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43:2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神醫寶鑒
  4. 一 急救

一 急救

更新于:2018-03-17 10:34:11 字數:3374

字體: 字號:
  七月的碣陽山風景秀美,蒼翠欲滴,流動的白云飄蕩在山腰處,給人一種如夢如幻般的神奇之感。

  雖然天氣熱了點,前來觀光旅游的游客依然是絡繹不絕。

  碣陽山不但風景獨特,山中更是長著各種的奇花異草,據說可以入藥的草藥不下400種之多。

  臨近中午時分,林小凡采了一兜子的藥草,他背著藥簍子從山上慢慢的往下走,峰回路轉,繞過一片荊棘之地,林小凡忽然聽到前面傳來一陣女人輕輕地呻吟聲,扒開擋在眼前的樹葉,但見前面有一對男女喘著粗氣,女的靠在一顆碗口粗的松樹上,胸前一對雪白的豐盈顫巍巍的跳動著。

  “麻痹的,這么熱的天還干這個,也不怕中暑”林小凡罵了一句轉身就走。

  這天氣也真是太熱了,即便林小凡就在這山中長大,走慣了山路,也微微感覺有些吃不消。

  為了盡快趕到山腳下,林小凡并沒有走山路,只是沿著下山的捷徑行走,這種走法比走山路能少走多一半的路程。

  即便如此,到了山腳下也差不多用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拿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林小凡準備往家中走去。

  “不好了,有人從山上掉下去了!”。

  遠處,傳來一陣陣呼喊的聲音,林小凡止步,左近看了看,果不其然,在離自己不到100米的地方,影影綽綽的見有兩個人從山腰處往下滾落。

  不及多想,林小凡邁開大步就朝前面跑去,等跑到近前時,這兩個從山上跌落下來的游客一個已經滾到了山腳下,另一個被一棵松樹擋住,停落在離山腳處20米左右的地方。

  林小凡俯下身,先查看一下就近的那一個,躺在地上的是一個女人,由于面部血肉模糊,看不清她的容貌。

  探了探鼻息,又摸了摸這人的脈搏,林小凡頓感此人脈象細數,從這種征兆來看,這個傷者身上必定有出血的部位。

  這次出來,林小凡身上倒是帶了銀針,不過,進行針灸必須查明出血的部位才能奏效。

  這種炎熱的天氣本就穿的單薄,傷者從山上滑下,衣裙早就被樹枝荊棘劃得破爛不堪,撩開傷者的上衣,除了左乳上有輕微擦傷外并無大礙,繼續往下檢查,小腹處有一涓涓血流兀自淌著鮮血。

  就是這里了。

  林小凡急忙從背筐了拿出剛剛采集的三七和白芨,將上面的嫩葉揪下來,放在嘴里咀嚼幾下,待葉片成了糊狀,再把藥汁吐出來,一點一點的涂抹在病人小腹處的傷口上。

  “**的,人都這樣了,你竟敢玩弄人家”。

  林小凡聽到后面有人說話的同時,就感到后腰處被人踹了一腳,身子往前一傾,他娘的,差點摔倒在人家的懷里。

  剛剛站起身,林小凡又挨了對方一拳,往后倒退了兩步這才站定,林小凡暴怒“你他娘的為什么打人?”。

  這個時候,附近的游客已經陸續趕來,倘不是被兩名游客死死地拽住,林小凡非要暴揍眼前的這小子一頓。

  “剛才大伙都看到了啊,這小子猥褻侮辱女人,等一會大伙都做個證,把他送派出所去”打人的是一個四十開外的胖子,這個歲數就已經謝了頂,看相貌,要說他五十二三了也絕對有人相信。

  “我那是給人治病”林小凡解釋。

  “治病?你小子別逗了,拿著草沫子塞進人家的下體里,這也能治病?”胖男人朝林小凡冷笑,然后朝眾人道“大伙可看清楚了,我才是濫石溝鄉大名鼎鼎的趙醫生”。

  這個趙醫生在濫石溝這么多年,好歹的也混個臉熟,有兩個村民打扮的百姓點頭“對,我認識他,他就是趙醫生”。

  “既然醫生來了,就別騰著了,趕緊的給受傷的病人治病呀”。

  “是呀,人命關天,這個趙醫生,你快點看看病人吧”。

  “……”。

  “大伙都散開點”趙醫生捋胳膊挽袖子的朝眾人示意一下,他蹲下身,用右手扒開病人的眼皮看看瞳孔“沒事,這個傷者的瞳孔還沒有散大,說明還有救治的機會”。

  趙醫生說著,又去看另一個病人,依然是看了看另一個病人的瞳孔,遂點頭道“這個也活著呢,一會兒救護車到了,拉衛生院去搶救”。

  “姓趙的,你麻痹的這是在驗尸呢嗎?哪有這么簡單一看就完事的?”林小凡往前走了兩步不由得罵道。

  “這里沒你的事,你給我滾遠點”趙醫生說著,吩咐身邊的兩個村民“你們兩個幫忙把那個傷者從上面抬下來”。

  “不許動”林小凡走過去攔住兩個村民。

  “你小子有病是不是?耽誤了搶救工作,你擔待的起嗎?”趙醫生叉著腰,橫眉冷對千夫指般的看著林小凡。

  “在沒有查明傷者情況之前,是不能隨意搬動傷者的”林小凡解釋。

  “**算老幾……”。

  ‘啪啪啪’。

  趙醫生的話還沒說完,就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作痛,耳膜間嗡嗡作響,眼前也是金星直冒。

