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2:2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重生之大仙傳
  4. 第一章 法則之彈

第一章 法則之彈

更新于:2018-03-16 13:58:42 字數:5856

  王正十根手指飛快撥拉變幻,在空氣中拉出一條條若有若無的虛線,組成一個個跳躍浮沉的符文,符文連接在一起,生成巴掌大小的符陣,隨后被他用力一拍,射入符文手槍中。

  書桌上的符文手槍通體由符文黑鐵組成,線條硬冷簡潔,閃爍淡淡的流光,體現出符文科技高度發達的底蘊,叫愛槍之人不由為之著迷、心醉。

  每隔幾秒鐘,便有一片符陣化作一道流光射入符文手槍中,符文手槍冰冷表面便會隨之蕩漾起一層若隱若現的符紋,片刻后隱沒不見。

  半個小時后,最后一片符陣射入槍身,王正將兩顆蠶豆大小的黑色能量水晶鑲嵌在符文手槍槍柄正中心的凹槽中,下一刻,符文手槍通體放出淡淡的黑鐵色光澤,幾個呼吸后,光澤暗淡收斂,一層淺淺的符紋紋理已經遍布整把手槍表層,其紋理淡而清晰,好似美麗典雅的裝飾花紋,與符文黑鐵交融在一起,仿佛兩者天生如此,不分彼此。

  “好了,最后一把百符級符文手槍做成,這一次的生意應該可以賺三萬符錢,交易完后,我便有錢偷渡出國,等日后在國外發展出一波勢力,再回來報仇雪恨。”

  將剛剛完成的符文手槍放進身旁一個皮箱中,看著箱中整整齊齊十把百符級的符文手槍,王正淡淡的笑了一下,抬頭看向墻上的符文鐘表。

  “十一點二十八,她應該馬上就到了!”王正自言自語的呢喃著,起身走到墻角衣架旁,將掛在上面的黑色風衣拿下,穿在身上,他長吁一口氣,眼神中閃過一絲仇恨與不甘。

  叮鈴鈴~~!

  沒過多久,門鈴聲響起,王正打開墻上的通訊設備,透過符文水晶屏幕,看到外面漆黑的夜色中,靜靜的站著一名身穿黑色風衣的女子,除她之外,再無其他人。

  王正面無表情的繼續切換鏡頭,通過附近的十幾個監視器,都沒有發現有其他陌生人的存在之后,方才一按通訊設備上的紅色按鈕,打開了院門。

  符文水晶屏幕中,身穿黑色風衣的女子走進了院門,輕車熟路的進入屋子,直接走進地下室,在一面嚴絲合縫的水泥墻前站定,片刻后,水泥墻一陣扭曲淡化,露出一面銀灰色的金屬墻壁。

  金屬墻壁自中間一分為二,無聲無息向兩邊墻壁中滑進去,露出一條寬敞明亮的甬道。

  當黑色風衣女子走進甬道,金屬墻壁自此悄無聲息的合攏在一起。

  黑色風衣女子一頭大波浪卷發,身材苗條凹凸,誘人之極,精致的面孔戴著一副墨鏡,墨鏡下面露出尖尖的下巴與紅潤的嘴唇,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神秘的氣息。

  “林先生,我要的貨準備好了嗎?”黑色風衣女子的聲線低沉中略帶沙啞,有種撩撥人心的誘惑。

  林先生是王正的化名,他的仇家在這個國家的權勢很大,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提起皮箱,放在桌上,打開,露出里面十把符文手槍,黑色風衣女子的身影微微一動,也不知是驚喜還是什么,她迅速上前,自皮箱中拿出一把符文手槍,撫摸著上面的符文,隨后熟練的將槍支拆卸開來,仔細觀賞了一會,重新組裝好,笑道:“果然是百符級的符文手槍,與那些兵工廠中流水線生產出來的初級符文槍完全不同,林先生果然是博士級的符文科學家,想必在在國內的符文學術界中也是頂尖的人物吧?!”

  王正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看似平和,但卻難掩一股傲然之氣,他笑道:“既然已經確定過貨物,你的錢帶來了沒有?”

