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1:0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此非虛擬游戲
  4. 第二章 居然來真的

第二章 居然來真的

更新于:2018-03-18 16:55:27 字數:3654

字體: 字號:
  “啊!痛……不,不行了……啊!”

  “忍著,用力,沒事的,快了,使勁啊!”

  “啊!”

  房間外的走廊上,一名而立之年的男子聽著門內傳出的聲音焦急的來回走動。他時不時的望向門內,仿佛這樣就可以為正在房間里臨盆的婦人減輕痛苦。

  門開了,一個大約十七八歲年輕的女子走了出來,男子一見立即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問道:“夫人現在怎么樣了?”

  男子由于緊張而過度,抓的女子生疼。女子是在這家工作的女仆朱麗葉,想到男子是自己的顧主而且他現在正擔心自己的妻子,她雖然疼的厲害卻不好開口明說。

  “回老爺,婦人逆產,血流的太多怕有生命危險!接生婆讓我去請牧師過來施加神術。”

  逆產,男子聽見這消息當場楞了下,不知該做何反應。看見朱麗葉臉上隱現的痛苦神色和手臂不自覺的掙扎,他突然反應過來放開手:“你快去請牧師吧。等等,這些你帶上,說不定用得著。”說著男子從兜里掏出三枚銀幣放在女子手里。

  朱麗葉接過銀幣往屋外跑去。女仆剛剛離開不久走廊拐角處的墻后,兩顆小腦袋冒了出來。男子一看喝道:“你們倆不在外面玩跑這里來做什么!”

  兩個六七歲小男孩對視一眼走了出來,見到他們父親板著臉的樣子,都揚起笑臉露出一副撒嬌的可愛表情。

  “我們是來看弟弟的!”

  “我們是來看妹妹的!”

  “弟弟,不對是弟弟!”

  “你才不對,媽媽肚子里的是妹妹!”

  “弟弟!”“妹妹!”“弟弟!”……

  “你們兩個別吵了!給我外面玩去!”見兩人吵個不停男子感到一陣頭疼。

  “爸爸,我們乖乖的不吵,你讓我們待在這吧~”

  “對對,我們不吵不吵。”

  在男子拿兩個孩子沒辦法時,年輕的女仆已經到了教堂請到了牧師。男子給女仆的銀幣在進門時就派上了用場。當朱麗葉急匆匆的趕到教堂門前時看門的守衛將她攔下,說是牧師正在禱告不方便見客,她給了守衛一個銀幣后守衛就放行了。女仆見到牧師告知情況后牧師沒有半點推遲直接趕來。在兩個小鬼被同意留下來的同時牧師也趕到了。

  “牧師大人,快幫幫我夫人吧!”

  “奧斯汀先生別擔心,神會保佑大家!”牧師說完閉門開始念起咒文,隨著牧師的吟誦,牧師的身上放出柔和的白光,白光輕輕透過房門附在奧斯汀夫人,身上頓時她身上的痛苦變減少幾分。

  經過一番忙碌后房間里終于傳來了喜訊。“老爺,夫人生了個少爺。”朱莉葉抱著剛出色的小少爺來到奧斯汀跟前:“夫人因為太累了已經睡著了,接生婆說夫人難產失血太多以后身體會很差。”

  “眾神保佑!總算母子平安!”奧斯汀高興的抱著孩子,蹲下和兩個大兒子一起分享喜悅。長子卡爾沖次子羅伯特投以勝利的微笑,羅伯特做了個鬼臉后把注意力轉移到了他剛出生的弟弟身上。

  牧師:“恭喜奧斯汀先生了,這孩子看上去很健康,有名字了嗎?”

  奧斯汀在孩子沒出生前就想了很多名字,可在他想回答的時候腦子里出現了許多奇怪的東西,他竟想不出給孩子的名字。

  “牧師大人,我想不起來給孩子起了個什么名字,不如牧師大人給孩子起個名字吧。”

  “恩,叫亞利西斯好了,寓意新生與希望。”

  “多謝牧師大人賜名,亞利西斯,以后你就叫亞利西斯了”奧斯汀看著小亞利西斯那雙眼禁閉的皺巴巴的小臉親的說道。“我帶你去看看你媽媽。”

  ……

  奧斯汀的家里此時因為新生命的誕生到處洋溢著愉快的氣息,就連四歲的艾米都以往愛哭的形象,一起床就鬧著看弟弟。而此時快樂的中心卻并不快樂。

  過去的陳逆,現在的亞利西斯此時正做著自我催眠:這些都是假的,我一定是在做夢!

  亞利西斯在感覺到有人拍他的一剎那清醒過來,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吐一句粗話送給電腦屏幕與游戲商。他沒想到的是,他一出口聽到的是嬰兒的哭聲。他心情不好想罵一句誰帶嬰兒來網吧,卻發現哭聲是從自己嘴里傳出的。

  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他閉上眼,希望一睜眼就可以看見網吧那熟悉的環境,周圍陌生的語言都在告訴他睜眼后看得到不是他想要的。

  從午后到深夜,作為虛弱無力的嬰兒亞利西斯一直在忍受著他人對他的擺弄。終于在安靜下了的深夜他終于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應該說是熟悉的語言。

  “新的參與者,你感覺怎樣?我是冥。”

  聲音經過處理難辯雌雄,純正的中文卻讓亞利西斯倍感親切,同時也勾起了他滿腔怒火。“你!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說的很清楚了,這是一次新的人生,你以為那句'此非虛擬游戲'是開玩笑么。”

