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3:5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異形在都市
  4. 【第二章】初現

【第二章】初現

更新于:2018-03-15 20:46:22 字數:5256

  ……

  ……

  “哎?我的錢包、我的手機…都不見了,有小偷!”

  整節車廂的學生們頓時一陣騷動,聞訊趕來的乘警立刻封鎖了車廂兩側的車門,接著讓所有的乘客檢查自己隨身攜帶的貴重物品是否丟失。楊逸和杜奧也翻查著自己的貴重物品,杜奧伸進背包摸了摸,發現裝針的盒子沒丟,松了一口氣。

  很不幸的是,似乎被偷竊的只有那一個女孩。

  根據她的說法,似乎在一分鐘前還接了一個電話,按目前車廂內的擁擠程度推斷,偷竊者應該還沒有充足的時間離開這節車廂。

  “大家靜一下,這位同學,請你仔細回憶一下,在你接完電話到你發現物品丟失的這段時間內,有什么人在你身邊經過嗎?”乘警很認真的做著記錄。現在已經沒有跟大胡子吵下去的必要了。

  那個叫小茗的女孩從頭到尾一直帶著一種詭異的笑容看著這一幕,忽然她把MP3的耳機摘了下來,不緊不慢的拽了拽面前乘警的衣角,指著接近車門處一個毫不起眼的青年,說道:“乘警叔叔,小偷在那邊,東西就在他的上衣內側口袋里面,你去檢查一下就知道了…還有那位大胡子叔叔應該是同伙。”

  小茗的聲音清脆悅耳,幾乎整個車廂都能聽到她的聲音,那個青年與大胡子愣了一下,突然轉身就跑,立刻被車門處的兩個乘警扭住了,從青年的身上果然搜出了贓物。

  小茗緩緩站了起來,白色的校服在窗戶透出的陽光照射下,加上秀氣的臉蛋,頗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

  “先是讓這位大胡子叔叔跟那位乘務爭吵,用此來迷惑眾人的注意力,接著你再去實施盜竊,在那位女同學東西被偷的時候大家的目光全被她吸引過去,而你和大胡子叔叔卻向反方向走去,我沒記錯的話,在他們爭吵的時候你待在這位女同學附近,而她發現自己東西被盜的時候你卻和大胡子叔叔在一起,還有,這是學生車廂呢,你倆可不像學生,呵呵…”

  小茗點破這手段之后眾人恍然大悟。而小茗儼然成了眾人的焦點!驚人的洞察力!重要的是…呃,還是個美女。

  真正的小偷被抓到,乘警向小茗幾人道謝后便離開了,成熟女性卻像被刨了祖墳一般一躍而起,叉著腰道:“好你個小丫頭,明明什么都看到了,你為什么不早點說,讓我這個做老師的威風一把…”

  小茗淡淡的掃了一直在旁邊偷看她的楊逸一眼,眉頭微微皺了下。從容的將耳機重新塞回耳朵,靠近了成熟女性耳朵邊上輕輕地嘀咕了幾句,成熟女性聽后轉頭瞪了一眼頓楊逸。

  然后又在摘掉小茗耳邊低聲說道“這小家伙如果對你圖謀不軌我就…放心吧,那時候岳老師會救你的,別忘了我可是國術四級的哦”成熟女性還非常不淑女地拍了下胸口,使得胸前一對驕傲一抖,整個車廂雄性的呼吸很整齊地粗了些。

  楊逸注視著這個叫小茗女孩的確時間過久了,而且楊逸幾乎將全部的淫蛋表現在臉上了,口水嘩嘩的,不讓小茗看出“圖謀不軌”又能看出什么?

  一場風波就這樣淡了下去,火車幾分鐘后停在了一個小站上,少量的人開始下車,杜奧也一邊喊著餓一邊往外走,說是要去站臺上買些東西吃。

  一個男青年也從后面擠了過來,走過楊逸的時候無意的刮了下楊逸的肩膀,楊逸下意識的向對方看了一眼,卻發現對方的眼睛正在緊緊的盯著前面的小茗,而原本插在衣服口袋里面的手卻緩緩的掏出了一把改裝的五四手丄槍!

