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41:3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血欲封天
  4. 第0001章 隱忍……以凡殺仙

第0001章 隱忍……以凡殺仙

更新于:2018-03-18 15:22:23 字數:4264

  “與其為了上天堂而卑微的跪著乞求,我寧愿……堂堂正正站著下地獄。”姜離緊握著手中獨屬于他的特等軍功章,嘴角微微揚起,眼中似有解脫,在由他親手調教出的,華夏國最精銳的特種部隊————狼牙的重重包圍下,決然的引爆了身上早已藏好的NH35超爆炸彈。

  轟鳴響過,血色淋漓,他的生命如流星劃過天空,留下了他屬于這里的最后微笑……

  ……

  二十年后,異世界,南域。

  如果你出生在南域一十八國中的任何一國,你絕不可能沒聽說過姜離和碧瑤的名字。

  因為沒有男人不希望娶到像碧瑤一樣絕色的女子,溫婉爾雅,琴舞卓絕。

  更沒有女人不希望嫁給像姜離一樣出眾的男人,堅毅果敢,勇武無雙。

  只因為沒有人能抵得住碧瑤的輕語淺笑,更沒有人能擋得了姜離的神劍無雙。

  現如今,碧瑤已然成為了醉香樓的頭牌,南域一十八國第一美女,讓所有花魁都黯然失色的百花之主,當之無愧的花魁之王。

  而此刻,被稱為戰神轉世,率領姜國將士血戰五年未嘗一敗的不敗姜離,卻早已沒了當年的風采,穿著破舊,身形佝僂,面色枯槁的站在醉香樓的門口,“阿巴,阿巴”地招呼著客人。

  任誰都想不到,這個被稱作啞巴“阿巴”的龜-公,現如今碧瑤的下人,竟是曾經讓南域各國聞風喪膽的姜國三皇子,現在更是更是背上了弒父殺君,謀逆篡位罪名的姜離。

  “你個死啞巴,就知道偷懶,趕緊招呼客人,晚上又不想吃飯了?”一個三十左右美少婦打扮的女子,看到姜離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不滿地皺著眉頭指使起來。這少婦是醉香樓的老鴇,名叫云姨。

  “阿巴,阿巴。”姜離看了看云姨,眼底深處似有冰冷,但還是輕車熟路的接待了剛進門的幾名客人,隨后他再次無所事事的站在樓梯口,曾經深邃明亮如繁星的眸子里,已然蒙上了一層說不清的塵埃。

  就在這時,一個身上散著酒味的富家少爺,叫嚷著走上來,狠狠的推了一把姜離,差點讓他跌下樓梯。

  見自己想象中這個啞巴龜-公化作滾地葫蘆的場景沒有出現,富家少爺的眼中明顯掛著一絲不滿,厲聲呵斥起來:“小姜離,好狗不擋道,趕緊給老子滾。”

  待姜離站穩后,眼中的冰冷再次濃郁了一分,但卻被他隱藏的很好,臉上強掛著笑,“阿巴,阿巴”的解釋個不停。

  富家少爺見姜離眼底的歉意誠懇至極,方才悻悻的罵罵咧咧的下樓離去。

  在這醉香樓的兩年多里,他每天都會被各種各樣的問題刁難,更會被各種各樣的人侮辱。

  沒有人對這個啞巴心生憐憫,更沒有人將這個啞巴當做過人,甚至就連這個啞巴之前的名字……姜離,也徹底成為了一句代表著大逆不道,畜生不如的罵人話。

  說人一句小姜離,比之罵人祖宗十八代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姜國……一群養不熟的狗!”

  看了眼富家少爺離去的背影,再看著樓梯下方在醉香樓里左擁右抱的所謂的王孫貴族,姜離的眼底的冰冷終于綻放了出來,如萬年寒冰一般,誓要冰凍他目所能及的一切。

  就在兩年前,這些戲謔他的人,還在城門口迎接他,高呼著三皇子千歲千歲千千歲,把他當做了下任皇帝的不二人選。而如今,他們似是忘了他為姜國做下的所有功績,肆意地取笑并貶低著,只因他不是這姜國的皇帝,他的功績,對于姜國所做的一切,便被所有人忘的一干二凈。

  “姜國……還有存在的必要么?”

  姜離眼中的萬年寒冰已到了駭人的刺骨程度,就在這時,醉香樓的掌柜云姨,竟然親自領著一名公子來到了樓梯口,瞪了姜離一眼,似讓他讓開。

  姜離看了看云姨,隨后將目光轉向了那公子。頓時,他的頭腦一片空白,無邊地怒火直沖他的腦海!

