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4:3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未知數——X
  4. 第二章 再次相遇

第二章 再次相遇

更新于:2018-03-16 13:14:10 字數:2131

字體: 字號:
未知數——X目錄
共59章
  高考成績很快就出來了。依偉坐在電話旁,在父母的注視下,終于鼓起勇氣撥通了查分電話,等待著回音,就象坐在被告席上聽候宣判。沒太久宣判結果下來了--498分。依偉和父母大失所望。因為這個分數雖比去年分數線高出近50分,但卻比今年的分數線低了兩分--只差兩分達線。也正因為如此,前幾天估分報考志愿的時候,依偉覺得肯定能達線,便根據去年的情況選報了一個比較好的學校--省理工大學;也正因為如此,依偉連同家人今年的大學夢注定要多費些周折了。

  高考,七月考學生,八月考家長。這樣的暑期考生和家長都不會安坐的。自從知道了成績,依偉的逍遙期也宣告結束,他也沒有心思逍遙。他幾乎天天往學校里跑看自己報考的學校有沒有降分錄取自己的通知寄來,打聽各學校的錄取情況,看看同學們各自的歸宿,和同學們交流每一天涌現出來的關于高考的聽聞。各色學校,不論公辦的還是私立的等等的自我宣傳,充斥著自己的視聽。每天都生活在焦急里,這個大環境的氛圍就是焦急。

  每一天涌現出來的關于高考的聽聞,豐富了人們飯前飯后及飯桌上的談資。那些或喜或悲或真或假的消息,在這個大環境里,就好比大風里攙雜的塵沙,增強了風的勢頭,吹得人眼迷心亂。

  看著錄取工作就要結束,依偉被降分錄取的可能已非常渺茫了,這時也該卓父出山了。有句話叫“分不夠,錢來湊”所以卓父帶足了錢去找一個省招辦的同學,他認識省理工大學的一個學院主任。其實只有依偉這樣的分數,學校才會考慮高費錄取的。所以最后憑著這點微薄的分數與交情,學校減收了一萬元的高費,也就是說依偉多交3萬元就可以提檔錄取了。在這里,人民幣與高考分數的兌換率,高達1.5萬比1,美元英鎊等估計到地球爆炸的時候也無法與之比肩。不過只能咱們普通老百姓用用人民幣去換分數。如果也可以拿著分數換人民幣的話,咱老百姓都過上小康生活應無問題。為了兒子的學業與前途,這3萬元卓父沒有吝惜,交了。對方答應兩天后寄錄取通知,專業是國際貿易。到如今,依偉才開始自恨起來,此恨綿綿,發自心底。但到底恨什么自己也不清楚。恨沒好好學習嗎?自己其實本來就不打算好好學習,只能恨自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眼看著大學已向自己走來,第二天卻風云突變。那個女主任打來電話說,國際貿易是學校的好專業,4萬元已經很少了,要還想上的話,把那一萬元補上。卓父當時氣得在電話里就與那主任爭吵開了。

  “說好的,為什么變卦?”

  “這是學校的規定。”你送上門來了,還不多宰你一刀。

  卓父很生氣,卓母很擔心,依偉則很無奈,但他們都有一個同樣的念頭,這破學校咱不上啦。自此,依偉連同家人的大學夢終于有了一個結局--破滅,依偉也終于有了一個歸宿--去市一中復讀。復習班的開課一般總要等到各類院校錄取工作結束,考生不會再被錄取的時候。所以依偉還有一段時間的假期,但這一段時日依偉是不可能再逍遙自在了。依偉因為沒有考好,成了家里的罪人,所以卓父決定對依偉進行勞動改造。因為他是四海賓館餐飲部的經理,所以讓依偉到自己管理的飯店里去刷盤子。說實在的一個讀了3年圣賢書的高中畢業生,能讓他去干什么呢?

  第一天上班,依偉早早起來,只要不是去作題,即使是刷盤子依偉也會感到有幾分新鮮。依偉穿上工作服早早地來到廚房。廚房分熱炒,冷拼和面案三個部分,也就是說依偉所在的洗碗池不在此類,頂多是個附屬,可見地位低下。但大家對他都很恭敬。早上一般只賣早點,所以碗盤不是很多。依偉的工作就是把每個要洗的盤,碗,筷子等經過一沖,二洗,三消毒的程序之后,放進柜子里。這三道程序是防疫站的要求,不過大多數飯店都會簡化程序,將消毒一項給省掉。所以這一早上依偉干得很輕松。

  到了中午,廚房里開始忙亂起來。依偉正在洗碗池邊忙碌,忽然看見一個女人(飯店服務員)向自己走來。依偉睜大了雙眼,驚奇地注視著她走到面前。因為那女人長頭發,高個子,手小指指甲染這深紅。可身的制服凸現著美好的身材。

  那女人瞥了他一眼道:“是啦,是我,你想怎么樣?”

  這句話把依偉噎得半天答不上來,“我...沒...沒什么,只是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而且是在這里。”

  那女人并沒有停下來,到熱炒那里去遞菜單了。依偉如立云端,又有些眩暈。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有一個不認識的人在自己的世界里頻頻出現,為什么她總是對自己愛理不理,好象很熟識似的,因為兩個陌生人之間是不會這樣的啊。

  他忙跟了過去,走到那女人身旁。

  “我知道你想問,為什么我說我以前見過你。”這句話又來得突然,噎得依偉一口氣險些沒喘上來,“現在是工作時間,我不想和你說這些。”

  “沒事......”

  “什么沒事?別以為你爸是經理,你就可以在上班的時間談別的事。”

  依偉剛剛氣息勻停了,想說句話,可是話還沒說完,就被她這句話象愛國者導彈截飛毛腿一樣地給截掉了。而且還又被狠狠的噎了一下,看來一時半會是緩不過勁來了。那女人一直都不正眼瞧他,依偉只好離開。這下依偉從云里墜到了霧里,為什么?怎么回事?這些問號陰魂不散地在腦海里飛舞。

  過了一會,大概是那女人招待的那一桌客人走了,只見她端著一疊撤下來的盤子,走了過來。依偉忙把嘴合嚴,怕自己忍不住開口之后,又得飽嘗被噎之苦。不想那女人先說話了:“好吧,告訴你吧。”

字體: 字號:
未知數——X目錄
共59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