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20:31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網游之神魔路

更新于:2018-03-14 14:38:47 字數:3141

  一個未知的世界

  “摩柯天,你還是放棄抵抗束手就擒吧,你的魔界大軍已經被我們包圍了,如果你放下手中的嬰兒自裁的話,我可以考慮給你留個全尸,放心我會照顧好孩子的,畢竟我也是孩子的母親。”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說道,一番無情殘忍的話語,臉上竟然沒有一絲波動。

  “照顧好孩子,哈哈哈,虧你說的出來。赫莉菲婭,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只要你一得到孩子,就立刻吞噬他的神之本源,這樣你就擁有了一人獨戰數名神級強者的能力,這樣的話你就成為神魔兩界的至高神了,你的如意算盤的真好。枉你還被人稱為光明女神,沒想到你神圣的外表下竟藏了這么一顆狠毒的心,我真心待你,你卻與別人聯合來殺我。”這是一個男人。哦不應該說是一個魔,一身血紅色盔甲可上面全是裂痕,左手拿一桿紅色長槍,但槍尖不是指向敵人,而是撐著地面不讓自己倒下,右手抱著一個嬰兒,嬰兒正安靜的睡著,男子將他緊緊護在身邊,一張英俊的臉龐顯得很蒼白,嘴角一抹刺眼的腥紅,一頭銀發,頭上有兩只長角,但有一只是斷的。

  赫莉菲雅還沒有回話,從她的身后走出一個男子就接口“你胡說,我們是為了維護和平,把人類從你們這些惡魔手中拯救出來,才不是為了什么至高神,你不要挑撥離間。”這個男子身穿一件月白色戰甲,手拿一桿銀色長槍,一張剛毅的臉孔。

  “是不是這樣只有她自己知道,你為她辯解也沒用,玻爾軻,你以為殺了我你就可以和赫菲莉雅在一起了嗎,你到現在還看不透她的為人嗎?”摩柯天說。

  玻爾軻正要說話就被赫菲莉雅攔住,“和他廢話什么直接殺了他。”說完就已經開始吟唱咒語,周圍的光明元素開始以她為中心匯聚。

  突然玻爾軻出手打斷了她的吟唱。吟唱被打斷,赫莉菲婭臉上帶了些微的怒氣對波爾克說,“你要干什么?”

  “我想親自和他打一場,讓他死在我的槍下。”玻爾軻邊說便向他走去,將槍尖指向摩柯天“我要與你一戰。”

  “我一生從未怯戰,既然你要求了那就來吧。”說著已經拔起長槍,將其橫在胸前,做好戰斗的姿勢。

  兩人就這樣對峙著,誰也沒有出手。終于,玻爾軻先動了。他端起長槍將全身力量凝聚一點,向摩柯天進行了一個沖鋒(實力達到一定程度什么招式已經不重要,越簡單的招式威力越大)。摩柯天看準時機用槍強行挑開了玻爾軻的槍,飛起一腳踢向玻爾軻。玻爾軻沒有料到自己的槍會被輕易撥開,看到飛來的一腳,倉皇的抬起右手試圖擋住摩柯天的腿,但是魔族是各個種族中肉體力量僅次于獸族的,更何況摩柯天是魔族之王,最強神級強者。肉體力量加上神格的力量已經遠超過玻爾軻。于是波爾克被一腳踢飛,摩柯天趁機向波爾克刺出一槍,刺穿了他的身體。隨后再次用槍撐地防止倒下,臉色越發蒼白,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嬰兒,看到嬰兒那安靜的睡姿,嘴角微微上揚。然后看向玻爾軻。

  玻爾軻雖然身體被刺穿但并沒有死,身上的鎧甲開始散發出光芒修補著傷口,赫菲莉雅也運用光明魔法為他療傷,幾個呼吸間就完好如初了,但看那略顯蒼白的臉色,說明也受了不小的內傷。“為什么,為什么我會被你輕而易舉的大敗”玻爾軻問道,臉上充滿了不甘和迷茫。

  “你的長槍應該是上古傳下來的傳說為創世神的武器的超神器阿克努斯之槍,身上穿的是上任光明女神用自己的靈魂為媒介把歷代的光明神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形成的光明神鎧吧。我承認這兩件超神器力量很強,強到我也無法抵抗。但很可惜你無法發揮出這兩件超神器真正的力量,只是勉勉強強達到使用的資格,而且還會受到不小的反噬,盡管你和赫莉菲婭用詭計砍掉了我的一只角,讓我只能發揮出平時一半的能力,但對于你這半生不熟的力量我還是可以打贏的。”摩柯天道。

  “對,你說的很對,我的確無法發揮出神器的所有力量,但你抵擋我的攻擊也未受了不輕的傷吧,也的確會有反噬,但也是明天才會開始,今天我一定要把你殺死在這里,赫莉菲婭我們一起上。”玻爾軻說道,與赫莉菲婭交換了一下眼神,便再次向摩柯天沖去。赫莉菲婭則在一旁吟唱,準備著魔法。

