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2:4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現代超能傳
  4. 第二章 劫后余生

第二章 劫后余生

更新于:2018-03-16 07:37:17 字數:3355

字體: 字號:
  第二章劫后余生

  我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是并不雪白的墻壁,和掛在墻上的大掛鐘。唉,我略嘆口氣,這種情節太熟悉了,毫無疑問,現在我正躺在醫院里。

  嘗試動一下身體,頓時全身一陣刺痛,全身的骨頭就象散了架一樣,痛入心菲,不禁痛苦呻吟起來。

  好半天,痛感才消退一點。我平復一下心情,略動一下手指腳指,幸好,都有感覺,這才松一口氣,起碼沒有截肢什么的。這時我才有心情左右轉頭望了望環境,的確,很明顯這是醫院的普通病房,而且是間單人病房,比較簡陋,除了些必備的醫院器材就沒其它什么物品了。我看了看墻上的掛鐘,8月10號,不會吧?我記得出事當天是3號,這樣算起來我整整昏迷了5天?這也太夸張了吧。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再看自己身上,上身還接了幾條管子,可能是監測生理數據之類的吧。全身只穿了條內褲,身上不少皮膚干裂脫落,還有些干錮的斑斑血跡,樣子看起來實在不怎么美觀,幸好看起來沒什么大的傷口。

  目光再慢慢看上來,停在左胸上,那里的傷痕看起來特別明顯,一片燒焦的痕跡,而且燒焦的形狀還有點象個手形。我猛然想起那天那個奇怪的外星人(我一直認為那兩個人是外星人)曾經用手按在我左胸上面,這傷痕肯定是他造成的,真是飛來橫禍啊。

  我努力的回想起當天發生的事情,不過記憶也僅限到昏迷之前,不過幸好這次意外沒有對我記憶造成什么損害,還很清晰的記得當時發生的一切,包括奇怪外星人臨走時說的那番奇怪的話和最后他發出來的那抹藍光。

  想著想著,頭又開始痛起來,看來身體還要有相當長一段休養期吧。這時,隱約聽到房門外傳來腳步聲,接著,房門叭一下推開,進來一老一少兩個人。年老那個約60有多,看起來慈眉善目,年少那個才二十多,也五官端正。

  老年人走到病床前,查看了一下監測儀器,再查看一下我身體。“這兩個不是醫生吧?不太象,沒穿白大褂。”我想著。這時老年人開口了:“你醒了?看起來身體還算恢復得不錯,醒了,就算是撿回一條命了。”

  “你們是?這里又是哪里?”

  “這里是市一醫院,你送來時已經深度昏迷,當時情況相當危險了,你是事故后才在爆炸現場被發現的,你知道吧?已經昏迷了5天了。至于我們,是負責出事片區的警察,已經征得醫院同意,在你醒來后可以向你調查一下當時的情形,因為影響比較大,需要及時向上級匯報,不然可以再遲些日子等你恢復后再調查的。”

  “哦,是這樣。你們想問些什么呢?”我盡力的想讓身體躺得更舒服些,可惜傳過來的疼痛讓我放棄了努力。

  “你就將當時發生的事情祥細的說一次吧,為什么現場會發生爆炸,你又為什么會在現場,這些都很重要。”

  “哦,這樣啊,是這樣的,當時是周末,公司只有我一人在加班,......”我正想祥細的說下去,突然大腦靈光一閃,嗯?我不可能說當時我看到兩個外星人在打架,然后無意把在一旁偷看的我打傷了,再然后外星人又說了些奇怪的話最后走了這些話吧?一剎那各種電影情節在腦中浮現,如果我說出這些話如無意外有兩個可能,一,我被送入精神病院,每天被迫吞下大量各種各樣藥丸;二,如果我所見是真實的而對面那兩個家伙又掌握一些情況的話,我還有可能會無聲無息的消失掉.....

  正當我沉浸在各種各樣的陰謀論當中時,對面的年輕人不耐煩了。

  “然后呢?”他開口問到。

  “小劉,不要急,就讓這位同志仔細想想,別人剛醒來,肯定思維不太清晰的。”老人溫和的說一句。

  老人的話讓我對他徒生好感,不過我很快就有了決定。

  “我當時在公司另一間房間干活,臺風時我什么都看不到,最后公司爆炸時我也沒看到什么,只是感覺身體生痛,然后就暈過去了。”我小心的說著。

  “嗯?就這些?你沒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是奇怪的人嗎?”那個叫小劉的年輕人趕緊追問,還一臉的懷疑。

  “沒有啊,只是很奇怪那陣強臺風是怎么一回事,當天不是說天氣晴朗的嗎?”

