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6:2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圣靈紀
  4. 第二章:是結束,還是開始(上)

第二章:是結束,還是開始(上)

更新于:2018-03-15 21:46:20 字數:3286

字體: 字號:
  張恒的意識一直都處在模模糊糊的狀態,像是在做夢一般不清醒。但在他的潛意識中,一直覺得好像有人在牽引著自己,走向未知的地方。

  張恒努力的想讓自己從那種沉睡的狀態中覺醒,但卻始終無果。但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確實是在行走!

  這樣的感覺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張恒的意識漸漸的開始在恢復。最終,張恒的雙眼慢慢的睜了開來。終于徹底的覺醒過來!

  “我不是已經死了么?為什么身在這里?”張恒睜開眼后,第一句話就是疑惑萬分。他清楚的記得,自己之前已經劃破自己的靜脈血管。從那流出的血量來看,根本就是必死無疑!

  “你確實已經死了,這里,就是地府中!”

  一個陰森的聲音傳入張恒的耳中,他猛的抬起頭來,卻看見兩個穿著怪異,相貌萬分恐怖的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似在對自己微笑。

  這兩人穿著古代的長袍,一個全身黑色,頭上也帶著一頂黑色的帽子,手中那種一根奇怪的棒子。另一個卻完全相反,全身從上到下都是白色。臉上也蒼白的嚇人。手中也拿著一根與他的穿著一樣顏色的棒子!

  恐怖的是,這兩人的嘴中,都拖著一條長長的舌頭,顏色鮮紅。一直妥到了胸前,一晃一晃的。他們的眼中,也大部分是白色的眼仁,只略微可見黑色的瞳孔。

  張恒見到這兩人的瞬間,腦海中就浮現出他們的名字。但他卻不敢肯定,帶著一絲試探和驚訝向兩人問道:“你們,是黑白無常?”

  “哈哈哈,你不害怕?”黑白無常大笑著,沒有直接回答張恒的問話而是向他反問道。

  “呵呵。”張恒輕笑一聲,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和落寞,道:“既然你們都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便是真正的死了,既然死我都可以淡然去面對,那么我還有什么可怕的呢?”

  黑白無常兩人面面相覷,沒有想到張恒竟然如此的厭生,以至于看到他們都沒有任何的害怕,反到如此的淡定。

  “這里就是傳說中的黃泉路么?”張恒抬頭看了看四周,卻發現周圍被黃色的濃霧籠罩,根本看不清任何東西,只有腳下的這條小路前方,可隱隱約約看到。他的心中已有了猜測,只是在向黑白無常求證而已。

  “呵呵,你是我們千百年來見到過的,為數不多的幾個面對我們還如此淡然的人,你說的沒錯,這里就是黃泉路上。”黑白無常微笑著說道,對于張恒那份淡然,不管他是出于何種原因,黑白無常都是很贊賞。

  以為間,因陽壽已盡,被黑白無常拘來的人中,清醒后,都是大吵大鬧,非要黑白無常動手了才肯安分。這讓黑白無常都是很不爽的。

  “快點走吧,讓我去奈何橋,去喝下那碗孟婆湯,也好忘記今世的種種......”張恒一抬被鎖鏈拴住的雙手,依舊平淡的對黑白無常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黑白無常稍微放松了手中的拴著張恒的鎖鏈,帶頭朝小路的前方走去,對于張恒這樣的人,他們沒必要去防備他逃跑。

  不知前行了多久。原本低著頭,一臉落寞的張恒都開始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黃泉路兩旁的黃色大霧終于開始漸漸消散,張恒走在黑白無常的身后,驀然抬頭間,他的目光透過已經逐漸稀薄的黃色大霧,看到了不遠處一座宮殿的輪廓。

  “那是......?”張恒神色疑惑,目光一直停留在不遠處那棟建筑上。

  “小子,那就是閻羅大殿。看你還挺順眼的,我就先警告你啊,一會兒見了閻羅王和崔判官你可得小心點說話,不然惹他們發怒的話,你就徹底的完了。”黑白無常走在前面,轉過頭來笑吟吟的對張恒說道。那妥在胸前的舌頭一顫一顫的。

  張恒沒有答話,只是移開了自己的目光,轉頭看向別處,也沒有在意黑白無常的話。

  逐漸的,四周的黃色大霧完全的散去,黑白無常領著張恒也離那閻羅殿越來越近,但隨著慢慢的接近閻羅殿,張恒心中緩緩的升起一絲難受,這種難受,張恒自身也說不清楚,就是感到很壓抑,好像背負著很重的東西,感到呼吸沉悶。

  “小子,是不是感到很難受?”驀然的,黑白無常轉過頭來笑著對張恒問道。臉上的表情顯示出他們知道其中的原因。

  張恒緊皺著眉頭,右手輕撫著胸口朝黑白無常點點頭,道:“請兩位大哥為我解惑。”

