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5:1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始翼
  4. 第二章 找上門的麻煩

第二章 找上門的麻煩

更新于:2018-03-18 20:45:23 字數:4902

字體: 字號:
  紫氣東來,暗夜靜靜的看著初升的太陽.“斯~”裸露的皮膚仿佛被灼傷一般,散發出絲絲白煙.淡淡地抬起手臂,臉上的悲傷更重.仿佛知曉了暗夜內心的想法,一片云彩遮蔽了將要耀武揚威的太陽.甩甩腦袋,自己竟然又在想她了···那個把自己徹底毀滅的她···

  或許是因為昨晚的“偶遇”暗夜下意識的沒有進鎮而是走向了小鎮東邊的維爾森林.一向是魔獸地盤的森林,普通人是絕對不會染足的.這里更多的是為了生存的傭兵們的活動場所,當然,這個魔法,武技盛行的世界里,雖然傭兵地位不受尊崇,卻也是推動世界經濟流動的主流之一.高難度任務,隱秘任務所獲得的回報絕對不菲.唯一不受待見的是,不知道能不能看見明天的太陽.所以以傭兵為乞生職業的往往就是那些家境不富裕,沒有什么地位的中下層人士

  不過有趣的是大陸上每個稍有實力的人幾乎都曾是傭兵,中,高級的各類學院甚至要求達到入傭條件的學員通過傭兵任務歷練.不過有明確規定,黑暗任務禁止接取.對于那些血腥,見不得光的任務接取更多的是殺手,國家通緝犯這類的亡命之徒,以及一些不受大陸待見的職業,如黑暗系魔法師之流

  而暗夜所待的這個樊爾鎮,隸屬菲歐列王國,為這大陸上的9大國之一.菲歐列國王米歇爾,勤政愛民,尊崇光系魔法.大陸半數以上的光系法師居于此國,素有“光之國”之稱.光系魔法精通治療,沒有哪個傭兵團不需要光系魔法師,無形中又有了傭兵工會的支持,所以沒哪個國家愿意和菲歐列開戰,國主亦沒有野心,國內平和昌盛,國民富強,搶盜之流甚少,善與管理.加之沒有戰亂亦沒有損耗,漸漸地已然成為大陸第一強國.其他國家發現,自己爭來爭去,國力越來越弱,唯有光之國獨坐龍頭.唯恐循環下去被其輕易吞并.大陸歷174年,各國人民先后發動政變,新生的王國動蕩不安,菲歐列國主改變貿易政策提供幫助,以至于和各國交好.大陸歷179年,九國國主簽訂了和平條約,承認互相領土永不侵犯,并維持各國四周共四十七個小國的和平.至此,國與國的戰爭落下序幕

  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旁,暗夜吃著采摘的樹果,無欲無求,無拘無束或許是很多人追求的自由.可真到了這種地步其實活著與死了無異.慶幸的是自己早就已經隕滅了,自然不會在乎這份常人難以忍受的平淡.“找到你了,這次看你往哪里跑”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進餐的靜謐,淡淡注視著把自己包圍的九個帥氣的少年“你們是在說我嗎?”暗夜挺疑惑,自己在這沒敵人吖,也就認識那幾個老頭而已.難道是老頭的仇敵?可是看看他們.嗯~~估計他們當中年紀最大的也不過18吧,就算是也該早被老頭擺平了~“我想你們呢,找錯人了喔”暗夜吃完最后一口甘甜的樹果,便打算離開.不過很顯然這單純的愿望是無法順利實現的.看著擋住去路的身影,暗夜變了臉色.雖然自己力量消失,卻不代表自己就好說話.“請問··這是什么意思?”風,停了~.不知是否是錯覺,柳成驚訝的看著面前這個貌似其貌不揚的少年.說是貌似其貌不揚,是因為你無法記住他的長相,明明看著卻有種只要一回頭就會記不住的感覺.因為自己幾個爺爺的關系,柳成總是提醒自己山外有山,任何不平常的東西都不會被忽視掉.“不用裝了既然敢做就要敢當”率先開口的少年叫趙紫龍,稚嫩的面龐浮現出少年蓬勃的朝氣.光是看著似乎就能讓人熱血沸騰

