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9: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司公
  4. 第一章 閹人

第一章 閹人

更新于:2018-03-18 17:52:54 字數:3299

  “此處小彎道,正是修真處眾仙的盲點,距離修真處千米,且地處略微偏僻,是通向大牢的必經之路,而旁邊有一個狗洞,若如此這般,或許就.......”

  聞正卿低眉順眼的打量著四周,腳步輕緩而有序,若有心之人丈量一下,或許會驚奇的發現這個小太監的每一步距離竟然驚人的相同。

  不過聞正卿來也快去也快,絲毫不做停留,也就無人會關注這卑微的人了。

  可這么一個小小的動作,對于別人來說微不足道,可對于聞正卿卻是至關重要。

  紫薇宮地界!

  此處,如整個伏龍一脈其它地方一般,仙氣裊裊,地氣茫茫,各種奇獸、仙女之幻象更是時有發生,恍若仙宮地闕,而這處紫薇地界便是廢人之地,卻也不凡。

  當然這只是氣象,也就是地利之福,至于人和方面,當這原本為伏龍一族儲帝存在的人被宣布廢掉后,這里就只有兩個人在了。

  此刻,這地界門口的一個石牌坊處,便有一貴氣不凡,白袍青年男子正焦急的等待著,在聞正卿踉踉蹌蹌前來時,他面容一喜,可也很快收起,轉而急忙迎了上去,不顧聞正卿臟亂的衣衫,將他攬住。

  東演太子淚光模糊:“正卿呀,你,你這又是何苦呢?還是我拖累了你呀!”

  “咳咳!”

  聞正卿掙扎著起來,匍匐在地,感動非常:“殿下待我如知己,小人便是粉身碎骨也難以報答,他人視我如草芥,也唯有殿下真心待我,小人不過區區賤命一條,舍去了也就罷了,可要是耽誤了殿下的未來,那才是真正的罪過呀。”

  伸手摸進寬大的衣袖,聞正卿又道:”殿下,小人幸不辱命,這就是您要的東西。“

  那物,其貌不揚,卻是尋常的之物。

  當然這是外人看來,對于東演太子來說,這是他與他暗中勢力傳接信息的一個途徑。

  不著痕跡的收起蓮花雕刻,這可是他早早等待在此的原因呀。至于外面上東演太子目光則變現的很悲慟,好似心痛聞正卿為自己取來傳信蓮花被人侮辱而悲痛,心中卻不由泛起絲絲殺意,事情就是這樣,辦好事未必就有好報,只因為其知曉的太多。

  有句話說的好,只有死人才最能守得住秘密。

  不過,對于敢謀劃修真處的膽大包天的聞公公來說,這絲絲縷縷的殺意卻逃不過他的感應,早就知曉東演太子為人的聞正卿如何會不知道怎么來自救。

  便見,其下一刻面容動容,好似見主子恩情大于天,一咬手指,擠出一滴精血,不等東演太子反應,屈指一點,精血就消失于虛空:“殿下待我恩如父母,今日我愿為殿下肝腦涂地,立下忠心血誓,在所不惜!”

  嗯?

  東演太子從殺意中醒悟了過來,見眼前閹貨如此作為,滿意的同時,也不由感嘆忠心有時候也是能保命的。

  卻是過往聞正卿的表現,在東演太子看來都是忠心耿耿的表現。

  漸漸的就消退了心中的殺意。

  又想到距離自己的謀劃復出還有用得上這閹貨的時候,一咬牙,竟單膝跪下,雙目直視眼前人,淚已經模糊了雙眼:“是我無用呀,你不該如此呀!”

  “殿下!”

  聞正卿悲切的呼了一聲。

  情動深處,兩人,一主一仆,相擁垂淚。

  只是真相如何卻唯有自知。

  是夜。

  聞正卿想起白天倉促間立下的血誓,在夜深無人之際,免不了露出了真實的難看面色,心中也是有苦難言。

  他想立血誓?

  不,他不想,他苦心經營著自己的未來,為的就是能主宰自己,如何會愿意立下這種束縛自己的血誓?

  可他也是身不由己,以先前的情況,看似恍若往常一般,可對于在生死間長大的聞正卿而言,如何會察覺不到其中的危險,他可以預料,若是他不同意,說不得就會身死當場,一名小小的太監,是沒人會關注的,到時候死了也等于白死。

  不過通過這種危機,他也猜測出這所謂的廢太子不簡單,也慶幸自己過往都是盡心盡職的完成一些看似毫無意義的事情,為此更是遭受了不知道多少折磨,但現在看來應該是值得的,自己投資廢太子也算是有意外的收獲。

  一開始,他跟隨廢太子,只是為了地處偏僻,好做些手段罷了。

  不過~~

  “呵,廢太子?或許將來會讓別人驚艷吧,而此次咱家立下血誓,若他當真不凡,說不得便是咱家卑賤萬分,卻也能得到些許培養,畢竟他還用得上咱家。”聞正卿思索著,眉頭緊縮:“只是別人給予的終究是施舍,就算真正的有仙法給咱家,也不過是些淺薄的仙法,不甘心,咱家不甘心呀!”

