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4: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震江山
  4. 二丶夜凝淡墨染輕裳

二丶夜凝淡墨染輕裳

更新于:2018-03-18 10:22:15 字數:2557

  雨洗清秋,天高氣爽,秋日的天空藍的有些不真實,看上去似乎總帶著深透的憂郁。隱約已見初秋的凋零,曾經飽滿的花朵卸了紅妝,被急雨捶打過后,那殘存的蓮葉之上,激起一層淡碧色的煙雨。

  元州青山城靈域青山腳下,

  “古墨,交出冥泉劍!”

  濃密的樹林中傳出暴喝聲,聲音十分粗嘎難聽,若林中有酣睡者,想來也應被這噪音給吵醒了。

  只見樹林深處的有數十多名大漢,團團圍著,有戎裝將士、有作商賈打扮的、像莊稼漢丶有儒袍書生、……服裝不一,神態各異,相同的是手中刀劍皆指向圈中之人。

  而被他們圍在中央的是一名身著黑衣的青年男子,手執三尺青鋒,挺身昂立,面色冷峻的看著眾人,身上已多處受傷,從傷口中流出的鮮血已染紅他腳下的草地。

  而圍著的眾人目光卻多數集中在黑衣男子背上的劍格。

  “古墨,將你背后的劍格留下,我可放你一條生路!”那戎裝的看起來像個將軍的人大刀一抬,指著被圍在中央的黑衣男子。

  那被喚作古墨的男子臉上浮起一絲淺笑,帶著一種冷冷的嘲諷:“曾聞酒域的黎將軍每破一城必屠城七日,刀下冤魂無數,今日難道竟染要對古某人格外慈悲了不成?”

  那黎將軍被冷刺一番不由面上一紅,待要分辯,偏偏人家說的卻是事實。

  他身旁一藍衣儒生折扇一揮,斯斯文文的道:“古墨,今日你定難逃生逃,識時務便將冥泉劍交出,我們還可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古某當然知道今日難逃一死,但公孫獨,你扇中之毒害死我麾下二十名公羽衛,我便是死也要取你狗命!”古墨手中青鋒一揚,劍指公孫獨,目中光芒卻比手中寶劍來得更冷更利!

  公孫獨扇下殺人無數,可此刻對著這樣的目光,竟不由心升膽寒。

  而周圍眾人都不由自主的握緊手中兵器,全神戒備,畢竟被圍在中央的這位,是當今名震九州皇朝的四大軍團之一虎嘯軍的軍團長,而作為四大軍團之首的虎嘯軍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那可是各個武功絕倫,曾在九州爭霸戰中,以一殺敵三百!震懾九州的存在。

  “古墨,任你是武功蓋世,但今日你已受傷,且我們人多勢眾,誰勝誰負早已明了。”那似土匪的人拔刀出鞘,“各位,何需怕了他!咱們并肩子上,若能將這位名動九州的人物殺了,也是不枉此生啊,至于那柄冥泉劍各憑本事如何?”

  “好!說得有理,殺了古墨,冥泉劍自是我們的!”那似商賈的人從腰上解下軟鞭,手臂一揮,長鞭已快捷如電的飛出,但并非鞭人,而是直取古墨背上的劍格。

  “并肩子上啊!各位,此時可不是講什么君子風度之時!”那黎將軍一揮大刀,直取古墨胸前。

  “好!”其余眾人紛紛出手,兵器全往圈中古墨身上刺去。

  而古墨雖身受創傷,但依然身手敏捷,但見他身形微側,左臂一抬,那纏向后背的長鞭便抓在手中,然后身體迅速一轉,手一帶,那商賈模樣的人便被他大力拉近擋住黎將軍砍殺過來的大刀,再接著右手一揮,青鋼劍已架住側面砍來的劍戟,力運于臂,“去!”一聲冷喝,那些砍在劍上的刀劍齊齊震動,持刀劍的那些手只覺虎口劇痛,幾握不住,迫不得已,只得撤回,身形后退一步,才免失兵器之丑!