  亞利西斯感覺眼前浮現的通訊器的幻影中傳來了冥的輕笑。

  “你!”亞利西斯此時想宰了冥已及和那個突然跳出來的頁面一切相關的事物包括砸了那個網吧,他想回去,他想用最惡毒的語言來謾罵與詛咒冥,開口時又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罵什么,一時無語。他想笑,他想用此來表達自己的不信,來表示這只是一個荒謬的夢境。嬰兒的身體不能掩蓋他的想法,原本夢境神交中的嗤笑,在現實中變成了嬰兒清脆嚎啕大哭。

  “少爺醒了!”女仆朱麗葉因為請到了牧師救了難產的奧斯汀夫人被調到了照顧亞利西斯的崗位上。她被驚醒后輕柔的抱起了襁褓中的亞利西斯,柔聲安撫道:“乖,別哭了,讓我看看出什么事了。”朱麗葉的動作驚醒了在夢中與冥神交的亞利西斯,他脫口而出的抱怨之聲加大了原本哭聲的音量。朱麗葉見安撫無果檢查了亞利西斯的情況,確定了她的小少爺是餓了,抱著亞利西斯去了奧斯汀夫人的房間。

  亞利西斯一直在抗拒朱麗葉對他做的一系列行為,可他那柔弱的嬰兒身體所做反抗對于成年人的來說是產生不了太多效果的,不過他還是可以表達他的一些想法的。他此時正緊閉雙唇拒絕奧斯汀夫人對他的哺乳。他雖然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人,卻也不是一個沒有道德底線的混蛋。奧斯汀夫人是亞利西斯身體的生母,而亞利西斯擁有者完整的成年男子的靈魂。他不能在與一個尚且陌生的成熟女性過于親密接觸時保證自己不產生什么聯想,像一個純粹的嬰兒般進食。也許是潛意識開始相信這個世界的真實性,亞利西斯很清楚,只要有一點旖念便是對于他的母親的褻瀆。他拼命的抿著嘴,扭著脖子來表明自己拒絕的決心。

  “朱麗葉,亞利西斯他不吃怎么辦?”奧斯汀夫人眉頭緊皺的詢問朱麗葉。

  “要不試試他會不會吃點別的?”在奧斯汀夫人的示意下朱麗葉在廚房拿了些牛奶用笑湯勺喂亞利西斯。為了不直接食用母乳,與緩解越來越明顯的饑餓感,亞利西斯只能無奈的喝起了牛奶。奧斯汀夫人見到亞利西斯對牛奶不排斥開始吃東西臉上如此慈祥欣慰的笑容。

  自從亞利西斯的哭聲吵醒朱麗葉后冥的聲音時隔半個月后再次出現。在這半個月里隨著亞利西斯對嬰兒生活的抗拒不適到麻木他也漸漸接受了他身處異界的事實。許是中國人故有的思鄉情懷作祟,亞利西斯一直在回憶過去生活里的種種場景。他見到每件事物都能和地球上的東西聯系起來。有時候失去了才知道可貴,在地球上曾經被他忽視的埋怨的那些事物此時在他的腦海里顯得那么令人懷念。他不止一遍的對自己說如果能回去他一點好好珍惜好好生活。

  今天他看見了某種他所熟悉的生物的死亡。俗名蟑螂昵稱小強的蜚蠊在朱麗葉的數次尖叫與跳腳下徹底不動了。在朱麗葉清理地上小強殘骸出門的同時,亞利西斯呆呆的看著小強死去的地方想: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能回到地球......

  “回不去哦,如果你死了就真的徹底死了。”冥的聲音突然響起,不像在耳邊,而像在腦海。

  他在哪里!在聽到冥的聲音時他一驚腦海里瞬間閃過這個念頭,轉動腦袋四處尋找。

  冥:“別找了,我在電腦前呆著呢。因為你還不能講話,溝通時通訊器會告訴我你腦子里目前特別明顯的想法,你放心只是半年內會這樣,怕泄密的東西暫時不要想哦。”

  聽到那句不要想秘密,亞利西斯理解想著自己會有什么秘密,突然反應過來暗罵了一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你個渾蛋居然想騙我!喂,你說你呆在電腦前,是不是說明我穿到網游里了!”

  冥:“網游?可惜不是呢,你所在的是另一個時空里的真實世界,因為我不在那個世界所以才通過系統和你對話。”

  “我不管你在哪里,我要你把我弄回去!”

  “要回去,也不是不可能,只不過你在地球上已經死了,尸體已經被火化了,你回去就是一個孤魂野鬼。”

  “什么!”亞利西斯覺得心里一涼空蕩蕩的,猜到自己可能死了是一回事,確定自己已經死了是另一回事。他有些難以置信“我死了,外公外婆怎么辦”他沒想到自己最放不下的是五年多不見得二老,他在地球上唯一承認的親人。

  “他們雖然傷心不過還好,不出意外可以活到九十,我還有趕時間,下面的話你聽著。

  一:你現在身處另一個世界,可能有些地方你不熟悉不過同樣的真實,別以為是網游大家都是npc。

  二:我很最近忙沒空管你,好好活著先,免得我又要接待新人。

  三:既然覺的以前沒活好,在新的人生里好好活吧別想著回去怎么怎么了,這幾天你想最多的貌似就是這個。

  四:你不是唯一的參與者我也不是唯一的引導者,我不肯定這個世界里還有誰是從其他地方來的。

  就這些了,剩下的你看著辦吧。相比那些連世界都不讓新人選擇的引導者,沒有扔你到這個世界后自生自滅不聞不問的我還是很負責的。”

  一天后,亞利西斯終于認命了,不再糾結回去的事決定過好這個新的人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