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1:4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靈魔亂舞
  4. 第二章 奇葩的遭遇

第二章 奇葩的遭遇

更新于:2018-03-17 14:58:45 字數:2504

字體: 字號:
  “啊!!”,吳羽面色有些猙獰地朝著湖中心大喊一聲,“賊老天,把我穿越過來當廢物很好玩么。”

  此話一出口,吳羽輕出了一口氣,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畢竟這么多年已經習慣了。現如今,吳羽對地球的概念已經越來越模糊了,以至于開始懷疑這是不是自己憑空幻想出來的。

  很難想象,一個人在另一個世界有了份另外的記憶,那人還是原來的自己么。而吳羽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去做自己該做的事。

  然而,這個充滿殺戮,強者為尊的世界。老天卻給他開了個玩笑,每當自己接觸到其他人的時候,吳羽就會被施了定身咒一樣停頓個一兩秒鐘,不知原因。這在生死決斗中,早就被秒殺個幾個來回。這樣導致的結果,就是吳羽不能進行近距離貼身搏斗,只能依靠修為的差距遠距離施放靈技來取勝。而在族比的決賽中,不得已的冒險一搏卻已失敗告終。

  “別人穿越開掛,怎么輪到我就呵呵了。”吳羽攥緊了拳頭,默默無語。

  “喲,這不是我們的二師兄嘛。裝了逼跑這來了。”中氣十足的聲音,帶著一臉猙獰刀疤的男子在風中和煦地微笑著,卻沒有絲毫違和之感。

  “三叔,您就別取笑我了。”吳羽調整了下姿勢,讓自己躺著更舒適一些。“你怎么這么早就出來了。”

  “別提了,你們吳家的人真是小氣得緊,招待我們全用的是二品靈草釀的酒水,喝得我現在嗓子還難受,真是徒有開山城第一修仙家族的美譽啊。”男子說話的時候皮肉帶起刀疤的蠕動,看上去分外可怖,“好歹我們也算開山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啊。”

  “哈哈哈,真是難為你了。回頭我做東,天命街天機閣請你吃頓好的。”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男子爽朗的笑了起來,隨即又壓低了聲音。“吳府人多眼雜,還是小心謹慎得為好。已經可以確定了,那個貼榜要殺你的幕后操盤之人正是你的父親,吳家現任族長吳曉明。”

  吳羽若無其事地點點頭,“恩,也罷,現在價碼漲到多少了?”

  “嘿嘿,這個數。”中年男子伸出了三個手指。“整整三千靈晶吶,要不要我從聚財閣調人過來。”

  “三千靈晶,已經足夠讓靈士強者心動了呢。不用,這樣做只會打草驚蛇,在吳府他可不會亂來的。”

  “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聚財閣還有一堆的賬本要算呢。”男子拍了拍額頭,轉身便走。“對了,那邊草里幾個小子盯了你好久了呢。”

  “恩,知道了。”吳羽目光游離不定,似乎在思考什么更重要的事。

  中年男子前腳剛走,草叢里的人就跳了出來,很是囂張地走到吳羽身旁,幾個人不時地踢吳羽幾腳,“喂,快起來。”

  吳羽有些錯愕地坐起來,捂著領口弱弱地問道,“你們想干什么,我可是直的。”

  幾個人愣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帶頭的說了句,“什么直的彎的。大爺我還大的粗的呢。剛才劉三爺跟你說了什么?”

  “他,他?”吳羽眼珠子轉了轉,“他說這湖好美啊,讓他想起了小時候隔壁村的翠花。”

  “翠你媽”帶頭旁邊一個高瘦的青年笑罵道,“你小子老實點,說點實話今天哥幾個下手輕點。是吧,清水哥。”

  被叫做清水哥的青年故作深沉地不說話。

  “好說好說,小弟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等下打的時候千萬別打臉。”吳羽有些諂媚地接過話頭。

  “不是說這小子很能打么,怎么是慫包一個,不會認錯人了吧。”說是這么說,高瘦青年卻一點沒有問吳羽他是不是吳羽的意思,顯然來之前已經確定了目標。

  “哼,光會耍滑頭有個蛋用。今天來是因為兩件事。”帶頭之人也就是那個叫做清水哥的男子老神在在地在吳羽眼前踱起步來,“這其一嘛,有人叫你離吳研那小妞遠一點。這其二嘛,自是今天的族比,你懂的。說實話,我也討厭那些自己打不過還叫人背后動手腳的人。不過嘛,誰叫人家手里有這個。”清水哥手上不知何時出現一枚靈晶,愛不釋手地把玩著,“這個可是好東西,有道是那人錢財**,要怪就怪自己太蠢,在族比中放水吧。”

  “6666!”吳羽豎起了大拇指,“你以前干架的時候,都要扯這么多沒用的么?”

  “哈哈~,換作別人我才懶得羅嗦,只不過畢竟是族長的兒子,潛力又這么巨大。萬一哪天修為超過我了,我就呵呵了。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我吳清風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大哥,別bb了,動手吧。”

  “嘿嘿,看在同是二師兄的份上,有什么話要交代么。”

  吳羽轉過身,雙手負在身后,有些傷感的嘆了口氣,“你們打不過我的。”

  “砰”

  高瘦男子掄起一個拳頭就砸在吳羽的后腦勺,吳羽吃痛,捂著頭,眼淚芯都快流出來了,惡狠狠地道,

  “誰打的?”

  幾人一致指著高瘦男子,高瘦男子一臉的迷茫之色,轉頭問了句,“清水哥,我們不是來揍他的嘛?”

  “笨,你沒聽他說我們打不過他嘛。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扮豬吃老虎的事平時還遇到的少么。既然對方實力不明,何不聽他說明白呢,萬一踢到鐵板了呢。”

  “靠,這話你也信。清水哥,我嚴重懷疑你的智商。”

  “別這樣,當著外人的面,多不好意思啊。”

  ……

  “唉,他不信也正常,讓你們看看我真正的實力吧。”吳羽拿起身邊一塊形狀規整,大小適中的石塊,放在手中顛了幾下。

  拋到第三下的時候,吳羽用力一捏,仰身蓄力一丟。只見石塊旋轉著開始在湖中打起了水漂,然而,這軌跡居然是一條曲線。

  “砰,砰,砰,砰…。”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石塊在湖中轉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吳羽的手中。

  吳羽嘴角微翹,看著目瞪口呆的幾個人,“怎么樣,只要你們也能做到,這頓打我絕不還手。”

  眾人擦了擦眼睛,看到湖面一圈圈的波紋,才確定剛才不是眼花了。

  “你當我傻啊,能做到這個對靈力的掌控已經有靈士水準了,莫非你早已經達到淬體巔峰,凝聚靈池了不成。”吳清風似笑非笑地看著吳羽,只是偶爾露出的神色暴露了他內心的驚疑不定。

  “你猜?!”

  “兄弟們,這次我吳老二認栽了。我們撤!”

  “等等。”

  “你想怎么樣?”

  “不怎么樣,不知吳老哥可否告知是誰覬覦我研兒妹妹的美色。”

  吳清風緊皺的眉頭頓時舒展開來,笑瞇瞇地道,“你真的想知道么?”

  “大哥,不能說啊,就算我們今天跟他拼了也不能說啊。否則我們怎么向吳邪交代啊。”

  ……

  夜色布滿蒼穹,星光灑滿大地。吳家莊經過一日的喧囂之后,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只是在某些閣樓深處,依稀能傳出咿咿呀呀哦哦的**之聲。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