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4:3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玄羅
  4. 第一章:落魄少年

第一章:落魄少年

更新于:2018-03-17 11:21:20 字數:3202

  七月,中州北界一處荒村。

  風肆無忌憚的在村道上游蕩,卷起一個個破碎的燈籠來回打轉。村道拐角一處不算破敗的草屋里,一個衣著破爛身形瘦弱的少年蜷縮著身子靠在墻角,面無表情的望著門外,甚是可憐。

  “轟”雷聲炸響似乎要把天空撕破,緊接著一道閃電劃過天際,耀眼的白光使得原本有些灰暗的天地霎那間變得格外明亮,雨不期而至。

  草屋中的少年此刻坐在墻角,望著門外淅淅瀝瀝的雨水看出了神,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其嘴角微微蠕動,而原本呆滯的雙目也變得格外悲傷,一滴淚水劃過臉頰留進了其嘴角里。在這樣一個荒廢的山村為什么會出現一個衣衫破爛的少年,這少年是誰?又為什么會出現這這里呢?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何神情會那么悲傷呢?

  此事說來到也不長,這少年名叫落凡,家住無憂,而事情還要回到前天深夜………..

  子夜,安靜也令人窒息。無憂村中戶戶熄燈而歇,但卻唯獨有一戶人家,里屋的燈還亮堂著,透過窗臺借著月光可以看到一個眉目清秀的少年,正趴在燈下看書。

  “凡兒,夜深了還是快些休息吧,明天還得跟你爹去縣城里呢。”一個婦女的聲音,隔著房門傳到了少年的房中,溫軟的話語中盡是關切之意。

  “知道了,娘你也早些休息。”落凡將手中的書本合起放在一側,起身關窗,卻在這時落凡隱約的看見院墻上有一個黑影落到了院內。“賊?”落凡不及沉思,吹滅油燈,順手將墻角上掛的短刀握在手中,緩緩推開了房門。然而正是此刻一陣嘈雜之聲卻是突地傳入耳中,令其心神一陣。落凡心中掛念著爹娘,來不及過多思慮尋聲直奔前廳而去,只是眼前看到的一切卻是讓他終身難忘。

  前廳內一片狼藉,一股腐臭夾雜著血腥的味道彌漫整個前廳,讓人聞之便會產生嘔吐之感。

  “爹!”落凡大聲呼喊,神情中盡是憤怒和不安!

  只見在落凡身前不足十米的地方,一個身著殘破的黑衣怪人正與其爹扭打在一起在。不過與其說是扭打,倒不如說是掙扎來得貼切。因為其身上已然滿是鮮血,而無論是揮拳還是甩腿落在那怪人身上都似乎毫無作用。看其整個人一副東倒西彎的模樣,儼然就要支撐不住。

  至于落凡母親也是早就倒在了一邊,身上多出血孔,雙目似睜似閉也是奄奄一息。但也就在此刻與那怪人搏斗的落凡之父,其渙散的目光隱約間看到了站在門前一臉驚恐的落凡,原本有些暗淡的雙眼突然變得清明,其殘傷的雙臂更是不知道從何處涌來一股力量,猛然將其身前怪物向身側一推,接著沖落凡吼道:“凡兒,快跑!”簡單的四字卻用盡了其生命所有的力量,而原本倒在一邊奄奄一息的落凡之母,在聽到“凡兒”二字后,竟是掙扎著爬了起來,搖搖晃晃走到了落凡身前,看著落凡突然笑了,那笑充滿了淚水,但卻不知為何沒有一絲悲傷。一把奪過落凡手中的短刀,同時奮力地將落凡推出了門外。

  待落凡反應過來,前廳的門合上了,而這一隔更是隔出了兩個世界……

  “凡兒,你一定要活下去啊!”聲音很微弱,但卻充滿了期望。

  “娘!娘!娘!”落凡隔著大門連喊了三聲,淚水混合著鼻涕讓著一聲聲呼喊越加的悲痛和焦急。

  只是無論落凡怎么呼喊、叫喚都是無濟于事,似被隔絕在了另一個世界一般.......

  清晨,天空用一陣雷雨渲泄了一夜的不滿之后,久違的陽光在萬物的期待中,抬出了笑臉,這是一個好天氣!

