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1:2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心之傷
  4. 第一章 零

第一章 零

更新于:2018-03-17 18:34:30 字數:2382

字體: 字號:
心之傷目錄
共3章
  第一章零

  太平洋的一處海面上,一片厚重的云霧將其覆蓋。這片大海中有一座50多平方千米的小島,大霧的天氣使這個島披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突然,一束熾烈的金色陽光穿透層層云霧打進這片大海。東方,太陽自那遙遠的東方徐徐上升。緊接著無數束光束洞穿迷霧,大霧瞬間變得千瘡百孔,厚厚的云霧一層層的消散,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薄,島嶼的面貌漸漸清晰起來。當太陽完整的出現后,所有云霧都隨之散去,島上的一切都被陽光的所照射,露出了它真實的面貌。

  這座島嶼的面積約有30平方千米之大,島上的地貌以平原為主,顯得很平坦開闊。

  在這座島上的建筑物群都主要集中在了島嶼的中心的平原地帶。而在這些建筑物中居然是以一頂頂黑色軍用帳篷為主。那幾百頂帳篷排成了一列列的方陣,突顯出了島上紀律嚴明的氣氛。

  陽光直射在這些帳篷上,使其黑色的布面披上一層金沙,縱然它是一頂帳篷,其刻也如同藝術。而在一些帳篷的間隔中樹立著一根根長長的柱子,柱子頂端是一個大型的喇叭。當陽光照射在其上面,一聲急促的叮當聲從一個個喇叭中發出。

  不久,一個個身穿黑色軍服的人從帳篷中走了出來,然后以極快的奔跑速度沖向在帳篷群不遠處讓人覺得,額,蛋疼的操場上。

  一條條黑色的洪流匯聚在操場上集合,組成一個個方陣。在其中一個方陣中,一個同樣身穿黑色軍服的白種人正對著這支正在隊伍。

  這個人看起來30多歲,擁有一頭剃的很短的金色的頭發,一張英俊的臉帶著極其嚴肅的表情。在他的脖子上掛著一個銀色的哨子,軍服上則佩戴有一顆金紅色的徽章,竟然是一枚上尉徽章。這些標記表明了他就是這個隊伍的教官,但能以一個上尉做教官的隊伍,可以看出這支隊伍的不凡。

  當隊伍集合完畢后,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從這位上尉教官口中道出。

  “現在開始報數。”

  “1,2,3.....48,49!”一聲聲大喊連貫的從隊伍中發出。

  “報告長官,報數完畢!”

  “嗯,誰缺席了?”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他還是把問題問了出來。

  霎時間,支隊伍都沉默了下來。過了一陣,隊伍中走出了一名隊員,對著教官大聲說道:“報告教官,Zero沒有來!”

  “哼,又是這個家伙。”這位教官的眉毛扭成一團和語氣中夾帶著憤怒,從中可以看出這個叫零的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發生這種事了。

  “Brown,出列!”

  “在,長官!”一個足有2米多高的強壯黑人小伙走了出來。

  “你帶領所有人開始今天的訓練,我去要把那個混賬捉過來。”

  “遵命,教官!”然后轉過身,對著隊伍說道:“所有人跟我來!”說完,便朝著一個方向小跑了過去,其他隊員也緊跟著離去。

  看著遠去的隊伍,這位教官轉身朝著帳篷區走了過去。過了一會,在其中一頂帳篷處停了下來。

  看著這頂帳篷,教官的臉色有點復雜,但最后還是無奈的打開拉鏈進入到了里面,在這頂帳篷中沒有想象之中的槍支彈藥,保養的很好的軍用刀具還,額,還有那所謂的“豆腐塊”。

  在這頂帳篷里,四周擺放著一排排的架子,架子中是一個個形態各異,制作精美的模型,沒錯,你沒看錯,就是模型。高達,吾王Saber,鏡音雙子,初音未來等知名角色幾乎都可以在這些模型中找出。

  而在其中間,則擺放一個55寸大的電視和一張牛皮制作的單人沙發,在地上散落著各種游戲機和光盤。

  在帳篷盡頭是一張長2米的單人床,床旁的墻壁上則是貼滿了動漫角色的海報。而在床上可以看到有一個黑色頭發的人蓋著一張印滿灰格子的被子正在,嗯,睡覺....。

  金發教官看著眼前這一幕的反應非常平靜,想來是已經是習慣了啊。邁開步伐向床走去,途中居然很小心的沒踩到地上的擺的亂七八糟物品。

  當走到床頭時,金發教官的神情凝重起來,手掌緩緩的放在被子上方。頓了一會,隨后仿佛下定決心般,突然用力朝下抓去。

  當手掌終于放在被子上,用力一拽,被子就被掀了起來。就被子被掀起來的剎那,一抹銀色的光芒從被子中以驚人的速度向著這位金發教官的方向飛了過去。

  好像早有預料一般,金發教官立刻向后一跳躲開了銀芒。但緊接著只見床上自銀芒的出現后也彈出了一道身影,朝金發教官撲了過來,而那道銀芒也如附骨之疽般貼了上來。

  金發教官連連退后,或跳或沾,退后的過程中居然沒有碰到任何物品,但那道身影更加的迅捷靈活,跳上沙發一點,一蹦眨眼之間就要來到他的面前。而那道銀芒更是快要刺到他的脖子。

  金發教官速度加快,一會便來到門口處,但銀芒已經碰到他的脖子,上面所發出的寒氣讓他也起了**疙瘩。但他神色輕松,因為這道銀芒就在他站在門口的剎那已經停了下來。

  這時才能發現這道銀芒居然是一根長約3寸的銀針,此刻被人拿著點在金發教官的脖子上。但縱然危險,他依舊從容不迫,對著面前手拿銀針人開口道:“你今天遲到了。”

  “你很煩人,吵醒了我,難道你想死嗎?”那人一句一頓的說著,聲音充滿寒意。

  “我不容許我的隊伍里出現違法紀律的人,所以現在現在穿上你的軍服,來操場接受處罰,完成你今天的訓練。”

  “呵,真是無趣呢,教官。”略微調侃,那道身影放下了手中的銀針,開始走向沙發處坐了下來。

  這是一個身穿睡衣的年輕人,從外貌能看出是個年紀不超過20歲的少年,黃色的皮膚黑色的頭發表明了他是一名黃種人。此刻,他躺在沙發上閉著雙眼一臉的不耐煩。

  “我知道了,我會去的,你可以走了。”少年無情的發出了逐客令。

  看著他的這樣子,金發教官有些生氣,更多的卻是無奈。略微調整情緒后,故作強硬的開口道:“今天遲到的事,我還是會向上級報告,而且你今天遲到訓練量加倍。如果你不來的話,不要怪我違反規定。”堅定的聲音中充斥寒意,讓人無法質疑他所說的一切。

  但少年卻充耳不聞,閉目躺在沙發上,如同睡著了一般。而金發教官在說完后便直接轉頭走了出去。出到外面后,微微抬頭望向遠邊天空,不久嘆了口氣,“真是一個麻煩的家伙。”說完開始向來時的反向走了回去。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心之傷目錄
共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