  可他卻面色平靜的讓開了腳步,將滿腔如凝實質的怒火內斂起來,頭也不抬的離開了。

  離去之時,他聽到云姨在身后對那公子殷勤到極點的討好聲音。“陛下,您能來我們醉香樓,這可是碧瑤三世修來的福分啊。”

  這句話,讓姜離的拳頭,不自禁的攥了起來,等他回到屋中,指甲早已刺破手掌,鮮血淋漓。

  一把幽光短匕,被姜離猛然插在桌上,他的額頭青筋炸起,臉上刻著萬古不可滅的仇恨。

  “姜尚,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那個身影,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栽贓陷害他,將他推入萬劫不復深淵的罪魁禍首,現如今已經成為姜國皇帝的二皇子……姜尚。

  伙同護國上仙張仙人編織謊言,不僅讓他失去了一切,還讓他背上了弒父的罪名,更讓他賠上了四十五條生死兄弟的性命!

  四十五條,比親兄弟更親的兄弟性命!

  這仇恨,太過刻骨,太過銘心!

  這個仇他一定會報,即使身死他也不足惜。但不是現在,即使現在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也不會動手。因為相比于報仇,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活著……救出那四十五名兄弟被張仙人奴役的魂魄之前,他不能死,他也不敢死。

  有時候,活著比死更艱難,但他必須要……活著,他要親手宰了張仙人,救出兄弟的魂魄。

  滿眼怒火的姜離,抬起淋漓的手掌,下意識的舐去上面血跡,鮮血順著他的喉流入了腹中。

  那里,靜悄悄的附著一塊不屬于姜離的血肉,在吸收了鮮血后,肉眼難辨的釋放出了一絲血氣,讓他血紅的雙眼再次蒙上了一層妖異的猩紅。

  魅惑的聲音,突然出現,不知從哪里響起,不斷的在姜離的耳畔呢喃:“殺了他,喝光他的血,你就能化身血魔妖,獲得無上威能,將這些辱你之人,統統殺死!”

  他想殺人,他要殺人,他更想……喝血,要將所有人……統統殺死!

  此時的姜離,神情異常恍惚,那個呢喃之聲越來越大,似要徹底亂了他的心智,如嘶吼般,在他腦海盤旋。

  “殺了他,吸光他!”姜離的眼底的猩紅,已經漸漸濃郁,仿佛下一秒,他就會突然暴起,從屋子里竄出,把姜尚變成干尸。

  一個尖銳貪婪的聲音,似穿越時空,在姜離的耳中,一閃而逝。

  “吸吧,我的……血魔妖分身……我的……那是我的……”

  比死亡更強烈的危機感,瞬間傳入了姜離的腦中,讓他下意識地猛地一咬舌尖。

  鉆心的痛,終于讓他恢復了一絲神智,只見他狠狠的打出一拳,轟在了自己的臉上,瞬間讓他的嘴角流出殷殷血跡,就連腳步都顯得有些蹣跚。。

  但這凝聚了他全力的一拳,卻沒讓他產生半點痛苦之意,他的臉上反而露出了解脫般的笑容。

  “血魔妖么?我花了盡三年時間……終于清楚了那巨尸血肉的……秘密!”

  借著身體踉蹌之際,姜離的目光,遙遙看向了姜國的北方……枉生山的方向,那個讓他獲得了巨尸血肉的地方,更是將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那個傳說中有死無生的……地方!

  “獲得無上威能?代價是……成為他人分身?”姜離臉上的笑意漸濃,他眼中隱隱帶著瘋狂之意,猩芒更勝從前。

  “若能獲得無上威能,可以救出黑虎他們的魂魄,我……身死又何妨?”

  姜離站穩腳步,眼中的瘋狂如凝實質,幽光短匕緊握在手中,欲要沖出房間把姜尚就地擊殺,吸光他的血,化身血魔妖,獲得無上威能,滅殺張仙人,解救兄弟們被奴役的魂魄。

  就在這時,一陣如黃鸝鳴啼,翠鳥彈水般的天籟之聲,隱隱傳入了姜離的耳中,讓他瘋狂的心,頓時安靜了下來,他那渾濁的目光中,也漸漸浮現出了一絲曾經的明亮。

  “這是碧瑤的聲音……她現在正和姜尚在一起,既然她已展現琴歌之藝,那便說明我們的計劃,已徹底開始……”

