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9: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狼族之皇
  4. 第一章 異變

第一章 異變

更新于:2018-03-17 17:43:09 字數:2070

  這是青春第一本書,為了寫這本書我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先是說服了老爸老媽,然后又請教了很多對于寫作有經驗的老師。可以說,我對于這本書灌注的心血是很多的,我想寫出一本可以讓大家在無聊時可以解悶的書,而且我認為這也是我克服我的弱點的第一步,不管這本書是否可以上架,我都會堅持把它寫完,沒有誰的成功是一帆風順的,沒有經歷過失敗,怎么可以成功,我不怕失敗,我會在一次次的失敗后爬起來繼續走下去。我相信我一定會成功,奇跡,是創造出來的。由于這是我的第一本書,所以可能會有一些缺陷,請各位書友發現缺陷后可以告訴我,我會立即彌補。關于這本書,我想我會把它寫的完美一些,我也在起點上看了幾年的書了,我也當過讀者,我可以理解大家的心情,你們可以罵我,但請不要帶上我的家人,畢竟書是我一個人寫的,呵呵,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作為一個作者,我會用我的心血來寫,也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在寫這本書之前我猶豫了很長時間,怕這怕那的,總是害怕別人用嘲笑的眼光看我,但現在我想通了,我不管別人怎么看,只要做好自己,跟著自己的理想走,我就可以成功。好了,不再羅嗦了,最后在說一句,希望大家可以看得愉快。。

  ‘嗷嗚----’廣闊的西北大草原上傳來了一聲悠長的狼嚎,隨著這聲狼嚎的響起,一輪銀色滿月慢慢浮上了天際。隨后一聲聲狼嚎此起彼伏,一時間整個草原上充斥著一聲聲的嚎叫,嚇得那些生存在草原上的兔子狐貍飛快的鉆入自己的洞穴中。

  狼嚎漸漸地消失在這漆黑的夜幕當中。過了一會,一人多高的草叢中鉆出了一匹匹銀色皮毛的狼,一對對綠色的眸子在這漆黑的草原中掃視著,充滿著一股詭異的氣氛。在掃視了一圈后,頭狼走到了一處茂密的草叢中,身后的狼群緊緊地跟隨著,穿過這片草叢,一個三尺多高的祭壇出現在狼群面前。祭壇上站著一個銀袍男子,他的懷里抱著一只小狼,小狼有著一身銀色的毛發,怪異的是,他那銀色的毛發上竟有著一道道月亮紋路。銀袍男子向頭狼看了一眼,頭狼立刻發出一聲嚎叫,隨后慢慢的跪伏在祭壇下。它身后的狼群也跟隨著它慢慢的跪伏下去。

  祭壇上的銀發男子將右手食指咬破,在祭壇上畫著一個個詭異的符號。當最后一個符號畫完時,異變陡起。天上那輪銀月突然投下一道銀色的光柱,帶著點點星光,照射在了銀袍男子懷中的小狼身上。銀袍男子慢慢的走到祭壇中央,小心翼翼的將小狼放在了祭壇中央。在哪詭異的光柱中,一個身影慢慢的變大,在那道身影變得有成年狼兩倍大小時,突然急劇縮小,此時銀光消散,那只小狼出現在祭壇中央。不過它此時看起來精神了許多,皮毛上的月亮紋路也變得更加復雜。小狼抬起頭,對著天上那輪銀月發出了一聲略顯稚嫩的嚎叫,隨后看向跪伏在祭壇下的群狼。那狼群頓時發出了一聲聲充滿了喜悅的狼嚎,頓時狼嚎又充斥在整個草原之中。

  正在此時,一只白色的手掌出現在小狼上空,向小狼抓來。狼群頓時如臨大敵,向祭壇上撲去。‘哼!’祭壇上的銀袍男子發出一聲冷哼,右手化為狼爪,帶著火紅色的光芒向天空中落下的舉手擊出一擊。‘砰’兩股真氣在空中相撞,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兩只虛幻的巨手同時湮滅在空中。‘是誰打擾我族傳承儀式,給我出來!’銀袍男子向周圍怒吼一聲,滾滾聲波如同實質一般,向周圍擴散。‘嘿嘿,我說是怎么回事呢,原來是嘯月狼族正在進行傳承儀式,真是大造化啊,那只小狼我天殘老祖要了!’一個華服老者出現在半空中,捋著自己那長長的胡須,看向小狼的目光中,充滿了貪婪。‘在我狼王帝明面前,豈輪得到爾等放肆!’銀袍男子滿面怒容,向著那天殘老祖咆哮道。‘哼!別人怕你狼王,我可不怕,今天我就是要把幼年的嘯月天狼帶走,我看你能不能攔住我!--天殘掌!’那天殘老祖說完,向著帝明拍出了一掌,帝明咆哮一聲,向著天空那要拍下的巨掌迎去,同時手中出現一把銀色彎鉤戰刀,迸發出三尺刀芒,狠狠地向那巨掌劈去。‘‘砰!’之間一人從高空狠狠地摔落下來,卻是那狼王帝明,他噴出一口鮮血,眼眸中充滿了驚駭:‘渡劫修士!’

  那天殘老祖哈哈大笑“帝明啊,就憑你這元嬰期妖王的實力,也想和老祖我硬拼?你這只螻蟻倒是很自大啊。趕快乖乖的吧那只小狼崽子給老祖我送來,否則小心老祖我滅你全族!’帝明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突然說對頭狼大吼一聲:“快帶著王子跑!”頭狼猶豫了一下,但看到帝明看向它的目光時悲嘯了一聲,銜起小狼頭也不回的向草原深處跑去。“哼!給臉不要臉,給我死吧!”頭狼身后響起了天殘老祖憤怒的聲音,隨后聽見一聲凄厲的狼嚎,頭狼回過頭,看見帝明被那天殘老祖一掌擊成芥粉,豆大的淚珠從它眼中掉落,看了看銜著的小狼,毅然向草原深處跑去。

  那天殘老祖在將帝明一掌打成芥粉后在那漫天的血光中摸出了一顆渾圓的銀色妖丹,放在眼下仔細的觀詳著,嘴里還念道:“嘖嘖,好東西啊,有了這妖丹,我的九天血狼旗就差一個狼中皇者的魂魄了。”隨后將那貪婪的目光投向那頭狼口中銜著的小狼身上,飛身向頭狼逃離的地方追去。一匹匹狼擋在天殘老祖身前,被他一掌拍成漫天的肉末,一頭頭狼仿佛悍不畏死般擋在天殘老祖身前,纏的天殘老祖脫不開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頭狼銜著小狼消失在草原深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