  這個人,難道…還有同伙!

  糟了!楊逸猛然記起曾經看到過這個人和剛才被帶走的時候給了這個男子一個眼神,還有他們一起上車的情形。應該是小偷的同伙要報復那個女孩!

  “小心!”

  那個人果然是剛才兩個小偷的同伙,聽到楊逸的喊聲頓時慌亂起來,手抖之下彭的一聲巨響!沒有瞄準,子彈射入小茗耳邊的靠背上,靠背里雪白的棉絮應聲飛出,把小茗也嚇了一身冷汗!

  “叮…”金屬子彈殼彈在地上蹦來蹦去,整個車廂再次地安靜下來,目光刷的一下投了過來,一雙雙眼睛里都是恐懼!有幾個干脆躲在椅子后面。

  眼看著面如白紙般的小茗嚇得連躲閃都忘記了,楊逸也來不及多想,直接就撲了上去,將小茗抱在了身前。小茗被楊逸的沖力撲倒,一下撞在了邊上成熟女性的懷里,但楊逸的后背卻完全的暴露在了那名男子的面前!

  子彈已經自動上膛,男子將槍口對準楊逸扣動了扳機。

  “砰!”

  子彈徑直的沿著肉眼不可見軌跡飛來,瞬間便穿透了楊逸那薄薄的夏裝。

  楊逸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子彈接觸到皮膚時那恐怖的燃燒了空氣的熱量,甚至還包括那輕微的刺痛感,想必是子彈要開始刺入皮膚了。

  “不要…!”小茗尖叫起來,晶瑩的眼淚奪眶而出,但卻已經無法阻止即將發生的事情。

  我…會死嗎?

  楊逸望著面前素未謀面的女生那梨花帶雨般的面孔,以及貌似在學校閑逛時看過的成熟女性慌張的臉色。心里出奇的后悔呀!

  我只是想做英雄,不是想做偉人!我不要在死之前還是個初哥…

  楊逸內心現在真的是悔的腸子都青了,沖出來的時候可以用包袱砸這個小偷同伙之后糾纏的嘛…

  就在楊逸閉上眼睛打算放棄的時候,忽然大腦中似乎有什么存在已久但是又沒發覺過的東西被這死前還是個初哥的甘心的“巨大”怨念引發,頃刻間崩了出來,整個大腦一片混亂,似乎有大量的信息充斥其中,劇烈的疼痛幾乎讓他昏死過去。但也就是在這同時,他卻很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如同電流的能量從大腦中崩塌的位置分散開來,瞬間流遍他的全身,最后集中在了后背子彈所在的位置,眼里迅速閃過一絲紫芒。

  不知是不是錯覺,楊逸忽然覺得子彈奇跡般的變軟了,如同一塊爛泥一般貼著他的皮膚表層處滑動著。

  楊逸忽然重新恢復了知覺,用盡全身力氣轉身,向持槍男子沖去,狠狠的舉起右拳借助沖力向其砸去,就在那名青年發愣的一瞬間重重的砸在了對方的身上!

  “轟!”

  青年頓時被后者擊飛,帶著慣性正好飛向開著的車窗,狠狠地撞在外面的月臺之上。

  子彈殼掉落在地上發出金屬那特有的清脆聲響,飛舞的棉絮落在地上,而地上卻奇跡般的沒有一滴血…

  做完這一切的楊逸幾乎完全脫力了,要不是那個被他救的女孩將他緊緊的抱住,只怕第一個栽倒的就是他了。即便是這樣,他只能倒在小茗的懷里臉色慘白的不斷喘著氣,居然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額上冷汗直冒。

  聞訊趕來的乘警再次控制了局面,將被楊逸擊出去的青年跟手丄槍帶走了,隨后在車站內迅速的找來了一名醫生。

  “醫生,他怎么樣?要不要緊?你一定要治好他…嗚嗚…”

