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6: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正道玄心
  4. 第七章 五年

第七章 五年

更新于:2018-03-16 09:25:14 字數:3815

  嗚嗚咽咽的簫聲從峰頂傳來,簫聲中帶著一份詭異,使人不由自主的便會沉浸其中無法自拔。峰頂,巨石之上,一個白袍青年正盤膝而坐,雙目微合,而那陣陣簫聲則正是從他手中那根碧玉簫中所發,一只小巧的墨貂正趴在青年的肩頭,搖頭晃腦的聽著簫聲,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小羽哥哥。”一聲清脆的呼喚在峰頂響起,聲音如環佩在峰頂回響,非但未打破簫聲的和諧,反而使得簫聲更加清越起來,讓人忍不住的看向聲音的主人,那是一個少女,一襲青衣掩不住她那玲瓏剔透的身姿,那種令人忍不住有些愛不釋手的感覺讓少女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青蓮一般,清麗脫俗,麗質天成。

  簫聲漸漸止息,白袍青年緩緩轉身,見到少女不禁微微一笑“這五年,子衿可是越發出落的動人了。”見到青年的目光,少女不由的俏臉微紅,急忙轉移話題道“父親來信了,老師讓你去一下。”聞言青年先是一怔,隨即大喜道“父親來信了?太好了我們快去。”說著一把拉過少女,腳尖輕點,借著巖壁上那些突起的巖石飛快的向峰下掠去。

  這白袍少年和青衣少女自然便是五年前的玄羽霆和青子衿,當年二人在回家向玄羿夫婦報過平安之后,又一周便重返盆地,開始在皇甫天星的指導下修煉,推演陣道,凝實精神力,在玄羽霆的軟磨硬泡之下皇甫天星也將青子衿收入了門下。這五年期間兩人也回過幾次家,但大多數時間還是在盆地中,玄羿也曾派人甚至親自跟蹤二人蹤跡,但每次都在絕生涯上無功而返,但見到兄妹二人在安然無恙中實力不斷提升也就放棄了追蹤。后來皇甫天星為此專門馴服了一支雷鳥,此后兄妹倆便以此來與西斯堡互通消息。

  這五年之中,憑著刻苦的修煉,兄妹二人不僅長成了青年、少女,實力更是突飛猛進,尤其是玄羽霆,每日的訓練都排得很滿,而他更是憑借著玄混遺留下的記憶在陣法上面達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五年時間從連初窺都達不到的陣法初哥到登堂之境,這種速度連皇甫天星也不由感嘆他天分近妖。如今的玄羽霆已經消化率玄混記憶的三分之一,所得到的好處自不言說,但讓玄羽霆有些失望的是,在玄混所留的記憶中只留下了兩個戰技奔雷裂風和玄雷神降。由于當初的玄混實力極強,普通的戰技早已不入他的法眼,而強大的戰技以如今玄羽霆的實力必然也用不了,而且比蒙向來只注重用肉體直接戰斗玄混所知戰技也是有限,況且當時他的靈魂極不穩定,可供選擇的余地就更小了,因此玄混便留下了這兩個獨門戰技。奔雷裂風,可在瞬間使雷屬性修煉者速度爆增,進可攻退可守,效果極為變態并可隨著修煉者的等級不斷提升。玄雷神降則可以說是玄混的看家本事,共分三重,第一重地雷破殺練至大圓滿之后提升至天雷卸甲,大圓滿之后再提升至玄雷神降,。這兩部戰技都是玄混當年的成名戰技,至于是什么級別玄羽霆暫時也還不得而知,但玄混給的東西會差么,更何況戰技這種東西在這世上本就有市無價,珍貴程度可見一斑。

