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7:0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滅靈傳
  4. 第五章:善惡眼

第五章:善惡眼

更新于:2018-03-16 14:22:51 字數:2687

  夏天一把抓過鏡子,想知道自己的左眼到底怎么樣了,可映在鏡子里的,真的是自己的眼睛嗎?

  “這..這是...這是什么!”夏天不敢相信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喲!怎么樣,小子,對自己的新左眼還滿意嗎?這可是出自當家老頭子的杰作,好好利用哦!”振邦略帶調侃的說道。

  這尼瑪是什么,就在下午時候和自己相處三年的前女友和一個禿瓢上了床,緊接著,還沒等從扣著大綠帽子的陰影里走出來,就被人一棒子打暈,運到一個廢棄倉庫這頓點炮飛腳,莫名其妙的被人挖瞎了左眼,更特么離奇的是挖掉還沒過一宿又給我換了一個,這是什么設定寫小說嗎,真是日了狗了!!

  “滿意?”夏天盯著鏡子里的自己,其他地方除了幾處被踢破的地方倒沒什么異樣,唯獨這個左眼,像是被血染了一樣整個紅的要命,仿佛紅的都能發光一般,一個比正常小上兩三倍的純黑色瞳孔點在整個紅色的中央,亦隨著右眼一起轉動,如果忽略它的顏色和樣子和正常的雙眼的生理功能還真的沒有一絲差別。

  “是不是有一種《東京某鬼》的即視感啊!”

  “我有你大爺啊,這讓我出去怎么見人,你這死變態沒事還坐家里看動漫,你覺得和你的歲數相符嗎!”夏天一面反駁著振邦對他的調侃,一面又不得不接受現實,有總比沒有好,何況除了樣子不一樣以外其他都沒什么。

  “善惡眼。”

  夏天身體一震,剛想到這只眼睛沒什么,這三個字就傳到了耳朵里。

  “善惡眼?你說這只眼睛叫善惡眼?”夏天不解。

  “是的,小子,現在的你已經不是原來的你了。”振邦一邊說,只見他的雙眼流光閃爍,下一秒..

  一陣陣的冷汗順著夏天腦袋流了下來,狠狠的吞了口吐沫,難不成這是加了特技嗎。

  “你..你,怪物嗎?吸血鬼嗎?東京某鬼嗎?到底是什么鬼!!”腦袋已經亂成一團漿糊的夏天,語無倫次起來。

  “什么這鬼那鬼,我是人類,人類,你可能現在還不能接受,不過這就是現實,接受現實吧小鬼。”

  “你到底是誰?這玩意到底是..”

  “小子,別急,跟我來,我帶你去見一個人。”振邦打斷了夏天的話,奪過他手中的鏡子說道。

  ---

  這時的葉風已經從廢棄工廠回到了警察局。

  “老大,尸檢報告出來了。”

  “放桌上吧。”葉風一屁股坐在辦公桌前,迫不及待的翻開驗尸報告,想一探究竟,可死者原因這一欄上卻赫然寫著‘心臟病突發致死’幾個字。

  他的腦子里飄著無數個問號,為什么,劉東會突然心臟病突發呢?這不可能啊,沒聽說過他劉東有這方面的疾患啊。

  詢問了劉東手下的弟兄和自己的線人,居然都說今天他們老大沒叫他們出去過,都在自己干著自己的事情,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明明收到了線人的短信,而且也確定了這個叫做孫佳佳的女孩就是事情的當事人。

  想到這葉風看了看坐在一旁已經完全神經的孫佳佳,嘴里不停地念叨著夏天我恨你,夏天我恨你,無奈的搖了搖頭。

  滿頭霧水的葉風點上一顆煙用力的抽了一口,思索了片刻,從抽屜里拿出紙和筆在中心寫上了大大的兩個字--“夏天”。

  ---

  “當家的,人我給您帶來了。”剛一進門振邦就被小蘿莉一個鬼臉萌的渾身是血。

  “哦?快進來說話。”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正坐在輪椅上在擺弄著不知名的化學藥劑,聽到振邦的聲音放下了手中的活,轉過身來沖著夏天來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你叫夏天。”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夏天疑惑不解。

