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3:24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金發青瞳的圣杯戰爭
  4. 圣杯戰爭的參與者們·外來者們

圣杯戰爭的參與者們·外來者們

更新于:2018-03-18 08:51:23 字數:4308

  為了實現自身的正義而參與的衛宮夫妻組

  那是宛如太極的陰與陽一般對立的兩人:衛宮切嗣,一個拋棄了一切只為了那充斥心中的正義的男人,臭名昭著的魔術師殺手;言峰綺麗,一個似乎擁有著所有但內心卻空無一物的女人,名聲不顯的埋葬機關精英。如果非要尋找兩人的相似之處,除了同樣將自己視為機器來運行外,大概就只有喜歡黑色了。

  然而,就是這兩個本應對立的人,卻在命運的安排下,在一個異國的小鎮相逢。

  就像磁鐵的兩極明明彼此對立卻相互吸引一般,截然不同的二人莫名的被對方所吸引。在還不知道彼此身份的前提下,長年進行著不符合自己年齡任務的二人似乎終于做了一些他們這個年紀該做的事:他們談了一場戀愛,一場沒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只是彼此沉默以對,雖然剛剛見面不久,卻像相識了幾十年一般,僅僅依靠彼此之間的眼神交流就實現的戀愛。

  但就是這場戀愛,這場在普通人眼中根本算不上戀愛的戀愛,改變了兩人的命運。在得知了彼此的真實身份之后,綺麗沒有處決眼前的異端,切嗣也沒有將槍口對向眼前這個極有可能對自己產生威脅的代行者。兩人都意識到,自己身上發生了改變,雖然可能并不明顯,微小的幾乎可以忽略,但確確實實發生了改變。

  衛宮切嗣那顆原本只充斥著正義的內心再也不復過去的單純,他的心中出現了雖然模糊但卻并非正義的,一個女人的身影,一個留有黑色的長發渾身散發出一種古井無波,對外物毫不在乎氣息的女人;而對于言峰綺麗而言,她則感覺到了從出生以來都不曾感受到的東西:內心的充實。她那顆原本空無一物的內心,漸漸的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一個消瘦卻堅挺,并不高大卻令人感覺可靠的男人。

  隨后的幾年中,兩人并沒有進行過類似于婚禮的儀式,但兩人卻始終如同夫妻般結伴同行。切嗣依舊在為了自己的正義事業而奔走著,只是他的身邊,多了一個毫無怨言始終跟隨的綺麗。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切嗣越來越感覺到自己力量的弱小,雖然一直在奔波著,雖然一直在不斷的努力著,但即使有綺麗從旁協助,兩個人的力量對于這個擁有60億人口的世界而言,還是太過弱小。

  雖然沒有絲毫的后悔,但強大的無力感還是讓切嗣覺得,僅僅只靠這種方式,即使在努力幾百年,也無法實現自己的理想。他決定另尋他法。恰在這時,綺麗的父親,在遠東之地冬木市做圣杯戰爭管理者的言峰璃正拜訪了兩人的臨時落腳點。

  原本只是想找女兒幫忙維持這屆圣杯戰爭的璃正卻成了切嗣的希望。從岳父口中得知了圣杯戰爭的相關,尤其是作為萬能之釜,足以實現一切愿望的圣杯后,切嗣意識到自己理想似乎不再遙遠,只要在這場七個魔術師互相廝殺的戰斗中獲得勝利,他就可以依靠圣杯達成自己的正義。相對于隨時可能死去的上百人,區區六人的生命在切嗣的天平上根本不足掛齒。

  全力支持著丈夫并將其崇高到遙不可及的理想當作自己空洞內心唯一填充物的綺麗自然無條件的同意了丈夫的打算。于是,兩人便在璃正的幫助下來到了圣杯戰爭的所在地,遠在極東的城市:冬木。

  憑借著對自己理想強大的執念,切嗣十分輕易的獲得了圣杯的認可,他的左手在踏入冬木的那一刻,便像迫不及待一般涌現出了圣杯戰爭的邀請函,三道華美的鮮紅令咒。圣杯戰爭第四名參與者,決定。

  分割線-------------------------------------------------------------------------------------