  迎著晨光,村里的人漸漸的把自家的牲口拉到村外放養,不過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臨村口張氏其后院中的羊在昨天夜里突然死了兩頭。

  雖然死了兩頭羊這種事,在山村中還是比較常見的,畢竟時常會有豺狼會乘著夜間來獵殺村中的羊。只是怪就怪在死掉的那兩頭羊死的有些怪異,身上沒有被撕扯的痕跡,而當張氏觸摸羊的尸體時卻奇怪的發現,那羊尸體竟然是那么多僵硬,仿佛肉被擰在了一起一般,接著在檢查羊的尸體時,張氏更是發現了其脖頸上兩個黑色的血洞,血液凝結漆黑異常,望著那兩個漆黑的血洞張氏不由地一陣發寒,她不明白是什么東西殺死了自家的羊,但是絕對不是普通的東西。事情發生的有些突然,張氏雖說是一個村婦但也覺得蹊蹺,有必要將這件事告知村長。

  無憂村村長是一個古稀的老者,早年間參加過縣試,中過文舉還游歷過不少的山川,見識過外面很多事,天命之年回到無憂做了村長,還兼教書的先生,算是村中最有見識的一個人。

  “王七,把羊吊樹上給我剖開。”村長身旁一身材健碩的大漢,卷了卷衣袖,大跨步走到院中其中一具羊尸旁,將繩子往羊腿上一拴接著往樹上一拋反手一拉,羊被吊在了半空。伸手往背后一抄,一把碎骨圓刀閃著寒光被大漢握在了手中,“噗”羊皮如紙張一般被刀輕易撕破,五臟外翻具顯,刀至頸處而收接著一手握實刀柄將刀身插入羊的脊骨之中,另一手抓著一邊的肋骨,王七輕喝一聲,只聽得幾聲骨頭的脆響,羊的前胸骨被生生拽開,其內五張六腑盡顯無疑。

  “果然是這樣!”村長望著那被刨開肚子的羊尸,面色異常凝重。

  “七叔,這羊怎么一滴血都沒有,是不是太詭異了?”在場的村民中有人說出這樣一番疑問,而其所問也正是在場的其他人心中同樣的疑問。眾人將目光由羊尸轉移到了七叔身上,似要尋找某種答案。

  七叔看了看眾人,又將目光凝視到羊尸上,緩緩開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殺死羊的應該是行尸!”

  “行尸?村….村長,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種東西怎么會真的存在!”人群中一人有些不可置信的開口說道。

  “玩笑?哼,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七叔瞪了那人一眼,頓了頓接著說道:“我早年間外出游歷山川時,曾見識過那種東西。非常可怕,它嗜血成性,逢活物必撲而且力大無窮,只要被行尸咬住,你身體里的血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被抽干,你們來看看這頭羊。”七叔說著走到了羊尸邊上,指著尸體接著說道:“羊是昨晚死的,但是為什么這么僵硬?還有王七的碎骨刀在削掉那羊的瞬間為什么連一滴血都沒有留下來,你們在看那脖頸上的兩個黑色的血洞,除了那玩意,老夫再也想不出是什么東西殺死了那些羊的!”

  眾人聽到此處,不覺一陣膽寒,均都面面相覷額,不知如何是好,“七叔,如果真如你所說,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還問什么乘著天還沒黑,趕緊收拾收拾跑吧!”

  “是啊,我聽說那東西只有在晚上才出來現在不走,晚上就沒法走了。”

  “都安靜一下,我們還是聽七說的安排,他老人家畢竟是見過世面的,知道應該怎么做。”

  原本有些雜亂的場面,在王七的言語下,稍稍安靜了不少,不過依舊有人在低聲細語。但是更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沉默的七叔。

  “現在是辰時,再有一盞茶的時間就到巳時,大家都回去收拾收拾吧,我們午時在村口集合,無憂暫時是不能在待了,等去了縣里請來高人我們再回來!”七叔話到此處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將目光轉到了身側一個滿臉全是麻子的青年身上接著說道:“麻子麻煩現在你跑一趟,看看村里有誰家今天沒有來,告訴我一聲,我怕….”

  “好,七叔您等我消息。”

  麻子一走,眾人也不在停留,紛紛往家中而去......

  午時,臨村口。

  “七…七叔,不好了,出事了,落九家….”

  “落九家怎么了?”七叔有些著急的打斷了,一路狂奔而來氣喘吁吁的麻子,不安的問道。

  “落九家里亂成一團,地上滿是血,人…都不見了!”

  七叔聽完神色有了一絲慌張,“你說詳細點。”麻子咽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我到落九家,叫喚時沒有人回應,于是推門進了里屋,想看看是不是在忙什么事,所以才沒有回應,哪知道門一開,里面的場景嚇了我一跳,東西滿院子都是,前廳的地上全是血,人我一個也沒見到!”

  “一個也沒見到?你仔細看了嗎?凡兒也沒看見?”七連發三問,當問及落凡時,神情中滿是擔憂。

  “真的沒有,我里外都看了遍,一個人也沒有。”麻子搖了搖頭神色堅定。

  “唉….真是造孽啊!凡兒他才十歲啊,這......”七叔身子有些顫抖若不是王七扶著怕是已經倒下,其話語更是哽咽,淚水從眼角滑落,散進了滿是溝壑的臉。

  雨停了……

  落凡緩緩的站起來身子,走出茅屋外,望著荒涼的山村,目中有些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