  在這種時候,那個叫做小茗的女孩終于流露出了做為一個女孩子軟弱的一面,十分無助的抓著醫生的衣服劈里啪啦的掉眼淚,看著那雙紅通通的大眼睛,就是鐵打的心都能被她給哭化了。連邊上的其他女生們都忍不住偷偷地抹眼淚,成熟女性將小茗的頭抱在懷里。

  “小姑娘,你先別難過,你男朋友沒事,只是由于過度緊張導致脫力而已,不要動他,讓他休致脫力而已,不要動他,讓他休息一下就好了。”這已經是醫生第三遍回答同一個問題了。

  “怎么可能,我親眼看著他被子彈打中了,他…會不會死啊…”

  “你是不是看錯了啊?”醫生又重新將楊逸的衣服掀開檢查了一下,除了一個毫不顯眼的小紅點外并沒有發現任何傷口,安慰道:“放心,衣服雖然被打了個洞,可是卻一點傷都沒有,要是嚴重的槍傷我還能看不到嗎?估計是當時子彈射偏了吧”

  “真的?”

  小茗總算是止住了眼淚,她要是再哭下去,她懷里的楊逸就真的明白什么叫“以淚洗面”了…

  可…真的是射偏了嗎?

  楊逸雖然目前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但他卻可以肯定,衣服被子彈擊穿,當時他清楚的感覺到了子彈接觸到皮膚的感覺,很燙,這說明子彈是確確實實的擊中了自己身上,而且射程也這么近,子彈沒理由會打中衣服打不中自己,子彈也應該會打入身體很深才對,可…為什么身體上會沒有留下任何傷口呢?

  小茗在周圍人的幫助下小心的將楊逸抬到了一張三人座位上放好,隨后將自己的小手提包墊在了楊逸的頭下。

  杜奧這時也回來了,手里握著一瓶燒酒,看著座位上躺著的楊逸,眼神已經完全被先前沒有的認真所取代。

  杜奧在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呆的那節列車門口圍著一群人,心頭無預兆地跳了跳,當眼睛向自己所在的窗戶看去,坐在邊上的女孩圍著,其中一個還在抹眼淚呢,卻始終不見楊逸。

  接著從邊上的人問過發生的事后,轉身去買了瓶燒酒回來。

  杜奧走了過來示意在楊逸身旁哭泣的小茗讓開。然后利索的把那個楊逸的身體做了一個調整,握著楊逸的手腕,緊鄒的眉頭終于松了開來。從包里取出一個小小的玉盒。把玉盒打開放在身邊,一旁的小茗這才看清楚,原來那個玉盒里面是一排排閃亮的金針,和黃色的銀針。這才知道這個人的朋友是一個醫生,還是中醫!

  杜奧伸手脫下楊逸的衣衫,把他翻轉了一個身。然后伸手打開燒酒瓶子,牛飲了一口全噴在楊逸的背上,接著在他的背上劈里啪啦的拍打了幾下,取出幾根銀針在他的背部扎了下去,兩根手指握著針部不停的轉動。

  昏迷中的楊逸“呀!”的一聲從座位上彈了起來。這可把周圍的人嚇了一跳,畢竟先前那醫生說過楊逸是精神消耗過度,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在楊逸身上只是扎了幾針就活蹦亂跳,這未免就有點耐人尋味了吧,中醫原來這么強!

  小茗跟楊逸道謝的時候楊逸臉皮很厚的說了句“這都是我該做的,不客氣”之類的,惹來車廂內雄性牲口的一陣白眼,可是拿他沒法子,要不是自己沒有那個勇氣,這小子能在美女面前這樣嗎!

  事情的風頭很快就過去,楊逸的堅持下,乘警們也只簡單的給楊逸做了個筆錄。

  人們現在都很渴望快點到達那個繁榮的目的地,度市!

