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29:51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鳳凰花鬼
  4. 駛往青春的列車

駛往青春的列車

更新于:2018-03-16 20:45:28 字數:3313

  “陳宇走進洗手間,看見一個穿著校工制服、戴著白色口罩的女人,正用一把黑色的拖布在拖地。他心里還直納悶,現在是半夜兩點多哎,竟然在這個時候打掃衛生。‘也許是新來的女工,不好意思白天出現在男洗手間吧!’,他這樣想。睡眼朦朧中,也沒仔細看,鉆進一間格子,匆匆解決。出來時,那女工還在,背對著他,他一眼掃過去,發現那把拖布有些奇怪,拖布的頭部很黑很密,長長的,軟軟的……他走在走廊里,似乎聽到嗚嗚噎噎的女人哭喊聲:‘救我,救我!’再仔細聽時又沒了。”李小魚說到這里頓了頓,拿起飲料喝了口:“第二天,男洗手間發現了一個死去的女生,女尸的頭發很長很長,很黑很黑,他昨天看到的那把拖布,竟然就是那個可憐的女孩兒……”

  “啊——!”對面的女孩子大聲驚叫起來,雙手抱著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滿是驚恐。附近鋪位的旅客都向他們看過來,無奈地笑了笑,看來已經見怪不怪。

  男孩子得意的笑了,又喝了一口水,笑呵呵的欣賞著可愛美眉的尖叫表情,每當這時候他都分外滿足。這個女孩兒超級膽小——普普通通的、不怎么嚇人的鬼故事都能讓她臉白心跳、渾身打戰。

  “其實這個鬼故事,我在網絡上看過的。”女孩子收起尖叫,小聲說。

  “……”

  “而且看過不止一遍。”女孩子又補充一句。

  “……”

  “有好幾個版本,我都有收集哦。”女孩兒繼續說。

  “那你叫什么啊?”男孩子有些郁悶,有一種被耍的感覺。

  “因為真的很可怕啊。”女孩子的眼中又出現驚恐的表情,這種表情絕不是裝的。

  “你這樣膽小的女生,我還真是第一次見。”男孩子又恢復了信心,“那么,我再給你講一個?”女孩兒忙不迭的點頭。

  這是從沂海開往陵江的k3091次列車,男孩兒叫李小魚,女孩兒叫唐墨。兩人都考上了陵江大學,并且是同一專業,而在這之前,他們完全不認識,可以說是巧到極點。從上火車開始,李小魚便不厭其煩地給唐墨講鬼故事。唐墨對這方面的興趣之大,讓小魚很吃驚。而且她對靈異鬼怪這方面的知識相當龐雜,這讓李小魚省事不少,因為他不用給她解釋一些專有名詞,比如陰陽師、降頭、招魂、鬼打墻之類的東西。而唐墨也對李小魚十分佩服,雖然自己聽過很多的鬼故事,但李小魚講的尤其可怕——即使是老段子,他也能添枝加葉、改頭換面,配合他特有的聲音、表情和動作,讓唐墨如身臨其境,這一路上她的尖叫此起彼伏,好在她是個漂亮姑娘,周圍的人雖然被她吵得難過,但也只是善意的笑笑——看著漂亮美眉尖叫,也是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這次講的是半只眼睛的故事……”李小魚剛開了個頭,就聽列車員在前面大叫:“14車廂的旅客從這面下車,帶好行李,終點站到了!”

  唐墨的父母早就拉著箱子在前面排隊了,這時回過頭來沖著他們兩個招手:“過來過來,別講了,以后時間多著呢!”

  李小魚聳聳肩,站起身來,唐墨急忙說:“把這個講完,來得及啦!”

  “沒聽你媽說嗎,時間多著呢!”李小魚嘿嘿一笑,背起挎包向著唐墨父母走去,唐墨做了個不滿的表情,拉著他的衣角跟在后面,一邊說:“邊走邊講嘛!”李小魚搖頭,走到唐墨媽媽身邊,一把接過她手里的小皮箱:“阿姨,我幫你拿!”

  “多好的孩子!”唐墨媽笑不攏嘴,看著這個英俊的小伙子,打從心眼里喜歡。在唐墨的那些男同學里,她從沒見過這么優質的人材,心里隱隱覺得,也只有這樣的小伙子,還算勉強能和唐墨湊上一對。

  “快講啦,半只眼睛……”唐墨念念不忘地纏著小魚,唐墨媽一把將她拉到身前,數落道:“這孩子都這么大了,怎么還改不了纏人的毛病。以后你們還有四年、甚至更多的時間,講什么不夠,你自己的包自己拿著!”她從唐墨爸的肩上摘下一個挎包,套在唐墨的脖子上。

  “嗯~~”唐墨扭著身子撒了一嬌,發現李小魚回過頭來對她嘲弄的笑,她津津著鼻子,舉起小拳頭揮了一下。

  半只眼睛的故事到底還是沒有講成,列車停了下來,陵江市到了。

  一下火車,潮濕的海島空氣撲面而來,李小魚大口喘了幾下,抬腿伸腰,滿身的倦意一下子全都沒了。他抬頭看看天,太陽雖然很刺眼,但空氣并不燥熱——陵江市位于東南海島,四面環海,終年海風不斷。在高中二年級時李小魚就來過這里旅游,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座城市。本來他從很久之前就盯上了北方醫科大學,那所大學靈異事件盛行,是全國所有大學中鬼怪傳說最多的一所。在高考之后,他一度為自己放棄北方醫大而感到后悔,不過這時候吹著陵江的海風、呼吸著這軟軟的空氣,他的悔意一下子就沒有了。

