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9:0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鯖魚
  4. 開始

開始

更新于:2018-03-17 13:20:04 字數:3488

  空氣中彌漫的血腥氣味經過雨水的淅瀝逐漸淡去。

  隨著一聲虛弱呻吟,尸海中、一道瘦弱身影艱難的爬了起來。

  這赫然是一位十四五歲的少年,從其衣著來看,應該是一名士兵。

  少年站在風雨中,身子微微顫抖,只見他面容蒼白,身上衣甲早已沾滿血跡,胸口更有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如此傷勢,換作他人怕是生機早絕,卻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竟是奇跡般的活了下來。

  少年沒有理會身上那驚人的傷口,而是震驚無比的望著這被雨絲連成一片的天地與這片滿是尸體的戰場。

  “這是那里?”

  隨著這句話落,迎來一陣急風,伴隨著雨水打在那搖搖欲墜的身上,掀起了衣擺,露出一面木牌。

  木牌上粗拙的雕刻著兩個字——知秋。

  ……

  ……

  李力是個孤兒,自小便靠自己養活自己,由于努力肯干很快就擁有了第一桶金,開始了他的經商大業。

  雖說生意不大,但經過無數年的摸爬滾打也總算是小有身家。

  但是好景不長,在一個深夜里,談完一筆不錯生意的李力在回家途中遇上了百年難得一見的雷雨。

  他只記得當時見到一輛貨車被雷電擊中,自己的車很不幸的成了失控貨車的目標。

  在一切平服下來后,李力很清晰的感覺到生機的流逝,因為被摔出車外的他竟然看到了尚在車內的下半身。

  “這就要死了嗎?”

  對于死亡的恐懼在這一刻被放大了無數倍,同樣、求生的欲望也同樣增加了無數倍,也正是如此,他的意識才沒有陷入昏迷。

  時間慢慢過去,李力心頭涌現起前所未有的復雜感覺。

  不知道是暴雨的緣故模糊了視線,還是他的意識開始逐漸陷入那永久的昏迷,李力的雙眼開始慢慢合起。

  凄凄慘慘的,他雙眼耷拉著,最后的那絲視野也被一滴雨水遮蓋。

  隨著這滴雨水帶來的那一絲涼意,李力的意識逐漸模糊……

  意識模糊到幾近陷入無盡的黑,強烈的求生欲望十分艱難的維系著他那最后一絲清晰的意識!

  這絲唯一保持著清醒的意識就像出現在風雨中微弱的燭火,急顫中帶出朦朦朧朧之色!

  感覺開始變得奇妙起來!

  雨水似乎小了,天穹仿佛變亮了,隱約間仿佛見道一道流光自天穹急急落下。

  李立感覺眼前亮了一亮,然后意識跌入一片渾濁!!

  一片渾濁。

  …………

  晴空萬里,忽然間有細雨飄落。

  如線的雨絲,占據了整片天空,遮住了青天的顏色,懶懶散散灑落在荒野上。

  這里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野之地,一向以來,這里都是少有人跡,但此刻這里已經完全變成了戰場。

  戰后的荒野已然成了人間地獄,到處都是殘肢斷體,這些尸體中除了大部分屬于人類的尸體外,還有各種怪異的獸尸,一片腥風血雨。

  這時、蒼穹亮了一亮,一道流光劃破天穹,然后急急落了下來。

  隱隱約約能夠看到流光中居然有著一個人影,而若是近看,就會發現這竟是一個巴掌大小的小人,神奇的是,這小人居然通體晶瑩,如同翡翠玉雕。

  將落地面之時,卻見小人居然睜開了雙眼。

  下一刻,就見小人急速落下的身影頓了一頓便穩穩停在離地三丈高處,而這神奇的小人似乎受了極重的傷,經此一舉,小臉上露出痛苦之色,體表流光更是急速黯淡下去。

  眼見身上流光逐漸黯淡,小人眼中露出焦急之色,接著就見他快速移動起來,其目光不停的從一具具尸體身上掠過,像是在搜尋著什么。

  數息后,小人面上一喜,接著見他小手微微抬起,捏了一個怪異的手勢!朝著一具尸體一撞而去,并絲毫未受阻的融了進去。

  一陣急風吹來,掀開這具尸體衣擺,隱隱見到衣擺后面掛了一個竹牌,上面寫有知秋二字!

  …………

  一片渾濁。

  意識模糊的李力出現在這片渾濁的空間里。

  在這里,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銀色光球,在這片渾濁空間里飄動。

  不知飄了多遠,另一個灰色光球出現在他意識里,這個光球只有他三分之一大,灰色光球見到他時,立時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灰色光球沖來的同時,光球上竟是一裂的現出一張大口,朝著李力咬來。

