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3:48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大明天下
  4. 崇禎領兵

崇禎領兵

更新于:2018-03-16 09:25:50 字數:2502

  崇禎去后,來客暗自尋思,怎么編個謊來搪塞這整個大明朝呢?不能太掉價,掉價了,在這個講究出身的大明講話沒人聽;也不能太高大上,太高大上了,這大明皇帝就覺得有威脅,對今后共事不利。

  拋開他,也不行,在這一人不識的世界,而且這殺伐之聲還不絕于耳,戰爭就在身邊。危險!哎,穿越也苦逼!

  來客正暗自編著謊言,崇禎領著一群人上得山來。

  “恩人久侯了。”崇禎作了一揖,“此三百人均從守護太監隊曹化淳部挑來,聽恩人調派。”

  “別恩人恩人叫了,我姓朱名混。”

  崇禎愣住了,朱混,瞧這一晚上的做派,還真是一混子派頭。

  “別發愣啊,這名字我師傅取的,沒法子。我的來歷以后挑時間介紹。”朱混瞧著陸續上得山來的守護隊。

  “這個也是你挑的?”朱混指著最后上得山來的三人道。

  “朱卿,此乃朕之太子,朱慈糧。”

  “怪不得,上個山還要兩人扶。”朱混作恍然狀,“其他后親?”

  “朕此前上山,皇后貴妃均已自裁……”崇禎支支唔唔地道。

  朱混一拍腦袋:“不用說了,歷史是真的。”說完,徑自轉身,道,“皇帝,太子,借一步說話。”

  朱混見遠離人群,道:“我師父教過我,不能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不知你倆聽過沒?”

  朱慈糧“哦”地一聲,甚是不解。

  朱混翻了翻白眼,道:“大明能不能復國,全指望皇帝和太子你倆個蛋,現在把兩個蛋全放在一個籃子里,若是籃子被打翻了,蛋就全碎了,大明就沒指望了。”

  朱慈糧怒目而視,爬山還未平息的氣息喘得更加急促。

  崇禎已經有點習慣朱混的言談粗鄙了,道:“朱卿言之有理,然則該當如何?”

  “很簡單,一個跟著突圍部隊突圍,一個跟著俺當乞丐災民。”朱混聳聳肩。

  崇禎畢竟當皇帝也十七年,立刻有了決斷:“皇兒,你跟著突圍部隊吧,畢竟那里有忠臣良將,朕跟著朱卿。”

  朱慈糧不知所措,支唔道:“父皇,我,我……”

  “太子,時間緊急,聽你父皇的吧。記住我一句話,大明朝積弊已久,任何均不可信。哪怕是你父皇。”

  “皇兒,朱卿言辭雖過,但是至理,保重為要。快去吧。”崇禎不由分說,徑直向不遠處的喊道:“承恩!”

  “在。”王承恩一溜煙跑來,“皇上,有何吩咐?”

  “挑五十人跟隨太子,去曹化淳處,并傳朕口訊:務必將太子安全突圍出城。”崇禎威嚴地說完,轉身緩聲道,“朱卿還有何囑咐?”

  “曹化淳若敗,必降。太子不可輕信之。”朱混渾不在意道,“太子此去,帶去的五十人絕不可讓任何人調作他用,必須保證時刻跟在你身邊。不管你父子二人誰出得重圍,必須在包圍圈外打起皇帝旗號,若二人同出,可作為疑兵之計,若只得一個出,可為未出城之人減輕壓力。”

  “皇兒,快謝朱卿妙計贈言,汝須謹記。”

  “是,父皇。”朱慈糧轉身向朱混一揖,“謝先生。”說完隨王承恩而去。

  “皇帝呀,這挑來的人是?”

