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1:02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科特與悔生門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7 21:28:44 字數:4811

  帶有輻射的毒霧籠罩著那座被人們遺忘已久的舊時代的都城。殘垣斷壁遍布其中,廢舊的各色交通工具比比皆是。曾經一度代表著人類殖民者榮耀的原石之鐘早已停止了轉動,那直徑50米的巨大表盤如今也破碎不堪,并且淪為了哭號鳥的巢穴。遠處同樣破敗的高大建筑物躲藏在散發著幽綠光芒的濃重霧氣之后,像是身披漆黑斗篷的巨人。巨大的三號衛星散落下的銀霜一般的微光與哭號鳥的叫聲則讓這一切顯得更加的悲戚。原石之鐘對面的大樓門前,一輛發動著的軍用步兵車與周遭的環境搭配得十分不協調。而它的車門旁,此時正有一個全副武裝的人類士兵在來回踱著步子。從地面上的腳印可以看出,士兵身著的盔甲分量的確不輕。但是盡管這樣,他依然不知疲倦的繼續著他那漫無目的的舉動。“鼠尾,聽到了嗎?”人類士兵已經忘記了自己到底重復了多少遍一樣的問題,但是他的植入式耳機里依然沒有任何回應,而這樣的狀況差不多已經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該死的!”人類士兵憤憤的咒罵著。以人類士兵身份執行的最后一次任務沒想到就這樣變成了無休止的等待。而且還是在這種每分每秒都有可能失去性命的地方。士兵的焦急與恐懼全寫在了隱沒在防毒面罩后面的臉上。要知道,就算他這樣配備了安全區最頂級武裝的士兵,也不能大搖大擺的孤身一人走在夜幕已然降臨的舊都之中。這座昔日的都城現在早已被各種艾拉柯提亞星原生的深淵生物所占據。你不會想到幾百年前的人類殖民者費了多大的勁兒才把它們清除出了建設預選區域。“你們再不出來我就走了,聽到了嗎?我要走了。”士兵看來已經下了決定。他瞟了一眼防毒面罩上的紅色數字,此時它顯示的是-00:43。這說明按照計劃的撤退時間早已過去了43分鐘。士兵明白大樓里一定是出了狀況,在二十分鐘前他就知道。因為那時與他一起留守在步兵車旁的同伴不聽勸告的趕去支援,并且差不多五分鐘后也失去了聯系。士兵無奈的打開了步兵車的門,他不想就這樣放棄同伴和那些被保護的神秘人員。但是如果再留下去,失蹤人員名單里很可能就會出現自己的名字。他不想犧牲在這最后一次的任務里。而如果現在回去,他以后的日子就可以無憂無慮的在e區的人造海灘上度過了。沒辦法,生存的**對于他來說要比士兵的宣誓重要的多。更何況自己已經在原計劃以外多駐留了將近一個小時。“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是的,已經完成了。我這就走。”坐在了駕駛位的士兵緊張的道。美好的未來既然已經向他招手,那么自己只要踩下油門就可以抵達。士兵毫不猶豫的踩了下去,步兵車被大馬力的引擎催動著向前緩緩駛出。而就在這時,士兵的植入式耳機突然想起了低沉的喘息聲。這聲音如果是出現在一小時前,那它就是希望之聲。但是現在,它就像是死神對于士兵的召喚。我該怎么辦?士兵猶豫起來,而步兵車依然緩緩的向前行駛著。“蜂刺,你在嗎?你還沒走對嗎?”一個虛弱到不行的聲音想起。士兵辨認出了聲音的主人,那是剛剛趕去支援的狐猴。或許是出于人的本性,蜂刺一聽到是自己多年的戰友便馬上才住了剎車。“我聽到了,媽的。你們都在干什么?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蜂刺迅速的回答著,并且將已經駛出約一百米的步兵車調轉了頭。“沒時間解釋,我就在大門這里,你快來支援我,那個大家伙馬上就上來了。”狐猴的繼續用微弱的聲音請求著幫助。“這就來,你堅持住。”蜂刺回答了狐猴后,加大了踩油門的力度,巨大的引擎轟鳴聲瞬間響徹了整個區域。雖然蜂刺知道弄出這巨大的聲響無疑是找死,因為它指不定已經把哪個蟄伏于廢舊建筑中的深淵生物吵醒了。但是面對戰友的求救,蜂刺可顧不了那么多,剛剛對于自己后半生的幻想也早已在腦子里消失的無影無蹤。不到三分鐘,蜂刺就已經來到了距離大樓門前五十米的地方。之所以沒有直接開到大門那里,是因為他聽到了狐猴所說的,那有個大家伙就快上到陸地了。