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02:22:1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超能天王
  4. 第三十七章 夜的兩端

第三十七章 夜的兩端

更新于:2016-01-12 05:30:36 字數:3585

字體: 字號:
  這男人看起來三十多歲,面目說不上英俊,但很有型,唇上和下巴都留著胡子,中長的頭發扎成小辮,大概一米八五的身高,身形修長,穿著打扮很有藝術家氣質。

  趙飛愣了一下,“你是?”

  “唐突了。”男人笑道,“我們是戶外攝影師,來齊東山拍攝秋景,路過這里,看到很有意思的婚禮,就想采風,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歡迎你們。”趙飛笑著掃視這桌人,加上這男人一共五個,都很有特色,一看就是玩藝術的。

  這五個與眾不同的人也沒有鄉親愿意和他們坐一桌,趙飛和金琳敬了他們酒之后,便接著轉桌去了。

  “飛哥哥!”一個梳著牛角辮的虎頭虎腦的小丫頭抱住了趙飛的腿。

  “丫蛋!”趙飛樂了,“哎喲,都長這么大了。”按趙家壩的輩分,這小丫頭還是趙飛的妹妹,離開的那年才一歲多,經常抱她,聽她奶聲奶氣的叫飛哥哥。

  “好可愛的小妹妹。”金琳蹲下身,對丫蛋的小臉愛不釋手。“這個給你,以后你一定會長成一個漂亮的大姑娘。”金琳摘下自己的耳環,塞到小丫蛋手里。

  “哎呀,這可使不得。”丫蛋的媽媽連忙過來。

  “嬸子,你就收下吧,我媳婦有錢。”趙飛笑著。

  “媽媽我要。”小丫蛋噘起小嘴。

  “快跟哥哥姐姐說謝謝。”丫蛋媽媽連聲感謝,直說趙飛有出息,給趙家壩爭光了。

  趙飛心里舒坦的很,在金琳耳邊說媳婦你可真棒,給我長臉了,金琳甜甜一笑,大家閨秀的氣質更足了,熱情的和鄉親打招呼。

  這桌都是很熟的鄉親,有一個年輕人趙飛卻不認識,這年輕人一頭短發,一看就是城里人,手吊在胸前,受了傷。

  “你是?”趙飛忍不住問。

  “我叫陳克華,外地人,在齊東山旅游時摔傷了,現在在小丫蛋家暫住。”年輕人用沒受傷的手掏出一個紅包,“我聽說今天有婚禮,很感興趣,于是就打擾了,祝你新婚愉快。”

  丫蛋媽媽也說,小陳人挺好的,在她家住了有一個星期了,房錢啥的一分都不差。

  “免了,兄弟。”趙飛大氣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遠來是客。”

  陳克華只是喝了杯茶,“對不起,我手摔傷了,不能喝酒。”說著叫過小丫蛋,笑呵呵的把那個紅包塞到她手里。

  金琳很喜歡小丫蛋,趙飛干脆讓丫蛋一直跟著,金琳牽著小丫蛋,在流水席中和鄉親們打成一片,一點也沒有大集團總裁的架子。

  熱鬧的時光很快過去,入夜,趙飛金琳進了洞房。

  有人吵著鬧洞房,趙飛出來勸,說新娘子喝多了,流水席要大開三天,明天還能接著熱鬧,人們這才依依不舍的散去,邊走還邊議論,說老趙家的兒子就是出息,娶個城里媳婦跟仙女似的。

  張燈結彩的新房內,趙飛卻眼神如電。

  “你感覺到了他們中一個是水能系?”

  金琳神色凝重,“是的,那個人是故意讓我感應到的,雖然我是B級元晶,但那個人明顯已經到了掌控,如果他不愿意,我不可能感應到。”

  “你是說,那五個人是一個超能組織?”趙飛問。

  金琳說:“應該是,超能組織本來人就不多,基本成員是D級超能者,因為D級惡魔之匣最多,但如果是C級并且成長到掌控,出現了能力,那就是組織里的干部,核心成員,他們是一個超能組織的真正戰力,這五個人至少是個C級組織的干部,那個小辮子藝術家,很可能是魁首。”

  “他們想干嘛?喝我的喜酒?”趙飛甩開打火機,點燃支煙。

  金琳眼中一閃,“我想,應該是你在玉田鎮動用能力時,他們注意到你的,小夜覺醒那天藏在樹林的人,應該也是他們的人。超能組織有自己的體系,表面和政府軍方敵對,但很多強大的組織和他們私下都有協議,比如蘭特斯的六芒,畢竟都有顧忌,雙方如果開戰,那將是一場災難。再說,他們也不愿意打的你死我活,讓兵團漁利,說實話,這十幾年超能者日子好過很多,全靠了這些突然崛起的兵團,三足鼎立,形成了一個均勢。”

  趙飛打了個哈欠,金琳不高興了,“你能不能好好聽我說話。”

  “好。”趙飛抽了口煙,打起精神。

  “你就是不愿意聽這些。”金琳語重心長,“這些事都是我們以后會遇到的。”

  “你說!”趙飛雙目炯炯有神,“只要我媳婦高興,打他娘的!”

