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1:07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妖非邪
  4. 第二章 面試

第二章 面試

更新于:2018-03-16 16:47:26 字數:3546

  丁寧佇立了許久,這家公司從早上到現在似乎沒有一個人進出過。他感到很奇怪,但是他沒有心情去想為什么,他更多地擔心自己的前程。如果自己現在這份工作也不適合的話,還不知多久才能讓生活安定下來。他并不羨慕那些富家子弟,世界就像是為他們設計好的一樣,有許許多多的東西供他們揮霍,然而正因為自己擁有的不多,才更加懂得如何去珍惜。

  調整好心情,丁寧還是勇敢地邁出了新人生的第一步,他跨進了那幢破舊的樓內。

  丁寧難以想象這家公司內何時已經滿是人了,屋內的光線打得很足,但剛剛從室外看卻沒有這種感覺。

  室內的人員看著丁寧從門外進來似乎都有一些驚訝,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向丁寧行注目禮。丁寧如此沒有存在感的人第一次感受到了眾人灼熱目光的殺傷力,兀自低下頭,盡量不去和別人對視。

  其實丁寧心里此時很想找個人問問這家公司的總經理在哪兒,但是周圍已經凝滯的氣氛讓他開不了口,他心里都有些后悔自己竟然真的來到這個名片上寫著的公司了。去搭訕啊!丁寧心里有個聲音在催促自己,然而畢竟二十多年來的歷練中搭訕經歷少之又少,丁寧此刻也只好暗罵自己無能。

  丁寧正在這屋內糾結著,此刻他似乎感覺周圍的人都對他虎視眈眈,前狼后虎,進退兩難之時,他的眼前出現了一雙細長的腿。

  丁寧的視線瞬間就抬高了,目光正好和面前的女性對上了。她齊耳的短發,隨意的劉海掩住了額頭,眼神中透出了些許狡黠,穿著的衣服顯示出她的精干,也露出了姣好的身材。丁寧感覺這個姑娘給自己的感覺很是熟悉,像是曾經見到過一樣,但是又沒有太深刻的印象,就如賈寶玉剛剛見到林妹妹的那一瞬間,那種沒來由的親切感。

  “那……那個……”丁寧想說自己不是有意想擋道的,不過身體上的反應更快了些,直接閃到了邊上。

  “是丁寧丁先生么?”那個姑娘似乎是專門來迎接他的,“現在是八點十二,您遲到了將近一刻鐘了。”

  丁寧摸了摸后腦勺,他今天是早早地來了,但是在這幢樓前徘徊了許久沒敢進去,現在也不知道怎么跟這個姑娘解釋。

  不過面前的女孩似乎也沒有在等他的回答,她杏目圓瞪,朝著周圍那些一直瞄著丁寧的工作人員吼了一聲“好好工作”,嚇得所有的人都操起手中的工具熱火朝天地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我叫西溪,丁先生跟我來吧。”西溪又回復了一臉的笑臉。丁寧心里一陣嘀咕,自己剛剛那陣莫名的親切感究竟從何而來,在她身邊完全難以承受這樣的落差啊。

  “嗒嗒”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有節奏的聲音,丁寧跟在西溪的身后,他從沒有發覺高跟鞋的聲音可以如此動聽,無怪乎高跟鞋在現在這個時代成為了女性的標志之一,不過更多的時候,應該還是平底鞋更舒服些吧。

  “到了。”西溪推開門,門上龍飛鳳舞地寫著“總經理辦公室”,丁寧走進屋內,西溪在屋外關上房門。

  丁寧看了看屋內,果然是昨天找貓的那兩個大叔。兩個人此刻十分悠閑,正在品著茶下著象棋,看見丁寧來了,胡子拉碴的總經理周易仁急忙從椅子上站起來想收棋局,而另一位大叔則很是不高興地扯了周易仁一下。丁寧偷偷瞄了一眼棋局,周易仁大勢已去,老帥正在田字格中作垂死掙扎。

  “周易仁,”周易仁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另一個大叔,“裴云,裴總。丁寧,我們見過哈。”

  周易仁這樣就算是介紹完了,然后拉了個椅子,給丁寧做了個坐的姿勢,丁寧就坐了下來。

  “那么我們現在開始面試吧。”

  “面試?”丁寧一聽心里有些慌。明明昨天道別的時候對方還沒有提什么面試的事情,這突發起來的狀況確實讓人難以預料。

  周易仁笑著說,“別急別急,只是簡單的對話問答而已,這也是幫助你了解本公司必要的一個步驟。”

  周易仁這么一說,丁寧的心里稍稍安定了許多,而且畢竟他也面試過許多次,算是個“面霸”,這種小事還能夠應對。

  “那么丁先生,”周易仁捧著他的簡歷看著他,“你是來面試我們公司的代理總經理的嗎?”

  “代理總經理?”丁寧幾乎要驚叫出聲了,自己再怎樣得年少輕狂也不至于在簡歷上寫自己要面試成為公司總經理吧?“沒,沒有啊,我簡歷上沒有這么寫……吧?”丁寧稍稍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把剛剛因為驚訝而抬起的屁股重又挪回了椅子上。

  “丁先生,你要知道,我們公司現在所有職位都不缺人,只有代理總經理是空缺的了。而且,以我來看,你的資質成為總經理絕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問題大了去了。自己幾斤幾兩自己心里還是有數的,再怎么掂量也拗不過那些大人物的一根手指頭,畢業之后立馬失業,迅速成為了Loser的一員,大有向MADAO進軍的趨勢,怎么可能一下子麻雀變鳳凰呢?

