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4:2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天路蒼蒼之管家美學
  4. 第4章 浴室里的旖旎

第4章 浴室里的旖旎

更新于:2018-03-15 18:55:17 字數:2317

  脫完衣服的林可兒一轉身就看到了陸天襠部的不妥,小臉一紅,但又得意的說道:“嘿嘿,就說可兒的身體很有吸引力嘛,看來哥哥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喲。哥哥你放心好了,你不用買什么偷拍的照片的,可兒自愿給你拍**,哥哥想設成手機壁紙也行…就是別讓別人看見…”說到這里,林可兒小臉紅撲撲的低下了頭,用細不可聞的聲音接著說道:“如果哥哥現在想要了可兒的話…可兒…可兒也是會答應的…”

  “不不不,我沒有要買你照片的想法,也沒想要了你…”陸天聽了立馬就炸了廟了,心道我這兒使勁壓著這股欲望,你這妮子還變著法的來勾引我。這是成心的吧?林可兒沒有管陸天的反應,自顧自的坐進了浴缸里,伸出一只手,道:“來,哥哥,都答應我了,寸步不離!”陸天苦笑著走上前,心情無比沉重,可能是妹妹也知道,她只有以這樣的方式才能茍活,于是陸天也沒再說什么,坐在浴缸邊緣,伸出手來與林可兒十指相扣。

  可是沒想到林可兒竟忽然發難,小手一拽,陸天本來就把心思放在了分散注意力上了,還沒反應過來就一頭栽進了浴缸里。“噗…哈…呼……可兒!你干什么啊?”陸天一到不妙就一躲,卻沒成想整個人都栽進了浴缸里。一瞬間便又站了起來。及腰的長發此時也緊緊的貼在了身上。

  “哎呀!哥哥,你全身都濕透了呢!所以還是和可兒一起洗吧。”林可兒故作驚訝的說道。“呵…好吧…”事實上并不是陸天扭捏,相反,五年槍林彈雨的日子,有個洗澡的機會整個小隊都高興的不得了,根本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親,脫了衣服就去洗。之前拒絕林可兒是怕她尷尬,可現在林可兒根本不在意,那陸天也沒必要這樣了。

  說完陸天就去臥室拿了一個小盒子,將自己黑色的美瞳摘了下來,露出了一雙腥紅色的眸子。林可兒看了看,嘆了口氣,道:“果然…可兒還是覺得哥哥這個樣好別扭啊…”“我一開始也是一樣…時間長了就好了,順其自然啦。”陸天表示同意的點了點頭。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坐進了浴缸里。看到陸天也坐了近來,林可兒理所應當的趴在了陸天的懷里。

  感受著身上傳來的溫暖和柔軟,陸天原本平復了的心情又沸騰了起來,下身也不爭氣的有了反應。林可兒正享受著和哥哥相處的感覺,忽然感覺自己敏感的部位被什么東西頂住了,疑惑的一看,登時羞紅了臉。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一陣尷尬過后,林可兒突然道:“嗯…哥哥…這樣憋著…不難受么…”“沒事。”陸天故作淡定的說道。“要不…可兒幫幫哥哥…?”林可兒紅著臉問道。陸天遲疑了一下,才道:“不…不用的。”林可兒自然看到了哥哥的表情,沒有說話,卻把身子一百八十度轉了一圈,拿屁股對著陸天,臉沖著小陸天,咽了一口唾沫,舉起小手握住了它。

  陸天此時的思緒無比雜亂,我這才到家一天,就發生了這么多事,看來這日子也不好過啊。看著離自己的臉只有一指遠的妹妹的…美臀,以及那看得無比清楚的,妹妹全身上下最嬌媚的那個地方,有些無法自拔。竟然鬼使神差的把頭往前一伸,吻在了上面。

  林可兒渾身一顫,紅著臉回頭看陸天,去發現他還是盯著自己那里看,更是害羞的不得了。此刻陸天也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想說些什么補救,不過他發現自己的目光已經無法離開妹妹的“小妹妹”絲毫了。心中無奈的大叫一聲,媽的!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這定力夠堅定了!實在是怨不得我了!于是兩手抱住了妹妹的臀部,開始了唇槍舌戰………

  林可兒感受著身后哥哥的瘋狂,看了看手中的小陸天,心想,哥哥都用嘴了,我是不是也要用呢?于是乎,林可兒深吸了一口氣,張開了櫻桃小口,將整個小陸天含進了嘴里。不一會兒,兩人便徹底交纏在了一起………

  ………………………………………………………………………………………………………………………………………………………………………………………………………

  瘋狂過后,恢復理智的兄妹兩人都有些疲憊,陸天倒還好,可林可兒卻是癱軟在陸天懷里喘著粗氣。陸天也沒有說什么,只是摟著林可兒,望著天花板發呆,自己最不想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他終于把妹妹徹底留在了身邊,但他卻沒有多么開心,而是為了自己和妹妹的未來惆悵著。

  等到林可兒恢復了一些體力,抬起頭來,含情脈脈的看著自己的哥哥…或者說是老公,心中樂開了花,終于等到這一天了!終于徹底成了哥哥的女人了!終于在死之前了卻了心愿!想著想著,竟激動的哭了起來。

  看到妹妹哭了,陸天一驚,以為是弄疼妹妹了,輕輕拍了拍林可兒,道:“對不起啊…可兒…弄疼你了吧?”“沒有…可兒…好開心呢…終于在死之前…和哥哥…做了呢…”林可兒抽泣著說道。陸天一聽,心情也瞬間墜入了萬丈深淵,緊了緊手臂,仿佛怕林可兒跑了似的,道:“你放心,哥哥一定會找到辦法的,一定!如果真的沒有辦法,哥哥陪你一起走。”林可兒聽了陸天的話,雙手撐著浴缸將上身立了起來,其實就是騎在陸天身上,擦了擦眼淚,沖陸天笑了笑,說道:“不,哥哥好好要活下去,要帶著妹妹的那一份一起!”陸天還要說些什么:“可是…”“答應我!”林可兒的語氣中帶著從未有過的莊嚴。陸天深呼吸了一口,堅定的說道:“好!”

  “嗯嗯,這樣就對了嘛,好了,要洗澡了。”林可兒又笑了起來,輕松的說道。陸天看了看這一池混著妹妹的血和兩人體液的池子,苦笑了一下,道:“換一池水吧…這些有些…太…臟了。”“哥哥嫌棄可兒,說可兒葬

  臟…”林可兒又委屈的說道仿佛又要哭了一樣。陸天一見,趕緊道:“不會,如果可兒想的話,哥哥把這一池水都喝干!”“那倒是不用…那樣的話就真的有些臟了…”林可兒聽了連忙制止。“臟么,剛才可兒的…那個,我也喝了不少了。”陸天不以為然的說道。

  林可兒一聽陸天的話,想到自己也同樣喝了哥哥的那個,雙頰不由得又一陣發燙,嬌媚的道:“那趕緊把水換了,洗洗睡吧…”陸天看著妹妹的樣子,也是心頭一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