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2:1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這不是一本書
  4. 第一章 離世

第一章 離世

更新于:2018-03-17 17:30:01 字數:2130

  夜深,人醒!看著小哲那痛苦的表情,卻無法分擔她的痛苦。

  醫生已經下達了病危通知書,這已經是第十次了,前九次都在忐忑之中轉危為安。但這次,這次,這次,我無助的念叨,出于醫生的直覺,我感覺這次她很難挺過去,雖然我希望這次也會像前九次那樣有奇跡發生。

  24歲,人生中最好的年華。然而就在這花一樣的年齡里,可能如曇花一般凋落!

  我不愿接受這樣的事實,因為這不會是事實,我們還有很多沒有說完,還有很多計劃沒有完成,我還沒有陪她品完世界各國的咖啡,還沒有制作出只屬于她的楊氏coffee,還沒有……還沒有完成的事情太多太多!

  星隱日現,望著已發白的天空,新的一天又來了,小哲又平穩的度過了一天。看著她平靜的睡相,忐忑的心暫時平靜下來,一天中最膽戰心驚的時刻已經過去。剩下的就是靜靜平靜的躺在床上,潔白的床單映襯的她的臉更加蒼白,游絲般的呼吸,時刻波動著我的心弦,時時刻刻不敢離開床頭半步,生怕離開一秒鐘,那一秒鐘就是永別!

  淚水不知不覺中,滴到了她的臉上,她用力,拼命的睜開眼,睜眼這種一秒內就完成的動作,她都要用盡力氣去做,頭部是她現在唯一有知覺能夠活動的部位,雖然她的意識很清醒,她努力的想說什么,可以她已喪失語言的能力,但我能感覺的到,她在想安慰我,雖然她已不能說話,或許這就是戀人之間的心有靈犀吧!她很喜歡我寫的詩,雖然我第一首為她寫的情詩,她連看都沒看直接當眾撕了個粉碎!

  叩你的心扉

  不要無聲的拒絕

  我雖然來自昨天

  但我帶來的是光明

  為你趨走寒冷黑夜

  來,伸出你的手吧

  讓我們在玫瑰叢中起舞

  不必介意世俗的眼光

  我知道前面的路還很長

  沒關系,讓我們一起去迎接風雨吧

  我始終相信,風雨過后是彩虹

  而且我們一定會走過風雨的

  打開你的心扉

  不要猶豫

  我從春天采來百花

  從夏秋收集來雨露

  用雨露澆灌百花

  以便讓你的生活芳香永駐

  來,讓我們閉上眼

  躺在百花叢中

  盡情的嗅聞百花的芳香吧

  不必去想世俗的煩憂

  因為我不會讓它們將你煩惱

  相信我,我將用一生為你遮風避雨

  雖然一生只有幾十年

  讓我們用一生創造人生新的奇跡吧

  當我再次讀起這首當年比較羞澀的小詩時,她哭了哭的很傷心,到現在她都沒說過當時為什么哭的那么傷心,每次問起時都說太過激動。

  CAS在晚期,會有一個基本固定的發作周期,每天發作的時間段基本在凌晨,身體機能弱的時候。如果在發作的時間內能抗住,那么基本就可以活過一天,但小哲的身體一天天衰竭下去,現在每天發作的次數越來越頻繁。

  她最終還是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去面對慘談的人生。在她入土為安的一個月后,我去了一趟闊別十幾年的高中。這里建筑依舊,學生像我們當年那樣不識愁滋味,只是物是人非,令人欲語淚先流。我來到我們曾經上過課的教室,”努力拼搏“的標語還是那么的醒目,只是坐在這里的學生一年一換,十幾年間,不知這間教室看過了多少人的歡笑與淚水。想想十年前,我和她曾坐在這里有說有笑,想象著多年以后的自己可現在這都成了遙遠的回憶。那時總會有意無意的去碰她的小手,她的小手很秀氣,總有種讓人想去牽的沖動,可是那雙牽過十年的纖手,現在已不在了。從教室出來,碰到了我們的班主任,他也老了,送完最后一批畢業生,他也就退休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成龍啊,回來了!十幾年沒見了,你的事我聽說了,人死不能復生看開的吧!”“我盡量讓我不去想她可是很難。”他沒再說什么,拍拍我的肩膀走了。我慢慢的沿著欄桿向前走,前面就是我每天等她的樓道口,那時我并不敢和她說我喜歡你,只是遠遠的看著她,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樓道口……

  我按照她的愿望,把她的心臟捐了出去。最近得知有人接受了她的心臟。讓我驚訝的是,那個人竟是我們高中的校花楚小小的雙胞胎妹妹楚曉宇,我的同桌。她的姐姐不出意料最后嫁給了她暗戀六年的匙冠超。楚小小和匙冠超的故事在學校也是一段佳話,此事后表。在曉宇出院的那天我來到了醫院,她對我的到來很吃驚。

  “成龍,你怎么來了。”我點了點頭“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出院?”

  “我跟你姐夫那么熟,這個事情還……”突然感覺我好像把匙冠超給出賣了。

  “不說這個了,其實我來還有一個原因,我知道在你出院的當天和你說這個有些不合適,但是我怕以后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說。”曉宇習慣性眉頭一鎖,這也是她神情轉變的信號

  “你說,我聽著呢”她若有所思

  “你知道的,我的妻子去世了。我……”我欲言又止

  ”有話你就接著說,你一直都說話很有條理,今天這是怎么了“

  “我,我……”我不斷的重復著

  “我,我……”我聚集渾身的勇氣

  “說吧,這么多年的朋友了。”

  “其實,其實我并不想來看你。”

  “啊?為什么呢?”

  “因為你接受的那顆心臟是我妻子的,我來是向她告別的,她現在不屬于我了,一想到這個剛剛平復的內心就又難受起來。”

  “我說你一來,我怎么有種異樣的親切的感覺,那種感覺絕不是朋友之間的那種感覺。”

  “你也是學醫的,我想你也認為記憶是可以移植的吧,尤其是在心腦移植。”

  “恩,只是……”她欲言又止

  “我今天來是做最后的告別的,我準備離開這里去旅行,去我們以前去過的地方找尋她的蹤跡,去她以前想去的那些即將消失的地方看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