  金琳噗嗤一笑,“強者世界有四部分,超能組織,兵團改造人,軍方的生化戰甲戰隊,也就是神衛隊,以及異族,不過異族接近滅亡,已經不能算是強者的一極,他們或者投靠其它三方,或者隱藏起來茍延殘喘。”

  聽金琳說異族,趙飛腦海里出現了一個倩影,扇動著翅膀,飛向漫漫星空……

  金琳似乎也不愿意多說異族,“剩余三方,軍方最強,超能者最弱,雖然超能者個體戰斗力最強,但人數稀少,成型緩慢,很多超能者在成長中就被誅殺,曾有一段時間,超能者幾乎和異族一樣,差點被滅絕,直到一個人出現,這種情況才得以改變……”

  “誰?”趙飛對這個倒是很感興趣。

  “阿爾薩·費雷巴赫,被稱為世界上最強的男人,傳說他很可能是A級超能者。”金琳很興奮,“他曾是我的偶像喲。”

  趙飛切了一聲,抽了口悶煙。

  “現在我的偶像是你啦。”金琳安慰,“阿爾薩建立了第一個超能組織‘自由者’,后來自由者發展成了一座城市。”

  “自由之都?”趙飛眼中一閃。

  金琳點頭,“對,就是我告訴過你的,超能者的圣地,自由之都。從那以后,阿爾薩以自由之都為核心,完善了超能組織體系,加上兵團的崛起,超能者才成為了強者世界的第三極,開始穩定發展。”

  “老婆你真聰明,睡覺。”趙飛趴在床上,一不小心煙頭還把大紅被褥燒了個洞。

  “哎呀,你干嘛啦,我的新被子!”金琳噘嘴。

  “哎喲,嫁進門了,敢對老公發火了。”趙飛虛著眼睛。

  “哼!”金琳白了他一眼,“你要對我不好,我就告媽去!”

  趙飛正要過去抓她,金琳卻嚴肅起來,“我們不能放松警惕,一個超能組織找上-門,只有兩個目的,第一是談判,第二就是來尋仇,我們應該和他們沒仇,他們也不可能是那個門閥劉氏的人,門閥是強者世界的代言人,超能者有自己的體系,不會和他們產生瓜葛,一般來說,門閥的支持者都是軍方,也有背地里找兵團的,超能組織一般都是自己經營,比如六芒就有好幾個大財團,亨特集團就是其中最大的。”

  “超能者與眾不同嘛。”趙飛眼睛就離不開金琳的胸,“小F,你穿成這樣真好看,這衣服留著,以后增加情趣。”

  “不!”金琳很寶貝這身嫁衣,“我要收藏起來,這是我最美麗的婚紗。”看到趙飛失落的表情,金琳又軟聲安慰,“不要這樣嘛,回西都我可以裝護士給你打針喲。”

  “護士!”被金琳剛剛那些話說的懨懨欲睡,聽到這個一下就來勁了,“上空裝那種!?”

  “嗯……”金琳的表情讓小腹邪火蹭蹭直冒。

  “快來睡覺了,快!”趙飛催促,“那什么超能組織就別管了,他們找我,又不是我找他們,該死球朝天,滾床大過天!”

  金琳小心翼翼的脫下紅嫁衣,仔細疊好后,像條小白羊似的鉆進被窩。

  ……

  一夜三炮,一炮三響。

  九九歸一,方為人道極致。

  日上三竿,趙飛才醒,金琳已經起來了,正在幫著老娘賈曉萍張羅流水席。

  那五個超能者又來了,那扎辮子的還遙遙對趙飛敬酒。

  他們沒有別的舉動,吃完宴席,很快就離開。

  趙飛也不管他們,晚上又和金琳九九歸一。

  第三天流水席,他們再次出現,大吃酒宴。

  我擦,真當老子家的流水席不要錢啊。

  一個紅包沒送,媽的吃三天了。

  趙飛心里起了點邪火,進房前對金琳耳語了幾句,滾床一向狂野大方的金妹妹居然臉紅了,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堅決不干。

  趙飛只能作罷,但這邪惡的念頭卻已經在心里扎下了根,早晚有一天會實現。

  金琳興奮的很,最后一次沒控制住,使勁叫喚一聲,整個人撲在趙飛身上,把床都壓垮了……

  老兩口驚動了,以為小兩口在屋子里干架,連忙過來敲門。

  趙飛說沒事沒事,金琳羞紅個臉也只能說沒事。

  老爹老娘回屋睡覺了,趙飛直接把金琳抱起來,坐在椅子上再次開火。

  溫香軟玉抱滿懷,發絲癡纏嬌聲來。

  金琳瘋了一樣搖動身體,眼神迷離,聲聲勾魂。

  ……

  齊東山深處。

  山坳處有一塊平地,平地中有一座巨大的礦坑。

  高架豎立,大型探照燈閃著光柱。

  幾百名士兵持槍守衛著,已是深夜,這里卻警戒森嚴。

  這時,一隊礦工拖著礦車從一個礦洞里出來了。

  一個瘦弱的少年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不停抽搐,礦車翻了,礦石砸在他瘦小的身體上,傷痕累累。

  幾個礦工趕緊跑到少年身邊,一個頭發花白的漢子抱住了少年,在他人中使勁按。

  “你們干什么!”一隊士兵過來了,帶頭的那個一棍子打在頭發花白的漢子頭上,那漢子慘叫一聲倒地,滿臉是血。

  “我們不是牲口!”一個年輕礦工憤怒的大喊。

  帶頭的士兵冷笑一聲,“你們是奴隸,比牲口還不如。”

  呯,槍響了。

  年輕礦工倒在地上,血流如注。

  呯,又是一槍。

  那頭發花白的漢子抽搐了兩下,沒了氣息。

  第三槍響了,那個瘦弱少年被打死,從苦難中解脫。

  “把他們拖走,不要擋路,繼續干活,豬狗不如的東西!”

  士兵們離開了,這些奴隸礦工甚至連哀嚎都不敢發出,三具尸體被拖走,扔在了遠處的一個大坑里……

  坑里,全是尸體。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