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8:1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一氣化三清
  4. 第三章 丐幫

第三章 丐幫

更新于:2018-03-15 18:35:04 字數:3321

  丐幫在天元城內只屬于一個三流的幫派,甚至在一些大人物眼中丐幫就不屬于幫派,因為丐幫內部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的乞丐,一些原來天元城的地痞流氓幾十個人,把這些要飯花子組織了起來,每日里看管,收繳這些乞丐的收入,但一些乞丐能夠有多少的收入,所以也就限制了丐幫的發展。雖然對于大人物來說丐幫不算什么,但對于天元城內的乞丐來說就像小鬼遇到了閻王,不得不聽命行事。

  丐幫的駐地在天元城西面,里外有兩層院子,有著十幾間瓦房,看樣子過去是一個地主的家,現在卻成了一群乞丐的據點。

  李自強和老乞丐被帶到這里的時候,已經夜深了,院子里的乞丐大多已經回屋熟睡,但院子中卻還有四五個比較強壯的乞丐坐在那里聊著天,很明顯這幾個人就是防著乞丐逃跑的。

  看見王五帶著人回來,幾個人馬上起身行禮。

  “行了,今天又來了倆新人,你們帶他們找個房子安頓一下。”

  王五對著院子里的值夜的乞丐說道,而后有轉過身對跟在身后的人說道,“今天大家辛苦了,先各自回去休息吧,明天加個肉菜。”

  “多謝舵主。”

  “王舵主慷慨。”

  幾聲獻媚隨之傳來。

  “麻子,這倆個新人交給你了,你給我看好了,要是跑了的話為你是問。”

  王五對著值夜的其中一個說道。

  “舵主,您放心吧,在我手底下還從來沒跑過人呢。”麻子立刻跑到王五跟前媚笑的說道。

  叫做麻子的人和其他人相差甚多,不但身材瘦小好像一個半大的孩子,而且聲音有些尖細,臉上還長了不少的麻子。

  王五吩咐完一切,便走出了院落,看來這丐幫的舵主并不和這一群乞丐住在一起,而是另有住處。

  叫做麻子的乞丐一直恭敬的把王五送出了院落,在門口目送著走出了老遠,這才轉回身站直了身子,看向了站在院中有些茫然的老乞丐和李自強兩人。

  “你們兩個就是今天新來的?”麻子聲調調高了一些,昂著腦袋傲慢的說道,完全沒有剛才狗腿子的樣子。

  “這不是廢話么。”李自強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老乞丐狠狠的瞪了一眼李自強,然后賠笑這說道,“這位小哥,您說對了,我們兩個就是新來的,還請以后多多關照。”

  麻子離得兩人遠些,并沒有聽見李自強的嘀咕,但看見老乞丐如此恭敬自己,還是比較滿意的,但仍然板起臉來,說道,“什么小哥,是隊長,以后你們二人就是我小隊的人了,以后見面要叫隊長,雖然我這個人很是隨和,但是國有國法幫有幫規,無規矩不成方圓。咱們丐幫最是講究規矩的地方了,稱呼千萬不要叫錯,這次就算了,以后不要叫錯了,尤其是幫主還有舵主,見面是要行禮的,不然輕則餓上你們一頓,嚴重的話免不了一頓打。”

  麻子頗有些自得的指教這兩人丐幫的“規矩”,看來他這這隊長的職務還挺高,除了幫主和舵主就是他了,不過貌似整個丐幫就三層管理吧,他這個隊長屬于最下層的了。

  “是是,我們一定謹記隊長的教誨,以后萬萬不會叫錯。”老乞丐滿臉奉承的說道。

  “嗯,好說好說,以后跟著我混,只要你們聽話別的不敢說,但是每天讓你們吃上一頓飯還是有保障的。”麻子一臉傲然的說道,好似跟著他混非常有前途似得。

  李自強聽見他這話差點鼻子沒氣歪了。

  每天吃上一頓飯?還有保障?保障你大爺,自己和老乞丐在外面不敢說頓頓能吃飽,但一天兩頓飯卻是沒有問題的,偶爾還能像李自強前世那樣吃三頓,最慘的時候,還可以在外面挖挖野菜,趕上運氣好還能打個野雞野兔呢,這尼瑪到了這里,每天一頓飯還好像承受了多大的恩惠似得。

  不提李自強在心里如何的抱怨,但是老乞丐聽見這話立馬一臉的激動,混濁的雙眼露出了精光,好似前途無亮(是前途無亮,不是無量)的人遇見了救世主,雙手微微有些顫抖,顯示出內心的激動,恨不得馬上便拜麻子為主公,征戰天下……

  當然這只是李自強看見老乞丐的表情心中誹謗,但看效果確實很好,那麻子一臉的享受的表情,看著李自強和老乞丐的目光中也沒有剛才的鄙夷,好像真的有些把他們當成自己人樣子。雖然不知道成為自己人是不是真的好,但是不得不說,老乞丐這演技令李自強折服,如果老乞丐去前世演電影,估計奧斯卡就得被他包圓。

