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6:5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森羅億象
  4. 第三章 羅天霸

第三章 羅天霸

更新于:2018-03-17 19:48:23 字數:3153

  羅家會議廳內,此時充滿了壓抑的氣氛,緊閉著房門,使得光線十分昏暗,墻壁上淡淡的月光石散發出的光亮,剛好能夠讓人看清房內的情形。

  長長的會議桌朝南擺放著,首座上一名身穿青色長袍,氣勢強大的中年人正緊皺著雙眉,像是遇到了什么難事。

  中年人正是羅家當代家主,羅湛之父羅天霸。

  在羅天霸的左右兩邊坐著五位白發蒼蒼的羅家長老,顯得風輕云淡,可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比羅天霸還要強大。

  這些長老平時不怎么管事,他們將權利下放到下一代,希望后輩能夠在實踐中得到更多的鍛煉,只有當后輩解決不了時,他們才會現身幫忙。

  六人端坐在一起,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安靜得能夠聽到眾人的呼吸聲,只有長桌上的茶杯中不斷地冒著熱氣,使壓抑的氣氛顯得更加肅穆。

  而羅氏商鋪的掌柜赫然正站立于門旁,戰戰兢兢的樣子像是一個犯錯的小孩,低著頭不敢直視眼前的六人,額頭上的冷汗正不住的往下流,他也不敢用手去擦拭。

  “天霸,對于羅湛將青峰鼎交予朱宏志你怎么看?”端坐在左側的大長老忽然開口道。

  大長老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宙斯九級巔峰,在羅家屬于實力最強,輩分最高的長輩,也是最有話語權的人,就是因為有他在所以徐陸兩家才不敢對羅家動手。

  聞言,羅天霸身體微微一震,羅湛是我的兒子啊,我能怎么辦。

  不過他對大長老還是很恭敬的,只能咬牙回道:“按照族規,丟失家族貴重物品可以戴罪立功,若無法戴罪立功則逐出家族。但羅湛是我的獨生子,我希望大長老能網開一面,一切由我來承擔。”

  “哼,一個廢物還妄想成為煉藥師,搞到最后連家族最好的鼎都被人騙走,我看羅湛不僅是廢物更是蠢笨如豬,身為羅家子弟不能淬體已經夠丟人了,如今竟然將鼎白白送給徐家,以后人家該怎么說我們羅家。”不等大長老回答,一幫的二長老不轉身激動地對羅天霸說道。

  羅天霸的臉漸漸陰沉了下來,沒想到二長老這么不給面子,竟當著自己的面數落羅湛,緊緊盯著二長老,過了好半晌才強壓下怒氣:“湛兒還小,希望二長老給他個機會,況且他也不知道朱宏志是徐家大長老的孫女婿。”

  “一句還小就想承擔過錯嗎?他還小難道你還小嗎?連自己的兒子都管不好,你這個家主是怎么當的?”二長老冷哼一聲,指著羅天霸訓斥道:“我可以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家主的面子上,就羅湛那個廢物早被我逐出家族了。”

  “啪”

  羅天霸一拍桌子,猛然站起身,雙手撐著桌子巡視了一番各位長老,可長老們都轉過頭去,顯然是承認了二長老的話,不過羅天霸卻不在意,身為羅家家主,羅天霸還是有自己的氣勢的,他吼道:“我說了一切由我這個做父親的承擔!但如果你們有人要是敢傷害湛兒,就是拼了這條命我也不會讓他好過!”

  “好了,都是一個家族的,有什么好吵的,先把羅湛叫來當面問問再說吧。”大長老朝著羅天霸擺了擺手,示意他穩定下情緒先坐下。

  ……

  此時,羅湛卻不知道他父親正跟長老們吵的不可開交,現在正在家門口左顧右盼,一見沒什么人,捂著《藥草大全》偷偷往自己房間跑去,生怕別人搶走了他的《藥草大全》,知道了他是煉藥師的徒弟。

  一回到房間,羅湛雙手撐著大門,賊眉鼠眼的探出頭朝門外瞧了瞧,確認沒人后,立刻將房門關閉,屁顛屁顛地跑到桌子旁邊,小心地將《藥草大全》打開,正準備觀看,門外卻響起了敲門聲。嚇的羅湛一個哆嗦,急忙抓起《藥草大全》塞進自己的床頭,這才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去開門。

  “羅湛少爺,族長有事找你,叫你立即去會議廳。”羅家下人認真的說道。

  “嗯?”羅湛驚駭,難道爹那么快就知道我已經拜煉藥師為師了?本來還想等我真正成為了一名煉藥師在給他一個驚喜呢。肯定是那個該死的掌柜為了討好父親,才這么迫不及待的告訴父親的。也罷,反正早晚要讓人知道,不過父親要是知道我能夠成為煉藥師會是個什么樣的表情呢?

