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5:4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沐云劍影錄
  4. 第一章 歸山

第一章 歸山

更新于:2018-03-18 20:22:50 字數:2688

字體: 字號:
沐云劍影錄目錄
共2章
  第一章歸山

  朝沐云是被傀儡的聲音吵醒的,他艱難的抬起右手,傷口處理的很好,毒也去了個一干二凈,撐起身體,他看著那道已經停下的身影,潤了潤干澀的嗓子:“不是真正的唐門弟子從不用毒嗎?”流香略帶嘲諷的說道:“都像你這般連點基礎的毒理都不會,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個荒山野嶺了,啊~差點死在青龍會手下的“真武年輕第一人”。”聽著流香的話,沐云也有些臉紅,這次確實是他大意了,但對手也不是弱手,這次輸的不冤。

  他趕緊擺了擺手,“你絕對不是正好遇見我的,說吧,老頭子讓你找我有什么事?”流香也是顯得有些詫異,但他本身就不是拖泥帶水的人,于是他從身上掏出一塊木牌,古色古香的木牌,上面刻著三個鎏金大字“天門令”。沐云在真武門下修行18年,自是聽說過“天門臺前,八荒齊聚”這幾個響亮亮的字,也聽說哪一年真武獨秀,哪一年太白魁首,但是最多似乎還是天香谷獨占鰲頭,反正這四年一次的盛會,他也十分熟悉。他盯著這塊檀香木牌,咽了口唾沫,說道:“老頭子不會讓我去參加天門會吧?”流香盯著他,看他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笑了,口中還揶揄他了兩句:“我們“真武第一人”朝沐云也有這種時候,哈哈?”沐云撓了撓頭,惱火道:你又調侃我,等我傷好一定要跟你做過一場。”流香知他有些氣惱,便不再開這些玩笑,咳了一聲緩聲道:“張掌門讓我把這東西親手交給你,他說你下山也有兩年,正該見識下這天門一會的風采,比之往年身為觀眾,這次親身體驗絕對大有不同。”沐云還是有些疑惑,但是隨即想到此物真武也不止一塊,便放下心來,將之收在身上貼身放置,剛剛不過是驚喜交加,現在平復下來也好了許多。

  “對了!我想起一事,聽說三年前封山的天香谷重新開啟山門了,你可知此事真假?”流香正把玩著手中的扇子,他呼啦一聲把扇子撥開,看著沐云說道:“確有此事,自那次天香谷首席弟子白云珊叛門,讓其元氣大傷,看樣現在已經恢復元氣了吧。”“恢復元氣了…”沐云口中呢喃兩句,陷入沉思。流香見他魂游物外,突然想起還有事未跟他講明,扇子一和,兩人竟同一時間張口,流香沐云都是有些詫異,又是同時說道:“你先說…”,這下兩人大眼瞪小眼,沐云就搶先開口道:“你先說吧。”流香也不再客氣,從身上又抽出一物,說:“這是你師傅托我給你的,說讓你帶給你紅塵衣師兄。”

  “紅塵…衣。”朝沐云感到了微微的無奈,他那師兄原名翌晨,比他早下山一年,便起了一個道號叫做什么“一襲染盡紅塵衣”,說是要沾沾這紅塵俗氣,磨練道心,現在小有名堂,“紅塵衣”這名字也是傳的響亮,但是當別人問起他們真武的道號都是如此奇怪之時,沐云和他師傅也是十分的無奈。

  “師兄的起名能力真是不敢恭維,還不如原名呢。”他腹誹道,“還有”,把信遞在沐云手上,流香又開口了,“你先回真武山門一趟,路上能遇見你師兄就給他,沒有就下次吧。”沐云又是嘆了一口氣,他知道為什么師傅會這樣說,他那師兄整日神龍見首不見尾,就算是他也極難尋到,他收好信件,暗自想到“還是一切隨緣吧。”

  流香見他已然明了,就把扇子放回了腰間,說:“剛剛你想跟我說什么事?”沐云擺了擺手說:“一提到師兄就忘記了,想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什么時候想起來再說吧。”說著正欲躺下,流香見他這樣,也笑罵道:“你這家伙真是不靠譜。”說著就轉身離去,剛走兩步身后又傳來沐云的聲音,“這次,多謝了?”他聞言,腳步略微停頓,說道“談什么謝呢,我可不想你這家伙死了。”說著他搖了搖頭,腳步聲也漸漸遠去。

