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41: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極陰陽變
  4. 第三章 獲勝

第三章 獲勝

更新于:2018-03-17 12:23:29 字數:4699

  唐嘯跟趙笠也正是這七組之一,此刻,他們正在森林的中游部位緩緩前進,搜尋的剩余的敵人,兩人一前一后,身體微躬,時而蹲下來看看地面,時而停下腳步觀察周圍的環境,兩人配合十分默契,再加上過硬的本領,也讓他們活到了現在。

  突然,走在前面的唐嘯伸出右手,向下一壓,兩人便是蹲了下來,目光朝著左前方望去。在他們左前方五百米的位置,一個黑影正快速的向他們靠近,這時,兩人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后腰,在距離三百米的時候,兩人看清了黑影的面目,正是他們的戰友王志,不過現在他們確是敵人,“難道他發現了我們?”唐嘯心里這樣想著,顯然他還沒有弄清楚狀況,不過他的手并沒有停下來,只見其快速的將后腰的狙擊步挪到身前,踞槍、瞄準,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沒有絲毫停頓,顯然是熟練到了極致。

  不多時,王志便已經距離唐嘯兩人不到兩百米了,這時唐嘯已經打開了保險,右手食指也放在了板機上,同時屏住了呼吸,一切準備工作都以就緒。

  而一旁的趙笠并沒有什么動作,他對唐嘯的槍法有絕對的信心,況且這距離還不到兩百米,雖然他想不明白對方為什么只有一個人,但這種機會顯然不會放過……

  “嘭。”就在王志距離唐嘯一百米的時候,后者終于是扣下了板機,子彈帶著呼嘯聲直奔王志而去。

  不過,王志卻并沒有應聲到下,就在唐嘯槍響的同時,只見王志雙腿一彈,猛的向前一撲,身體順勢趴在地面,子彈幾乎是貼著他后背飛了過去,擊中側面一顆大樹,爆出一團黃霧。

  見到自己一槍沒中,唐嘯兩人同時一愣,顯然沒有想到這一槍居然會被對方躲了過去。瞬間,唐嘯便反映過來,雙腿猛一用力,就要向側方的草叢竄去,不過,在他失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他已出局。

  “嘭嘭!”就在兩人愣神間,在王志右后方一百米處傳出兩聲刺耳的槍響。眨眼間便到了唐嘯兩人身上。“噗噗”絢麗的黃霧幾乎同時在兩人頭上爆開,染黃了一大片,唐嘯的身形也隨之停了下來,扭頭向著槍聲方向看去。在他目光所極之處,一道熟悉的身影緩緩走來,這人自然便是王志的搭檔李平。整個過程他都一直跟在王志的后面,由后者吸引敵人,而他則根據敵人的槍聲來判斷敵人的位置,并負責擊殺對方,這也正是李平出的主意。

  “李平!”唐嘯一陣驚訝,隨后便是苦笑“本來祈禱晚點遇到你呢,沒想到……”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直到現在,趙笠都還沒有反映過來,一臉疑惑的看著唐嘯,不過當他順著后者的目光看到正向他們走來的李平時,心中也明白了幾分。

  這時,王志身體一翻,便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便跟著李平向唐嘯兩人走去。

  “兩位,實在是對不住了,為了早點結束游戲,不得不用這種餿主意。”李平帶著滿臉的歉意看著面前的兩人,說到。

  “唉……這本來就是一場戰斗,沒有什么對不住誰的,怪也只能怪我們技不如人。”唐嘯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對于這樣的出局方式倒也還能接受。

  “我說李平,你兩也太陰險了吧,居然出了這種損招,弄得我都還沒發揮就給退場了。”趙笠看了看渾身的一片大黃,對著李平兩人抱怨道。剛才,趙笠完全是處于放松狀態,直到現在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直接就是做了一個冤死鬼,所以此刻自然非常的郁悶。

  “嘿嘿,這就叫做兵不厭詐,誰讓我這未來的軍神在這呢,能死在我的計謀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氣了。”看到兩人的囧樣,王志意氣風發,清了清喉嚨,一本正經的說到。

  不過迎接他的并不是鮮花和掌聲,而是兩人的一陣白眼。

  “唉,有的人啦,臉皮真是堪比城墻啦,也不知道好好的保養保養,這樣下去可是不得了呀!”趙笠仰天一嘆,帶著嘆息的語氣緩緩道。

  “我……”王志一聽,就要爆發,不過,立馬神色一緩還擊道:“我這臉啦,是有那么點厚,不過還能長出胡子,不像某些人厚得連胡子都長不出來了。”說完,王志摸了摸下巴那數根胡子,一片得意之色。