  伸出手,朝著前面狠狠的握住,他聲音更顯低沉:“從成為一名為人鄙夷的閹人開始,咱家就發誓,要為人上人,若真正的在乎一本低級的仙法,又何必等到現在,廢太子呀廢太子,便是你有所隱藏,可這份殺意,還是暴露了你輕視咱家這閹人,料想最后也定然不肯給咱家高深的功法。說到底咱家依舊只是卑賤的人呀,可你這般心胸,終究是太小了,說不得藏拙不成,反而誤了自己性命,那玩笑可就開大了。”

  說著說著,聞正卿癲笑了起來,有些抽風一般。

  沒錯,若真是為了一本低級的仙法,他聞正卿如何會等到現在,他要的可不僅僅是一本低等的,他想要中等、高等,甚至是絕世仙法。

  不要嘲笑一個閹人有著偉大的目標,只因為他付出了努力,很大很大的努力,而這份從進入伏龍一脈當一個閹人開始,他就準備了,如今算起來也有二十年了。

  二十年,只為了一個機會,一份毅力,這就是他的依仗。

  今天白天正好是他再次預估行動的第一百次試驗,本來他還想要再試驗幾次,可廢太子的舉動讓他不得不放棄了,加之最近頻繁的一些看起來無意義的吩咐,顯然廢太子有什么行動,所以他擔心自己的謀劃會因為廢太子的行動而廢掉,廢掉二十年的辛苦,故他決定明天行動。

  這是一個可能性很大,也是獲得絕世仙法的行動。

  到時候是一無所得,只能成為一個渺小的閹人,還是能夠有所得,擺脫困境,高高在上,成就非凡,就在此舉。

  當然也可能謀劃得到的東西價值不高,亦或是失敗告終,若價值不高,那從此就只能費盡心思成為廢太子的一條狗,努力的爬著,不讓自己被拋棄。若是失敗,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也就區區螻蟻命。

  他不能決定自己的未來,因為他很渺小。

  他不能預估將來的得失,因為他一無所有,失去也只是失去一條性命。

  但他可以努力,努力的讓自己去奪取自己想要的,這對于螻蟻的他唯一能付出的了。

  翌日!

  一切按照演練了無數次的行動進行著。

  那個轉角處的狗洞旁,狗洞的另外一側。

  修真處通往伏龍一脈大牢的必經之路。

  高墻一側,看了看天色,聞正卿心中默念了片刻,再等了一會,當匍匐在地上聽到一陣細微的腳步聲響起的時候,他行動了。

  口中含著蜃龍寶珠,幻化、隱藏自己,聞正卿強忍錯骨之痛,就硬硬生生的從墻頭另外一邊,擠了出來,匍匐潛行爬過大道,然后立于狗洞對側的假山腳下,窩在拐角處的小彎道,等待來人。

  也沒有讓他等多久,那細微的腳步聲就在聞正卿對面了,人也出現了。

  那是一個小太監,他正提著一個大大的食盒,聞正卿早就探查了此人的身份。

  他是給伏龍一脈大牢送飯的太監!

  聞正卿要做的就是奪了小太監的命,取代他進入大牢送飯。

  時機來臨,強忍殺人的恐懼,聞正卿沒有猶豫,偷襲的勾著來人的脖子拖入彎道,不等其發出聲響,暗中發力狠狠的將來人脖子給擰斷了,然后極為快速的打開臨近的地磚,那是他早就準備好的一個地道,將人塞了進去蓋上,接著運轉蜃龍寶珠,化作方才那小太監的模樣,提起被自己方才托著的食盒低頭離去。

  這一切,悄然而迅速的發生了,無人知曉。

  可看似簡單的一番動作,其中的難度,唯有謀劃者自己知道。

  時間點的選擇,路線的選擇,暗中觀察,修真處盲點,小彎道的選擇,錯骨分解之痛,殺人狠辣之招,手速的練習,藏尸通道的挖掘,學習小太監,最后還有蜃龍寶珠的幻化能力等等,這一切的一切看似簡單,其實每一步都是耗費了無數的時間與精力。

  在模擬了一百次,到真實實踐成功,第一次殺人的恐懼雖然滂湃與享受,可聞正卿更多的還是木然無神,只能本能的驅使著自己前行、前行,其背后更是冷汗干了又流,流了又干。

  “要是,要是其中一步,不,或者說一點點出錯,那迎來的將是比死更殘酷的刑罰,現在,咱家就這樣完成了?”

  修真處、伏龍一脈的強大天下人都不會懷疑的,所以當真正成功后,他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一直到進入天牢,聞正卿打了一個寒戰,回魂過來,并想起自己來的目的,甩掉多余的想法就開始行動了,要知曉任何的隱秘,在強者面前只是笑話,所以給他的時間真的不多。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