  看到玻爾軻提槍沖來,摩柯天也做好戰斗準備。玻爾軻端起長槍刺向摩柯天的頭,摩柯天身子一偏躲過了這一槍,反刺出一槍回擊,玻爾軻抽回長槍往身前一架,格擋住了摩柯天的一擊,然后一槍刺向摩柯天的雙腿,摩柯天挑起躲過這一槍,就在這時赫莉菲婭的魔法已經吟唱完畢,數百只光箭飛向摩柯天,摩柯天急忙用神力在身前豎起了一張盾牌,堪堪擋住了所有的光箭,但摩柯天也被震得倒飛了出去。玻爾軻趁機追了上去,一槍刺向摩柯天,摩柯天急忙揮槍抵擋。就在這時又一只光箭飛來,只是這次光箭并不是飛向摩柯天,而是飛向他右手的嬰兒,摩柯天急忙把自己的部分神力爆發,震開玻爾軻,但震開玻爾軻后,光箭已經來不及防御,只好背過身去,用自己的身體去擋住光箭。

  “噗”摩柯天突出一口鮮血,沒顧上查看自己的傷勢就低頭看懷中的嬰兒,看到嬰兒仍然安然無恙,只覺傷勢也不是那么痛了。抬起頭怒視著赫莉菲婭,“你在干什么?”

  “只要能將你擊殺在這里,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赫莉菲婭面無表情的說。

  “菲婭,我也覺得你這次做的有些不對。”玻爾軻也發表意見。

  “你給我閉嘴,如果不是你一直不肯是用神器所附帶的技能,怎么會有這么麻煩?”赫莉菲婭生氣的回應。

  “是用那個技能的話,我會一年無法使用任何能力,成為一個連普通人都打不過的廢人的,而且我們與其余各族聯手制成的用來封閉魔王行動的封魔打鎮也會失效的。”玻爾軻回到。

  “沒關系,其余的人都守在外面,不會讓他跑了的,你不是一直說為人類而戰,就算是死也是值得的嗎?難道你只是說說而已。”赫莉菲婭開始用激將法激玻爾軻。

  “好吧,既然你說了,那么我就證明給你看,為拯救人類而死,絕不是說說而已。”赫莉菲婭成功了,激起了玻爾軻內心的尊嚴。

  “既然如此,摩柯天你就接我最強的一招————諸神的憤怒”說著,玻爾軻手中的長槍開始散發出光芒,漸漸的光芒越發耀眼,充滿了整個空間。整個空間都充滿了壓抑的氣息。

  摩柯天也感到了氣息的壓抑,神經也完全繃緊了。

  “哈”隨著玻爾軻的一聲大喊阿克努斯之槍上的光芒也達到了最亮,玻爾軻端起長槍向摩柯天做了一個前刺的姿勢。一道白光從槍上分裂出來飛向摩柯天。同時,玻爾軻的臉一下變得蒼白了,身體也開始搖晃。摩柯天根本來不及反應,剛將嬰兒護在身后白光就打在了他的身上。

  “啊”的痛楚使身為魔王的摩柯天也忍不住喊出聲來。白光集中摩柯天后,白光開始圍繞著他逐漸形成一個白色光球,看不清楚里邊的狀況。

  “嘭”光球破碎,赫莉菲婭和玻爾軻都走上前看里邊的狀況。只見光球里邊竟然還有一個紅色的光球。緊緊的包裹著摩柯天和嬰兒。“嘭”又是一聲,血色光球破裂,露出了里邊的二人。二人都毫發無損,只是摩柯天的鎧甲變成了黑色,失去了光澤,就像一件生銹的黑鐵鎧甲。

  “哈哈哈哈,沒想到吧,我的鎧甲是我們魔族的族寶,怎么可能僅僅只是防御力強些呢,沒有一兩個保命技能怎么可能呢?”摩柯天大笑著。

  玻爾軻再也無法支撐一下倒在地上,顯然技能的后遺癥已經開始了。

  “既然你們為我打開了門,那就再見了。今日你們送給我的大禮,來日我必將報答”說著,一陣紅光包裹住摩柯天和嬰兒,“噌”的一聲消失了。只留下赫莉菲婭和玻爾軻留在原地。

  ----------------------分--------------割------------------線---------------------------

  2052年。中國江蘇省,英才孤兒院門口

  “院長快來,這里有一個棄嬰,他的身上全是血。”一個看上去四十幾歲的中年人喊道。

  “什么”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走來。“這些血不是他的,真不知是怎么回事,算了,小劉,把他抱回去吧。”

  “好的,院長。”中年人抱起嬰兒和老人一起走進院內。

  本書群號:274027920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