  聽到王志的話,三人一陣無語,同時給了他一個大白眼,李平、唐嘯更是滿臉黑線。

  “呃,這個,我只是指某些人而已,別誤會,別誤會。”看到李平唐嘯的臉色,王志趕忙解釋道。

  不過這個時候可沒人聽他解釋,三人直接一躍而上,跟著就是一頓拳腳相加。“嗷……”頓時,森林中傳來一陣狼嚎。

  幸福的時刻總是短暫的,在眾人一頓‘爆揍’之下,王志滿臉的不悅,坐在一旁,而唐嘯、趙笠兩人則是向著周帥的方向走去,畢竟他們已經出局,不宜在此地多留。

  可以說,此次兩人能夠取得勝利,與兩人的默契有著很大的關系,但是能夠決定勝負的還是兩人的軍事本領,從一開始王志的閃避,到最后李平的精準擊殺,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停頓,都足以說明兩人的軍事本領極其過硬,這也是李平敢用這個方法的原因之一。

  “走吧。”看著一旁不語的王志,李平丟下一句話便徑直朝著南方走去,對于這家伙的性格,他可是非常的了解。

  “唉,我說,你也太狠心了吧,都不安慰安慰我這受傷的心靈?唉,唉,你倒是等等我啊,唉……”王志本打算狠狠的裝一番可憐,卻未料到對方并不上當,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趕忙起身追了上去。

  時間總是過得飛快,不經意間,太陽已漸漸西沉,在此期間,剩余的幾個組合也被李平王志兩人用同樣的方法出局,每次,作為誘餌的王志總能險而又險的避開對方的子彈,而李平卻在第一時間將敵人擊斃,兩人的配合顯得默契十足,其他的組合在暗罵的同時又不得不表示佩服,畢竟這是一個拿實力說話的地方。

  此時,在森林的某處站著一個威武高大的男子,在層層樹葉的遮罩下顯得很是偉岸,此人正是周帥,在他的右手旁,兩名個頭只到他肩膀位置的少年筆直的挺立,而在他前面的正是剩下的五十八名少年,當然,此刻他們的神色并不怎么好看。

  “到了這個時候,想必大家對于今天的結果也是非常清楚了,”周帥面無表情的說到,聲音不大,但卻顯得很沉穩,沒有夾帶任何的情緒在里面。正是這樣,也更讓下面的少年們心中無底,一個個默不做聲。

  “這個結果可以說是在我的意料之內,但同時也在我的意料之外。”

  “我想大家對于李平兩人所采用的方法感到很是不可理喻吧!”周帥接著道。

  不過這時,站在周帥旁邊的兩個人可不怎么好受,因為下面的五十八名少年中,有大部分正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們,其中有十幾人的眼睛似乎就要噴火似的,看得兩人很是不自在。不過在周帥的面前,他們也只能用眼神來表達自己的心意罷了!當然這一切自然逃不過周帥的眼睛。

  “但是,我要告訴你們,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戰法,只有隨機應變的戰術,變者才能生存,當然前提是你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如果說王志沒有能力躲開你們的子彈,或者李平沒有一擊必殺的槍法,那么結果會是這樣嗎?”

  周帥緩緩道,聲音中帶著一種很自然的威嚴。

  “如果說今天遇到的不是戰友而是敵人,那么現在你們還能站在這里嗎?還會有時間來恨你們的對手?我告訴你們,對手不是用來恨的,而是用來敬的,你們要記住:只有懂得尊敬對手的人才會進步!”周帥顯得語重心長,最后一句更是刻意的加重了語氣。

  這時下面的一眾少年的面色也逐漸的轉換為沉思,是啊!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拳頭才是硬道理!沒有足夠的實力,任何戰術都無法發揮,同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戰術起不了任何作用,這是一種定律,當然,任何事情都會有例外。

  看到眾人的轉變,周帥欣慰的笑了笑,他知道他的目的算是達到了,不過他的笑容可不是誰都看得出來的。

  “好了,下面也該進入正題了。”周帥正了正臉色,恢復了一貫的嚴肅。

  “今天的最終勝利者是李平以及王志,所以今天晚上的夜間科目他兩就不用參加了。”周帥淡淡的說到,顯得很是輕松。不過在他身邊的兩人就不一樣了,王志顯得很是興奮,如果不是周帥在這里的話,估計都得蹦起來了,相對于他來說李平就要淡定得多了,只是微微的抬了抬嘴角。不過下面的五十八人就不一樣了,那個心情,羨慕嫉妒恨啦……