  “好了,今晚給你們找個好些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晚,明天開工努力些,爭取給你們加個饃饃”麻子看這兩人如此識相,便也沒有為難他們,往常的一些剛來的乞丐卻是要為難一番的,別的不說,起碼第一天晚上是絕對讓你睡不好的,但這次麻子卻十分痛快的安排了兩人的住處,也不知道是麻子今天心情好,還是老乞丐表演的太到位了。

  地方不算好,但也不是太差,一個大通鋪炕頭,上面已經睡了七八個乞丐,僅有靠墻的地方有些位置,但兩人躺上去卻顯得有些擁擠,但比土地廟卻強上一些,起碼屋頂沒有漏,屋子四周的窗子還算完好,算是一個完整的屋子,不至于晚上凍醒。

  三個人來到屋中卻是沒有人起來,有一些嘀咕聲也隨著三個人進屋而停止,就好像所有人都睡著了一樣,看來這麻子在這群乞丐中還是挺有威懾力的,也沒有點蠟燭,摸著黑老乞丐和李自強便擠上了炕,而麻子在屋中巡視一圈也離開了,屋子中再次陷入安靜,不一會嘀咕的聲音再次響起來,看來并不是所有人都睡著了,但卻并沒有人過問李自強和老乞丐兩人,看來他們對這種生活已經習以為常了。

  老乞丐和李自強誰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他們都知道自己掉進了火坑,看著丐幫如此嚴密,想要逃出去的希望十分的渺茫。

  “對不起,老乞丐,要不是我去西街乞討,也不會連累你和我一起掉進了這個火坑。”沉默了半晌,李自強開口低聲說道。

  “唉!”

  老乞丐輕嘆一聲,輕輕摸了摸李自強的腦袋,“不要自責了,你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雖然不是父子,但卻勝似父子,知子莫如父,你的為人我還不清楚么,以你的懶惰的性子,而且并不貪婪,恐怕即使知道那西街油水多你也懶的去,你也是你無意中在那里乞討,雖然惹了些禍事,但也怨不得你。”

  雖然是在黑暗中但李自強也能感覺的道老乞丐那慈愛的目光,“老乞丐,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

  “我知道,以后會告訴你的,現在還不是時候。”老乞丐打斷了李自強的發問,摸了摸他的頭發輕聲說道,“睡吧。”

  李自強一直有一個疑問放在心里許多年,曾經幾次想要開口詢問,都被老乞丐糊弄過去,而這次也不例外,老乞丐并沒有讓他問出口。

  李自強在很小的時候就被老乞丐撿到,從小和老乞丐一起乞討,而且兩人的感情也如同父子,但是老乞丐就是不同意李自強叫他父親,只是讓他叫做老乞丐,而且這么多年,李自強連老乞丐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很是懷疑老乞丐是不是也姓李,所以讓自己姓李,而且還給自己起名字叫做自強。但是經過這么多年觀察,發現老乞丐并不姓李。

  這讓李自強有許許多多的疑問,自己的身世老乞丐是否知道,還有就是老乞丐的身份也如同謎一樣。

  渾渾噩噩中,伴隨著各種小聲的嘀咕聲音,李自強便陷入了睡眠,而他卻不知道,在他旁邊的老乞丐依然睜著渾濁的雙眼,看著房屋的屋頂。

  “鐺鐺鐺鐺鐺鐺鐺~~~”

  刺耳的聲音從院落中傳來,破銅爛鐵的敲擊聲令人無法安心的睡眠。

  由于昨天睡的太晚,還在深度睡眠中的李自強便被這刺耳之聲驚醒,還沒等他起床看個究竟,昨晚上的那個麻子就已經拎著一個竹篾進到了屋中,看見還躺在炕上的李自強,也不廢話,一竹篾便打到了李自強的肩膀上,李自強疼的直吸冷氣,立馬便沒了睡意,剛坐起身來,便看到那麻子拎著竹篾在屋中巡視,看見沒起床的就是一下。

  一個屋子里有四五個人都被他抽了一下。

  “快點,不要裝死,院子里集合,晚了一會你們全要挨板子。”

  麻子冷著臉督促這屋中的幾人。

  等所有人都起來了,麻子這才喝了一聲“都跟緊我,一會不要走丟了。”

  說罷帶著這個屋子的所有乞丐來到了院中,有走的慢些的,他也會上前抽上一兩下,雖然十分殘暴但卻沒有人敢于反抗。

  李自強和老乞丐默默的走在中間,即不上前也不落后,來到院中可就熱鬧了,亂哄哄的上百人,有十幾個拿著竹篾的人,每人看管著幾人到十幾人不等,這十幾人都和麻子差不多,看來也是這個丐幫的隊長,雖然這些隊長們盡量維持秩序,但是乞丐能有多少素質,依舊亂哄哄的。有幾個隊長不斷的拿著竹篾抽著乞丐。李自強他們這個小隊還算好些,起碼對比那些小隊來說,并不是李自強他們這個小隊的素質較高,而是麻子下手更狠,現在李自強被抽的肩膀抬胳膊都有一些別扭,被抽的地方一片血紅,還有些紅腫。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