  黑色風衣女子舔了舔性感的紅唇,嘴角露出一抹不明含義的微笑,她舉起手來,其中一根纖纖玉指上帶著一個暗紅色寶石戒指,隨著另一只手在上面輕輕一抹,一個黑色皮箱已經出現在她的手中。

  “空間符文戒!”王正訝異的看了黑色風衣女子一眼,心中暗自警戒。

  自從天地靈氣完全消失在這片天地間,仙師這個傳說中的字眼便湮滅在歷史的塵埃中,經過數千年的發展,符文的研究發展已經走上了另一條道路,被現代人稱之為“符文科學”。

  現如今,符文科學百花齊放,繁榮昌盛,觸角已經深入現代人群生活的點點滴滴,不可或缺,但對于傳說中的符文空間,依舊處于初級研究狀態,各個國度中最頂尖的科學研究所里面,所能制造出來的最大符文空間只有十個立方米,所以空間符文戒絕對是有錢也難以買到的奢侈品,非權勢絕頂者不能擁有。

  王正眼前的這名黑色風衣女子竟然能擁有一枚空間符文戒,其身份來歷絕對不小,由不得他不警惕。

  黑色風衣女子打開黑色皮箱,露出里面堆疊的整整齊齊的符錢,花花綠綠的符錢紙張上,由繁密符文組成的圖案,仿佛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惹人眼球,這樣的符文繪制,除了各個國度花大力氣建造起來的符錢印鈔機能制造外,即便是世界上最頂級的符文科學家,也難以仿制,非不能,而是因為不知道符錢中的識別密碼。

  王正用手摸了摸皮箱中的符錢,感受著符錢上面傳來的特殊波動,確認無誤后點了點頭,說道:“很好,我們交易達成了!”

  “是啊,交易達成了!”

  黑色風衣女子同樣呢喃了一聲,隨后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王正看到黑色風衣女子嘴角的笑容,心中剛剛閃過“不好”兩個字的念頭,就見黑色風衣女子已經化為一抹魅影,沖到他身前。

  嘭!

  他只覺胸口一陣劇痛,整個人已經倒射而出,嘭的撞擊在三米外的墻壁上,宛如掛畫一般,停留了三四秒后,方才順著墻壁緩緩滑落下來。

  交易完成的時候,對方趁著王正心情放松的剎那發起攻擊,對于戰斗時間的把握,十分精準。

  搖晃了一下眩暈的腦袋,王正吐出一口鮮血,抬頭看著邁動雙腿,向他優雅走來的黑色風衣女子,憤恨道:“體修高手?氣修高手?你想要黑吃黑?”

  “呵呵”

  黑色風衣女子笑著摘下鼻梁上的墨鏡,露出一雙嫵媚動人的眼眸,自我介紹道:“國際雇傭兵,黑玫瑰,氣修者;本來我也沒想黑吃黑,但誰叫你是王正大科學家呢!”

  王正臉色一沉,冷聲道:“原來你已經知道了。”

  “不錯,王先生,您身為這個國度最大最強科研所中的頂尖符文科學家,我們這些小人物本來難以認識,但誰叫有人在網絡黑市上掛上了你的人頭呢,買家可是出了百萬符錢要將您生擒活捉呢,這么大的買賣,您可不能怪我不動心啊!”

  黑色風衣女子黑玫瑰用細長的的手指輕輕卷著自己的發絲,看著王正的眼神就跟看著一大堆的符錢。

  王正冷笑兩聲,強行壓抑著胸口傳來的劇痛,緩緩站起身來:“哼,你既然知道我是符文科學家,就應該知道我是修成了念力的二級符文博士,你想要把我生擒活捉,簡直是癡心妄想。”

  隨著話音,他身上的黑色風衣開始有規律的波動起來,黑玫瑰眼神一變,身化疾影,一腿橫掃而至。

  就在這時,王正身上的黑色風衣陡然飛騰舒展,隨后一個旋轉,化作一片黑色布幕,將王正包裹在內,黑玫瑰撕裂空氣的一腿踢在高速旋轉的黑色布幕上,便如踢中一口充滿彈性的布袋。

  嘭!

  黑玫瑰倒飛出去,身子變作滾地葫蘆,一路撞翻了房間中的桌椅板凳。

  “黑玫瑰,給我去死!”

  隨著一聲怒喝,飛速旋轉的黑色布幕倏然一分為二,在王正背后形成兩團漩渦,再嘭然一展,化作兩道寬大的黑色翅膀。

  用力一扇翅膀,王正飛了起來,雙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擎著兩把銀白色的符文手槍,槍身上銀色符紋流淌著絲絲縷縷的華貴光澤,一看便知絕非凡物。

  砰砰砰砰!

  四聲槍響,空氣中閃過四道銀白色閃電,堅實的地面立刻出現了四個碗口粗細、深不見底的的坑洞,絲絲白色煙氣從坑洞邊緣升騰而起,那是速度太快,摩擦所致。

  憑借生死邊緣打滾十數年練就的本領,險之又險的避過四發子彈后,黑玫瑰震驚的看著半空中王正背后的黑色雙翅,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銀白色符文手槍,驚呼道:“白銀色符文手槍?你竟然擁有萬符級符文手槍?”