  “我的人格似乎還輪不到你來評論”針鋒相對的話語,讓幾個少年為之一滯.自又機智過人有‘神童‘之稱的袁青眼睛一亮,要知道,他們早在包圍的那一刻便都爆發出自己的氣勢,雖然這微弱的氣勢無法傷人,但是讓對手慎重完全夠了。何況暗夜同時面對九個人的氣勢,如果一般人早就緊張到不行了。這本也是他們打算給暗夜的一個下馬威,好讓暗夜知趣的離自己和兄弟的妹妹們遠點。袁青可不認為看起來比他們當中誰都小的暗夜能有多少的修為。輕輕扶了下眼鏡,老頭子們親選的孫女婿果然不簡單,可是就算這樣···“小子,不要以為老頭子們護著你就可以囂張了”因為暗夜強硬的語氣而楞住的周恒自覺失去了原本的氣勢,這讓一直自命不凡的周恒感覺顏面大失,更可況自己身后··語氣自然更加的不善“老頭子?”暗夜一愣,身體隱隱透露的一絲詭異瞬間消失。轉過頭,入眼的是長相堪稱完美比例的少年,帥到禍水般的臉上帶有隱隱的倨傲。“你們是老頭們的孫子嗎?”“那是我爺爺,什么老頭子,小子,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暗夜自認為長輩的語氣讓周恒心中的不爽更甚,如果不是擔心真惹惱那幾個老古董,到那時候為難自己,自己早就動手了,哪還跟暗夜廢話。在周恒看來,自己能親自和暗夜商量,就已經很給暗夜面子了。如果這小子不識抬舉,可就不能怪我了~~周恒惡意的想著。暗夜都還沒發話呢,旁邊卻已經有人幫暗夜說話了“周恒,夜兄是幾位爺爺的朋友。周爺爺都不在意,你一個小輩在意什么?若真要較真起來的話,我們可都是晚輩”說話的是左邊一位猶如鄰家哥哥般的少年(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水土養人的緣故)少年沖暗夜歉意的笑笑,帶起一陣陽光“說起來夜兄是爺爺的忘年之交,可大家年紀相仿。若真要叫聲爺爺也把夜兄叫老了不是?小弟顏揚,厚臉叫聲夜兄。還望夜兄諒解一二”“顏揚,你這是什么意思?不要忘了,那約定你也有份的”看著顏揚對暗夜的客氣,周恒越加不舒服“難道說,那約定你已經放棄了?你自己放棄了可以,可別拖兄弟們的后腿哦。不然~~”“不然怎樣?約定我肯定會遵守,我要是放棄今天就不會來這了”顏揚早就看不慣這自大的家伙,若不是幾位老人的關系,自己早就與其斷絕往來了“好了,你們都給我少說兩句”葉開皺眉。由于葉開性格睿智,遇事冷靜,修為在幾人中也是最高,很多時候有決定性的話語權。久而久之幾個少年也就默認其老大的位置“葉老大,我不是針對誰。只是畢竟夜兄是爺爺們的朋友,我們這么做本身就已經不在理了··”葉開在顏揚心里還是有分量的“嗯~我有分寸的”自己的兄弟都什么個性,葉開這個當老大的也是明白的。輕嘆一聲,對暗夜道“在下葉開,如夜兄所知,我們的確是爺爺們的孫子。今天做出這種事給他們老人家丟臉了~~”雖然不爽葉開也對暗夜如此客氣,周恒還是沒敢再度插嘴。惹火葉開那是相當可怕的~~“嗯~~那你們有什么事?”暗夜淡淡道,知曉了對方的身份后,那疲憊的感覺又回來了。葉開有些尷尬的道“是關于夜兄與舍妹的事”“噗~”暗夜忍不住就笑了出來,自己早就在想或許哪天那些老頭的孫子忍不住為了那荒誕的賭注找自己算賬,沒想到自己倒是做了一回先知“我不喜歡那些客套,我就叫你小葉吧。那些賭注什么的都是一場玩笑,你們不需要這么在意,過些時候那些老頭自己就會把這玩笑忘了”搖搖頭,小孩就是小孩。葉開的臉色更加窘迫“原本我們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沒想到今天早上爺爺突然宣布將要把舍妹許配給夜兄,不理會家里的勸說,并說這事就算定下來了。舍妹哭鬧也于事無補,爺爺是鐵了心了,我好不容易安撫好舍妹,想找其他兄弟商量,誰知道剛出門就遇見他們。幾位爺爺的決定似乎都一樣···我的幾位兄弟懷疑夜兄使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所以情緒有些失控,還請夜兄海量。只是不知夜兄是否知道此事詳情??”暗夜一楞,這些老小子又在玩什么花樣吖?是因為昨晚的事?無奈~~搖搖頭“這件事我也是剛從你口中得知。你們找我就是為了問我這事?”看他們的表情,暗夜也知道有些什么內幕。比如提到的那什么約定。幾個少年都顯得有些窘迫,最后還是顏揚開了口“夜兄,其實我們希望你能對爺爺提出解除婚約,那些小丫頭倔的很。爺爺呢,咳~~說就是死,也要將舍妹嫁給夜兄,你也知道,小丫頭,一個想不開就會做出些沖動的事情。還請夜兄高抬貴手,畢竟強扭的瓜不甜,這個恩情,我們兄弟沒齒難忘”“額,我有那么恐怖嘛?又不是要那幫丫頭嫁給魔獸”暗夜無奈“我本就沒打算要誰,這事我會盡力的,你們放心,至少,我不會同意。那么

  ,你們剛說的約定是什么吖?說實話,我有些好奇呢”沒想到暗夜這么好說話,幾人都是自傲的人,沒有隱瞞任何信息。任誰都能看出老爺子是打定主意將幾位美女交給暗夜,誰知道暗夜聽到和沒聽到沒什么不同,特別是那句不打算要誰,那不是地里的大白菜,是如花似玉、傾國傾城的美女。幾人看著暗夜的眼神都有些怪異,下意識都往后退了一步

