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1:27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打更人筆記
  4. 第二章:我看到了鬼

第二章:我看到了鬼

更新于:2018-03-18 14:07:04 字數:2870

字體: 字號:
打更人筆記目錄
共133章
  唐朝末年,懿宗皇帝繼位后,政局風雨漂泊,各方人馬窺覬皇室,欲奪之。

  而距離京城遙遠的留仙城,平靜而安詳。百姓安居樂業,牲畜肥滿而健碩。

  此時它的夜卻顯得有些寂靜,與白天的繁榮相比,現在的小城里有些冷清。

  因為再過幾日便是中元節,俗稱的“鬼節”,所以鎮上的居民們很早就吹滅了蠟燭入了眠。

  但是這時候有人才從睡夢中醒來,當然,是很不情愿的被叫醒。

  那個人就是我了。

  “臭小子,快起來,趕不上干活了。”一道粗獷的大嗓門,響徹青鴦樓。

  但青鴦樓的姑娘們早已經見怪不怪,似乎這種事情早已經是家常便飯,如果哪天遇不著,興許還會覺得奇怪。

  懂禮的姑娘掩著面微微一笑,而不懂禮的姑娘則就像柳三娘一樣破口大罵:“還不是因為你這個老不死的今天又喝醉了,不然怎么會誤了時辰。老娘每天都要辛辛苦苦的把你從留仙橋搬回來,真不知道上輩子造的什么孽!”

  “臭娘們,我又沒喝醉,我自己能回來。”一個長相端莊,卻滿臉胡渣顯得有些狼狽的中年男子不滿的說道。他是我的師傅。

  “你看看你,渾身糟糟蹋蹋的,哪還像一個正常人,活脫脫的一個乞丐。”說話霸氣的柳三娘是這家青鴦樓的老鴇,中年婦人,不喜歡濃妝,但身上風韻猶存。

  至于青鴦樓,則是一處風雅之地,總有人拿它同京城的“妓院”作對比;但青鴦樓的姑娘們個個形貌昳麗,精通琴棋書畫,只賣藝不賣身。

  而我,孤兒一個,打小被師傅收養,幸得人世間俗名——夜三更。如今正值豆蔻年華,卻一直被悶在了青鴦樓中。

  從我記事開始,便與我師傅一同生活在這青鴦樓之中,如今悄然過去了數十年。

  “媽媽,你就別說了。”這時候一個年齡與我相仿,就如出水芙蓉般的少女輕靈的說道。

  此少女面帶微笑,嘴角輕輕揚起,眼里帶著和善笑容;她身穿彩裙,頭戴玉珠,加上飄飄長發的陪襯,說不出的清新脫俗。

  她叫柳夢涵,是我唯一的朋友,與我一樣都是孤兒,自幼便被柳三娘收養。她同這青鴦樓其他的姑娘們一樣,打小便學習了琴棋書畫。

  柳夢涵不喜歡外人,除了這青鴦樓里的熟人們,其他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搭理。

  此時,她說完后,便急匆匆將手上的梆子(古時打更人所用的器具,類似鑼鼓)遞給我,而后說道:“快點去吧,別誤了時辰。”

  “嗯。”我接過梆子,點了點頭。

  這時候,師傅也背上了包裹,二人習慣性的對視了一眼,便離開了青鴦樓。

  外面的空氣非常的清新,我貪婪的用力呼吸了一下,伴隨著一陣涼風中,睡意漸漸消退。

  但你一定很疑惑,我們為什么要在這個時辰,帶上梆子離開。

  原因很簡單,因為師傅是打更人,而我則是一個半吊子打更人,只負責打梆子,喊喊口號。

  至于打更人,其實說巡夜人更貼切一些。打更人一方面要負責每晚給城里的居民們報時,另一方面就如朝廷的巡邏者,負責城里夜晚的安全。不過打更人也不是一般人就可以勝任的,當然,這只是后話。

  師傅打了個哈欠,顯得有些迷糊,看來白天又喝了不少酒。

  “一股酒氣。”我裝模作樣的捏了捏鼻子,嫌棄的說道。

  “臭小子,就這樣對你師傅說話的嗎?已經戌時了,快點干活吧。”師傅拽了拽身上的包裹,又打了個哈欠,這下可好,我頓時被一股臭氣熏陶。

  師傅的包裹,是每天晚上巡夜時必須帶上的,數十年如一日,這個習慣從沒有改變。

  至于包裹中裝的是什么,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師傅并沒有提到過,也從來不讓我碰他的包裹。