  “快報警,這小子打人了”趙醫生捂著腮幫子嗷嗷直叫。

  “這個小兄弟,你出手也太重了吧?”有人道。

  “各位,這個趙醫生依我看根本就不懂醫學,你們要是聽了他的話,那才會出大事呢”林小凡看了看那兩個要去幫忙的村民,朝眾人道。

  “小兄弟,你也是學醫的?”。

  “在下對醫學略知一二,你們大家有誰聽說過林正太嗎?他老人家就是我的爺爺”。

  林小凡說完,眾人無不嘖嘖一片,附近方圓近百里,林正太的大名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老爺子可是讓人一提就得豎大拇指的名老中醫了,只是天有不測風云,老爺子在幾年前去深山采藥的時候不幸墜崖身亡了。

  聽到林正太的大名,那個趙醫生頓時也蔫了下去,他捂著腮幫子悄悄地走了。

  “小兄弟,快去看看上邊的那個傷者吧”有人勸道。

  “好”林小凡說著,來到被大樹卡住的那個傷者近前,那個傷者從山上滾落下來,一時撞暈了,林小凡到了的時候,恰巧醒了過來。

  “能讓我看一下你的傷情嗎?”。

  “嗯”上邊的這個傷者面部僅有輕微的劃傷,是一個面容姣好的少女,可能由于受到了驚嚇,眼中含著一汪淚滴。

  林小凡上上下下的進行檢查著,當檢查到病人的腰部時,少女痛的尖叫一聲,又在脊柱兩側輕輕地按了按,林小凡皺了皺眉,心道,這個女孩的腰椎怕是受了損傷。

  林正太老爺子活著的時候最擅長的就是正骨療法,林小凡是老爺子唯一的傳人,又是自己的親孫子,老爺子自然將醫學心得不遺余力的傾囊相授。

  “妹子,這里還有你的親人嗎?”。

  “下邊的那個是我的閨蜜,就是她了”。

  “我看這樣,你們兩個先到我家里接受我的治療,如果你聯系上你的家人,隨時可以把你們接走”。

  “大哥,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就按你說的吧”少女說著,一汪淚水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

  適才,要不是那個趙醫生搗亂,林小凡本想拿出銀針做進一步的治療,如今趙醫生走了,林小凡掏出銀針,給山腳下的那個少女進行了針灸,百匯、合谷、迎香、人中,在四處穴位上施針后,不斷地進行強刺激。

  少頃,少女醒了過來,林小凡安慰一下,當著眾人的面也不好再檢查下體,扶著少女起來,說明情況后,少女也無異議。

  再折身回來,林小凡雙臂伸直,插在少女的后腰處,慢慢的將少女抱了起來,雖然看似是在抱著少女,其實,林小凡的雙臂一直不敢打彎,萬一動了骨折的部位,再進行治療的話會增加很大的難度。

  看熱鬧的人群漸漸散去,林小凡抱著少女往家中走去,另一個少女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你們是哪里人呀?”為了分散病人的注意力,林小凡一邊走一邊問。

  “我們是江都的,趁著放假來這里游玩,想不到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一個少女道。

  “你們兩個怎么會一起掉下來了呢?”。

  “小雅為了救我,才一失足也跟著掉了下來,想不到她比我傷的還重”走著的那個少女面帶愧疚的道。

  “……”。

  一路說著話,林小凡抱著少女到了家中,林小凡的媽媽看著林小凡抱著一個女孩進來,伸出手就要打來“小凡,這大白天的你就敢這樣,你也太大膽了吧?”林母說著話,又看到后面的那個女孩,氣的一跺腳“你小子比你爹狠,一下子帶回了兩個,你真是想氣死我不是?”。

  “媽,她們兩個受了傷,我把她們帶回來是給她們療傷的”林小凡笑著解釋。

  “療傷就療傷唄,咋還抱一塊去了?這么卿卿我我的,這要是傳出去……”。

  “媽,這個妹子腰部受了傷,你就少說兩句好不好?”。

  “腰受了傷?那趕緊的到屋里去”。

  林小凡抱著那個叫小雅的少女進了里屋,屋內有一張硬板床,將少女輕輕地放下,林小凡朝林母道“媽,你先出去,我現在給小雅療傷”。

  “我還得出去?”林媽媽有些不情愿“我給你打個下手啥的,中不?”。

  “不中,不但你出去,這個妹妹最好也出去吧,不然,我怕小雅妹子不好意思”。

  林媽媽和另一個少女走出門去,林媽媽在門外道“兒子,人家可是個如花似玉的大閨女,你給她療傷的時候要平心靜氣,別往歪里想,就你們爺倆,沒一個讓我放心的”。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