  為了證明自己(逃婚)而參與的師徒

  倫敦,時計塔,降靈課講堂

  “魔術的才能不光是簡單的由先天誕生時便決定的魔術回路決定的,即便沒有優秀的魔術回路,如果對于魔術擁有足夠深刻的理解,對運用魔術擁有足夠多的經驗,同樣可以成為一名杰出的魔術師······”

  明明還沒有念完,講堂中的許多學生便早已發出哄堂大笑。也無怪如此,作為世界最為杰出的魔術協會總部,匯聚在這里的精英學生大多都來自于傳承了上百年的魔術家族。他們從小接受的教育,便是一個人的血統決定了他的魔道之路,所以擁有優良血統的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所以,在這幫家伙面前發出這樣與他們一直以來相信并堅持的理論完全相悖的話語,也難怪他們會用哄堂大笑來打斷了。

  “有什么可笑的?我覺得韋伯同學的這篇論文觀點新穎,另辟蹊徑,雖然與主流的思維相矛盾,但卻有其可取之處。試問,有什么可笑的?”由于被打斷了朗讀,降靈課一級講師,傳承九代的魔術名門阿其波羅德家的大小姐,由于風水雙重屬性和自身優秀天資而聞名的天才少女: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羅德姣好的面容上帶著幾分怒氣的紅暈向面前的學生們問到。

  在座的學生們都面面相覷,不明白同樣是魔術名門自小受到血脈至上的教導的肯尼斯老師為何會發火,但自小便四處應酬早已熟悉人情世故的他們十分默契的沒有回答明顯帶著怒氣的肯尼斯的問題。一時間整個講堂充斥著沉默。

  另一邊,由于不合群而獨自坐在一旁的韋伯·維爾維特,也就是這篇論文的撰寫者,早已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雖然在寫出這篇論文時便做好了被講師不屑一顧,被同學嘲笑鄙視的準備,但這個只有十幾歲的小女孩顯然沒有考慮過這篇論文被講師認可后的做法,她早已被這過分幸福的事實所擊暈,陷入了迷糊狀態之中。

  留著金色卷發的肯尼斯小姐由于學生們的集體沉默,導致滿腹的怒氣無處爆發,好巧不巧,下課的鐘聲響起。可憐的肯尼斯小姐只好帶著滿腹的怒氣離開了講堂。留下一群暗嘆逃過一劫的學生們。

  被下課鐘聲驚醒的韋伯連忙起身,她趕忙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一路小跑著向肯尼斯小姐追去。

  由于身材嬌小,只有150CM的韋伯一直追到了辦公室才追上了身高腿長的肯尼斯。雖然有些疑惑韋伯的跟隨,但名門的教養還是讓身為名媛淑女的肯尼斯小姐強壓下心中的怒氣,將韋伯帶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那個···十分感謝您對我的認可,肯尼斯小姐。”本就內向的韋伯在只有兩人獨處的情況下似乎更加的害羞,她低下自己因為害羞而通紅的小腦袋,向肯尼斯小姐感激的鞠了一躬。

  “原來是為了道謝啊,真是個有禮貌的好孩子呢,不像那幫眼高于頂的貴族臭小鬼。”看到這有愛的一幕,心中原本充斥著無邊的怒火竟然一下子消散了。肯尼斯不由得撫摸著因為緊張而緊閉著雙眼的韋伯的小腦袋,發出了由衷的感概。

  或許是因為被撫摸的十分舒服,韋伯的臉上露出了可愛的表情。本就對可愛的事物沒有多大忍耐力的肯尼斯緊緊的抱住了韋伯,并用自己光滑的臉蛋在韋伯同樣光滑的臉上蹭著,之前大家閨秀般的氣質轟然倒塌。而還沒有從摸頭的舒服中回過神來的韋伯雙眼已經變成了圈圈,在肯尼斯的“蹂躪”之下,再度被幸福擊暈······

  從那天以后,兩人的關系開始變得十分的緊密,如果不是發色不同,走在路上絕對會被人當成姐妹。而在期間,肯尼斯也向韋伯道出了自己那天為何會因為底下人嘲笑她的論文而憤怒的原因。

  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雖然是魔術名門之后,而且自小就被冠以天才之名,身為貴族之后的肯尼斯還是如同一般家族的大小姐一樣,無法左右自己的命運。