  “嘿嘿”黑白無常相視一笑,似乎遇到什么很開心的事情一般,對張恒說道:“那閻羅殿本是所有人死后的最后歸所,在里面受刑的厲鬼不知有多少,自然而然間,就形成了一種對靈魂的壓制。凡是來到這里的靈魂,就會感受到這種壓力。”

  張恒釋然,他本就是聰明人,對于這種說法,張恒的心中也有一定的猜測,只是不敢妄下結論罷了。

  從黃泉路的盡頭到閻羅殿這段距離原本就不是很遠,張恒跟在黑白無常后面沒走多久便到了大殿之前。

  站在傳說中的閻羅殿前,張恒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哆嗦,一顧陰寒的氣息撲面而來。張恒打量著這座在人間讓很多人都談虎色變的絕世兇地。這里不像古代那些帝皇的宮殿,沒有金碧輝煌,也沒有大氣磅礴,只是帶給人一種沉重感,和環繞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走吧,記得我和你說的話。”黑白無常在前,又給張恒提醒了一遍,隨后,領著他走入大殿之中。

  一踏足大殿中,張恒就感到那種壓迫感更甚。他抬起頭,大殿中的陳設很簡單,四周都是些光是看著就令人害怕的刑具。在正對大殿門口的方向,是兩個人,其中一個頭戴平天冠,身穿山川河岳黑龍袍。他微閉雙眼,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不在乎。滿臉的絡腮胡子覆蓋了他的那張國字臉,眉宇間透出一股威嚴。他高坐在一張案臺之后,似沒有察覺到張恒等人的到來。

  另一人頭戴烏紗帽,身穿紅色長袍,左手中拿著一支判官筆,右手背在身后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前,也有一張案臺,上面的一本大書,形似傳說中的《生死薄》!此人怒目圓睜,凝視著黑白無常身后的張恒。

  “小的參見閻羅王,崔判官大人,這是新來的,請判官大人審判。”黑白無常對著高高在上的閻羅王和那位穿紅色長袍的人行禮后,一拉張恒將他送到了那位判官面前。

  走近了,張恒才看清這位崔判官的樣子,再一接觸到崔判官的眼神,張恒頓時感到了渾身不自在。急忙將目光移開,低著頭不再說話。

  崔判官掃了張恒一眼坐了下來,翻開《生死簿》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整個大殿中寂靜的可怕,只能聽到崔判官翻書的聲音。

  許久之后,低著頭的張恒忽然聽到了崔判官氣促的喘息聲,他翻書的聲音也越來越快。張恒不禁疑惑的掃了崔判官一眼,卻只見這位崔判官臉上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嚴肅,他緊皺著兩道劍眉,額頭上滲出顆顆晶瑩的汗珠,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又過了半晌,崔判官忽然站起身來,對閻羅王行了一禮,道:“啟稟閻羅王,此人的前世在《生死薄》上無法找到!”

  “嗯?”高坐案臺之后的閻羅王聞言頓時睜開了雙眼,看著崔判官。剛才的那種淡然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隨即,閻羅王又將目光落到了張恒的身上,讓張恒產生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閻羅王沒有說話,他凝視了張恒一會兒,然后低著頭,右手拇指快速在其余四指間輕點,這是在推衍,想要知道張恒的前世。

  不久之后,閻羅王忽然眉頭一皺,然后,閻羅王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極為恐怖的事情一般,臉色大變,一臉的駭然之色!接著,就死死的盯住了張恒。

  似乎感受到了閻羅王的目光,張恒將頭垂得更低。不敢有任何的動作。他不懼死亡,但卻不想魂飛魄散。

  “此人身上有詭異,我推算不出他的前世。看來得請那位大人來了。”閻羅王盯著張恒,臉上的駭然之色漸漸褪去,而后自語道。

  “閻羅王是想請那位?”崔判官似乎知道閻羅王口中的那位大人是誰。開口向他求證。

  閻羅王點點頭,然后閉上了眼,抬起手做出了一個手勢。

  “不用了,我已知道。”一個聲音忽然傳來,打斷了閻羅王的動作。但閻羅王卻沒有絲毫的惱怒,反而一臉恭敬的站了起來。

  然后,就見到一團金色的光芒從大殿中閃起,越來越耀眼,不久后,光芒漸漸消散,一個人形的光團出現在了大殿中。

  隨后,這個人形的光團抬手一揮,手掃過的虛空猶如鏡子一般,片片破碎,一個灰色的漩渦慢慢的由小變大,形成了一個通道,不知通往何方。

  張恒早已石化當場,呆若木雞,眼前的一切強烈的沖擊著他的大腦中的常識,雖然見到了傳說中的地府,但如此神跡,對于一個對封建迷信半信半疑的現代社會青年還是太具有震撼性。

  那人形光團待到那灰色的漩渦通道形成后,沖著張恒一揮手,一股大力便將張恒卷了起來,在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個神秘的人形光團送入了那神秘的通道中......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