  小劉還想追問什么,老年人制止了他,說:“那好吧,既然這位小同志,哦,你叫尹一行吧?既然一行同志沒看到什么那就算了,好好休養吧,你的醫藥費不用擔心,這種突發性的意外事件本市有相關部門做各種善后工作,你的情況我們也通知你在老家的親人了,可以叫他們放心。”

  “那太謝謝你們了。”我大松一口氣。

  “那好,我們就先走,我留張名片,如果以后你還有些什么想法或幫助,可以聯系我們,我叫曹曉天,叫我老曹就行了。”老人說著掏出一張名字放在床邊柜子上。

  老曹說完,和小劉兩個往門外走去,臨出門時,老曹突然回來說:“對了,你當時在公司沒有聽到他們兩個在說些什么嗎?他們當時說了幾句話的。”

  “沒有,我根本聽不懂........靠!”我順口的答,然后一下就呆住了,這老狐貍也太老奸巨滑了吧。

  老曹終于露出一絲笑容,“哦,是這樣啊,小行你繼續休養,看來,我們以后還有見面機會的。”

  說完關門出去,留下一臉木然的我。

  出了門,小劉就滿面笑容的問老曹:“還是曹老師高明啊,一下就把那小子的話套出來了,不過剛才那小子已經承認了,為什么不繼續追問下去呢?”

  老曹微微搖搖頭:“這事不能急,事發現場只有那個叫尹一行的在場,可能他也目睹了事故的經過,可能心理很難接受,而且這事故影響非常大,對我們,甚至對人類,暫時都很難說清是好還是禍。我們先做好事情的各種善后工作,尹一行的調查,以后我們還有相當長時間慢慢來,反正他的背景很單純,沒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可能這次真是無意中卷入來的。平時安排人員暗地里調查一下再說。”

  “還是曹老師考慮得周到,那我們先回局匯報上去吧。”

  “好,走吧。”

  老曹說完,有點疑惑的搖搖頭,剛才在病房里,他好象感覺到了一股很微弱的能量存在于那個叫尹一行的年輕人身體里,很奇怪的能量波動。或者是錯覺?又或者是當時事故能量的殘留?

  老曹嘆息一聲,抬頭看看天,天空灰蒙蒙的,云很低。

  “竟然會出現這種千年一遇的事情,事發當天的能量波動,局里的儀器測試已經超過100萬單位,遠遠超過了目前所知的各種生物能量的最大值。這究竟意味著什么?未來,是否因這一次事件而改變?我們,以后又要做些什么?”

  老曹大力晃了一下頭,拋開這些失神的想法,快步趕上前面的小劉。

  我坐在病床上,拿著老曹的名片端祥著,上面很簡單,印了個單位名稱:市突發應急事故調查局。

  然后就是老曹的名字和手機號碼。突發應急事故調查局?沒聽說過。我笑了一下,這只是個幌子吧?很多電影小說的情節早教會我,一般這種人蓄無害的所謂調查局只是外在忽悠人的幌子,里面肯定有個歷害的名堂,或者叫人類強化基因研究所?又或是不明飛行物監測中心?

  不過管他呢,到時我一口咬住沒見過什么特別事就行了,到時再說吧,反正醫藥費他們包了。我是比較看得開的人,在我以往的人生軌跡里,從來沒和這類機構或是這類人打過交道,所以也懶得再想了。

  把名片放進床邊的衣服口袋里,感覺好象身體沒有那么疼痛了,我慢慢坐起來,將那幾條細管子拔開,再吃力地慢慢的穿好衣服,然后細細檢查起身上的傷口來。

  從表面上看我好象受傷挺嚴重,光看那些皮膚上的裂紋和脫落的皮屑就挺嚇人,但透過脫落的裂口,可以看到里面新生的皮膚,白白嫩嫩的。這么快就有新生皮膚?我有點奇怪,不過再奇怪的事也見過了,我只疑惑了一會也就接受這個事實了。

  我閉上眼,細細的回憶起事情的所有經過,當時發生的所有事如同電影一樣一一出現在腦海,直到現在,我才真切的相信發生的一切,包括那天無故出現的大旋渦狀的烏云,外星人的打斗,暗淡人影的不敵,以及那人最后用手按在我胸口后發生的一切,和他說的那幾句話。

  現在,事情很清晰了,我的想像力思維大力開動起來,當日,兩個實力強大的外星人在爭斗中無意闖入地球,出現在本市上空,最后一方不敵,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將一些相關訊息通過手傳給了在場的唯一地球人,即是我,然后雙方同歸于盡。對,肯定是這樣,我很得意自己這種完美的解釋,這樣就可以解釋我為什么腦海里經常出現些無意義的字符或圖象,又解釋為什么占上風另一方為什么沒有毀滅地球,肯定是弱勢一方施展什么秘術同歸于盡了。

  我長吁一口氣,想通的事情的經過后心情無比輕松,當然,自己被動接受了些訊息這個情節目前看來也沒什么后遺癥,也就先不管了吧。

  我滿意的點點頭,這才感到身體的疼痛里混和著疲倦,慢慢的,我進入了睡眠當中。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