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2:02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驚險之路
  4. 第五章 驚天陰謀

第五章 驚天陰謀

更新于:2018-03-18 10:51:15 字數:3100

  莫少徹底被林姑娘的風姿迷住了,他呆呆地注視著阿俚出神。就在這時,一個傭人進來說道:“少爺,飯菜都準備好了!”莫少被仆人這么一鬧,這才回過神來,他急忙說道:“開飯,現在就開飯!”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行人就魚貫而出,流水般地搬上了各式菜肴。菜的種類繁多,精致奇特,好多黑蛋根本叫不出名來,一看就令人食欲大動。

  莫少興致極高,席間談笑風生,不停地勸黑蛋他們多吃。黑蛋腹內早已空空,再加之這些菜肴聞所未聞,味道鮮美,因此,雙手左右開弓,筷子上下翻飛,只吃得酣暢淋漓、滿頭大汗。唯獨阿俚若有所思的樣兒,倒是吃得極少。

  等吃罷晚飯,天色已晚。莫少命人撤去酒席,重又擺上茶水。黑蛋記掛著他的靈芝,顯得有些心神不靈。莫少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遂對仆人喝道:“去把王兄的包裹拿來!”不一會兒,他的灰布包袱取來了。黑蛋顧不上莫少的取笑,一把就將它緊緊地抱在懷里。莫少見了只是微微一笑,什么都沒說。黑蛋心想:“莫家產業眾多,何不將藥材托付給莫少來賣?”可轉而又琢磨:“已然麻煩了人家這么多,這么做怕有些不妥吧?”最終,他把這個念頭收起來了。

  他們又閑聊了一陣,天色越來越晚。莫少執意要挽留他們住下算了,但阿俚斷然不肯。莫少只得叫過兩個人護送他們,并千叮嚀、萬囑咐他們定不可出半點差錯。他一直將黑蛋他們送到門外才止步。見此情形,黑蛋心里不禁思緒萬千:感慨莫少的仁義和盛情。

  此時,月光朦朧,天地間亦是灰蒙蒙的一片,完全分不清任何界限;遠處的群山的輪廓猶如一頭巨大的的猛獸,使人惶恐不安;氣死風燈發出慘烈的紅光投射在路面上,顯得更加的詭秘。黑蛋他們一行四人小心翼翼地走在山間小道上,心里七上八下。

  黑蛋畢竟深山小道走得多了,況且,這里離家并不太遠,所以還算篤定;但阿俚就不一樣了,她不斷地往黑蛋身邊擠,嘴里還不斷地嘟噥著:“我怕!我怕……”黑蛋見狀只好緊緊地拉住她的手。

  轉過一座山腰不遠就到家了,可就在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黑蛋只聽到“咚、咚”兩聲,他連忙向后望去,跟在他們后面的兩個家丁此時已經毫無征兆地倒在了地上,手里的紅燈籠扔得老遠。見此情景,阿俚嚇得不住尖叫。

  黑蛋也一時傻了眼,他正要過去一探究竟。猛然間,覺得背后似有人的喘息聲,他不禁毛骨悚然,心中大駭,連忙轉過身去,只見眼前一花,一個人影倏忽地飄了過去。他心中沒了主意,心想:只有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才為上策。他抓著阿俚的手正準備向前飛跑時,突然,后腦勺像被重物擊了一下。頓時,一陣劇痛襲來,緊接著天旋地轉,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醒來,只覺頭痛欲裂,四肢好似斷了一般,全身軟綿綿的。他極力睜開眼睛四處張望,可目力所及范圍內,全都是漆黑一團。他不知道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阿俚有沒有事?他努力地嘗試著站起來,并用手向四周摸索。過了很久,他才知道了原來這兒是一個小房間,里面什么都沒有,除了一道鐵小門,連扇窗戶也沒安。看來是專門用于囚禁人的。別說是人,恐怕連鳥兒都插翅難飛。

  他絞盡腦汁地也想不出是哪個仇家要來害自己。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同時還伴有竊竊私語聲。他連忙貼著墻壁,豎起耳朵注意傾聽。只聽到一個壓低了嗓門地說道:“莫少真狠啊!為了霸占人家小姑娘和貪圖藥材,竟然定下如此毒計!”聽到這里,聲音突然中斷了,想是被人阻止了。

  黑蛋聽到這個消息,只覺得五內俱焚,肝腸寸斷,驚異、悔恨、自責、憤怒一股腦兒地涌上心頭。這打擊來得太突然了。直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曾幾何時,莫少還是他心目中的偶象。是非分明,扶危濟困,高大偉岸的君子形象如今竟成為了卑劣無恥、陰險狡詐的小人。黑蛋瀕臨崩潰,心底只響起一個聲音:“怎么辦?”