  李力當然也不示弱,同樣的變出一張嘴巴,狠狠的加以反擊。

  沒有幾下,灰色光球就被李力依仗著體積龐大,輕易的吞吃掉了,很輕松的結束了這場戰斗。

  獲勝后的李力,正回味著戰利品的美味時,卻突然感到一股尤為不同的氣息沖進了這片空間。

  不多時,他就見到了這股氣息的本體,是一個金色光球,體積比他大上一圈,只是光芒卻是十分的黯淡虛弱。

  這次的敵人,見到李力所化的光球,明顯的吃了一驚,飄忽在遠處,猶豫不決的樣子。

  金色光球猶豫片刻,最后還是猛的一頓,朝著李力沖了過來,剛品嘗了其他光球美妙滋味的李力,自然也不愿意放棄一頓美食,也沒考慮雙方實力差別就直迎上去,互相撕咬起來。

  金色光球看似體積龐大,但其實本體虛弱無力,就像是受了重傷一樣,在堅持了一小會時間后就不支的敗了下來,最終在李力的數次突襲后成了李力的美食。

  …………

  隨著一滴雨水帶來的那一絲涼意,李力的意識逐漸清晰……

  李力的思緒還沉侵在無盡的悲哀中,隨著這絲涼意,下意識的動了動,卻驚奇的發現自己在次感覺到了雙腿的存在,還帶著一陣陣的劇痛。

  ——難道自己得救了。

  他忍不住感謝起如今科技的發達,帶著劫后余生的感觸與無比的感激他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然而他發現自己仍然在雨中,一根斷成兩截的木棍正擋在自己眼前。

  發現自己仍然在雨中時,他在次陷入了絕望,身體驟然麻木。

  “難道是幻覺。”

  隨著這個念頭升起,心底泛起陣陣涼意。

  一股冰冰的涼意,從心底緩緩涌了出來,很快的流遍了李力的全身。

  這股涼意清晰的將渾身的疼痛傳給了李力,感受到這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李力的身子抽動起來,同時也讓他在次感覺到了雙腿的存在。

  “不是幻覺!”

  這一刻,心中的那股激動讓所有疼痛仿佛突然消失,原本虛弱無力的身體像是瞬間被注入了一股力量。

  下一刻,李力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后他感到腦袋沉重無比。

  他神情中的那絲激動在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震驚。

  “這是那里?”

  ………

  劇烈的疼痛在次涌來,疼痛卻不是來自身體,而是意識。

  李力覺得腦袋里像是裝了一個正在爆炸的炸彈一樣,將他的意識炸得支離破碎,然后又有一股力量將他的意識碎片重組起來。

  這些意識碎片中,除了一些他熟悉的記憶外,更多的是從未見過,甚至連想都不曾想過的奇異景象。

  最先映入他記憶中的,是一些穿著古樸粗衣的農夫、充滿原始氣息的村莊,在這之后,是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知秋!

  畫面一轉,現出另一個如幻似真的世界,隱約可見,一片滾滾霧海上方,竟是漂浮著無數大大小小的山峰,一條條七色彩虹橫跨其上,仙氣裊繞中,竟是依稀見到有人御空穿行。

  遙遙可見,在那霧海深處,天際交加處,隱見那處漂浮著一座座巨大宮殿、好一副天上仙境景象。

  畫面到了這里,意識碎片重組的速度驟然加快,腦中那疼痛也因此陡然增加。

  這種從未有過的疼痛瞬間讓李力陷入了昏迷。

  在倒地的那一剎,他的視野中出現了無數紅色人影。

  ……

  ……

  無數的紅色身影開始出現在這片荒野之地。

  這些紅衣人便是這片戰場上勝利的一方所派出的清道夫。至于戰敗那方,就要等到勝利一方清道夫退去后才有資格前往。

  清道夫,自然是清理戰后的場地,他們的責任除了將那些戰死的將士尸首運回外,還有個任務就是找出敵方未死的將士,然后將他們殺死。

  幸運的是,李力、不對,應該是知秋正是屬于勝利一方。

  更加幸運的是,在知秋倒下的那一剎那,被一位清道夫發現,并將其救下。

  ……

  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力死去之后,鬼使神差的來到這個世界,進到了知秋的身體。

  ……

  時間匆匆,戰場已經被徹底清理了一遍,清道夫們開始退去。

  已經被安放在馬車上的知秋在顛簸中緩緩醒來。

  他雙眼有些無神的望了望看護自己的中年,然后將視線落在了自己手中。

  在他的手里握著一塊木牌,上面刻著知秋二字。

  他看著這塊木牌,神色間充滿濃郁的悲涼傷感。

  中年看著這名叫知秋的少年士兵,不明白這名只有十四五歲年齡的少年究竟經歷了什么事情,竟然露出如此神情,使得他的心中也生出了傷感。

  中年人自然不知道,這個十四五歲看上去稚氣未退的身軀中,竟然容納著一個來自不同世界的成年人靈魂。

  知秋視線余光所及,是那微有出神的中年。

  似感覺到中年受自己影響而神色漸漸沉重,知秋暗自想著中年肯定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傷感,更不會知道這具軀體的靈魂已換他人。

  但連知秋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是,在其丹田里、一個巴掌大的小人正盤膝而坐。

  而這個巴掌大小的小人,在修仙界中卻是有一個赫赫顯著的名字——元嬰。

  耳中傳來車隊行進的聲音,知秋將視線收回,最后在次落在手中那塊木牌上。

  他看著木牌,想道:“我以后就叫知秋了吧!”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