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1:2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皎陽似我
  4. 第二章,禍國都城

第二章,禍國都城

更新于:2018-03-15 21:59:38 字數:2159

字體: 字號:
  是夜,禍國少有的晴空,夜空幽藍神秘,點綴著顆顆閃亮。可惜,羊腸小道兩旁就是茂密的柳林,密密麻麻的枝干幾乎將小道的上空遮了個嚴嚴實實,由小道走到盡頭,就是禍國國都,而這里雖然是條小道,但也為人所熟知,因為這里是禍國人進入都城的必經之道。

  幾千年前,魔亂大域,世間動蕩開始,然而直到三百年前,禍國的人才知道有魔,因為魔陸由西南而來,撞上了五色陸!

  大陸西南,本是沙漠和山石之地,是西界和南界交界,如今則有了特殊的名字——亂界。亂界就是魔陸撞擊而來,首當其沖的地方,因此,如今的亂界,就是大陸的戰場,守在五原關前頭的國家是亂界第一大國汗國,緊隨其后的就是禍國,若是五原關守不住,那禍國就將直面魔陸的打擊,因此,如今的禍國形成了一種奇異的繁榮。

  此時,羊腸小道上有一個笨拙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著,看身形是個小孩,身后還看著一個健碩的婦女。山路彎彎,踩著松爽的泥土,走上個約莫十里地,眼前出現一面宏偉的城墻,森森的氣息籠罩大青石磚,守夜的篝火明明暗暗,就似將要熄滅。

  ‘終于到了禍國,這怎的城墻這么長,城門在哪啊李媽?’

  這小娃娃一身白衣,衣角有點點的褐色,看著白白嫩嫩,黑眸,黑色的長發挽了個髻子,眉宇間似有一股堅定,這樣的表情出現在他女娃娃般粉雕玉琢的臉上,顯得格外滑稽,姣好的相貌,讓人不自覺的忽略他身上的泥巴,懶懶散散的氣質,像極了官爺家里的小少爺。

  一邊說著,他一邊沿著城墻開始走,想找到城門進去看看這個世界究竟是什么樣的,畢竟只是從李媽口中知道了旁邊就是禍國,并未過深的了解這個世界。

  他加緊了步子,眉宇間又浮現出了一抹懶散,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他大口地呼吸著,有些費力的喘著粗氣,面前是似乎沒有盡頭的熟悉的城墻,步伐逐漸更加蹣跚,額頭也開始有汗珠沁著,走了足足小半個時辰,隱隱約約的有人聲傳來,蘇沐雪眼中亮光一閃,懶散勁兒一下子消失,加快了邁步子的頻率,汗珠子連成了線的往下掉,他卻不管不顧,抿著嘴向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

  ‘哎!少爺!少爺慢點!’李媽緊緊的跟在蘇沐雪身后,雖然扯著嗓子喊著,但是面不紅,氣不喘,兩人走了一天,李媽竟然不怎么勞累!

  前面漸漸顯出了人群的樣子,夜分明深了,城門口仍然排著長龍。

  ‘怎地恁多人啊!’李媽扯著嗓子喊。

  ‘李媽我就在你前面呢,用不著喊的這么大聲’蘇沐雪無力的答道。這一路上蘇沐雪都被李媽折騰瘋了!這個女人說是奶媽,硬是一點伺候人都不會,他們這個組合想必突兀的很。

  出乎意料的,走近了城門的隊伍,他們兩人竟然絲毫不顯突兀,排隊的竟然全是三十歲的男女,帶著一個小小的孩子。

  ‘七歲就可以測是否有晶種了!也不知咱家趙天能不能當神仙!’

  排在前面的一對夫妻正在慢慢交談著,翻來覆去無非是女的那個不斷的數落男的不是,而那個當家的則是搓著手不停的問著,一遍又一遍。

  ‘這慶陽學院又來了,小小的禍國哪有什么好苗子啊!’李媽又操著她那粗獷的嗓子評論了開來,她眼睛一轉,稀奇的壓低了聲音,說道‘少爺你是肯定能進的,不過你已經測好了晶種,好好修煉就是了!少爺家的功法啊!比這學院好了十倍都不止吶!’

  功法!

  蘇沐雪都被李媽說的蒙了,突然想起自己懷里還揣著家主玉佩,原來華夏的頂尖功法就藏在那玉佩里,不過天地靈氣稀薄,玉佩中的功法已經沒人能看,他練的是口口相傳的,殘缺的厲害!

  這里有天地靈氣!能激活玉佩了!

  蘇沐雪瞪大了眼,他一直沒有靜下心來想想事情,險些忘記了他還有玉佩,玉佩究竟怎么跟著他一起過來了他想破了腦袋也弄不明白,索性放著不管。

  ‘晶種?’蘇沐雪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李媽。

  李媽忽像看著怪物一樣看向蘇沐雪!‘少爺!你怎么能忘了這么重要的事情,莫不是摔壞了腦袋?!’

  蘇沐雪之前就發現了,他這個前身好像是身死魂消了,記憶開始緩緩的支離破碎,能記住的只有學過的技藝,其他的都自己模糊了起來,可他卻不能跟李媽這么說。正在想著說辭,李媽又連珠炮似的問開了。

  ‘哎呦我的小少爺啊!!那你還記得你是啥屬性不了?過兩天你就得開始修煉了啊!你還記得功法嗎!!’蘇沐雪不知該怎么辦,只好裝作痛苦的樣子,咬著牙輕聲說道,‘一想就頭疼,我記不起來了,李媽,我爹娘呢!’李媽立馬驚的呆住了,眼珠子左轉轉,右飄飄。

  ‘少爺你再好好想想?這可怎么辦呀!啊呀呀,我也不知道少爺你的屬性,這家里可是保密了的!!這可怎么辦啊!’正在蘇沐雪持續心虛的時候,隊伍漸漸的短了,她倆人離城門也越來越近了。‘沒辦法了,先進城吧!’

  李媽拽著蘇沐雪,大步的走向城門,蘇沐雪還在思索著這可怎么瞞過去,他也不傻,走了這么久路,這李媽臉不紅氣不喘,怕是不是一般人,這要是發現了他不是她家小少爺,還不得一巴掌把他拍死在這里?

  兩人經過排查,李媽輕車熟路的找到國都角落里的一個小院,埋頭打掃起來。待打掃完后,李媽急忙把蘇沐雪丟在床上,這時候面色才露出掩飾不住的焦急。‘少爺,我回去看看老爺和夫人回來沒,若是明個晌午我還是沒回來,這里尚有些銀錢,你就自己去吃個飯吧!’

  蘇沐雪正暗自好笑,原來她也知道自己那便宜爹媽怕是兇多吉少啊,懵懵懂懂跟著她到了這,大抵是安全了,不若就這樣趁她走時自己也一走了之,省得面對那孩子的父母露了餡,蘇沐雪完全沒信心去見兩個不認識的爹媽,只好留待以后再處理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