  幽怨的琴聲,附和著碧瑤那略帶一絲溫婉又添三分憂傷的聲音,如傾訴般,緩緩而起。

  “孤秋花敗殘枝折,枯草叢中落翩蛾。”

  “凄人幾許空落寞,凋花奉手憶蹉跎。”

  迎著曲,合著詞,姜離似聽到了秋的悲意,更聽到了殘花漸落的聲音。

  他的眼前恍然出現了一個女子在這孤秋當中,看著枯敗的一切卻無能為力,只能手中捧著一朵凋零的花瓣,感受著秋殤,回憶起獨屬于自己的傷心事。

  那種無助,那種傷感,如畫卷般展現在了姜離的眼前。

  隨著碧瑤的彈唱,那個手奉凋花的女子,漸漸在姜離的眼前越發的真實。真實到他在那感秋傷己的女子臉上已然看到了兩行干涸的淚痕。

  一滴淚水,從女子的臉頰滑落,一同滴落的還有那滴晶瑩的熱淚中,包含的所有無奈與傷心。

  “詞曲生景,應景生情,這……就是琴藝的最高境界么?”一曲過罷,姜離仍沉浸在這孤秋中,看著眼前出現的無助的女子,心中不禁感慨。

  許久過后,女子的虛影終于漸漸消散,但那烙印在姜離記憶里的傷感,卻愈來愈濃。隨即他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嘆息,目光中也露出了復雜之色。

  不僅是姜離,這一曲似有魔力般,不但被醉香樓的所有人聽到,更是響徹了整座云夢城!

  讓所有的百姓們,都如姜離一樣,眼前均出現了幻景,在這殘秋中,更在他們的眼中,多出了那么一個默默傷的秋女子,手捧著殘花靜靜述說著心中的痛。

  此情,觸動了男人們的心,讓他們生出了無限愛憐,此景濕透了女人們的眼,使她們衍出百般同情。

  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在自己眼前隨著琴曲幻化而出的女子就是碧瑤,那個有著悲傷心事的可憐女子。

  一曲過罷許久,眾人仍沉浸在碧瑤琴聲所虛幻出的景色中,默默無語。

  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響,所有聽聞此曲的人,均都默默地閉上了眼,似在用心去感觸碧瑤剛剛留在琴音里的那抹說不清,數不盡的憂傷。

  半晌過后,眾人終于緩緩地睜開了眼,眼中均都有著一點晶瑩,表情復雜地看向了曾在眼前出現羸弱女子方向,感懷著她心中的憂傷,不由自主的將所有無奈均都化作了一聲嘆息。

  此起彼伏的嘆氣聲,驟然而起。包容了所有人無奈的嘆息,頓時融為一體,似是這云夢城發出的嘆息一般,響徹整個姜國!

  就連那沒聽到琴曲的姜國人,此時在這嘆息的感染下,也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抹憂傷,一聲發自內心的嘆息,再次驟然而起!

  這屬于姜國的天地之間,此時再無它物,唯有這一聲聲……道不盡凄涼,數不盡憂傷的……嘆息!

  聲聲嘆息,綿長而久遠,化作一聲聲轟鳴,至極天際。這漫天的風云,瞬間被嘆息攪碎,引出簌簌之聲,最后竟化成片片殘花落葉,讓整個姜國均都下起了一場殘花葉雨!

  一曲成畫,舉國嘆息,風卷云動,殘花葉雨!

  姜離靜靜的站在那里,眼中再無一絲血氣,對于心中的沖動,隱隱有了一絲后怕。

  “多虧碧瑤的琴聲,讓我在最后關頭沒有做下錯事,我與她謀劃了近三年的驚天大計……差一點便要敗露,姜尚并不重要,他身后的皇位更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有姜尚他身后的張仙人,碧瑤弄出這么大動靜,張仙人沒有可能不會察覺!只要他上鉤,我便有機會將他殺死,救出……黑虎他們的魂魄……”

  姜離的眼中閃過一道深邃,這深邃之中滿是瘋狂,他所圖謀的,是以凡殺仙,這個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瘋狂計劃,也唯有這種瘋狂至極的計劃,才會讓南域最杰出的兩個人聯合在一起,屈身于這醉香樓中。

  姜離單手一動,幽光短匕被他深藏,剛剛他眼中的瘋狂已然被渾濁的平庸替代,也將他的滔天殺意全部隱去,讓他再次歸于徹底的平凡。

  “我需要……等……待!”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