  王正冷笑一聲,剛想說話,卻被胸口劇痛打斷,他心知自己已經斷了幾根骨頭,這一戰必須速戰速決,當下冷哼一聲,雙翅膀一展,如同一只靈活的鳥兒,圍繞著黑玫瑰飛繞轉圈,手中雙槍同時連連發射,銀白色閃電在空氣中頻頻閃現,在地面上、墻壁上洞穿一個又一個深不見底的窟窿。

  黑玫瑰的身影如疾風,如幻影,在房間中騰挪跳躍,驚險萬分的游走穿行在銀色閃電當中,每每總是以毫厘之差躲過王正的子彈攻擊,驚險萬分。

  “呵呵呵呵,王先生,您雖然是二級符文博士,但您只是整天呆在科研所中研究符文學的科學家,而不是經過嚴格訓練的戰士,您的戰斗水平簡直太糟糕了。”

  閃躲了一會,見到王正的戰斗能力實在爛的掉渣,漸漸放下心來的黑玫瑰發出嘲弄的笑聲,她抬起手臂,衣袖中立刻竄出一條細長的黑影,靈蛇般扭動飛舞,所過之處,桌椅砰然炸碎,金屬器物四下濺射,就連地板、墻壁,都留下一條條深達三寸的碎裂凹槽,威力狂猛的一塌糊涂。

  那是一條長達四五米的黑色皮鞭,不知是什么材質做成,堅韌無比,但王正知道這條皮鞭的威力之所以這么強大,絕非材質的問題,而是因為對方是修成了真氣的二級氣修者,那是一種可以借物傳勁的神奇力量,數倍增強武器攻擊力,十分可怕。

  王正的戰斗水平對于身經百戰的黑玫瑰來說,果真渣的厲害,當黑玫瑰亮出皮鞭,他已經被數次抽中,雖然有黑色風衣所化的翅膀抵擋,但他依舊被震的氣血翻騰,胸口的傷處越發疼痛難忍。

  “我現在雖然奈何不了你,但你還能撐多久呢?先前如果不是你身上那件變形符器擋住我大半的力量,你早就不能動彈了。”黑玫瑰一邊戰斗,一邊發出悠閑的聲音,一點也不著急的模樣。

  王正皺了皺眉,心知以自己現在的傷勢,絕對沒有時間久戰,黑玫瑰說中了他的死穴。

  “只能放棄這個據點,先逃了!”王正不甘心想著,趁著戰斗中的一個間隙,將地面上裝著符錢的黑色皮箱收入空間符文戒中,然后自空間符文戒中取出一根碗口粗、一米長的黑色炮管,扛在肩膀上,對著屋頂就是一炮。

  咻~!

  空氣中有白色光束一閃而逝。

  轟然炸響中,房屋震蕩,勁風狂卷,煙塵彌漫,遮蔽視野。

  待到煙塵落定,地面碎裂雜物砰然炸開,一身土灰的黑玫瑰跳了出來,看到屋頂已經破開一個大洞,房間中早已沒了王正的身影。

  “可惡,被他逃了嗎?”黑玫瑰懊惱的踢飛腳旁的半張桌子,身子一縱,自屋頂破洞中一躍而出,快步沖到院子里,腳步立刻一頓,整個人呆愣在那里。

  “這……這是?”

  黑玫瑰瞠目結舌的看著院子周圍密密麻麻的警察,全部手持符文槍械,嚴正以待的瞄準了這座院落,遠處更有肩扛符文火箭筒等重型武器對準了這里,周圍的制高點上反射著狙擊符文槍上望遠鏡的冷光,幾名警官站在后面,正對這里喊話。

  先前逃出來的王正懸浮在半空,輕輕扇動著雙翼,面色冰冷,明亮的眼睛一片死寂,卻讓黑玫瑰心中一冷,她在國際戰場徘徊多年,知道那是萌生死志的眼神。

  此時的黑玫瑰悔的腸子都青了,也不知道這些軍隊為啥偏偏在自己來的時候包圍了這里,一個弄不好,只怕她自己也要交代在這里了。

  面對警察們“勸降”的喊話,王正視若無睹,他的眼睛掃過警察群,沒有發現那陷害自己之人的身影,心中的不甘如同醞釀了許久的火山,在胸中洶涌翻滾,卻沒有發泄的渠道。

  “付人杰在哪里?叫他出來見我!”王正冷聲說道。

  “哼!”隨著一聲冷哼,警官中一名長相消瘦的男子譏嘲道:“付部長千金之體,豈會前來;王正,你勾結外國間諜,偷取國家機密,你現在已經被包圍,無路可走,還不快點投降,坦白從寬?”

