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3:3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都市逆狼
  4. 第一章 出發

第一章 出發

更新于:2018-03-18 07:39:15 字數:3272

字體: 字號:
  王岳抬頭看著孟村站的站牌,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家里的老頭子硬逼他去S市讀什么書。難道村里的張寡婦教的不行么?王岳從小學到高中都是張寡婦教的,張寡婦是村里唯一一個本科畢業的,王岳承認他自己來也是有目的的,聽老頭子跟他說,他出生的時候右肩就有一個狼頭紋身般的圖案。王岳的爺爺王翼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情況。雖嘴頭不說,但是心里已經牢牢記下。

  經過五年的觀察,王翼震驚了,真的是震驚了,小時候孩子生生病是常事,但是令他汗顏的就是,王岳即使冬天穿著單薄的衣服,打著赤腳在雪地奔跑都沒事。

  這也是在王岳懂事的時候王翼告訴他的,當時王岳也沒往心里去,以為自己是體質過于常人,但是在他11歲的時候他怕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總能聽到怪怪的聲音,并且每當聲音剛起從他又肩狼頭紋身就開始發熱,剛開始是右肩。可是經過年齡的增大,發熱的面積也隨著增大。所以王岳打算一定要搞清楚自己的情況。

  “孟村通往S市的列車馬上就要出發了,請還沒有上車的乘客們馬上上車。”廣播機械般的聲音傳出。

  王岳無奈的搖搖頭抓起身旁的大麻袋向車廂跑去。

  王岳從小就在鄉下長大的,對于都市所有的一切都是非常陌生的。聽村里打工回來的張大叔說,外面的世界是有錢人的天堂,沒錢人的地獄,想起張大叔的這句話,王岳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無奈的搖搖頭。

  老頭子在他出門的前一天晚上給了王岳除了車費的3百塊零用錢。王岳本來想說些什么,但是看到老頭子極其肉痛的表情頓時把想說的話生生咽了回去,當然在心里已經把老頭子從頭到腳的鄙視了一次。

  問了幾次好心人,王岳終于做在屬于自己的位置上了,第一次做火車的他還是極為好奇的,把大麻袋放在旁邊的座位上后,眼睛就到處看,沒消停過。

  “咳,請問這個是你的東西么?“一個極為動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打破了王岳的好奇請,眼神從別的地方移了回來。眼前是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姑娘,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披肩的長發微卷,臉上帶著甜美的微笑,但是王岳轉頭后眼神在其臉上掃了一眼就忘下移了。

  ABCDEF,起碼也得D吧,比張寡婦的還大,王岳暗自吞了吞口水。

  “請問這個是你的包么?”聲音又一次想起。

  王岳一愣回過神來點頭道“對是我得包."

  “麻煩你拿開下行嗎?”

  可以,說著王岳已經把自己的大麻袋放到了物品架上。

  女孩這才座了下來。,

  氣氛明顯有些尷尬。王岳正想來說些什么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喲,這是哪里來的鄉巴佬哦."對面的座位上一個男子語氣不善的說道。

  “鄉巴佬就不能座火車?誰規定的?我倒是不怎么習慣跟狗座同一輛車,火車不是規定了狗不能座嘛?怎么這還有一只沒人拖走啊?

  “你……你怎么這么沒有素質?”男子氣急敗壞的說道。

  “你給我說素質?你他們想在姑娘面前變現自己是你自己的事。別把我扯進來,穿的好就有素質了?”王岳撇撇嘴

  男子臉憋的跟豬肝一樣,手指著王岳硬是沒說出一句話。

  王岳并沒有理會他,眼睛看著窗外想著自己以后的打算。

  “呵呵,你真有趣。”旁邊的女孩掩著嘴說道。

  王岳別過頭看了女孩一眼,有指了指自己說道:“你是在說我么?”

  女孩眨了眨眼睛:“你看我旁邊還有別人么?"

  “哦,我知道啊,我們村張寡婦也老說我有趣啊。”

  “張寡婦?”

  “就是我的老師,也是我們村僅有的幾個老師。”

  ---------------------------------------------------------------------

  “S市南站到了,請下車的乘客們拿好自己的行李下車。”廣播機械般的聲音又想起了。

  王岳拿著自己的大麻袋踏上了S市的第一步,深吸了口氣,繼續抬腳走著。

  “喂,等等。”后面傳來了徐奕的叫喊聲。

  在車上的這段時間的談話,王岳已經知道這姑娘的名字叫徐奕,是S市大學的學生。

  王岳停下腳步。

  “呼呼,我們以后還能見面嘛?”因為奔跑,徐奕的臉色漲紅,呼吸的急促使得胸部也跟著上下起伏。看的王岳春心四動。

  “有緣自會相見的。”

  “那你能給手機號碼我嗎?”