  五年時間,玄羽霆先后將兩種戰技修煉至小成,雖說吃盡苦頭,但其戰斗力卻是直線提升。而且通過吹簫他的精神力也凝實了許多,更是能用精神力施展一些小型的精神魔法,再通過“碧海潮生”簫的輔助也能達到攻敵之效,可以算是隱藏的一種手段。同時隨著精神力的提升玄羽霆的氣勢也不斷內斂,再不如當年玄混血脈覺醒時的霸氣滔天,反而變得平穩,俊逸灑脫起來,一眼看去那里還有一點上古兇獸的樣子,分明一個翩翩濁世家公子。

  拉著青子衿的玉手悄然走入洞中,望了一眼洞穴中央的那把巨大的劍柄,這是那個煉器師留下的除了整座大陣之外的唯一東西。收回目光看向坐在石臺上的皇甫天星“老師,父親來信了?”“嗯,你自己看看吧。”說著便見一個卷軸扔了過去。玄羽霆一把抓住卷軸,精神力一掃便將其遞給了青子衿,眉頭不由得微微皺起。這種卷軸是由精神魔法所制,修煉者之間可以用其來傳遞消息。“要走了么?”青子衿的聲音在一旁響起,“子衿,你去吧我留下來陪著老師。”這五年相處下來玄羽霆早已把皇甫天星當做了如師如父的親人,更知道他曾經在谷中的孤獨寂寞,“在這里修煉也是一樣,而且這谷中天地能量如此濃郁說不定比在那里修煉還要好得多。”“好了,羽霆你別再說了。”皇甫天星說話了“你們倆如今在谷中也有五年了,也該出去歷練歷練了,況且外面的世界在更加精彩的同時也有著真正的危險與考驗,而只有經歷這些,你們才能真正步入強者之列,僅僅只是待在這山谷中不問世事,對任何一個修煉者來說都不會是什么好事。這諾亞學院也算是這大陸上能排進前十的學院,那里作為你們在外歷練的第一站可以說是再好不過了。”“可是······”“別可是了,就去吧,為師又不是什么耐不住寂寞的孩子。”玄羽霆還想再說點什么,但看到皇甫天星的目光終究是沒有再開口。

  見到玄羽霆如此,皇甫天星也是微嘆一聲道“好了,如今距你們到星辰城與星辰公國其他人集合的時間大概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既然你們要出去歷練,那為師也得先提升一下你們的實力,省得出去給我丟人。”聞言,玄羽霆與青子衿皆是大喜,皇甫天星這樣的陣圖大師所說的提升實力那當然便是高級陣圖了,如此一來他們的戰力應該會再上一個臺階。“子衿,你先來吧。”“是,師傅。”青子衿答應一聲,上前一步站在皇甫天星面前盤膝坐下。

  “開始了,羽霆你可要好好看著,這對你今后或許有用。”說罷皇甫天星便伸出他那只有些枯黃的右手,手腕輕顫,淡紫色的精神魔法便從他的手中緩緩淌出,一勾一點之間,一道道陣法便逐漸成型。對于一名普通陣圖師來說,勾畫陣圖一般都是需要陣圖卷軸的,而只有像皇甫天星這樣的陣圖大師才能真正做到這般不需陣圖卷軸便能隔空畫陣。

  當這陣圖最后一筆落下時,頓時周圍的風屬性能量開始爆涌入那個小巧但卻極其復雜的卷軸中,“轟”當能量完全吸收至飽和,陣圖驟然爆發出璀璨的青光,一雙靴型的陣圖成形,只見皇甫天星輕輕一點便將其點在了青子衿的雙腳上。半晌后,青光收斂而青子衿一雙美眸也是瞬間睜開,“多謝師父。”“嗯,好好利用這風神靴陣圖,這可是達到靈級巔峰的陣圖,如今你也是二十級師階巔峰,有了這陣圖便是一些宗級強者也是追你不上,”“宗級,這么強!”“嗯,還有著兩個魔瞳陣圖乃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左曰‘忘機’乃幻瞳,以精神力向目標發出精神沖擊,可使人瞬間失神,若等級高于對方則能讓對方陷入不可自拔,右曰‘塵冷’,乃殺瞳,可靠魔法或斗氣在瞳中形成一縷能量尖針射向目標,出其不意取其性命,你去將他們都融合了吧,這兩個陣圖應該都達到了仙級的程度。”青子衿聽完先是大喜,轉而望向皇甫天星“老師,那小羽哥哥呢?”“呵呵,你這丫頭,我給他準備了更好的,快去融合吧。”聽完這話青子衿才蹦蹦跳跳的跑到一旁融合雙瞳去了。

