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2:5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御龍陌寒
  4. 第四章 往事

第四章 往事

更新于:2018-03-17 16:51:35 字數:2130

  夜已漸深,凌宮念打開了臥室里的密室,這里面和其他密室完全不同,裝飾的很是富麗堂皇,像一座宮殿,準確的說是一座琉璃城。

  往深處走去,越來越像是一個人的居所,大堂中央是宗祠,布滿了靈位,猜想應該是凌家先人的靈牌吧!凌宮念恭恭敬敬的上了柱香。

  往右側走去,有一個極其精致的房間,里面掛著一幅畫,看起來似乎有些年頭了,不過畫依舊保持的完好無損。

  畫中的人物則更為精致。只見那女孩身著白色流仙裙,四周被桃花包圍著,映的她面色紅潤。她的眉稍稍舒展,不濃不淡的裝下一雙有神的眼睛透著愉悅。淺淺的唇色與這桃花融為一體,不禁讓人癡迷。

  凌宮念看著眼前的人兒默默地留下了眼淚:“雪兒,我想你!”

  那是一個中秋之夜,月亮很圓很亮,“過了今天,女兒就到了該出嫁的年紀了,寶貝女兒可有人選了啊?”慈父打趣道。

  “不嘛,我要和爹爹跟哥哥在一起一輩子!”女孩嬌羞地說道。頓時,堂中人大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群黑衣人闖了進來,嚇壞了所有人。父親立刻潛退所有人,拿起兵器和兒子一起出去應戰。

  這群黑衣人見人就殺,尸橫遍野,皎潔的月光照在那鮮紅的血液上,顯得格外地陰森恐怖!

  那黑衣人中有四個頭領,武藝高強,心狠手辣。“拿到火龍珠,一個不留給我殺~”一個頭領說。

  凌宮念親眼見到他的厲害,自己雖苦習武藝多年,就連自家絕學旋風斬都使上了,可也不能勝過他們四個。

  那家的父親知道這場災難不可幸免,但為了保護一雙兒女與火龍珠,獨自與賊人打斗,他不惜耗費一身靈力設下那結界困住了賊人一時,但終于因筋皮力竭而死,臨終之前對兒子說“保護好妹妹,快走!”

  兒子雖有不忍,但為了遵循父親遺愿,帶著妹妹殺出重圍……

  方圓百里大火彌漫,凌宮念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化為灰燼“啊~”他向天嘶吼著,仿佛是在斥責上天的不公。

  但是雌火龍珠還是被賊人搶去了。

  想到這里,凌宮念眼中不禁多了幾分仇恨。這些年來,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仇人的下落,但為了集齊雙龍珠,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仇人逍遙快活。

  “我曾答應你,讓寒兒在沒有殺戮與仇恨的世界里的活著,可是現在我怕是要食言了!”凌宮念輕輕撫摸著女子的面頰。

  “寒兒他有志氣有骨氣,又是唯一一個能與火龍珠相護感應的人。集齊了雌雄龍珠就能把你救出來了!也能報我們家的大仇了!”

  ……

  凌陌寒正在霓翎房間幫她檢查腳傷,“你的藥真靈,剛剛一天,我就能下床走路了,你看!”說著便下地走了起來。

  “你沒事我就放心了,對了,我們御龍堡還有很多好玩的呢,有空的話我和萱兒帶你去”凌陌寒笑著說。

  “好啊!嗯……萱兒是你的妹妹吧?我還沒有見過她呢!”

  “沒關系,她很容易相處的,這些年沒人陪她玩,她也快寂寞死了!”說著兩人都笑了起來。

  當當~兩人扭頭往門外看,“少堡主,堡主讓您去他房間,說是有事!”原來是他最親近的屬下張宏。

  除他大哥外,他一直視張宏為兄弟,張宏對他也甚是衷心。兩人一直是無話不談的好兄弟好朋友!

  “宏哥,知道是什么事嗎?”

  “不知道~”

  “那我先走一步,改天帶你去玩!”轉頭對趙霓翎說道。

  霓翎笑著點點頭。

  “堡主,少堡主來了。”屬下前來通報。

  “爹,您找孩兒前來有何要事?”凌陌寒問道。

  “寒兒,你此次下山,除了要捉住賊人之外還有一個任務!”凌宮念嚴肅的說道。

  凌陌寒一臉茫然,“這么多年來,你忍受著火龍珠的痛苦,只有找到另一個火龍珠才能相互抑制。”

  “那另一個龍珠在哪里?”陌寒問。

  “江南上官家!”提到這幾個字的時候凌宮念眼神暗淡,恨意從生。

  “上官博是十八年前殺我們全家的黑衣人頭領之一!不管是為了你大哥,還是為了我們家,上官父子都必須死!”

  陌寒知道族人慘死,到父親一直不肯告訴他愁人的真實身份。如今聽完父親的話,對上官父子的仇意更濃了。

  “父親放心,孩兒一定全力以赴,為家人報仇,給大哥報仇!那另外的三個仇人呢?”

  “那一夜我看的很清楚,他們分別是血斧剎王進,勾魂劍李衡,摧心掌崔克原。王進和崔克原幾年前死于非命,據說死狀極慘。”

  “哦?父親可知是何人所為?”凌陌寒大驚。

  “我曾命人查探,上官博為了獨吞火龍珠的威力,背后下手害死了他們,手段極其殘忍,李衡陰差陽錯逃過一劫。”

  “此次下山你要格外小心。保全自己取回火龍珠!那樣你就不用繼續忍受那烈火的灼噬了!”

  “孩兒明白!”凌陌寒義憤填膺。

  凌陌寒將要離去,“寒兒,記住,用心去和火龍珠交流感應,不要強行控制,也要小心被它控制了心志!”凌宮念再三交代兒子。

  凌陌寒笑著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這幾日春光明媚,很是適合踏青郊游,正好這幾日凌陌寒想要集合士兵去山中打獵,陌寒特地叫上陌萱陪霓翎參觀御龍堡的山山水水,也算是進了地主之誼!

  “萱兒,你去叫趙姑娘,讓她一起來打獵,可好?”陌寒哄著妹妹。

  “二哥怎么不去?”陌萱故意問道。

  凌陌寒居然突的一下臉紅了,可與那四月的桃花相媲美。

  “嗯……我還有些事交代給士兵們。”凌陌寒拿個理由搪塞過去了。

  “好的好的,我去就是了,那我們就在后山見面吧!”楚陌萱笑著答應道,轉身就跑向了蓉苑去找霓翎。

  霓翎這幾日被她父親控在房間里都快們的發霉了,正巧不知道該找些什么有趣的事去做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