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2: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至尊神葫
  4. 第001章 恩將仇報

第001章 恩將仇報

更新于:2018-03-16 12:23:18 字數:4210

  烈日炎炎,暑氣蒸騰。

  一棵棵參天大樹巍然聳立,樹冠之上枝葉繁茂、遮天蔽日,整個樹林延綿至無窮遠處。

  湫水河碧波蕩漾,靜靜流淌,仿佛一條碧色蛟龍一般,蜿蜒穿過整個茂密樹林,向著億萬大山深處緩緩流去。

  王毅靜靜躺在一棵大樹底下,微微瞇著眼睛乘涼,手中不斷擺/弄一顆金黃色奇異銅球。

  這奇異銅球大約僅有鴿卵大小,表面銘刻著一道道玄秘紫色圖紋,顯得神秘莫測、奇異非凡。此物自小/便存在于王毅身體當中,能夠隨意被他收入體內,令他感到神奇無比、妙不可言。

  “這金黃色銅球恐怕當真是一件仙人異寶,卻不知到底如何進入我的身體當中,就是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有什么用…”

  王毅心中暗暗揣測。

  就在這時,正當王毅胡亂尋思之際,一道黑影陡然間無聲無息穿過樹林上空。

  轟!

  緊接著,便只聽一聲巨響,那黑影重重落入湫水河當中,在湫水河水面之上蕩起一陣漫天水霧。

  王毅被這突然狀況嚇了一大跳,趕忙把金黃色銅球收入體內,然后一躍而起,心中好奇無比,緊緊望向那湫水河上面,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見那黑影落入水中便再無其他動靜,不大功夫,湫水河水面上蕩起一片血紅之色,之后緩緩散開,染紅了一大/片河水。

  “到底是什么東西?”

  王毅心中好奇得很,站在湫水河岸邊左右觀察,一時之間也不敢入水查看。

  過得片刻,湫水河依舊靜悄悄一片,再無其他異狀。

  “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王毅打定主意,然后脫下衣裳,壯著膽子下了湫水河,緩緩朝著那一片染紅的河面緩緩游過去。

  這湫水河本身大約兩三丈深,王毅平日便常來此地游水,對這一片河水附近倒是甚為熟悉。

  王毅游到湫水河中央,看到河面毫無動靜,心中猜測那落水之物定然沉在河水底下,于是一個猛子扎入水中,向著河底游去。

  “嗯?一個人!”

  王毅剛剛下潛兩三米深,便看到一個人影沉入河中。

  當下,王毅不敢耽擱,立刻全速游到那落水之人跟前,發現此人已經昏死過去,于是一把拉住此人的胳膊,腳下用力踩水,奮力拉著此人出了河面,然后把這落水之人救上岸邊。

  這落水之人雙目緊閉,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看起來貌似也就三四十歲的樣子。此人面目粗獷,身穿一件深黑色道袍,身上有一處兩寸大小傷口,滿身血污,顯得受傷極重。

  王毅把手指輕輕放到此落水黑衣道人鼻前,略一查探,發現此人竟然還有著微弱氣息,于是趕忙雙手按在此人腹部,輕輕連續擠壓幾下,幫助此黑衣道人接連吐出不少河水。

  “咳咳…”

  這個時候,此落水黑衣道人突然間咳嗽連連,緩緩睜開雙眼,清醒過來。

  王毅看到此黑衣道人清醒過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停下手中救治舉動,伸手摸了一把臉上水珠。

  黑衣道人顯得有些無力,瞅了瞅王毅,喘著氣說道:“多謝…謝…小友相救!”

  王毅急忙說道:“道長,你先別說話了,休息一下,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很不好,稍微緩歇緩歇,恢復一些氣力,然后我背著你趕緊回到鎮上,讓鎮上赤腳醫生幫你看看。”

  黑衣道人點點頭,緩緩道:“好。還請小友扶我一把,讓我靠在旁邊這棵大樹上。”

  王毅嗯了一聲,把黑衣道人扶到大樹跟前,靠在樹干之上。

  黑衣道人望了望王毅,眼中神色不斷變化,最后雙目之中閃過一道戾色,笑道:“小友,今日可要多謝你的大恩大德了。否則的話,我的這條命肯定命喪黃泉了。”

  王毅咧嘴笑了笑,說道:“道長,不必如此,今天也就正好是我遇見了,如果是鎮上其他人碰到這個事情,他們也一樣會救你的。這里附近的人大部分都水性很好。”

  黑衣道人笑了笑,轉口問道:“小友,不知道你想不想學習那些能夠騰云駕霧的仙法?”

