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8: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萬龍武帝
  4. 第二章 覺醒玄魂

第二章 覺醒玄魂

更新于:2018-03-17 19:04:48 字數:2716

  這一刻,誰也不知道的是,碧玉色的玉佩,突然漸漸泛紅起來,一股妖異的光在閃爍,忽然開始緩緩的熔化,最后一點點進入他的體內。

  同時,他的傷口正在緩緩的愈合。

  何時,他的意識飄蕩在天地之外,那是一片奇特的空間,可以說是神奇無比。

  “這是哪里?”他疑惑,只感覺,意識懵懵懂懂,對周圍僅有一些微弱的感知。

  他自動游蕩于此,駭然的發覺,這里有著很多千奇百怪的事物,每一樣都似真非真,說不清道不明。

  “天命玄魂,原來是這樣覺醒的。”他滿心的驚喜。

  有則傳言,玄魂為力,意念為引,不正是說明了現在的情況嗎?

  這一刻,他不得不感嘆下命運的奇妙,過人的感知力使得他不安,結果真的有人來行刺,而他總不能閑著不睡覺,就取出母親留下的玉佩,睹物思人。

  結果陰錯陽差,因為行刺之人的攻擊,使得他的血液融入玉佩,居然覺醒了天命玄魂,從此他就可以真正修煉了。

  而行刺之人,顯然就是那一位未婚妻,而且對方隱瞞了自己早就修煉的事實。

  當時的行刺,已經暴露了她,擁有天命玄魂,等級應該偏低,但縱然是普通的凡俗玄魂,放在沂水城,也是一等一的天才了。

  玄魂的級別是凡俗、八荒、山河、沖天。

  葉恒根本就不去看這些凡俗玄魂,他的意識始終如同對著逆流般,前進著。

  很快,周圍的事物要明顯了很多,這是八荒玄魂。

  可他還是不滿足,朝著更高的山河玄魂邁進。

  這時候的他,就如在被千刀萬剮般,偏偏還不能一死了之,只能默默的承受著這股痛苦。

  而周圍的一切,全都那么的清晰,這里山河萬物,才是真正的應有盡有,而且是他想,即可擁有山河中任何一種玄魂。

  然而,他不甘,他渴望!

  葉恒曾聽父親說過,沖天玄魂為力,那才是真正的天驕,寓意,潛龍沖天。

  他備受煎熬的前進著。

  支撐不住時,腦海中浮現母親那朦朧的慈祥身影,以及如同一座山呵護著他的父親,甚至不由得還浮現出林雪此女,那虛偽的模樣。

  艱難萬分之下,他到達了沖天玄魂的空間,這里的天命玄魂,極其可怕,散發的絲絲威能,就讓他痛苦萬分,一股來自于生命深處的疼痛陣陣侵襲而來。

  他感覺,自己下一刻就要消逝般。

  近處,一桿長槍,看不清有多長,恢宏驚天。

  他的神秘意識體,拼盡一切,徑直沖著沖天長槍靠近。

  現實中,他帶著十分疲憊的倦意,清醒了過來。

  葉恒緩緩睜開沉重的眼皮,周圍的景象登時映入眼中。

  自己的房間,父親來回的渡步,顯得有些煩躁。

  “都已經四天多了,怎么還不醒,究竟是誰,殘殺我兒啊!”葉落嘴中呢喃著,臉色頗為難看。

  “家主,少爺醒了。”侍女驚喜喊道。

  葉恒大踏步而來,滿臉的憂慮,還有一些疑惑,卻突兀道“恒兒,你沒事了吧!”

  此前葉恒身體上不顯傷口,卻昏迷到如此地步,令人擔憂而不解!

