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8:18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回想事件前后的邏輯推理
  4. chapter1 商業式笑容

chapter1 商業式笑容

更新于:2018-03-16 13:28:41 字數:3463

  天空晴朗的上午,街道上的嘈雜聲音互相交錯,各自奔波的人們制造出來的聲響構成了城市最重要的一部分,因為聲音雜亂,所以才被稱之為城市,因為人們忙碌,所以才被叫做城市。

  頭上戴著一個粉紅色發夾的女孩子牽著好像因為熬夜有些精神不濟的母親走到一個街道小攤前買下了一個煎餅后帶著母親走到了路邊攤旁邊咖啡廳里。

  女孩把自己剛剛買到的煎餅放到母親的手上后,看到了坐在咖啡廳里的某個男人的身影,從剛剛開始眼中就透露著與年齡不相符的沉著陡然消失一空,看起來不過十歲的女孩前者有些失魂落魄的母親走到了咖啡廳里正在朝女孩招手的男人面前。

  “看起來很慘呢,這位小姐。”男子把早就點好的放在桌上的蛋糕遞到慢悠悠坐好的女孩面前對著女孩的母親說道。

  “是啊,今天早上我找她的時候剛剛還在被那個男人虐待呢~”小女孩皺著眉頭一臉不高興的對著男人說道。

  男子伸手示意女孩可以吃蛋糕了,然后看了一眼女子手上拿著的煎餅。

  “小依,這煎餅是怎么回事?”

  “這位媽媽在我帶她過來的時候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非常響亮的叫了哦!然后呢,我就想要買點東西給她吃,但是我身上……我身上沒錢。”女孩此時吃蛋糕的聲音也很響亮。

  盯了女子手上的煎餅一會兒,男子說道:“難道你到門口那個我打工的地方買煎餅賒賬了?”

  早上到咖啡廳里喝咖啡的人都是一些安靜的人,在這種安靜的氛圍下,女孩小依保持著吃飯安靜的態度彰顯著自己是一個好孩子的事實。

  那么,從以上的情節發展可以看出了,女子的確是一個母親,但是很遺憾的,她不是女孩的母親。

  他是一個精神肉體被慘遭虐待的母親,精神狀態嚴重低迷的一個可憐女人。

  “初次見面,我就是你身邊的女孩周依之前所提到的私家偵探,我叫種荼,名片什么的沒有,電話號碼要嗎?”對于女子的情況只是一句慘后就一筆帶過直接進入正題的男人開始了自我介紹。

  “我……”

  嗯嗯,聽著呢。男子做出這樣的興致盎然的表情等待著女子接下來要說出的話。

  “我真的可以,報復他嗎?”

  “當然,而且絕對合法哦,完全合法。”眼角笑吟吟的種荼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語氣顯得很是高興。

  “想要喝點什么嗎?女人要是缺少水分可是會變丑的哦。”

  這話不是種荼說的,而是周依說的。

  “請你一定要幫幫我!”安靜的氛圍被打破了,但是種荼和其他的客人并沒有因此而產生什么反感表現,而是依舊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各干各的。

  “可以詳細說說你想要我幫你什么嗎小姐?看在你這么年輕的樣子上來看,小依所說的你的孩子應該也大不到哪里去吧?難道你所說的幫你……”接過服務員剛剛送上來的瑪奇朵放在桌上,種荼閉口不說下半句。

  有些話還是必須由當事人自己說出來比較好。

  “不是的,孩子……已經沒了。”看起來說出這句話已經拼盡了很大的力氣一樣女子因此開始喘氣。

  種荼好像顯得很有耐心的一臉微笑等著女子的下文。

  “請讓那個男人……至少,至少讓他受到應有的報應吧。”

  “聽您這么說我實在是無法一時之間全部理清您想要表達的意思,嗯……我這么理解可以嗎?”瑪奇朵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接近半杯的量消失了,種荼放下手中的杯子。

  “先不說您的丈夫虐待你的事情,一些隱情你沒有和小依進行交代,像是你的孩子的事情,你之前不在這個城市生活的事情,甚至于你現在精神頹萎的事情,總的全部都收集起來的事情還是不夠全面,那么,現在就需要用得上你之前委托小依的時候我們這邊給您準備的與預付金相對應價值的東西了。”

  從一旁的椅子上拿起一個資料包放到眾人的眼前,周依還是在埋頭認真對付著蛋糕,種荼一臉嚴肅的指著桌上的文件。

  “作為一個從異鄉過來這個城市的人你已經是足夠優秀的人了,在這個城市公司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有著一個通病,那就是加班,每天晚上加班到十二點左右才有可能回家的大量工作量,不菲的工資,這是外鄉人過來工作的特權,你可以選擇長時間的工作也可以選擇普通的工作,你選擇了前者。”

  “真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喜歡男人虐待自己的女人,不過這些就先不提了,那個男人也是盯上了你在這個城市奮斗近十年的資產才和你結婚的,也不是什么好人。”

