吧...對待自己的孫子,不要這么狠心吧,您說是不是?”“不對啊!剛才是誰罵我糟老頭子來著?難道我聽錯了,老人轉眼看著房頂,還很專業的摳了摳耳朵,一副專業演員的范兒。老人又不舒服的抖了抖肩膀說道:“這人來啦!肩膀動一動就酸了!”青年眼睛一閃“機會來了!”然后就迅速的跑到床邊,伸出雙手,打了一個手印便往老人肩膀拍去。說是遲那是快,手一下子就搭在了老人的肩膀上......開始...按摩...老人瞬間就笑了,緊接著又道:“唉,老了,腿也不中用咯!!”黑衣青年眼神又是一亮滿臉笑意,眼看就要往腿上按去。但是就在這時,從樓上傳來一絲低沉的聲音:“夠了!”結果這一老一小的表情和動作同時僵住了,又是一聲:“上來!”仿佛,這個聲音有一股魔力,黑衣青年低著頭不說話,老頭子用手拍了拍黑衣青年的屁股,嘆了口氣道:“去吧,看看你奶奶。”黑衣青年看了看老頭子又看了看樓上又看了看老頭子,好像是在詢問什么,想從老頭子的眼中找到答案,老人閉上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青年輕輕一跳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經在樓上跟奶奶相對而坐,坐在青年對面的人是一位相貌極為普通的老人。但是與其他老人不同的是,她的腰桿很直,如果有人拿測量儀來測的話,絕對余地面垂直!而且坐在椅子上也要我這拐杖。老婆婆開口了:“凌意,這幾年去哪了!?”“另外一個位面!”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老婆婆震驚了!還沒有什么事情能讓這個雷打不動的老婆婆震驚,但是青年所說的穿越到應外一個位面需要一個巔峰高手使用自己的全力才能打破虛空,穿梭于個個位面之間。青年平靜的對她說:“是這樣的...”原來這個青年叫做姬凌意,在兩年前的一次任務中被人打傷,追殺千里被逼到了山崖邊,他不想透露任何關于自己的信息,就毅然轉身跳下了山崖,當時那個山崖是沒有名字的,但是后來江湖人都知道一代高手姬凌意也身死崖下且粉身碎骨,連渣渣都不剩,所以那個山崖改名為“意死崖”。當天晚上打傷姬凌意的人想下去找尸體,從尸體上獲取一些有用的信息。結果在山崖上的人不小心有一個失足掉了下去,失足之人足足喊了十八秒左右才無聲息,所有人都是驚出一身冷汗,“還好掉下去的不是我,否則可能連渣渣都不剩了吧”所以又叫“十八崖”,意寓十八層地獄。后來不知什么原因清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他已經不在原來他所熟知的那個世界了......(各位耐心的再看一兩章、三四章。四五章什么的。。)Tobecontiued...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