  終于,一天的訓練在一片哀嚎聲中落下帷幕,當他們回到小房子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所有人都顯得很是疲憊,不是揉肩就是敲腿,不過,其中有兩人倒是顯得很是輕松,在一旁無所事事,這兩人自然便是李平跟王志,他兩人可是坐著周帥的摩托車回來的,當然不會有絲毫的疲憊感,這也讓得其他人無比的羨慕。

  晚飯時間匆匆而至,雖說每個人都吃的很飽,但是卻沒有吃早飯時的心情,現在他們只想快點吃完然后能有屬于自己的丁點時間,不多時所有人便是吃完回到了宿舍。

  此時,李平坐在凳子上回想著一天的訓練,雖然今天他取得了最后的勝利,但是他并不是很滿意,從一開始他采用守株待兔的戰術的時候,就為他節省了很大的精力,為后面的行動做好了充分的準備,而在接下來的一系列擊殺行動中,看似順利,其實李平知道,這只是他對自己的戰友非常的熟悉,利用了他們的弱點而已,如果說換作其他的對手,他很難保證會取得這樣的效果,同時也跟他們的心理有關,因為這只是一場訓練,并不是生死搏殺!15

  “李平,教官找你。”就在李平想得出神的時候,房門外響起了王志的聲音,將他從思緒中拉了出來。

  “呃,來了。”聽到王志你呼叫,李平趕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向周帥所在的房間走去,并沒有詢問王志所謂何事。

  “還是讓他去吧!”剛走到門口李平便聽見屋內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李平輕輕的敲了敲們。

  “進來。”屋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顯然這是周帥發出的。李平推開門走進屋內。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周帥,此時他正坐在房間正中的位置,而在他的兩側,還坐著兩名年齡較大的老者,其中一名便是平時難得一見的李老,而另外一位則顯得很陌生,此前從未見過,李平進門以后,恭敬的向著三人行了一禮后便站在一旁。

  “郭老啊,這便是我向你提過的李平。”見到李平進來,李老便向對面的一位老者介紹道。

  “哦!這便是你經常提起的李平?來來來,讓我看看。”聽到李老的介紹,叫做郭老的老者便向李平招了招手道。

  聽到郭老叫他,李平雖然心存疑慮,但還是快步的走了過去,在距離前者一步的位置時停了下來。

  “恩,不錯不錯。”見到李平來到身邊,郭老面帶微笑的站了起來,伸出右手在李平的左肩輕輕的拍了拍,顯得很是自然。不過下一刻,李平的臉色瞬間變了,因為他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沖擊這自己的左肩,不過這種狀況只持續了片刻,在李平感到不對時,渾身肌肉驟然緊繃,微微下沉的左肩也瞬間抬了起來,同時臉色也恢復了正常,沒有任何表情。

  “哦!”看到李平的表現,郭老微微一驚,眼神也微微一變。右手并沒有離開李平的左肩。

  這時,李平便感覺到比剛才更為強勁的力量向自己的左肩襲來,而且這力量還在緩緩增加,李平緊咬牙關,盡量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平衡,不過,畢竟他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而已,堅持了片刻,便有一種力竭的感覺,就要堅持不住。

  “怎么樣,郭老,還算滿意吧!”就在李平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李老終于是發話了,也替李平解了圍。

  “呃,滿意滿意。”郭老先是一怔,而后哈哈一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誰都知道,剛剛那只是一個試探而已,從郭老的表情可以看出,他還是相當滿意的。而看到郭老滿意,李老自然也是樂呵呵的。

  “李平呀,現在叫你來主要是有一件是要告訴你。”這時,坐在一旁的周帥開口了,作為一個老江湖,他的眼色自然是一流的,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事。

  看到周帥發話,李平即可收斂心神,等待他的下文。

  “記得我以前提過的‘少年王’嗎?”這時周帥并沒直接說出意圖,而是反問起了李平。

  “知道,少年王對于我們來說是極端的榮譽,同時也是實力的象征。”李平快速的搜索了一下記憶庫答到。

  “沒錯,少年王這個稱號對于你們來說絕對是最高的榮譽,同時也象征著一個國家的實力,能夠獲得這個稱號的,無一不是精銳中的精銳。”周帥滿面嚴肅,從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對這個稱號的向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