  “你看我的樣子像有手機的人嗎?”王岳無奈的笑道

  徐奕停下腳步,緊咬嘴唇沒有說話。

  “好了,我得走了,總會有見面的機會的。”王岳翻了翻白眼道

  “恩,再見。”

  “恩,再見。”

  王岳拖著自己的大麻袋,對著徐奕笑了笑,轉身大步走了。

  拿出老頭子給自己的地址,先去找徐伯。

  叫了一輛出粗車,非常肉痛。給了司機120.瀟灑的下了車。現在全身只剩下180了,午飯還沒吃呢。

  1258弄,在哪里呢。王岳很委屈,真不知道都市里弄這么多房子干什么,找個人得多久啊。還是村里好。

  經過了半個小時的尋找,王岳千辛萬苦的找到了1258弄,看著這個門牌號,王岳差點哭了。

  “叮,叮,叮,”門鈴的聲音傳來

  沒過多久,院子里跑來一個大嬸,跑到門旁問道“請問你找誰?”

  “我找徐偉業。”

  “你找我家老爺干什么?”

  “是我家老頭子叫我來的。”王岳摸了摸鼻子

  大嬸好像想到了什么說道“你是叫王岳嘛?”

  “王岳是我的名字。”

  “哦,快請進快請進。”說著趕忙打開了鐵門。

  “老爺早給我交代了,說今天有個叫王岳的小伙會來找他叫我在家里招待呢,正好老爺今天也沒出去,在客廳呢。你先進去吧,我去把門關好。”大嬸笑道。

  王岳把大麻袋放在門口,拖鞋走了進去。客廳里有兩個人,其中一個是一位老者,也就是徐偉業了。

  當他看到另一個人的時候,他呆住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會在這里碰到她。

  是的,她就是徐奕,跟王岳同一班車的徐奕。

  當他看到門口是王岳的時候,明顯一呆,俏臉微紅。

  徐偉業看到王岳激動的跑了過來“你就是王岳了?”

  “恩”

  “王老最近可好?”

  “好的很呢。”想想自己給老頭子做的一切,和老頭子給他安排的訓練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說來說去,我這條命還是王老的呢。哎,不說了,不說了。徐偉業激動的說道

  “來,來,來,。王岳座啊,別見外把這里當自己的家。奕兒,塊,楞著干嘛,去給客人倒茶啊。徐偉業對了正在掰手指的徐奕說道

  “哦,我知道了,你們聊。”徐奕手忙腳亂的跑了出去

  徐偉業無奈的搖搖頭道“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剛剛還好好的。”

  “咳,徐老,我跟徐奕其實認識的,在火車上見過的。王岳尷尬的說道

  “哦,這樣啊,我說呢,這孩子怎么你一來就慌慌張張的。”徐偉業摸著胡子道

  “嘿嘿,里面有些事情發生才這樣的。”王岳摸摸鼻子道

  “事情?什么事情?”

  就這樣王岳把在火車上的事情說給了徐偉業,當然偷看人家孫女胸部的事他是不會說的。

  “哈哈,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啊。”

  “徐老過獎了。”

  這時徐奕端著茶走了出來,來到桌前給徐老先到了一杯,又給王岳倒了一杯,最后才給自己倒了一杯。

  徐偉業端起茶小小的喝了一口。抬頭對王岳說到:“王岳啊,你爺爺叫我給你安排一所學校的事情我已經叫人給你安排好了,是跟奕兒同一所學校,以后你們兩個得互相照看啊。

  “爺爺。”徐奕紅著臉橫了徐偉業一眼,填到。

  “滴滴滴滴滴滴。”手機的聲音想起

  “喂,老陳啊。什么?還下棋?你昨天還沒輸夠啊?好,你等等,我馬上就過去。”

  “王岳啊,你們兩個聊哈,老陳又叫我去下棋了,我得過去了,晚上在這里吃飯。我叫劉嬸做幾個好菜。

  "恩。您去吧。,”

  ”爺爺早點回來。“

  汽車發動的聲音傳來。

  “沒想到啊。我們這么快就見面了。”王岳摸摸鼻子道

  “是啊,真沒想到你就是爺爺說的那個王岳啊。”徐奕掩著嘴笑道

  “走吧。我們出去。“

  “出去干什么?”

  “給你買衣服和日常用品啊!難道你打算還一值穿著這衣服啊?

  “

  王岳尷尬的摸摸頭,屁顛屁顛的跟著出去了。

  城隍廟

  “哇,這里好大啊,你看那個東西是什么?”王岳這一路上根本就沒消停過,指指這里指指哪里。

  “好了,你累不累啊,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看那邊有個冷飲店,進去喝點東西吧……………………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