  這些古墨做來不過是轉眼間便完成,動作干脆利落。

  “殺!”那公孫獨一揮折扇,便欺身殺進圈中,其余那些本來還在觀望的人也一揮刀槍全殺向古墨。

  被十多人圍殺于圈中的古墨,寶劍翻飛,帶著眩目的銀光,刺向所有敵人,劍所到之處,必有人哀嚎,必帶出一片血雨!

  “古墨!納命來!”

  只聽得一聲厲喝聲,公孫獨瞅準機會,鐵扇如刀直直刺向古墨前胸,但見古墨身形微微一側,似要閃過,但還是慢了一點,鐵扇刺入他肋下。

  公孫獨一見得手,正暗自高興時,忽覺胸口一陣劇痛傳來,低首一看,古墨的青鋼劍已沒柄刺入他胸口。

  “我說過必取你狗命!”古墨咬牙道,他竟拼著受公孫獨一扇也要殺他。

  “你……”

  公孫獨剛張口說出一個字,古墨卻迅速抽劍,血雨噴出,灑了他一身,公孫獨眼一番倒了下去。

  古墨抽劍即往身后架去,卻終是晚了一步,左肩一陣刺痛,竟被黎將軍大刀從背后深深砍入,剎時血涌如河,他整個人已成血人!

  “竟從背后偷襲!虧你還是一域的大將!”古墨吸一口冷氣,怒目而視。

  “哼!此時有誰是君子?!”黎將軍毫不羞愧的一聲冷哼,大刀還深嵌在古墨體內,看著刀下已是身負重傷任人宰割的敵人,心中一陣快意,左手探出直取他肩上的劍格,“你還是……啊……”

  話還未說完,但見青光一閃,黎將軍一聲慘嚎,暈死于地上,他的雙手已被齊腕切下!

  古墨左手反手一拔將嵌在背后的大刀拔出,隨手一拋,扔在地上,大刀上還留著黎將軍的斷手,周圍人看著不寒而栗,手中兵器不由皆頓住,人也往后退一步。

  而古墨終于力竭不支,單膝跪于地,雖是如此,但他依然以劍支身,抬首環視圍在周圍的所有敵人,一雙眼睛射出嗜血的光芒,凌厲而狠毒,周圍的人都被他氣勢所壓,竟不敢妄動。

  終于,古墨慢慢喘息著站起身來,握劍于手,那些人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去。

  “來吧!今日我古墨能盡會各路英雄也是三生有幸!黃泉路上有各位相伴也不寂寞!”

  古墨看著眾人發白有臉色,臉上不由浮起諷刺的冷笑,手中的劍抬起,直指前方,而站在他前方的人人皆是后退,喉結上上浮動,畏懼的看著古墨。

  “古墨,你果然英雄了得!與其死在這些無能之輩手中,不如我來成全你的英名!接我的穿云銀槍吧!”

  話音剛落,只見一名男子手持銀槍,直飛向古墨,仿一束若穿破萬里云空的白光,迅捷而美妙,夾著無可比擬的凌厲!

  古墨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右手緊緊握住劍柄,等待著銀槍,他不能躲也躲不過!他只能站著等,等著銀槍刺入他的心臟!但是……但是他古墨的劍也一定要刺入敵人的心臟!

  銀槍燦目,即要刺入古墨身體時,忽然空中閃過一抹白電,快得讓人還無法看個明了,然后銀槍落空,古墨已失去身影。

  這一變故來得那般突然,眾人一瞬間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而那名男子依然維持原有的動作,銀槍直直平伸,仿佛刺入敵人身體,但事實上他什么也沒有刺中。他眼睛盯著槍尖,似不敢相信自己全力一刺竟會失手,而且連對手是誰、在哪都不知道!

  “呵呵……呵呵……”

  正當眾人癡呆著時,悶熱而腥氣熏人的林中忽然響起了一串清若銀鈴的笑聲。

  一瞬間,所有人都覺得仿若有清涼的微風輕掃而過,腥味淡去,鼻尖竟似能聞到一絲清新的淡香,又仿若有清冽的冰泉輕瀉而過,悶熱褪去,全身竟似浸入清寒的水中,一股涼意便從心底沁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