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0: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贏天下
  4. 第四章 錦樂坊

第四章 錦樂坊

更新于:2018-03-18 11:55:56 字數:3085

  五樓的一間房間內。

  陳延慶關上門,轉過身施了一禮:“觀公子氣息穩健,精光內斂,定是修為有成之人,卻不知公子如何稱呼?在何處仙山修行?這樣吧,陳某癡長幾歲,便稱呼公子一聲老弟如何?”

  “不敢當,陳老哥言重了,您稱呼我無生就行”姬長生不動聲色地還了一禮:“在下一直在海外隱居,乃是一區區散修,魯莽之處卻讓老哥見笑了。”

  “哪里哪里,無生老弟久在海外修行,對這俗世金錢不在意,陳某當然了解,再說了些許酒菜錢,陳某請客都嫌寒酸,此事休要再提。”

  “如此,那就多謝老哥照顧了。”

  “哎呀,客氣客氣,”陳延慶一邊擺手,一邊倒茶,嘆了口氣道:“不瞞老弟,陳某自幼隨家師在山上煉丹,因此對這草藥很是熟悉,后來因太不成器,被家師趕下山來,做了這俗世的買賣,今日偶見這天須麻草,喜上心來,卻不知無生老弟能否割愛?”

  姬長生沉吟片刻,心里也想用此物換來一些用得著的東西,于是故作糾結地道:“既然陳老哥厚愛,無生也就忍痛割愛了。”

  陳延慶大喜,拍手道:“如此一來,就多謝無生老弟成全了,卻不知老弟想換成俗世金錢,還是一些靈石器物之類的?”

  “卻不知如何個換法?”

  陳延慶侃侃而談:“草藥之流,有神、天、地、靈、玄、凡六等之分,這天須麻草位屬玄階上位,尋常不可一見,更兼其解毒之功一流,因此其價格往往能達到靈草的級別。”說完看向姬長生,見他不動聲色,于是繼續說道:“我與無生老弟初次相見,沒來由地生出結交之心,因此知無不言,俗世金錢對于我等修仙之人不值一提,天須麻草,老哥愿以金錢十萬金,亦或一萬下品靈石來換,如何?”

  看來是一比十的比例了,思索片刻,姬長生給出答案:“既然如此,小弟就換一千金,以及九千九百靈石,如何?”。因為畢竟以后說不定還會在俗世走動,所以備一些金銀還是有必要的,對于靈石,姬長生還真的很是陌生,因為夢幽山雖然靈草眾多,但卻并不產靈石。

  “痛快!”陳延慶拍了拍雙手,房門打開,從門外走來兩名仆人,姬長生定睛一看,此二人步伐穩健,眼中精光湛然,必定是修行之人,頓時心中了然,看來這陳老哥絕對不是他自己說的那么簡單,如果真是被逐出山門的,定不會有此等護衛,要么就是此人大有來頭,家世淵遠。

  “你們二人,去賬房那里取一千金以及九千九百靈石來。”

  “是,老爺。”二人領命,躬身退出。

  不一會兒,二人返回,躬下身,拿出一張符紙撕開,光芒一閃,一堆物品出現在桌上,堆得如同小山一般。

  姬長生大致掃了一眼,便回答道:“既如此,那就多謝陳老哥厚愛了”,說完拱了拱手,遞上天須麻草:“此物請陳老哥收好。”

  “好好。”陳延慶喜笑顏開,接了過去,仔細打量,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姬長生則略略掃了一眼靈石和金銀,便用自己的乾坤戒收了起來。一旁的陳延慶看到了,頓時略略驚訝,看來自己還低估這位少年人了,能用的起乾坤戒的身世可不一般啊,心中頓時有了一個想法,但很快就被自己打消了,因為自己看不透這個青年,這么多年來,自己不但修為穩步提升,財富也愈加積累,靠的是什么?不就是這“不貪”二字嗎,看看與自己一起下山的幾位師兄弟,不是招惹了惹不起的勢力身首異處,便是辛辛苦苦為靈石奔波,哪有自己過得快活。

  收拾好各自的物品,二人皆大歡喜,陳延慶一聲吩咐于是二開酒宴,盡管姬長生竭力推辭,但敵不過陳延慶的熱情,酒席間,賓主二人把臂盡歡,稱兄道弟,一時間氣氛極為熱烈。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陳延慶道了聲:“冒昧地問一句,不知無生老弟,此次下山有何打算?”

  姬長生略略思索,回答道:“在下孑然一人,多年來一直在海外的一處海島苦修,卻不得其法,修為一直卡在瓶頸期,因此此番下山欲拜入一名門大派,得大修行之法,卻苦無引薦,因此頗為煩惱。”

  “敢問老弟的修為是?”