  度市,是一個發達的邊境城市,位于整個浙江的東北角,東臨全國最大的內海,并與上丄海隔路相望,由于沿海、沿江、延邊的特殊地理位置,這里的外貿產業十分發達,也是一個與外界交流十分頻繁的城市。

  走在度市的街道上,你很容易看到由漢語和外國文字對照寫成的各式招牌,甚至在街上隨便拉出一個人來都可以說上幾句外語,這或許就是邊境城市與內陸城市的最大的不同,外國友人每次來中國除了游訪名勝古跡,還有就是度市了。

  楊逸他們所讀的度市理工大就是這所城市中少有的一所高等學府,是整個度市綜合水平最菜的一所大學。列車到達度市車站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三點半了,經過了杜奧施針,和這幾個小時的休息,楊逸差不多已經完全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不知為什么,楊逸甚至覺得比單從精神狀態而言,似乎比以往還要好很多,當然也可能只是再次回到繁華的度市的心情在作祟。

  從車站出來,小茗紅著臉蛋跑過去跟楊逸告別,看到兩人互換了號碼,令得一邊的杜奧羨慕不已,嘀咕著自己是不是也要來幾次英雄救美來著。

  就在幾人出了車站,車站門口一位身穿白色唐裝的老人,靜靜的點燃一顆煙,遠遠的看著楊逸,眼中閃出一絲精光,嘴動了動,似乎是在自言自語。

  “茗茗這丫頭…真是的,還有…化異?莫非…”

  ……

  車站出來的馬路上,一個女孩拿著手機邊走邊按,不一會兒,一輛黑色軍用悍馬停在女孩身邊。女孩看了眼,繞到悍馬副駕駛座的那面,打開門坐了進去。

  駕駛座上坐著一個中年男子,男子點了根煙,冷冷的說道:“遇到小偷了?”

  女孩笑了笑:“嗯,我故意的,本來想以此拖住火車晚點到車站,這樣就可以跟那件事的‘幸存者’交涉。”

  “幸存者?…那個人?!那個人也在列車上?”

  男子眉頭微微皺了下,疑惑道“難不成……”

  “沒錯,不過后來卻出現更有趣的事情,我發現…有個擁有著跟我們差不多能力的人!相之比較,他是比我們更加接近‘那位先生’的人,可是卻不會運用能力,怕是沒有接受過訓練。”

  “哦?是嗎,那很有趣,我回去叫‘蜘蛛’調查下。”男子聽到“那位先生”之后身子不由地顫抖,定了定神情之后回答道。

  “事情都過去那么久了你還害怕呢!膽小鬼!”女孩對著男子做了個鬼臉。

  男子苦笑了下,望著窗外,表面上很平靜,心里洶涌著“那時候的我太沖動,低估了那人的實力,后來的戰斗實在是一場噩夢。”

  ……

  打的回到了久違一個假期的校舍,一進門剛放下行李一身西裝無比風騷的老大看到兩人,就扯著嗓子對兩人吼道“老三老四來啦,這感情好,來,我跟老二正商量著拉幾個壯丁去吃飯呢”

  這是叫我們去當你們兩個跟對象時幽會的電燈泡吧!你們二重約會還叫我們孤家寡人?楊逸跟杜奧心里同時想到。

  老大真名吳翔,人稱魔獸大哥大,天天網吧里干魔獸世界,平時只要一張口,滿嘴都是什么HP、MP、CD、部落聯盟、下副本的,一水的專業名詞,聽說他還是一什么工會的會長。

  老大的偶像,是那曾經叱咤網絡、名揚四海的銅須男,老大一直也是以此為目標在奮斗著的,可惜實在是硬件條件制約,到現在他也沒能做成銅須男第二。老大一米八左右個頭,180斤的體重,放到魔獸世界里,那就是牛頭人和人類結合的產物,跟那傳說中的銅須哥,實在不在一個檔次上啊。也真不知道他那柔弱的女朋友是怎么看上他的。

  接著老大吳翔來了句“今天老二一周年,他請客!”

  “咱們走吧!”杜奧一聽就立馬抱著老大的腿。楊逸對著杜奧翻了個白眼:“靠,轉陣營還真快!我剛經期來潮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

  吳翔跟杜奧出門后楊逸立馬扒了自己的衣服,對著鏡子瞧了瞧后背。“呼!還好真的沒事…”說被槍打不怕那是假的!

  忽然楊逸像是發現了什么!瞳孔微微一縮!

  ……

  ……

  Ps:新書求收藏~求推薦!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