  “我沒事啊!”葉恒傻笑道。

  “醒了就好,可擔心死父親了。”葉落一臉的后怕之色。

  恍若重生的他,有一股遺世孤存的感覺,但很快腦海中就出現一個女子冷漠的話語,以及令得他心寒的殺意。

  “父親,林雪呢?”他下意識的問道。

  葉落怔了怔,默然半晌,旋即嚴厲道“恒兒,以后不要再想這無情寡義的女子了。”

  “父親,您可能是誤會了。”他急忙辯解道。

  “什么誤會,你是不是還喜歡他。”葉落質疑,以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我們父子都被騙了,他們林家人全都不是好東西。”

  葉落自以為葉恒不知道林家叛變,認為兒子還喜歡林雪,可葉落所不知道的是。

  “父親,我聽您說我昏迷了四天,而始作俑者,正是您口中的林雪,所以我怎么會還喜歡她?”葉恒略帶一些苦澀的道。

  “你說什么?”葉落瞪大虎目,顯得有些驚訝,沒想到,這林雪居然心腸歹毒至此。

  不過葉落很快就歸于平靜,緩緩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們父子居然被一個小小的林家玩弄于股掌之間,真是可恨!”

  “父親,您放心,我一定會洗刷這等恥辱。”葉恒堅毅的說道。

  “恩,你先好好休息。”看到葉恒平安無事,他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終于可以放下,可繼而他又隱隱的露出一些擔憂之色。

  “父親,您有什么事,先去解決,我自己會照顧自己。”葉恒道。

  “那你多注意。”葉落叮囑道,隨即轉身離去。

  葉恒目送父親離去,心中卻在打著什么盤算。

  “告訴我,外面發生了什么事?”葉恒沉聲道。

  一旁,一個小侍女,有些膽顫的說道“少爺,我不敢說。”

  “說,我不會怪你。”葉恒沉聲道。

  “少爺,羽劍宗高層放出話來,再過十天,要在林家的門口場地,舉辦收徒大會。”

  “更有小道消息傳出,林雪小姐要和羽劍宗慕容長老的親傳弟子胡曉天共結連理,而且他們要當眾退婚……”侍女不敢再說下去了。

  葉恒躺在床上,微垂眼皮。

  心中則是思緒紛飛,多年以前,林家腆著臉來到葉家,千百般的祈求,才締結姻緣。

  可現在,因為他葉恒無法修煉,而且林雪似乎還擁有了過人的修煉天賦,若是林雪嫁到葉家,林家人肯定認為是自己吃虧了。

  所以,他們就要退婚,轉而投向慕容云天,不得不感嘆,好一家子趨炎附勢的小人。

  要知道這些年他們葉家大力扶持林家,花費不少精力,而且林雪的天賦,還有著葉恒的功勞在其中。

  從父親的樣子來看,事情不容樂觀,若真被當眾退婚,他們葉家今后將如何立足此地。

  葉恒心中怒火滔天,真的是想不到,相處近十載的林家人,居然如此的狼心狗肺。

  還有,刺殺自己,林雪顯然是在向慕容云天示好,希冀能夠攀上一層關系。

  一旦自己死了,父親葉落就容易做出出格的事情,慕容云天正好可以以此為借口擊殺葉落。

  最后羽劍宗最為年輕的一位長老,也許就可以高枕無憂、平步青云。

  在羽劍宗的那些日子里,慕容云天壓根就沒有怎么教導過自己,總是敷衍著,這也是自己沒法修煉的原因之一。

  問題就在父親和慕容云天的協議上面,雖說父親救了慕容云天一命,但這也可能成了一個掣肘關系。

  要知道,慕容云天境界高于父親,父親憑什么救對方,其中很可能另有隱情?

  這也讓葉恒十分驚懼,萬一慕容云天狗急跳墻,直接要來殺了父親該怎么辦?

  “好了,你退下吧!”葉恒道。

  他先看了看林雪刺殺,留下的創傷,讓得他目瞪口呆的是傷口儼然消失無蹤。

  葉恒即刻就陷入了修煉之中,一下子異變再生。

  體內丹田,靈氣濃郁的化不開,一陣陣祥瑞的彩霞綻放于丹田,那是開光異象,其中一柄造型霸氣、散發沖天戰意的長槍,橫陳在此。

  “異象不顯,難不成是玉佩?”他有些驚疑。

  丹田靈力沖蕩于四肢百骸,他的力量,他的血液直接沸騰了,一股股令得自身膨脹般的力量,劇烈洶涌。

  “啊!”他忍不住一聲大吼,全身的血液力量都灌注于手掌上,他壓根沒用多少力氣的拍落于床榻上。

  蓬!

  堅硬的床體四分五裂,木屑紛飛。

  “我得要找個地方去試試。”他沖著家族后山沖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