蜂刺從副駕座椅上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并迅速的下了車擺好了戰斗姿勢。“狐猴,我已到達目的地,你在哪里?回答我。”蜂刺一邊努力的觀察著四周的東西,一邊試著和狐猴聯系。“愿祖先保佑我們。”說罷,蜂刺把目光上移到大樓的頂端。他是在看那個象征著人類一切美好事物的國會圖標——一個由齒輪和麥穗交織成的圓圈,中間有一個象征著殖民者的十字星,十字星里則是一個橢圓,那代表人類的發源地。蜂刺的視線被一陣突如其來的響動重新吸引到了大樓的門前。意識到可能有危險,他迅速的放低了身體,將槍搭在搖下了玻璃的車門上。準備好一切的蜂刺很快發現了聲音的來源。只見一個矮小的身影從六米高的大門后面竄了出來。那是狐猴,不會錯,蜂刺認出了這個人。然而就當他馬上要起身前去匯合的時候,狐猴身后巨大厚重的大門突然被推了開來。一個比門還巨大的物體從里面緩緩走出。那巨大的怪物在門前的空地停頓了大概十秒,就開始朝著狐猴的方向邁開了夸張的步伐。蜂刺則看的傻了眼,仍舊保持著剛剛的姿勢,不敢做出任何舉動。與此同時,艱難的朝著蜂刺方向行走的狐猴也被身后的巨大聲響嚇了一跳。反射性的,狐猴回過頭去看了一眼自己剛剛離開不久的大門。但只是看了一眼,狐猴就和蜂刺一樣被那怪物震懾住了。準確的說,那是被深深的恐懼震懾住了。但是狐猴不能和蜂刺一樣傻傻的呆在那里,他清楚的看到了這個怪物是朝著自己來的。“你看到了么?”狐猴依然不那么順暢的喘著粗氣。“我看......看到了。他們......到底遭遇了什么東西?天啊,這里就是地獄。我們該怎么辦?”依然不能從恐懼中抽離的蜂刺早已語無倫次。“我們死定了,死定了。”狐猴沒有時間繼續聽蜂刺的鬼扯,就算聽也不能站在原地。因為那個惡心的大家伙馬上就要追趕上自己了。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被追上的話,會不會也像那些戰友一樣,被這個怪物吸收到身體上作為它那扭曲的身體的一部分。狐猴一邊走一邊注意著自己和那用尸體充當自己軀干的怪物之間的距離。狐猴是一個具有十幾年戰斗經驗的人類士兵。死在他手下的大大小小的深淵怪獸不計其數。但是面對這個明顯戀尸癖的大家伙,狐猴還真是束手無策。之所以如此被動,一來是因為他剛剛在國會大樓地下室里誤吸入了不明氣體導致現在的自己四肢無力,并且每次呼吸都會讓自己的肺部產生難以忍受的劇痛,二來是他真的不想對著自己的戰友按下扳機,哪怕他們此時都已變成了尸體。眼看著那怪物離自己越來越近。狐猴終于想出了一個辦法。“蜂刺,我要和你說一件事。”狐猴道,“我們在一起也有五年了,你會相信我的對吧?”狐猴的語氣明顯的迫不及待。“你也被嚇傻了嗎?你在說什么?”植入式對講機那面的蜂刺不解的問。“我其實是紫金議會的臥底。”狐猴繼續著自己要說明的話語,“我通過議會安插在其他行政部門的眼線得知了我們此次探索舊都的真正目的。我們并不是來確定人類重返這里的可行性,而是要找一件東西。那件東西現在就在我的手里。”“別說傻話了,你怎么會是叛軍?”蜂刺完全被狐猴的話弄蒙了。“這個不重要,我沒時間解釋,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聽我把話說完。”狐猴干咳了幾聲繼續道,“紫金議會才是我們這些殖民者的最后出路,而我手里的東西則對于人類的未來有著很重要的作用。這是一個芯片,我現在就把它放在這里,等我引開身后這個大家伙,你就過來拿走它。”狐猴一邊說著,一邊困難的彎下腰,把一個蜂刺目前還還不清楚的小東西放在了地面上。“記住,不要開火掩護我,沒有必要,我們沒見過這種東西,不知道它的弱點,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隱蔽好自己。”“這種時刻你告訴我這些,你太高估我的接受能力了。我不能聽你的,我們有重型武器,不試試怎么知道對它不起作用?”說罷,蜂刺便迅速的爬上了步兵車的車頂,那上面有所謂的總行武器,一架戰術離子炮。“別沖動,如果失敗了我們都擔不起這個責任。我現在只想你相信一個決定要犧牲自己性命的戰士的話。你做不到么?蜂刺。”狐猴道。“我會盡量反抗,為你爭取時間,我現在只要求你在我引開這個畸形后,你拿上芯片往悔生門的方向走,那里會有接應。”蜂刺聽到了狐猴的請求,無奈的收回了已經放在離子炮開關上的手指。“我他么當然信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蜂刺眼睛里已經開始濕潤了,“就他媽按照你說的辦,他媽的,媽的。”