  “我還知道你爸爸叫夏芳華,歡迎來到‘六角制藥’。”白發老者起身緩緩的走向站在門口的夏天。

  此時的夏天聽到夏芳華幾個字,感覺自己整個快要瘋掉了,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聽到這幾個字,媽媽也止口不提,可眼前的這個老頭卻在這個時候說出了這個名字,夏天有點迫不及待,剛要開口,白發老者便朝他擺了擺手說道:“我知道你要問的問題很多,我會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別著急。”

  夏天注視著眼前這個老人,一頭蒼蒼白發,厚重的眉毛之下臥著一雙十分有穿透力的眼睛,滿臉的皺紋如同刀刻上去一般,一只鷹鉤鼻占據了消瘦臉龐的大半部分,但胡子卻剃的很干凈,顯得十分精神爽朗,身上也是穿著傳說中你有多少錢也穿不起的一個牌子--白大褂。

  “很抱歉你的父親,在你還是個小寶寶的時候就離開了人世,沒能讓你享受到父子的天倫之樂,我很抱歉。”

  從夏天懂事開始就不知道父親是一個什么概念,當他聽到這個白發老人即將說出有關他的父親夏芳華的一些事情的時候,身體過電一般先是打了個冷戰,而后竟流下了兩行眼淚。

  白發老人看了看神情呆滯的夏天繼續說道:“你的父親,夏芳華曾經是六角制藥出色的藥劑師,他獲得了大大小小無數個醫學藥劑領域的獎項,這是無數藥劑師傾其所有都不能及的,這些都是社會上眾所周知的事情。”

  說到這老人頓了頓,接著說:“但是芳華還有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身份,包括你的母親。”

  這時小蘿莉走到夏天身邊,拿出一塊白手帕,踮起腳尖輕輕的擦了擦夏天流下的兩行眼淚。

  “滅靈師!”振邦接過話茬,說出了和現代社會風馬牛不相及的幾個字。

  現在的夏天覺得發生什么都不足以讓他感到意外,因為整個這一天都在發生著和這個和諧社會脫軌的事情。

  “對,滅靈師,擁有善惡眼的人才有資格成為滅靈師。”白發老人又接著說道。

  夏天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異于常人的左眼,又摸了摸站在一旁小蘿莉的小腦瓜,表示對她剛才為她擦眼淚的獎勵。

  話說“我爸是滅靈師”,這句話不知道要比“我爸是李剛"多具有殺傷力,隨隨便便秒殺所有富二代官二代。

  “孩子,你的那只左眼,不是別人的正是你死去父親的左眼。”老人猛地朝夏天那只猩紅的左眼一指。

  “我..我的..左眼..是我父親的...”夏天身體在一次抖了起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知道,我知道,孩子,這對你來說著實很難理解,這是超自然的,超現實的,但這一切也都是你父親的意思。”

  “你說我父親,他的意思,這是什么意思,我完全不懂,我父親是個藥劑師沒錯,什么滅靈師騙人的吧,還有這只眼睛,你說是我父親的你有什么證據,我憑什么相信你說的話!”夏天的神經完全崩潰,這種感覺他活到現在從來沒有體會過,腦子里亂作一團,剛剛還顯得些許平靜的他,聽到了左眼這個秘密之后整個人大口喘著粗氣。

  “現在的你可能還是接受不了,這個東西本來就屬于你,現在我將它物歸原主。”

  老者從兜里掏出了一塊樣式樸素的懷表,交到了夏天的手里。

  夏天哆哆嗦嗦的按下上面的按鈕,映入眼簾的竟是他們一家三口的合照,照片里那時的他還小,這張照片的確屬于他們家的私有財產,夏天總是看見媽媽拿出這張照片偷偷的掉眼淚。

  看著懷表夏天,死死的咬著嘴唇,臉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就在這時夏天只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一下子癱軟了下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