  見到青子衿離開,皇甫天星深吸了一口氣,慎重的從戒指中去除了三個卷軸,將其中之一遞給玄羽霆,“這也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之一,仙級七品陣圖撼天臂,雖只是獨臂,但對力量的增幅卻極為可怖,所謂一力降十會,你肉體力量本就極強,想必這撼天臂也極其適合你,聞言玄羽霆頓時一震,他肉體的力量本就恐怖若再加上這撼天臂定然超乎想象使那些初次對決的對手吃個大虧。

  就在玄羽霆剛要拿著陣圖到旁邊融合時,卻被皇甫天星叫住,“等一下”,遲疑了一會兒,皇甫天星似乎終于下定了決心一般,將手中的另外兩個卷軸遞給了玄羽霆“把他們也融合了吧,實話說為師也不知道他們究竟達到了什么級別,但單單能夠進階這一點便是超越了仙級,為師窮盡一生也未從中鉆研出太多東西,但只這些便已讓我受用無窮了,況且為了這兩個東西,不知死了多少人······”“老師······”“好了,別婆婆媽媽的了,我既然決定把他們給你就不會收回,不要讓我失望,我可是等你傳承衣缽的,你要死了誰給我養老送終?況且如今為師在陣圖之道上早已走出自己的道,別人的東西再好也只能作為參考而已,如今我已用不到了,所以快去融合吧,想要報答為師以后有的是機會。”見狀玄羽霆知道皇甫天星心意已決,因此也不再多說深深地看了皇甫天星一眼,對其深深一拜,這才走到一旁融合陣圖。望著玄羽霆離開的背影,皇甫天星又是一聲輕嘆“唉,好孩子······只是······”

  盤膝坐在地上,將對老師的感激收好,深吸一口氣打開一個卷軸,頓時“撼天臂”三個大字帶著無與倫比的氣勢映入眼簾,厚重的壓力撲面而來,沒有慌張凝視著卷軸,玄羽霆輕抬左手,停頓片刻便猛然一掌按下,“轟”濃郁的能量瘋狂的灌進左臂,左臂頓時如同浸入了沸油一般,一股灼熱瞬間蔓延至整條左臂,一個手臂狀的陣圖也開始緩緩在玄羽霆的左臂上凝聚,雖然速度緩慢,但卻持續不斷,感受著左臂的變化,玄羽霆也是緩緩松了口氣,雖然有皇甫天星指導但這畢竟是他第一次融合陣圖,內心難免會有些緊張,不過總算是完成了,剩下的便是靜靜的等待了,看另兩個卷軸似乎也是魔瞳陣圖,真不知道威力到底有多強能讓那么多人為之拼命,看老師的眼神與語氣,說不定他來這山谷避世怕也是為了這兩個陣圖,不過不論是誰若是讓我知道是他傷害了老師,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時間轉瞬即逝,十日一晃便過,“塵冷!”一聲嬌喝傳來,頓時一支能量尖針劃過空氣在射穿了幾棵大樹后消失于無形,同時一道青色的身影也是閃電般出現在了樹林邊,赫然便是青子衿,而如今她的速度已經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望著被洞穿的大樹,青子衿美眸中掠過一抹驚喜,但轉瞬便被焦慮所代替“七日前小羽哥哥便開始融合那兩個魔瞳陣圖了,為何這七天下來都是沒有半點動靜,再這樣下去,怕是趕不到星辰城了啊。”這般想著,青子衿也在完成了修煉之后邁著輕盈的步子緩緩地向山洞走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