  小時候曾經不顧他的反對,私自偷走他的包裹,但還未來得及打開,就被他逮到。那一天,一向和煦的師傅大發雷霆,把我臭罵了一頓,就差我背了段荊條請罪,這才饒了我。

  從那以后,雖然還是對他的包裹很感興趣,但我也沒有明目張膽的去做觸碰他底線的事情。我知道,只是時機未到,不然他會親自告訴我的。

  既然我已經帶上了梆子,師傅也背上了包裹,那么接下來你一定會猜想我們要干什么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燭!”這是打更人在戌時(晚上七點到九點)要喊的口號,目的是提醒大家在入寢前一定要吹滅蠟燭。

  將滴漏(古時計時的一種工具,類似沙漏)弄好后,我用力的敲打了兩下梆子,接著又按此敲了兩次,然后拉開嗓門按照如上口號喊道。空蕩的街道冷冷清清,只有我的聲音在回蕩。雖然早已經習慣,但心里還是有些不舒服。

  師傅又打了個哈欠,一副不耐煩的模樣。我不由心中生悶氣,暗道憑什么他這么自在,我卻要在這里敲打梆子。

  想到這,我不禁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猛地敲打了一下梆子,頓時梆子聲響徹整個街道。

  但是,似乎還有什么其它的聲音,就像是一個女人的尖叫聲。

  我頓時汗毛直立,就連師傅的臉色也是罕見的凝重了起來。我內疚的小聲問道:“師傅,我是不是有惹禍了?”

  “沒有,你做得很好。”但師傅卻出人意料的說道,臉色也恢復了正常。

  我剛欲開口,他卻接著說道:“走吧,繼續巡夜。”

  雖然有很多話想問,但是師傅似乎并沒有告訴我的意思,我不由閉上了嘴,重新敲打起梆子,但是放輕了力度。

  “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

  當滴漏的一端都滴進了另一端時,意味著戌時已經過去了,而我們已經繞著留仙城敲了一遭,嗓子都喊得有些嘶啞了。

  看著漆黑的街道,唯獨青鴦樓二樓有一間客房還殘留著亮光,不由心里一陣暖洋洋。

  那是柳夢涵刻意如此的,只因為我說過一句笑話,怕巡完夜回來摸黑找不到房間。之后,每當我巡夜回來時,我的房間蠟燭都會亮著。

  戌時過去了,接下來就是亥時(晚上九點到十一點)了,一般的人家都已經入眠,所以我敲打梆子的力度又減弱了幾分;就如第一次一樣的方式敲打,盡量不打擾他們的睡眠。

  同時,我要時刻打起精神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特殊的情況,嘴里還念叨著:“關門關窗,防偷防盜!”

  師傅一直走在我的前面,只留給我一個背影,顯得很凝重。我在猜想一定是因為之前的事情,所以他的情緒很不好。

  數十年來,我很少看到師傅這樣,不知道為什么心里有一種預感,今夜一定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咚咚!咚咚!關門關窗,防偷防盜!”雖然心里有些擔心,但我還是敲了幾下梆子,然后輕聲喊道。

  突然,在我左手邊的小巷里似乎有一個白色的身影,我心猛地一顫,剛欲偏過頭看去,師傅的聲音卻響了起來:“不要看,繼續走!”

  師傅的話,我絕對聽從,盡管很害怕,但我還是沒有看過去。有一句話說得好:化悲憤為力量,而我此時卻是化恐懼為力量,梆子聲越來越洪亮。

  當我們再次走完留仙城一圈的時候,我的衣襟早已經被冷汗濕透,只覺得身后跟著一群不正常的“人”。但是師傅一直讓我不要往后面看,于是我帶著恐懼走完了這一圈。

  拿來滴漏一看,還有一些沒有滴盡,看來亥時還沒有過去,但我卻更加擔心了起來。

  我和師傅并肩站在青鴦樓的門口,眼前的街道空蕩無比,身后的氣息卻很凝重。

  我突然想到了一首古詩中的句子:黑云壓城城欲摧,用它來比喻我們此時的境遇,再貼切不過了。

  就當身后仿佛有一陣陰風吹過的時候,師傅突然大喝了一聲:“子時三更已到,你還不睡去!”

  接著,我的意識慢慢模糊了起來,身子開始不受控制,只覺得越來越疲憊。在昏迷之前,我仿佛看到身后站著一幫游蕩的人。

  這一夜,我看到了鬼.

字體: 字號:
打更人筆記目錄
共13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