  說出這些話的種荼雖然臉上還是一臉祥和的微笑,但是,總感覺語氣中好像有什么不滿。

  是對女子故意隱瞞的不滿還是因為什么其他的不滿,女子不知道。

  但是,現在不是利用自己因為加班而造成的面色難看做掩飾的時候了。

  “請您直接告訴我委托的內容,這樣子,對我好對您也是有益處的。”臉上掛著笑容手上卻在做著威脅行為。

  “像是那什么男人因為一不小心沒能抓住你你摔下樓了的結果,在這之后因為這件事情變本加厲的強迫他什么的,不管怎樣,被人知道了對于您的社會評價還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我……”

  面前的男人面不改色的威脅著自己的客戶。

  “我給您準備了三種服務方針,就像您剛剛所說的,想要那個男人得到應有的報應是吧?所以有三種報復方案,完全合法,不會對您造成任何的影響。”

  這個男人所做的事情真的是一個偵探應該做的事嗎?

  種荼提供的三種方法。

  “第一種方法,就如您所看的,是一個很可能會讓他陷入生命危險的一個方案,當然,因為會陷入生命危險所以屬于商業機密不能告知,但是能夠在二十分鐘之內讓其受到您所說的報應。”

  “第二種方法……需要三天的準備時間,而第三種方法,則是單純的不會讓其造成身體傷害的只會造成一種社會地位損害的方案。”

  抹了抹嘴蛋糕已經吃完的周依補充了一下種荼的說明道:“價格分別也會因此有所變化,您的報酬,從剛剛帶你過來幫您買煎餅陪您裝瘋賣傻意圖博取同情的時候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理解,隨身攜帶那么多錢的人想必一定有能力支付這個第一種方案的報酬。”

  不可能!你明明只拉著我的手進來的!想到這點,突然想起來,自己剛剛進咖啡館的時候和女孩站在咖啡館找種荼的場景回想起來。

  一個女孩摸一個女人的胸,好像也沒什么奇怪的?

  “小姐,您該不會真的以為我沒調查過您在公司里面掩藏起來的臭名吧?說得好聽點叫做為了事業奉獻自己的全部,說得難聽點就叫做顛倒黑白啊……不過您放心,我這邊就像是小依告訴你的一樣,不會暴露的,包括這個咖啡館里面的所有人,有關您的一切負面信息,都不會泄露出去的。”

  還有最為關鍵的一點,能夠讓種荼在客戶面前這么囂張的一點。

  “除了我們,現在也沒人愿意為了你的小孩子脾氣幫你辦事吧?哪怕有很多錢……”

  這是種荼的工作,為其他人不愿接受的案件接受收尾的工作。

  “不過沒關系,接受您這樣的人的委托就是我的工作,請您放心快速地選好要選擇的方案吧?”

  明明基本上一直都在聽對方的話,但是,女子去也感覺自己已經被對方徹底看穿了,本來以為這種毫不致命的偵探一定不會知道自己的事情的,但是從對方知道的很是詳細這一點來看,對方是完全有能力完成她的委托的。

  她不想在這個咖啡館里再待下去了,不管是被面前這個叫做種荼的男子繼續看著還是因為自己的裝可憐被人看穿,這些理由足以讓她想要快點離開這個地方了。

  果斷的選擇了第一個方案,推開面前的簽約文件,因為心中郁悶轉頭看著咖啡廳的玻璃窗門口。

  “那么,接受委托,為了保證簽約方案的正確實施,現在……還有十二分鐘,您可以在這邊等待少許時間,馬上,您就可以近距離的直接看到您想要報復的對象受到‘報應’的時候了。”

  手上的煎餅,不知道為什么有種奇怪的厭惡感女子丟開了手上的煎餅,加班和晚上強迫那個男人虐待自己的疲倦感此時涌上心頭,腦袋發昏的女子難忍睡意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本來只是打算打個盹的女子被人喊醒,周依女孩坐在她的身旁指向窗外,而女子也看到了那個自己想要對方得到報應的對象。

  看起來比女子精神還要狼狽很多衣服都有些雜亂的男子在咖啡店門口的小攤上接過了一個煎餅,此時已經啃了好幾口的煎餅在手上非常的醒目,喝上一口奶茶的男子與在窗口盯著他的女子眼神交錯,但是男子看不到女子。

  因為女子所坐的位置,是這家咖啡店唯一一個裝了單向玻璃的位置。

  下一個瞬間,男子突然捂著自己的肚子倒在了地上,慘叫著,嘶嚎著,然后人群聚集,緊接著,是救護車的聲音,在這個幾分鐘的過程中,女子一直看著那個只穿著短褲和白色體恤身體消瘦的男子躺在地上痛苦的無法組織語言只能在地上翻滾的場景。

  嘴角漏出了一絲難以笑容的瞬間,一只手拍在了女子的肩膀上。

  種荼收回手掌,讓人難以猜透什么時候回來的他依舊保持著那商業式的笑容。

  抓起女子仍在桌子一邊的煎餅吃上一口,種荼笑著對女子說道:“可否請您收起您那惡心的笑容先把報酬給付了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