  “那個,能否容我考慮一下?”丁寧此時心里滿是忐忑,這家公司到底是干嘛的呢?自己一無是處在這兒竟然受到了這樣的對待,他們要劫財自己沒財,劫色自己二十多年的處男也沒什么意思,舉目無親好像真的沒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丁寧心里泛起了一點點歡快,自己二十多年之后終于還是被別人賞識了,雖然別人以為自己是金子而自己的本質卻是黃銅,用來冒充黃金的銅鋅合金罷了。

  “那既然丁先生是想面試我們的代理總經理,其實我們覺得你的資質已經足夠了,干脆我們就先將合同簽好怎么樣?你還有什么問題么?”

  丁寧此刻心里確實有不少問題,他實在是對這樣一個公司完全不了解。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剛剛踏進公司時公司員工在做的事情,卻怎么想都理不出個頭緒。當時所有的人好像都在看著他,什么事都沒有做,“能否告訴我們公司的業務是什么呢?”

  周易仁緊緊地直視著丁寧的眼睛,先是沉默了一小陣,丁寧心里直打鼓,害怕說錯了什么話惹得周老頭不高興了。沒想周老頭又嘆了口氣,仰頭看著天花板,“其實,公司業務什么的也是我正在想的問題……”

  丁寧一下子梗住沒有什么話可以說了。他在心里質問著自己,這個公司里面都是瘋子吧?總經理連公司的業務是什么都不知道?這個公司真的存在在世界上么?自己是在做夢嗎?應該自己和世界一起脫線了吧……

  “雖說沒有什么固定業務,”周易仁換上了一副嚴肅的神情,“但其實我們公司還是有一定業務的,你確定要知道么?”

  丁寧的思維已經完全和周易仁脫節了,他在心里默默地期待著周易仁再次換上剛才的白癡面孔對自己說,其實公司的業務就是找像你一樣的人過來對話取樂的,自己就像是五歲小孩,被大人拿著一根棒棒糖就牽著鼻子走了。然而周易仁卻沒有變化表情,這次似乎是真的嚴肅了起來。

  “我想知道啊,畢竟自己很有可能進你們公司吶。”

  “我們公司的業務就是這個,”周易仁從旁邊的辦公桌上抄起一撂紙遞到丁寧的面前,“喏,你可以看看。”

  丁寧接過那撂紙,一張一張地翻閱著,卻仍然毫無頭緒。“這些有什么意義嗎?似乎只是一些奇聞軼事而已,其中有些還是鬼故事,和我們現在應該毫無關系吧。”

  “我公司的主要業務就是這個,”周易仁攤攤手表示,這就是現實,年輕人雖然你棱角分明但還是接受這樣比較好,“我公司人員的組成有很大一部分是妖怪,本公司的業務就是與這些妖怪共事。”

  丁寧此刻已經認定這是一個拙劣的玩笑,從椅子上直起了身子,將那撂紙遞了回去,“抱歉,我想我可能跟你不在同一個次元內,開玩笑也得有個程度,自己迷失在不曉得那個二流作家寫的妖怪小說里也不要因此影響別人的生活……”

  “不不不,我說的都是真的……”周易仁還在說著,卻對上了丁寧憤怒的目光,噤了聲。

  旁邊一直靜坐著的另一位大叔裴云也跟隨著丁寧站了起來,“丁寧,你為什么不相信呢?”

  “是,我相信,但是你要讓我降妖除魔?我做不了。讓我和你說的妖怪相處?我也沒這個膽。所以我還是回去洗洗盤子好了,這樣子的生活其實也不錯。”丁寧的聲音中帶著些些的諷刺。

  “丁寧,你在你的一生中認識過多少人?真正推心置腹地了解過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地了解你?”裴云的聲音依舊平靜,“如果你身邊的妖怪都跟你一樣把所有的話憋在心里,你又怎么會知道他的世界?你屬于這兒,雖然你不是妖怪,但是你已經和妖有了牽扯,這條路就回不去了。”

  “我屬于這兒?我是個人類,單純的人類,我才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鬼怪,我可是跟著黨的旗幟走的社會主義好青年……”丁寧聲音漸漸低落了下來,他也不知道自己所知的世界究竟是否如此。

  “那是不是只要能夠向你提供世上存在妖怪的證據,你就會和本公司簽合同呢?”裴云仍是步步緊逼。

  丁寧心亂如麻,明明前一天他還在為社會主義建設提供自己微薄的力量,今天就在這兒和別人討論起這般怪力亂神的問題。這個世界給了他一條岔路,他不敢向前走,而原來的那條路卻也早已遍地泥濘。

  “我想……也許吧……”其實丁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回答得如此猶豫。現在他的處境窘迫到手機話費都不想去繳,尊嚴啊什么的在這種時候也丟得差不多了,好像也沒有什么更糟糕的事了,而現在別人提供了自己一個代理總經理的職位,衣食無憂,如果是真的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