  黑蛋冥思苦想,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他始終末曾想出一個好的主意。后來他干脆不想了,只是呆呆地出神。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外面一陣冷酷的聲音響起:“里面的人出來!”同時,“哐當”鐵門也被重重地打開了。黑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想:“莫非是自己的大限到了!”

  到了門外,耀眼的光線使他不由得瞇起了雙眼。他慢吞吞地跟著前面的人走,過了良久,來到一個大廳,只見兩側坐著很多人,個個都是黑色勁裝,顯得十分彪悍、精明。黑蛋不由得暗暗心驚,不知對方什么來頭。

  正在黑蛋納悶的時候,坐在正中上首的一位醬色漢子開口了:“莫兄,你要的人帶來了。”他左面的一位青年抬起頭來——“啊!”黑蛋差點驚得叫出聲來。這不就是那位才分手不久的莫大少爺嗎?他怎么會在這里?

  黑蛋百思不得其解,這時,只聽得莫少面無表情地說道:“你們沒把王兄怎么樣吧?”

  “都是誤會,我們雖然是山匪,可‘兔子不吃窩邊草’,何況是莫少你了!”醬色漢子戰戰兢兢地回道。

  “你們怎么會想到跟蹤他們的?”莫少繼續冷漠地問。

  “這不是白天集市上您大展神威嗎?”醬色漢子適時地拍著馬屁。他看了莫少一眼,覺得并沒異樣,咽了口水又接著說道:“那時我們就已經知曉了這個男子身上有寶貝了,所以見物起意了。”他膽戰心驚地將事情說了個大概。

  莫少沉吟了半響,突然冷不防地問了句:“靈芝呢,你把它弄哪去了?”

  聽了他的話,漢子只覺目瞪口呆,一時難以回答。好半天才結結巴巴地說:“這個……噢!靈芝被我的一個手下偷偷拿跑了。”說完,他惴惴不安地看著莫少,連大氣都不敢出。

  “什么!”莫少驚得跳了起來。指著漢子的鼻子厲聲喝道:“馬上去找!找不到唯你是問!”

  “是、是……”漢子忙不迭地答道,連忙派了一個跟班出去了。

  這時,莫少轉過頭來為難地對黑蛋說道:“王兄,你看!……”停頓了一下,他又接著說:“我也是接到阿俚姑娘的求救才知道的,都怪小弟來遲;至于你的靈芝容小弟有時間再去尋找。”他說得極為誠懇感人。

  黑蛋一時竟然語塞,只覺心里堵得慌。他沒想到的是一個人竟然能將無恥演繹得如此登峰造極!完美的雙簧配合,如若不是親耳聽到,險些就被他們蒙蔽了。他穩了穩身子,暗暗告誡自己:“一定不能亂,千萬別讓他們發現自己已然知道這事了!”想到這里,他淡淡地回道:

  “莫少的‘大恩’王某沒齒難忘!靈芝本是意外之物,丟了就算了;不知阿俚姑娘現今何處?”

  聽了黑蛋的一番言語,莫少等人面有喜色。他輕聲地說道:“匡扶正義本是在下分內之事,根本不用感謝;難為王兄如此豁達:阿俚姑娘嗎?應該回到家里了吧。”

  莫少還是說得那么冠冕堂皇,理所當然!黑蛋望著這張帥氣無比,人畜無害的臉,心里的憤慨如翻江倒海。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于是,連忙說道:

  “出來很有一段時間了,我得告辭了!”說著,他不顧眾人勸阻,徑直向外走去。

  莫少見了,連忙讓漢子派了一個小廝護送黑蛋離開。經過七拐八繞,陡峭異常的一段山路,黑蛋終于回到了家中。

  他覺得屋里靜悄悄的,感到有些奇怪,于是,就一直走向里屋。還還沒走近,就聽到一陣輕輕的啜泣聲,中間還夾雜著母親的說話聲:“老伴兒,你咋這么狠心哪?拋下我們孤兒寡母的,自已獨自享福去了!眼目下,黑蛋又遭到了歹人,不知道還能活命不?現在,只留下孤老婆子一個人了,這日子還有什么念想哪?”

  黑蛋聽到娘這痛徹心扉的心里話,心里酸酸的,一行熱淚奪眶而出。他快步上前推開了小門,輕輕地喊道:“娘!兒回來了!”

  黑蛋娘轉身看到是他,先是愣了下,接著驚喜交加,然后,便嚷啕大哭起來了。邊哭邊捶打著黑蛋,嘴里也輕聲責罵著:“你這個不孝的傻孩子,跑哪去了?都嚇死娘了!”

  黑蛋一面輕輕地替娘擦拭著眼角的淚花,一面慢慢地說:“娘,別傷心了!我回來就沒事了。對了,阿俚呢?她回來了嗎?”

  他的安慰總算令她止住了悲聲。但她隨后卻說出了一件令黑蛋大吃一驚的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