  王正冷冷一笑,道:“分明是付人杰勾結國外間諜,買賣國家機密,被我發現后,反倒倒打一耙,哼,這個社會果然只有權勢才能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啊!我且問你,付人杰有沒有來到這座城市?來了的話,幫我帶個話給他。”

  消瘦警官盯著王正看了半晌,確認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中后,方才陰冷一笑,以一種貓戲耗子的口吻慢條斯理的說道:“付部長他在這座城市中,你有什么話,等投降之后,可以直接對他說!”

  “在就好!”王正平靜的笑了起來,抬起手來,掌心中托著一個類似飛碟的金屬制品。

  金屬制品的中央透明球體中,一個繁復的符文飛快跳躍變幻,一秒鐘工夫,便變幻了數十次形狀,周圍的銀白色金屬飛翼同樣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澤,與透明圓球中的符文變幻緊密相連,整體呈現出一種未來高科技事物的夢幻美。

  “我在科研所的時候,曾經提出一種大威力武器的設想,以符文的無限聚變,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威力,我把它稱之為‘法則之彈’。”說道這里,王正的目光淡淡掃過在場所有人,傲然一笑,道:“在我的計算中,法則之彈的威力可以夷平一座國際大都市,現在就讓我試試它的威力,是不是真如我所設想的一般大!”

  “什么?難道你手中的東西就是法則之彈?”

  消瘦警官驚呼起來,隨后,臉上的從容陡然變的冷冽蒼白,他厲聲高叫道:“你別危言聳聽,法則之彈還只是設想,根本沒有制造出來,你隨便拿出一個東西就說是法則之彈,誰會相信?”

  “我相信!”被冷落在一旁的黑玫瑰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看著王正手中的“法則之彈”就跟大白天看到鬼一樣駭然,她眼角抽動了幾下,最后化作一抹苦笑:“雖然我不知道你們說的是真是假,但我的第六感告訴我,沒有幸免,無法逃脫,我這次絕對死定了。”

  “你胡說什么?”消瘦警官瞳孔劇烈收縮著,強自按奈著心中的驚恐慌亂,轉頭對王正義正言辭道:“我不管你手中的法則之彈是真是假,我在這里警告你,你立刻停止你愚蠢的行為,交出你手中的炸彈,不要拿這座都市中百萬人民的性命開玩笑;否則,我立刻命令警察擊斃你。”

  “他相信了!”王正回頭看了一眼無奈站在墻角的黑玫瑰,笑道:“看來你這個國際雇傭兵很不簡單啊!”

  黑玫瑰苦笑道:“我在戰場上以超越常人的敏銳第六感著稱,我們那個世界的人也有稱呼我為九命貓的。”

  王正笑了起來,笑的頗為風輕云淡,笑的頗為暢快淋漓,他轉頭看著臉色已經鐵青陰沉的能滴出水來的消瘦警官,臉上露出一絲狠厲:“已經遲了,我早已啟動了法則之彈,再過十秒,這顆法則之彈就會爆炸,到時候,你們連同付人杰那個混蛋,一同與我陪葬吧!”

  “你這個瘋子!開槍,給我開槍,打死他!”

  消瘦警官暴跳如雷的下達了命令,四周的警察們立刻開槍,砰砰砰砰的槍聲頓時回蕩在寂靜的夜空中。

  王正冷笑一聲,背后雙翼倏然一合,再次化作一片高速旋轉的黑色布幕,將他整個人包裹在內,子彈打在上面,竟然全部彈開,即便符文火箭筒發射出去的炮彈,依舊無法對飛速旋轉的黑色布幕造成傷害。

  黑玫瑰看著半空中刀槍不入的黑色布幕,臉上露出羨慕的神色:“好強悍的變形符器,跟那兩把白銀級的符文手槍一樣,應該也有三級了吧,這可是傳說中的好東西啊……”

  轟~~~!

  仿佛在漆黑的大地上憑空升起一團熾陽,熾熱的高溫帶著劇烈的風暴席卷大地,吞沒消瘦警官絕望的面孔,吞沒了黑玫瑰的身影,迅速往周圍擴散沖擊。

  五秒后,光與熱吞沒了市中心一座辦公大樓中被驚嚇的屁滾尿流的幾個高層人物。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