  “凝液中期”說完,姬長生略略放出自己的一絲氣息。

  “原來如此”陳延慶訝然,此子如此年輕竟有凝液中期修為,比自己境界還要高一級,前途不可限量,心中結交之意更濃,于是望著姬長生說道:“如果老弟沒有去處的話,哥哥我倒是有一個推薦”

  “哦?”姬長生看向他。

  “實不相瞞,老哥我乃是出身本地一名門大派,名曰‘馭獸齋’,不是老哥自夸,我們宗門自開創以來已經有八千年歷史,高手層出不窮,乃是咱們這玄機星上十大名門之一,要知道整個玄機星可是有數千門派,說到這里,問一句題外話,不知老弟對咱這玄機星了解多少?”

  姬長生微微一笑,開口說道:“不怕陳老哥笑話,小弟我自幼在海島修行,對于星外之事只不過道聽途說罷了,據說我們這頭上萬千星辰,每一顆都居住著無數像我們一樣的族人,浩瀚銀河,實在不知有多少族人,更是聽說在一些遙遠的星域上,靈氣充沛到每個居住在其上的人類都有修行的資質,實在駭人聽聞。”說完微微搖頭,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哈哈,無生老弟此言差矣,這世界之大,遠超我等想象,”陳延慶抿了一口酒,興致勃勃地說道,“我曾跟隨家師穿過星門去過一個叫紅葉星的地方,那里四季如春,沒有寒冬,靈氣密集程度是我們玄機星的十倍,修行一日,等于我們這里十日,靈寶眾多,比我們玄機星要便宜得多,其星上門派上萬,甚至有通玄境的高手坐鎮,那可真是名副其實的人間樂土。”說完連連嘆息,一副神往的樣子。

  姬長生微微一笑,并不言語。

  “所以這就是加入大門派的好處了。”陳延慶一臉的得意之色,“我們馭獸齋每年都有外出拜訪其余星域的機會,即使你修為不夠。只要你能被宗內長老賞識,一樣有外出游歷的機會。要知道我們玄機星可是有規定,修為不到化晶,可是沒有資格出去的。”

  “哦?這是為何?”姬長生來了興趣,這件事情可是頭一次聽說。

  “老弟有所不知,”陳延慶長嘆一聲,“像我們玄機星這樣低等的地方,一般的修仙者哪里肯來我們這里,相反,我們這里的修仙者都是拼了命的往外處擠,因為我們這里的修煉環境實在差強人意,所以歷代玄機星的星主都做了規定,凡修為不達到化晶期的不得外出,就是怕人才流失。所以像我們玄機星的十大宗門,基本上那些掌門實力最強的也就是金丹期,不是沒有更高的,而是一旦到了化晶期,就基本上都往別的高等星域修行了,像我們馭獸齋的主宗門就是高等星域一個名叫廬山萬獸宗的大派,我們馭獸齋只不過是分支中的分支而已。不過老哥哥我可沒那么多雄心了,我生于斯長于斯,自七歲隨師父修行,轉眼間已經過了三百年了,我的實力也不過凝液初期而已,此生成就或許也僅限于此了。”說罷搖頭嘆息,一臉的遺憾之色。

  “陳老哥此話可有失偏頗了,”姬長生出言安慰道:“像我等修為達到凝液期之人,壽元可有五百載,陳老哥不過過了區區一半時間而已,未來仍然大有機會啊。”

  “哈哈,無生老弟無須出言安慰我,我對老弟一見如故,不知為何就想多說幾句話,許久沒這么痛快了,今日一番長談,讓我消去心中塊壘,當浮一大白,來,老弟,滿飲此杯!”

  姬長生動容,不得不說他有些被感動到了,如果此人此時還不是真情流露的話,那未免心機太過深沉了。無論如何,他沒感覺到陳延慶對他心懷不軌。

  兩人滿飲了杯中酒,陳延慶手撫胡須,哈哈大笑

  “不知無生老弟對我馭獸齋可有意愿?”

  姬長生微微一笑:“承蒙老哥照顧,小弟自當愿往”反正也是找一門派隱藏身份,順便賣這一次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好!好!好!”陳延慶哈哈一笑,“無生老弟果然爽快之人,那就這么說定了,說來也巧,還有三天就是本門派十年一度的開山收徒之日,若非如此,恐怕還要多費一番工夫。明日一早,我隨老弟一起前往錦樂坊,那里有我的一位師兄,乃是本門在長安城的負責人。有他照顧,定然無憂。”

  “有勞老哥了,”

  “兄弟之間不必客氣,來,吃菜。”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