  由于自身優秀的魔術天資,早就被其他各大家族視為將來優秀子孫母體的肯尼斯自然而然的被家族當作了利益的籌碼。于是,在經歷了長久的角逐之后,身為魔術協會統治者的王冠家族:巴瑟梅羅贏得了阿爾波羅德家族的認可,而巴瑟梅羅家族當代的一位并沒有多大名氣但擁有著優秀的魔術回路的男子,則成為了肯尼斯的聯姻對象。

  自小便被成為天才,以天之驕女自居的肯尼斯雖然并不高傲,但這并不意味著肯尼斯能夠看中那個除了血統高貴,魔術回路優秀以外,在魔術方面毫無建樹的男人。她想要掌控自己的命運。為此,她與家族大吵了一架,甚至于離家出走,搬到了自己在時計塔的辦公室中居住。

  韋伯的論文無疑與肯尼斯的主張相吻合,而這就是肯尼斯對那些嘲笑論文人憤怒的原因。

  而幾天前,家族人對自己下達了最后通牒,走投無路的肯尼斯想起了那個即將在遠東之地舉辦的七位魔術師之間廝殺的戰爭。她突然想到,如果能在那場戰爭中勝利,即使不利用圣杯許愿,也足以證明她的實力,那樣一來,她就可以以此擺脫被控制的命運,擺脫那個自己十分厭惡的男人。

  阿爾波羅德家族在得知了肯尼斯的想法后,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探討,同意了肯尼斯的要求,他們答應如果肯尼斯捧回圣杯,他們就給肯尼斯婚姻自由,作為條件,圣杯的愿望需要聽家族的安排。本就對圣杯的愿望毫無興趣的肯尼斯爽快的答應了家族的條件。

  于是,在家族的幫助下,肯尼斯獲得了兩樣足以召喚出強力從者的圣遺物,權衡之下,她選擇了相對弱小的雙槍。在她看來,借助并不強力的從者贏得這場戰爭才更有說服力。

  帶著決不能失敗的理由與強大的自信,阿爾波羅德家族大小姐,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爾波羅德向冬木市進發。

  并不知曉肯尼斯離去的韋伯今天一如既往的走向了肯尼斯的辦公室,早就獲得了肯尼斯十足信任的韋伯依靠肯尼斯給予的鑰匙輕車熟路的打開了辦公室的大門。然而,與以往不同,原本應該坐在椅子上等待自己的肯尼斯今天卻并不在那。在安靜的等待了幾個小時候,韋伯決定去詢問一下其他講師。

  雖然十分高傲,但讓擁有著貴族涵養的講師還是用并不友好的聲音告訴了韋伯肯尼斯的去向。

  得知肯尼斯去參加一場十分危險的戰斗的韋伯不由得對那位唯一一位認可自己的講師產生了擔憂,她覺得自己是時候做些什么來切實的報答肯尼斯小姐的認可了。

  她先前往圖書館,查閱有關于圣杯戰爭的一切資料。或許是在整理資料上本就擁有者卓越的天賦,韋伯很快便翻完了所有的相關書籍。她意識到,剛剛在辦公室看到的那個破爛而陳舊的斗篷,大概就是召喚英靈所需要的圣遺物了。在聯想抓有那個斗篷的袋子上的來源地址,她意識到,這個斗篷所能召喚的英靈的強大。

  于是,為了幫助認可自己疼愛自己的講師,同時也是為了自己的理論得以被魔術界的眾人所認可,帶著足以成為制勝籌碼的圣遺物,韋伯·維爾維特,追隨著自己的老師,向冬木市進發。

  分割線-------------------------------------------------------------------------------------

  “超cool,怎么回事這本書,這上面記載的東西太cool了吧,恩?這還有個奇怪的法陣,下面還有一行字,我看看啊:‘冬木市限定’,什么嘛,用這個反正還要跑到特定的地方嗎?感覺···超cool啊,有一種游戲里召喚惡魔的感覺。冬木市嗎?離這里貌似不遠唉,這里也玩夠了,也是時候轉移了呢。”紅發的男子拿著一本古樸的書籍閑庭信步一般的從一戶人家走出,朝著書籍上要求的城市:冬木,走去。

  第二天,這戶人家被警方封鎖,只聽說哪里的場景離奇的恐怖與血腥。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