  “夜兄,咳~~沒什么特殊嗜好吧?”顏揚小心翼翼的說道“喝酒算不算?”暗夜迷糊,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了。“沒有了?”“嗯~~~好像就只有這個”葉開等松了一口氣,卻沒注意暗夜話里的“好像”“你們之間有什么約定?”暗夜再度回歸正題。難得的,幾人臉龐都是一紅,顏揚在暗夜耳邊耳語一番。“哦~~~這樣啊~~說實話,你們挺有才的~~”這次是暗夜看對方的眼神有些怪異。遺傳基因好的緣故吧,這幾個老爺子的子孫,是男的帥氣,女的傾城。天賦也俱是絕佳,富饒的家境,絕世的容顏,極高的天賦于是也造就了幾人的眼光極高,一般優秀的女子根本就看不上。可以對比的也就是各自的妹妹們,奈何是親兄妹。某次聚會偶然的提起來“換親”,自己的爺爺輩都是結拜兄弟,自己與兄弟的妹妹并沒有血緣關系,如此這般更是親上加親。此法一經提出,全票通過。遂決定以各自修為決定花落~誰家(河蟹)。自然,親兄妹的肯定排除。為了防止幾人同時看上一人,與對應的則是美女妹妹們的修為高低,所以現在誰都不知道自己的對象是誰。本來若是哪家老頭真要是把孫女嫁人那也沒辦法,看誰倒霉。誰知道暗夜這一蹦出來全部通吃,那這幫苦命的孩子還玩個P啊?沒揍這小子已經算是客氣的了~~~“那你們的妹妹同意嗎?”如今讓暗夜感興趣的事情不多,對此話題當然刨根問底

  “說起來這還是要謝謝夜兄,借這次機會妹妹們都默許了這個約定”說到這里,幾個少年臉面都有些掛不住.若不是需要暗夜幫忙,他們也絕不會對外說出這約定.打了個呵欠,暗夜輕飄飄的問“你們都喜歡你們的妹妹嗎?我說的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喜歡”“夜兄說笑了,我們和妹妹從小一起長大的,怎么可能不喜歡呢?你們說,是嗎?”“當然,哪有哥哥不喜歡妹妹的”“我努力變強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守護我的妹妹”“···”暗夜淡淡看著這幫稚嫩的少年,忽然微微一笑,這群少年本性不壞。至少那堅定的眼神以后夠說明這個問題了。不管怎么樣,他們都會是一個好哥哥。“個人覺得”暗夜環視四周,直到幾個少年的目光都匯聚于此,繼續道“為什么你們不試試按著自己喜歡的類型去追求呢?哪怕同時喜歡上一個人又何妨?既然你們都愛護自己的妹妹,就要知道,選擇權不在于你們,而是在于你們的妹妹。不管你們的妹妹選擇哪一個,所能做的都應該是默默祝福,不是嗎?即使你們的妹妹一個都沒選那又何妨?自己的所謂幸福,還有妹妹的絕對幸福,你們自己衡量吧?哥哥的責任可是幫妹妹找到正確的選擇哦”清冷的話語。幾位少年驀然一怔,除了顏揚,誰也沒看見,此時,暗夜的眼睛~~幾位少年仿佛遭受到一場禁咒洗禮,迷迷糊糊的想起了小時候的自己。那時候,幼稚的9個小P孩在一起嚷著長大以后要守護妹妹~~

  顏揚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暗夜不知道去哪了,太陽也已經開始西下。微微一笑,輕點于樹枝之間。“嗖~”顏揚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小河邊,慢慢坐下輕輕的咬了一口樹果~~~周恒“醒”過來的時候,看見顏揚身周擺放著一堆不知名的樹果,輕輕一笑,輕飄飄的走了過去。也不在乎什么,直接拿起一個樹果一口咬下。顏揚抬頭,依舊是黃金比例的面容,卻沒有了平日那份隱隱的倨傲。輕輕一笑“你考慮得怎么樣了?”“還能怎么樣,這樹果不錯,等會帶點回去給妍妍嘗嘗”“兄弟歸兄弟,想給你妹妹嘗就自己摘去,這可是我為我家夢妍摘的,我們幾個人一分可就不剩幾個了”“小氣”周恒撇嘴“以前的事抱歉了,那時候腦袋似乎有些發熱。”周恒嘿嘿笑著~~“再來一個?”顏揚遞上一個樹果“謝了”“我沒看錯吧,你們倆男的竟然在打情罵俏?”葉開和其他少年意識也漸漸回歸,看著面前的兩人打趣道“靠,老大,你怎么能誹謗如此玉樹臨風的我呢”周恒苦著臉。嬉鬧一陣,葉開笑著問“那什么約定的還算不算吶?”眾人沉默“小P孩的約定誰還記得呢”“就是就是”“···”

  預料中的答案“那么我就此宣布,兒時的幼稚約定就此作廢。有想法的可以自由爭取”葉開高聲宣布“噢~~”“我要回家陪妹妹了,對了,還要再問你們個問題,你們覺得暗夜這個人怎么樣···”“···”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