  王毅雙眼一瞪,驚喜道:“啊?我也能修仙嗎?”

  黑衣道人點頭答道:“當然能,上天留一線生機。因而,這個世上任何人都能夠修仙。”

  王毅眉頭一皺,疑問道:“可我聽說,想要修仙,必須要擁有修仙的天賦,就連那些習武之人都需要練武的天賦。”

  黑衣道人微微一笑,回道:“這些都是謬論,事實上,任何一個人都能修仙。只是這些沒有修煉天賦的人修煉會比較緩慢,很可能終生都難有成就,但也有可能修成一名無上至尊大帝。”

  王毅眼睛一亮,心急道:“道長,那我的資質怎么樣?”

  黑衣道人微微搖頭,說道:“你的資質比較普通。”

  王毅聞言,有些失望,情緒也一下子顯得較為低沉。

  黑衣道人雙眼微微一瞇,透露出一道陰狠之色,又道:“不過,小友你也不必這般失望。我這里正好有一顆靈丹,名字喚作九轉天元神丹,服下之后,能夠改變一個普通人的資質。雖然達不到那些上等天賦之人,但卻能夠擁有不錯的資質。”

  “啊?”王毅聞言,臉上瞬間露出狂喜之色,興奮至極,激動地一瞬間都難以講出一句完整的話。

  黑衣道人看著王毅驚喜失措的模樣,臉上微微一笑,右手深入懷中,取出一個黑色小盒。

  王毅雙眼直直望著那黑色小盒,臉上漲得通紅,激動無比。

  黑衣道人輕輕打開小盒,里面露出一顆拇指大小的紅色丹藥,頓時一股迷人藥香瞬間彌漫在空氣四周,令人垂涎三尺。

  王毅激動說道:“這…這…太珍貴了!我…我…”

  黑衣道人解釋道:“不錯!這枚靈丹非常珍貴,我也是歷盡千辛萬苦方才得到。今日,我就以此靈丹報答你的救命之恩。你現在把此靈丹趕緊服下,不要浪費藥效,我運用法力在你體內引導,幫助你盡快吸收這枚靈丹的強大藥效。我被一名強大的仇家追殺,不能在此地久留,日后修行便得全靠你自身努力。”

  王毅一臉狂熱之情,自然半點無法抵御這種誘/惑,他自小/便在鎮上聽說那些仙人縱橫天下的傳說,從小幻想著有一天能夠能夠騰云駕霧、餐風飲露,逍遙世間。

  今日,正好有如此機會放在眼前,王毅又怎么能抵御這種無上誘/惑。哪怕就是一個成年之人遇到此種狀況,也會心動不已,更遑論王毅此時還正是一介懵懂少年。

  王毅大喜道:“好!我/日后定然潛心修煉,不敢懈怠!”

  黑衣道人點頭道:“那好,你盤腿坐好。身體放松,不要感覺太過緊張,寧心靜氣,頭腦里什么都不要胡思亂想。”

  王毅按照黑衣道人所言,一步步做好,然后伸手接過九轉天元神丹,仰頭吞入腹內。

  九轉天元神丹入體,王毅起先并無感覺,待得片刻后,便覺腹部傳來一陣陣微熱之狀。藥力漸漸散開,這微熱之感便愈來愈強大,接著緩緩涌/向身體各處。等到最后,藥力化為一股熱浪洪流,開始在體內洶涌流動。

  轟!

  待靈丹藥效全部爆發,藥力最終化為一道勢不可擋的奇異熱流,在王毅體內肆意沖撞,以摧枯拉朽之勢洗煉其身體筋骨血肉。

  強大的藥力在體內肆意奔騰,令王毅萬分劇痛,一陣陣古怪的麻癢和針扎般的刺痛遍布全身,仿佛有無數只詭異可怕的小蟲子在吞噬其骨肉。

  黑衣道人此時雙目一沉,面露兇戾之色,低聲喝道:“你一定要堅持住!想要修仙,那便必須首先要克服眼前這一點點困難,否則此靈丹失效,你這一生便再也難以修仙。”

  王毅忍著巨大的疼痛與奇/癢,頭上開始不停地冒出冷汗,身體也是劇烈地顫抖,內心暗道:“堅持!一定要堅持住!”