  只余沐云一人在床上大睜著眼睛,怔怔望著床頂,久久不語。

  時間匆匆過去,轉眼便是兩天,這兩天來,沐云一直在用內功刺激傷口,真氣運轉之下,傷口已經有了愈合的痕跡,加上流香之前拔毒功夫下的很足,他的實力基本恢復了八成,想起師傅還在山門等他回去,于是他整點了行裝準備離開。

  這兩年來,朝沐云見識過東越波瀾的浩瀚大海,經歷過燕云的大漠狂沙,俯瞰過秦川的皚皚白雪,止息于巴蜀的峰巒疊嶂,領略過襄州的崇山峻嶺,訝然于杭州之繁華,開封之威嚴。凡塵浸染后卻依舊是一顆超然物外的心。他辭別流香,騎著那匹剛剛借來的“灰公子”,雖不說鮮衣怒馬,但還是自得逍遙。從巴蜀至襄州,路途也算遙遠,他掐指算了算,按自己這腳力,沒有個兩三個月難以趕回去,“算了,正好打聽打聽師兄的蹤跡。”他也不慌不忙,日出而行日落而息,閑著的時候就在馬上吹吹洞簫,假意風雅,哪日日頭不好不宜出行,便在休憩處,誦讀《道經》耍耍雙劍,當然,每日必修的道生萬物決也沒有落下,這看似無聊而單調的旅程,竟是讓沐云玩了個多姿多彩。

  時間若白駒過隙,這日,是真武開山迎香客的日子,自道祖陳傳于大周正德年間建立真武門,傳在現任祖師掌門張君寶手中,風風雨雨三百余年的真武山門,比如今的大夏皇朝更為年長。而自大夏開國皇帝桀拜真武掌門周道靈為國師,改朝換代后,真武所信奉的道教已然尊為國教。自然香火旺盛,連老祖的金像也多受熏陶。

  正是如此,真武定下這般規矩,山門三天一開,供香客信徒供奉香火,而這天道觀也會準備真武特有的香茗,說來不過是大壺茶,但為了這口仙氣,不少人還是心懷感恩的喝了下去。香客何其多,人們摩肩接踵,將這山道擠得是滿滿當當,沐云也是早就到了山腳下,他看此情形,知道隨香客上山過于麻煩,于是提氣輕身,使出梯云縱的功夫,沿著山崖借著獵獵罡風,扶搖而上。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真武山并不高,拾級而上也不過半柱香的功夫,更不說使出輕身功夫了,六十息,不多不少,沐云的腳就已經落在了太極道場上,他的幾位師叔都在靜修,又因為這算得上是真武重地,所謂傳道授業解惑也,真武殿前的太極道場便是這么的一個地方,所以偌大一個地方,除了沐云竟沒有旁人了,“師叔常年在這練功,不知今日為何不在。”沐云口中的師叔姓蘇,名洛丹,道號太一子,跟如今的真武掌門張君寶同屬氣宗一脈,所以每日都有在太極道場沐浴朝霞,養氣練氣的習慣。沐云身為氣宗一脈自然常向蘇師叔請教,而且往往這個時節,蘇師叔總會開壇教習,指點劍氣兩宗的好學弟子,今日本該熱熱鬧鬧才對。沐云心中有了計較,知道今日真武出了事,他足尖連點,低喝一聲,使出凌云重霄的步法,如利劍般刺入天空。

  真武大殿,掌門張君寶盤膝靜坐,身下的蒲團卻沒有一絲擠壓的痕跡,他面前一人跪倒在地,看那道袍樣式,此人竟是長老。“唰”,天空劃過一道劍光,長劍從大殿外氣勢洶洶的闖入殿中,但殿中兩人卻好似聞所未聞,劍勢極兇,劍速也極快,正當長劍將要落地,那劍竟靜止于半空之中,一道影子緊握住這把長劍,“沐云,你煞氣太重了,去把道德經抄5遍。”靜坐的張君寶緩緩睜開了眼睛,那影子也隨他所言漸漸凝實,正是沐云。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沐云劍影錄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