  “朱卿,此些人等均是承恩手下,由承恩挑選的,應當信得過。”

  “那就好。”

  朱混心中暗道:“屁,你大明的忠臣良將早一天就死光了。何況是一群太監。”

  “皇帝,那這群人就交給你自己做主將,承恩做副將,我嘛,就當個軍師。”

  “有承恩在,足矣,朱卿。”崇禎不以為然地道。

  “瞧你這德性,肯定還不曉得大明是怎么亡的。”朱混恨鐵不成鋼,“大明亡國就是你手上沒權,實權,做辦個事,求爺爺告奶奶,別看你坐在那龍椅上,其實沒人聽你的。”

  崇禎不禁又想起了他募捐的事,想起了臨上煤山前到成國公朱純臣府上逛一圈的遭遇,黯然無語。

  “坐江山很簡單。”朱混一副牛皮哄哄樣。

  崇禎不禁引長了頸脖子,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不換思想就換人。秦換成漢,漢換成魏,你清楚的。”朱混一副頤指氣使樣,“因此從現在起你不是皇帝,而只是一個帶兵的將領。如太祖一般,一步步重新坐上皇上位。不如此,則大明無救。”

  “朕雖讀過兵書,但只局限于讀,并未深研,如何領兵?”崇禎有點底氣不足,“何況在此此非常之時?”

  “沒有人天生會打仗,打仗是捉摸出來的。”朱混此時像一個流氓老師,“李賊開始會打仗嗎?還不是一敗再敗,曾敗的只有十八騎突圍,你看人家現在,明天就坐上皇位了。”

  “朱卿教誨得是。”崇禎誠懇地道,“想太祖起自淮右布衣,未曾見習過一兵一卒……”

  “別扯了,你能跟太祖比?”朱混見崇禎又在想當然,打斷道,“從現在開始,軍令由我出,你下。”

  “承恩,召集軍伍。”崇禎很快轉換角色,雖然有些生澀。

  “領命。”

  片刻250人的隊伍集合完畢。崇禎正欲舉步上前,作一番就職前的講話。朱混從后一扯龍袍,徑直越過向前,清了清喉嚨。“兄弟們,我們平時食大明俸祿,現在正值大明存亡之際,正需兄弟們出力報國報君之時。剛皇上下旨,由我來整編下我們這二百多號人。望兄弟們聽我號令,報效皇恩。”

  “報效皇恩,報效皇恩……”眾太監齊舉手高喊。

  朱混嚇了一跳,急喊停停停。眾人置若罔聞。朱混頭上直冒汗,這他媽還是絕密行動嗎?沖進隊伍逮人就踹,王承恩見狀也跟上同踹。眾人才安靜下來。

  “你們這些鱉孫,我們這是逃亡,王總管沒說嗎?啊?”朱混雙目一瞪。

  眾人才明白錯在哪里。崇禎剛還納悶,這朱卿又在干什么?兄弟們士氣高漲不好么?

  “我知道你們平日里在宮里逮著馬屁就拍,但現在不同了,大明需要新生,以前的東西統統地要拋棄。”人群中有部分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保得皇上出得京城,召集諸路大軍勤王,在座諸位就立了勤王首功。皇上必有重賞。”

  眾人噤若寒蟬,鴉雀無聲。

  “好了,現在我宣布皇帝陛下的軍令。”朱混見狀才趕緊扯到正題,“從現在起,我們這二百五十人分為三個隊。一隊一百人,由王承恩統領,二隊一百人,由我統領,三隊五十人,由陛下親領。分為稱之為一連,二連,警衛連。著重強調下警衛連的職能,其職能就是護衛皇帝安全為第一要務。一連、二連各轄三個排,各排設排長一人,每排轄三個班,每班十人,各設班長一名,各連剩下十人作為警衛班,設班長一名。警衛連分兩個排,每排二十人,另十人負責皇上生活起居和貼身保衛。”

  “此次行動,為喬裝災民掩護皇上出城,武器以匕首等易隱藏的短兵器為主,長兵器統統拋掉。下面各連挑選人手,分配完比后,大家就地休息,等城中突圍信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