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6:09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我們的世界大戰
  4. 2胡鬧

2胡鬧

更新于:2018-03-16 10:00:46 字數:2179

  這場專門提供給帝國軍事學院以第一名成績畢業的畢業生進行表演的演武是大明帝國的慣例,最開始擬定的時候是為了讓思維更加活躍的年輕人展示自己的創新戰術,可是現如今已經徹底變了味道。

  為了在君王大臣面前表現的更加穩妥,帝國軍事學院的畢業生們往往選擇最穩妥的戰術,在互相消耗中打一個平手,以此成績來討好指揮藍色軍的兵部大佬,以求在未來謀求一個舒服的職位。

  要知道這個慣例也維持了有些年頭了,結果就這么被一個剛剛畢業于帝國軍事學院的愣頭青給打破了。這個該死的家伙指揮紅色軍拼死突擊堅固防御陣地,在皇太子面前撞了個頭破血流不說,還似乎連累到了兵部侍郎程之信。

  誰都知道武官還有勛貴是大明帝國兩大最護短最抱團的集團,和這兩個集團直接沖突上,那可真是輕者脫一層皮,重者官位不保。顯然這對于一個帝國軍事學院的高級畢業生來說,是極其不明智的。

  “這不是瞎胡鬧么?剛畢業就這么狂妄自大,將來如何要委以重任啊……”一名皇家第1集團軍的參謀背著手在指揮部外面急的團團轉,估計差不多有七十年了,這支帝國最主力的集團軍在演習中沒有被判罰全軍覆沒了。

  “以現有的兵力進攻敵軍堅固駐防的地區,這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整個集團軍現在如果在實戰中,至少要損失一成的兵力了。”集團軍的司令官也頗有些幽怨的說道。他升任這個集團軍的司令官也有一年多了,自己這個集團軍究竟還有幾斤幾兩,他比誰都清楚。

  沙盤上的王玨似乎聽到了集團軍司令的話,哈哈大笑了起來:“一成?你還真敢往自己臉上貼金……如果按照現在這樣的實力,皇家第1集團軍只需要再打1個小時,這個番號就不會繼續存在了。”

  司令官一臉的錯愕,一副“你知道還這么干?”的表情,看起來差一點兒就開口問了。

  “天啟大帝教會我們的,并非是商業強國,工業發展這些表面的東西。”王玨似乎看出了對方的疑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開口解答道:“他真正留給我們的寶貴東西,是一切事物都會不斷發展的道理!”

  他撿起了一旁的教鞭,指了指沙盤上正代表著雙方爭奪的陣地的地方,鄭重的說道:“現在無法突破的防線,不代表十年后我們依舊還是無法突破。如果我的部隊現在敲碎了這條防線,那么請問一下將軍……接下來你覺得藍色軍還有反抗的余地么?”

  傻子都知道,只要紅色軍,或者說皇家第1集團軍有本事撕開那條堅固的防線,那么接下來藍色軍也就不用掙扎了,整個部隊的側翼都暴露在紅色軍團的打擊之下,甚至一些彈藥庫糧食儲備都在這條陣地后面——輸的毫無懸念。

  可是,究竟用什么樣的辦法,來打破對方堅固的戰壕防御體系呢?這個問題在上一次戰爭中就被人尖銳的提了出來,可是在數年后的今天,卻依舊沒有人能夠完美的解決。那塹壕堡壘依舊傲視所有進攻部隊,讓無數名將在它們的面前最終折戟沉沙。

  王玨說到這里就顯得有些興奮,他似乎在做一場學術討論,而不是在進行一場戰爭的指揮:“事實上德意志帝國還有大英帝國都在做類似方面的研究,德國因為資源有限,所以提出了重裝甲步兵這個概念,由士兵披上鐵甲來突破對手的防御陣地;英國人則是利用歐洲鐵路網完善,直接推出了鐵甲火車來試圖在塹壕戰中取得突破。”

  可是誰都知道,德意志帝國的鐵甲步兵突擊隊在上一次德法戰爭中被打得落花流水,英國的鐵甲列車倒是取得了一些戰果,卻最終被對手的人海淹沒在了陣地上。碉堡還有要塞依舊是戰爭的主旋律,幾個世界強國在失敗了一次又一次之后,能做的就只是繼續加固自己邊境上的永備防御工事,來應對下一次戰爭而已。

  當然在1794年的“薊遼之戰”中,大明王朝被英法德俄美日聯手暗算,被后金叛軍大敗于遼河防線之后,大明帝國也在努力的鉆研如何攻破對手要塞防線。也搞出了什么鐵甲戰兵之類的嘗試,也試圖用集中火炮集中兵力等手段,可惜一直到現在依舊沒有什么進展。

  “可惜啊,事實證明要塞防御體系一直到現在還是最先進的戰術思想。”司令官搖了搖頭說道:“估計再有幾分鐘判決的電報就要被送到這里了……即便是你,也就只能到此為止了。”

  “看著吧。”王玨放下了手里的教鞭,掃視了眼前的所有人之后開口說道:“總有一天,戰爭體系會發生變化,總有那么一天的!”

  “報告!”一名通信軍官走進了指揮部,攤開了手里的文件夾,大聲的誦讀道:“演武總指揮部來電,皇家第1集團軍進攻失利,喪失繼續進攻能力。指揮官王玨立即將指揮權移交給皇家第1集團軍原指揮官,接到命令后1小時內,返回總指揮部進行戰略陳述和研討。”

  “是!”王玨立正站好,接過命令就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他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這間屋子。

  “我說……這個王參謀究竟是什么背景啊?剛畢業就敢這么胡搞?”一名同樣是帝國軍事學院畢業的年輕軍官站在自己的參謀長身后,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參謀長沒說話,用手指頭指了指天花板。

  “遼北邊防軍……司令王甫銅家的……”提起邊防軍,這名軍官的臉上顯出了些許的不屑。

  “再往上!”那參謀長諱莫如深。

  “再?……京師王……王家?”那年輕軍官一愣,然后趕緊壓低了聲音。那個盤踞在京師的龐然大物可不是他這種出身低微的人敢于直面的,哪怕是背后議論,他也沒有這個膽子。

  ------------------------

  新書發布!需要人氣!大家盡量多多發言,多多收藏……多多打賞~~~謝謝諸位了!請大家耐心等待,龍靈一定會將這本書里壯觀的世界大戰,呈現給各位書友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