“很好我的朋友,相信我,你這個決定拯救了人類的未來。”狐猴在說完這最后的一句話后,立即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朝著那怪物開起了火。“來吧,你這個**,有種把我也鑲到你身上。”爆裂彈隨著狐猴的咒罵聲打到了怪物的左臂上,狐猴則借著彈藥的強光看到了那個被自己打成肉醬的人頭。從那沾粘著粘稠液體的制服可以斷定,他是狐猴這個小分隊所保護的科學家里的其中一位。只是因為腦子被炸開了花,辨認不出到底是誰。雖然彈藥打在了尸體上,但是明顯那怪獸也同樣感覺的到痛楚。狐猴把這一切看在眼里,他接連又是幾次射擊,沒有特意瞄準,因為目力所及的地方幾乎全是尸體,怪物的真身明顯被包裹在其中。但是對于狐猴來說,怪物吃疼就已經夠他實行計劃了。“咳咳!”狐猴忍不住的干咳了幾聲,并且嘴里在咳嗽之后感覺到了一絲甜味。狐猴知道那是自己咳出的血,看來那不知名的氣體肯定不止是讓人虛弱無力那么簡單。狐猴擦了擦嘴角。繼續強忍著疼痛往蜂刺所在為之相反的方向行進。“看到前面那條街的拐角了么?我把怪物引到那里,你就去拿芯片。”狐猴道。“我知道,兄弟。”蜂刺閉著眼睛不想去看自己的戰友被追殺的場面。狐猴身后的怪物在連吃了幾發爆裂彈之后略微的減緩了追逐他的步伐,而每當怪物集中后這在狐猴的眼里就是希望。但是他同樣也意識到自己預計的并沒有錯,武器的作用僅僅只是能減緩它的步伐。十幾具尸體正在保護著這個怪物的真身,而自己這種專門對抗深淵生物的彈藥完全對對方起不到殺傷作用。就算是有作用,彈藥也是十分的有限的。就在這時,狐猴眼前突然白光一閃,之間一道光束打到了正在追殺自己的怪物身上。“我不能讓你死,兄弟,要送芯片你自己去送。”蜂刺大聲的喊道。狐猴明白,剛剛是蜂刺在用離子炮掩護自己,他沒有說什么的時間,他迅速的把頭又轉向了那個怪物,只見離子炮已將那怪物身上的大部分尸體都轟了下來。沒有了尸體這層保護殼,狐猴終于看清了那怪物的真面目。那是一堆惡心的會蠕動的管子,就像是人的氣管一樣。由于只是軀干部位被轟爛,其他地方都完好無損,所以眼前的這個怪物承受不住手臂給予的壓力,把腰部彎了下來。那姿勢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蚯蚓長了四只粗壯的大腿。而此時讓人覺得詭異的并不止是它的姿勢。更加讓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些依附于管子上的沒被轟下來的尸體此時正齊刷刷的顫動著腦袋,而他們嘴里竟然還能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這著實讓狐猴與蜂刺覺得渾身不自在。“離子炮對它有用。”蜂刺興奮的喊著。“快跑。”狐猴同樣用喊的方式催租著站在步兵車頂的蜂刺。狐猴這樣喊的原因是因為他看到了這個管子一樣的怪物在尸體擁簇下的異常舉動。它此時竟然把沒用被擊中的尸體一個個的放了下來,而這個過程中,狐猴真切地看到了怪物將自己的觸手從尸體們的背后抽了出來。顯然它是靠把這種觸手插進尸體體內的方法固定住尸體的。放下了所有尸體,管子怪物的速度變的出人意料的迅速。而此時它的目標也不在是狐猴,而是蜂刺。怪物將自己的身體貼在地面上,以蛇的方式快速的接近著步兵車。五十米不到的距離轉眼就已經到了。盡管狐猴已經讓蜂刺逃跑,但是蜂刺根本來不及反應這一切的一切。看著已經將頭伸到自己眼前的怪物,蜂刺的腿不住的打著哆嗦。但是他沒有忘記自己戰士的身份,盡管腿還是在抖,可手卻已經把槍舉了起來。那怪物好像明白蜂刺的意圖,沒等蜂刺把槍拿穩,它就已經張開了那張充斥著粘液的巨口撲向了蜂刺。就當兩人都以為蜂刺會被殺死的時候,蜂刺背后突然有一個力道將他拽了出去。但是由于這力道太猛,蜂刺在飛出去之后,腦子重重的砸在了一輛廢舊的穿梭機上,以至于蜂刺還沒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撞暈了過去。“謝天謝地,你們看到我沿路留下的信號了。”狐猴道,可聲音卻沒有叫蜂刺逃跑時的清晰。“剩下的交給你們了。”狐猴聲音十分微弱的嘟囔了一句,身體便歪歪斜斜倒了下去,而他的嘴里則不再是血,而是一種黃綠色的粘液。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