  就在這時,黑衣道人突然神情一變,滿面猙獰之色,露出一股瘋狂神態,右手一伸,取出幾枚金光閃閃的七寸金針,隨即狠狠/插入自身頭頂和其他身體各處致死要穴。

  這七寸金針所插之地,全都是黑衣道人身體各處死穴靈竅,一瞬間激發出這黑衣道人全身本命真元和生命本源。

  轟!

  黑衣道人身上陡然間爆發出一股驚天氣勢,蒼白的臉色突然間變得通紅一片,雙眼暴睜,露出滿眼絲絲血色,神情兇戾無比。

  啪!

  黑衣道人一掌拍到王毅后背,體內法力洶涌波動,猶如潮水一般瘋狂進入王毅體內,順著王毅體內經脈和靈竅流轉,隨后束縛住那九轉天元神丹藥力,幫助王毅洗髓伐脈。

  王毅只感到一股清涼氣息進入體內,便把那瘋狂的靈丹藥力緊緊束縛,令其沖開體內一處處封閉靈竅和經脈,最后緩緩行便全身。

  良久之后,九轉天元神丹藥力變得趨于緩和,最終一點點消散于王毅四肢百骸當中。

  漸漸的,王毅思維仿佛凝滯,不能思考,好似進入一種玄而又玄的忘我之態,只是意念本能地引導著氣感,努力修煉,體內丹藥靈力和那進入身體的法力相互融合,最終沉入丹田化作一團法力。

  只是這片刻功夫,黑衣道人仿佛一下子蒼老了上百歲,滿頭黑發全都都變成慘白一片,臉上也滿是皺紋和黑斑,生命仿佛就在一瞬間驟然消逝。

  “嘿嘿…哈哈…啊哈哈哈…”

  黑衣道人仰天大笑,情難自禁,臉上露出瘋狂而得以的笑容。

  “成功了!老夫逆天重生了!”

  黑衣道人大吼一聲,緊接著突然間大笑之聲戛然而止,便只見一團拳頭大小的黑色光團自他頭頂緩緩飛出。

  在這黑色光團之中傳出一陣陣詭異笑聲,隨后這黑色光團便徑直落到王毅頭頂之上,沒入其中,進入王毅身體之內。

  “呃…”

  王毅陡然睜開眼,臉上顯出一副驚恐至極的神情,口中來不及發出半點兒聲音,然后又雙眼一閉,身體倒地,顫抖不停。

  過得片刻,王毅身子一顫,又倏地睜開眼,嘴角露出一絲詭異而又陰狠的邪笑,緩緩起身。

  “嗯!這具肉/身非常不錯,通過服用九轉天元神丹,再經過老夫金丹期的本命真元和生命本源的凝煉,身體大幅提升,并且還能擁有煉氣七層法力。很好很好!嘿嘿…哈哈哈…”

  黑衣道人奪舍的王毅點點頭,一臉笑意,低聲自言自語。

  原來,這黑衣道人不但沒有報答王毅救命之恩,反而做出恩將仇報之舉,利用王毅天真而淳樸的天性,欺騙王毅服下丹藥,而后通過一種特殊的逆天絕密手法元神奪舍。

  然而,常言道:天有不測風云!

  就在這時,情況突然急轉而下。

  嗡!

  王毅身軀猛然間散發出一陣陣金黃色光芒,包裹住他全身。

  “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靈魂吞噬…啊!怎么可能!竟然是靈魂防御…”

  黑衣道人奪舍的王毅不等高興兩分,突然變得滿臉驚恐,張嘴發出一聲聲痛苦尖叫,緊接著便痛苦倒地,捂著腦袋滿地打滾,不大功夫之后,陡然身體一僵,開始渾身顫抖不停,最后僵直不動。

  良久之后。

  王毅睜開眼,慢慢坐起身,眼中起先透露出一股迷茫,之后漸漸變得越來越明亮,最后陡然一沉,臉色難看至極。

  他扭頭看了看那黑衣道人枯老的身軀,臉色陰沉,心頭升起一股滔天怒意,隨即站起身,上前輕輕取下黑衣道人右手大拇指一枚紫色碧玉扳指。

  “嘩…”

  王毅手中勉強聚起一團火球,然后輕輕一推,扔到那黑衣道人枯老身軀之上,眨眼功夫便把此枯老身軀焚燒干凈。緊接著,他又右手大袖輕輕一揮,施放一道法術,卷起一道清風,把那黑衣道人的灰燼送入湫水河中。

  當下,王毅一刻也不愿在此地停留,進入樹林,快速遠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