  羅湛陷入了深深的幻想之中。直到幻想舒服了才慢騰騰地朝會議廳走去。

  ……

  一進門,羅湛首先就看到了掌柜,朝他投去一個得意的神色,忽然看到了家族的長老們都在,這才驚出一身冷汗,立馬向父親與長老問安。

  不過一想自己馬上就要成為煉藥師了,以后身份大漲,還有必要這么戰戰兢兢嗎?馬上抬起了驕傲的胸膛。

  “羅湛,你是不是將青峰鼎交予了朱宏志?”大長老淡淡地詢問道。

  聽到連大長老都親自詢問,羅湛更加得意了,實在憋不住笑意,咧開小嘴笑瞇瞇地說道:“是的,沒想到大長老你都知道啦,我已經拜朱宏志為師了,他說……。”

  看著羅湛那副欠扁的樣子,二長老實在忍不住了,聽到羅湛承認立馬打斷了他的話,指著羅湛怒斥道:“蠢材!青峰鼎都被人騙走了還在那沾沾自喜,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你知道就那一個鼎的價值嗎?那可是我們羅家十年的收入啊!”

  羅湛頓時止住了笑意,楞在了當場,過了好半晌才瞪著二長老不敢置信地說道:“二長老,你別開玩笑了,師傅他怎么會騙我呢?他給了我《藥材大全》,說只要我能夠認識上面的全部草藥,他就交我煉藥術呢。”

  “哼,說你蠢還真沒說錯,你說你是個廢物也就罷了,為什么還這么沒腦子,《藥草大全》這種地攤貨在外面兩銀幣一本要多少有多少,你竟然還當寶。朱宏志是徐家徐海燕的丈夫,你拜師難道不知道打聽別人的底細嗎?”

  聽到朱宏志跟徐家有關系,羅湛忽然想起了徐家父子,難怪在來福客棧會那么巧碰到他們,原來他們一直跟朱宏志在一起。

  羅湛的淚水緩緩流了下來,可他還是不死心,他將目光轉向了父親,他知道父親不會騙自己,希望能從父親的口中得知這不是真的。好不容易能夠改變廢材的稱號,到頭來卻是一場空,羅湛不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羅天霸心如刀割,他雖然給了羅湛物質上的一切,卻改變不了羅湛心里的空虛與寂寞。曾經他也想過陪著羅湛一起去大陸上尋找強者來改變羅湛的體質,卻因為家族事物纏身給耽擱了。

  此時望著羅湛期盼的眼神,羅天霸恨透了朱宏志與徐家,可眼下卻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因為他是羅家家主,他要為整個家族著想!

  “轟!”羅湛腦中如遭電擊,呆呆地立在了當場,淚水緩緩的從臉頰流了下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在自己做夢嗎,什么成為強者,成為煉藥師都是狗屁,我永遠都只是一個廢物!”

  忽然,羅湛抬起頭,用力地擦拭掉臉龐上的淚痕,猛然轉身朝著門外跑去,他不相信煉藥師是徐家的人,他不相信家族的話語,他更不相信自己要一輩子做一個廢物。

  即使是父親親自點頭,我也要去問清楚,也許……也許是父親們搞錯了呢,羅湛抱著最后一絲希望發瘋似地向著來福客棧跑去,即使是被騙了他也要親耳聽到朱宏志所說。

  ……

  “砰!”

  羅湛一腳踹開來朱宏志的房門,看到房內的一幕,羅湛楞住了。面前擺放著一張酒席,只見朱宏志與徐臣正在對飲,喝的好不痛快。

  朱宏志見踹門而入的竟然是羅湛,緊皺了皺眉,沒有說什么,他知道羅湛應該已經了解了什么。

  而徐臣肥胖的臉上的笑容卻更甚了,他知道馬上就會上演一出精彩的戲碼,兩人各懷心思。

  羅湛憤怒了,失去理智的他突然跑到朱宏志面前將酒桌給掀翻,怒視著朱宏志。

  “你是不是徐家的女婿?”

  “是。”

  “那你收我為徒是不是為了我羅家的青峰鼎?”

  “是。”

  “那你還會交我煉藥術嗎?”

  “不會!”

  “你…你…我殺了你!”

  聽到朱宏志竟然回答的那么爽快,羅湛瘋了,他赤紅著雙眼,揮舞著稚嫩的小拳頭對著朱宏志猛然揮去。

  可羅湛是一個連淬體都沒成功的小孩子,在洪武級別的朱宏志面前沒有任何威脅,朱宏志只是輕輕抬起一只手就制止了羅湛,掐住了他的脖子,慢慢地將其提了起來。

  “你,在我眼中連螻蟻都不如!想殺我?等下輩子吧!”朱宏志傲慢地藐視著羅湛,說完,隨手便將羅湛從三樓丟了下去。

  羅湛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腦袋直朝著地下撞去。望著越來越近的地面,靜靜地閉上了雙眼,他想起了自己的一生。

  也許我的出生就是為了迎接死亡吧!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