  陵江大學,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小魚小魚,那里!”剛一出檢票口,唐墨便一路沖著紅旗小跑過去,那紅旗上繡著四個燙金大字“陵江大學”。幾個人模狗樣的師兄在大旗下手搭涼棚,向著檢票口觀望,其中一個舉著個紙牌子,上書“迎新”二字。

  今天輪到生活部迎新,正好是九月一號的正日子,新生來的特別多,每一趟列車都有。生活部副部長邱銘已經有些失望了,送走了三輛校車,可愛型的師妹倒是很多,但綜合實力全優的美女卻幾乎沒有,看來今年的新生質量還有待提高啊!

  一個長腿細腰的女生猛然從人群里竄出來,裊裊娜娜地向著自己跑過來:米黃色的窄肩小背心,紅色的小短褲,修長雪白的雙腿,圓潤干凈的胳臂,細嫩的皮膚如有微光在上面流動,濃密烏黑的長發隨著小跑的步姿而左右搖晃,一兩撮挑染成深紅色的碎發調皮地在額頭上跳舞……

  邱銘下意識地抬頭挺胸,一手在腦袋上摸了摸,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莊嚴,手中的迎新牌子高高舉起。

  近了,近了……

  水汪汪的眼睛,明亮而不妖媚,細長的眉毛,沒有做任何修飾。瓜子兒臉,尖尖的下頦,高挺細長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完全沒有化妝,但那股撲面而來的純真、青春和秀麗,讓所有人有窒息的感覺。

  “哇,美……美女吔!”邱銘咕嚕一聲咽下一大灘口水,聲音之大,連他自己都覺得臉紅。他舔舔嘴唇,小聲對自己旁邊的高個子男生說:“老大,極品!”

  “老大”卻完全沒聽到他說什么,眼睛發出狼一樣的光芒,熱情洋溢地迎著唐墨走上去,大聲問:“是陵大的新同學嗎?”

  “我是我是!”唐墨高興地大叫,“我是歷史系的!”

  “不……不會吧!”邱銘心里樂開了花,激動得腿都有點哆嗦了,心里激動地默念:“主啊,你終于開始眷顧有‘美女沙漠’之稱的歷史系了嗎?”

  “你好,我是生活部長陳宇!”高個子男生殷勤地打著招呼,回頭指著邱銘說:“他是歷史系的,我是中文系的。”邱銘趕緊跑過去,臉上笑容溫和,擺出一副無害的表情,正要好好表現,卻發現對面的漂亮女孩兒定定地看著陳宇,結結巴巴的說:“陳……陳……陳宇?”

  “啊。”陳宇看著女孩兒驚恐的表情,在身上摸索兩下,確定自己沒有變成怪獸,有些緊張的說:“有……有什么不妥嗎?”

  唐墨回過頭,沖著李小魚大叫:“你快過來啊!”

  李小魚提著一個皮箱跑過來,呼呼喘著氣:“你能不能幫幫忙啊,就知道自己瞎跑!”

  “他叫陳宇哎!”唐墨指著生活部部長說。

  “怎么了?”李小魚莫名其妙。

  唐墨張張嘴,然后沖著陳宇問:“那你半夜有在洗手間看到……那個嗎?”

  陳宇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表情忸怩。

  “你扯哪兒去了。”李小魚沖她翻了個白眼兒,對陳宇說:“別介意,我叫李小魚,歷史系的新生。”他看了看陳宇一臉茫然的表情,驚訝道:“你不會真看到那個了吧?”

  “看……看到什么呀?”陳宇下意識地瞅了瞅自已的襠部,心里有些抓狂:“好變態的新生啊,竟然一見面就來葷的。”

  這時候唐墨父母跟上來了,肩扛手拎的,大包小包,陳宇趕緊過去幫忙,而邱銘比他速度快多了,并且是直奔唐墨媽去的——這年頭,不但美女自己有優勢,美女的家屬也跟著沾光,管他成不成,先留個好印象,說不定就是未來岳父岳母呢!在這一點上,邱銘比陳宇覺悟要高,知道“要征服美女,就一定要先征服美女她媽”這條千古不變的定律。

  唐墨父母是典型的“鴛鴦蝴蝶派”,男帥女靚,看年紀都在四十歲左右,但實際年齡應該大幾歲。僅看父母的樣子,唐墨要不長成美女,簡直是沒天理。

  “陵大的學生真熱情啊!”唐墨爸看著圍上來的一群小伙子,不禁大發感慨,唐墨媽嘴里反復念叨著“多好的孩子啊!”

  唐墨和李小魚在人群外面,嘀嘀咕咕地說著什么,眼睛不斷在陳宇身上瞄,陳宇感覺脊背涼涼的,一些重要部位莫名戰栗。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