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4: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世楓之傳奇
  4. 第二章林楓之死

第二章林楓之死

更新于:2018-03-16 11:28:20 字數:3601

字體: 字號:
  很快,一場戀愛悄無聲息地走進他的生命里,他遇到了可愛的她。就在他倆雙雙墜入愛河時,上帝給他開了一個大玩笑。她竟然是國民黨的臥底,國民黨將她的家人牢牢掌控在手里,讓她無法反抗。即使她深愛著林天毅。在一次軍事部署中,作為警衛員的林天毅也參與了這次軍事行動,然而他無意中卻將這次部署泄露給了可愛的她。結果行動失敗了,一場內部調查悄悄展開,最后將她抓捕了起來。

  這個消息無疑與晴天霹靂,同時也查到此次泄密與他有關,這個事件引起了上級的高度關注,派遣了特派員來調查。即使是林天毅的首長也保不了林天毅,而此時的他早已心灰意冷,離開了部隊回到了家鄉。不久之后他便得知國共兩黨進行了間諜俘虜交換,他的愛人被送到了臺灣,從此兩人天各一方。林天毅對愛情是忠貞不渝的,可他并不知道他的愛人一直在等他,可惜的是林天毅早已被遣送回家,又怎么有機會去看她呢!一場無法打開的結,注定兩人只能隔海相望,無法相聚。后來他也就開辦了一所孤兒院,孤身一人從未娶妻。

  時間匆匆,作為被撿來的林楓也慢慢長大,林楓和林爺爺關系很好,也被頃注了很多的心血。林楓不僅品學兼優,也學得一身強硬功夫。然而林爺爺因為戰爭時所受的暗傷發作,身體越來越差。林楓恰好剛剛成年,不得不提前結束學業,承擔起照顧孤兒院弟弟妹妹的責任。因為只有高中文憑,他干過各種各樣的工作,也與三教九流的人打過交道,甚至出國當過雇傭軍。十年的風雨滄桑,他越來越成熟穩重,孤兒院也慢慢走上正規,林爺爺的病情也有所好轉。他也決定安定下來,憑著自己所掌握的人脈,積累的資金。他便招收一些戰友,創建了一家討債公司。

  辦好討債公司是非常困難的,作為領頭人,不僅要有強硬的手腕,敏捷的思維,還要能在黑白兩道都吃的開。但林楓相信他有能力能辦好。果不其然,他的生意也越來越好了

  那一天,天陰,破星當值,白虎兇煞現,宜靜不宜動。

  “大哥,大哥,快醒醒,來生意了,大生意呀”,一道興奮地聲音將林楓從睡夢中叫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慢抬起頭,嘴里嘟囔到,“小張啊,做事不要這么毛毛躁躁的,說吧,什么大生意”。此時的林楓劍眉星目,剛毅的臉上眉頭稍稍向上揚起,成熟自信之中又帶著一絲絲的放蕩不羈。而旁邊站著的青年正在眉飛色舞地講述著,“這可是二千萬的買賣呀,按以往慣例收取一半,那就是一千萬吶,嘿嘿”笑起來時那臉上一道深深的疤痕更顯的觸目驚心。

  林楓嘴角微微一翹,笑道“這確實是筆大買賣,走,去看看客人”,很快他倆來到樓下大廳處,來的這位客人是位中年人,國字臉,正在局促不安地走來走去,同時他也看到林楓走了過來,當林楓介紹完自己后,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議。沒想到眼前的公司總裁竟如此年輕,因為能將討債公司開辦的如此名聲顯著的人,絕對是一梟雄,這不僅要有手腕,武力超群,還要在黑白兩道都吃的開。可眼前的這位青年人竟然做到了,這如何不讓人心驚。這位顧客壓下心頭的那份震驚,神情嚴肅道:“在下姓王,叫王聰。林總,當年我兄弟向我借貸了兩千萬,如今我急需用錢,我多次向他討要,可他一直在搪塞我,我也不想通過法律途徑,因為這張借條上還款日期沒有說明,法律方面是站不住腳的,事到如今我也只希望你們能幫幫我”。林楓正了正身子說:“那我們的規矩你可知道”。“嗯,我知道,放心,我會按規矩來的,諾,這是我那位的資料,還有借條,可是……”。“呵呵,當然,你不用擔心,我們會再簽份合同,事辦不成,分文不取,出了事,我們擔著,絕不讓你負任何風險”。聽到這話,客人才舒展眉頭,笑了笑道:“貴公司,我還是非常相信的,那一切就麻煩貴公司了,我等您的好消息”。林楓示意下身邊的青年說:“嗯,王總,您慢走,小張送客”。

  待王總走后,林楓仔細看了看那份資料,頭像上是一個尖嘴猴腮的中年人,眼神給人一種陰鷙的感覺。林楓的眉頭皺了又松,松了又皺,小張也匆匆走了回來,看到大哥這副神情,急道:“大哥,怎么啦”。林楓長舒一口氣嘆道:“這恐怕是塊硬骨頭啊,不好啃吶。你看此人名叫李大富,他從事海外貿易能夠在短短十年里從一無所有到如今的資產上百億,也是A市著名的慈善家,照理說這幾千萬他應該不放在眼里呀,而且他能在短時間內做到這種地步,單單依靠海外貿易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聚集到如此巨額的財產,外人不清楚,可咱們做過國際雇傭兵,這里面絕對有貓膩”。刀疤青年小張一聽這話,深知其中的風險,俯下身子問到:“大哥,那咱們還做不做?”林楓站前身,揚了揚眉豪氣地說:“做,怎么不做,既然別人送錢來,又豈有推出去的道理,再者我倒想會會這個李大富。對了,別忘了去調查下這個李大富和這個王總”。

  “嗯,我馬上就去”。很快,兩份詳細的資料擺在了林楓面前。這個李大富果然不簡單,表面出口貿易,實際上在暗中走私,不過他一向做的很隱秘,沒有留下任何證據,警方也未成發現。這些資料不過做了一些推測而已。這個王總早年也和李大富一起做生意,不知他們出了什么矛盾,從此倆人也就分道揚鑣了。這筆欠款也未在上提及,來歷不明。雖然這里面迷云重重,可林楓又不是搞偵探,當警察的。只需要了解李大富的行蹤,及身邊保鏢情況就行,到時直接抓到他,做一些手段就行。

  幾天后,林楓了解到李大富要到B市碼頭收貨,中間有一段公路,來往車輛極少,周圍有一個巨大的坑,據說是天坑,乃天外隕石落下所造成的,更有離奇地說法,這塊隕石被始皇大帝運走了,可惜的是這些傳言無據考證,在政府看來就是該市的人想把此地搞成旅游景點,保護起來。可惜的是華夏名人故居,傳奇圣地多了去了,那些都來不及保護呢,誰還會管這些離奇的傳說呢,這周圍也就顯得非常荒涼了。

  話說林楓他們也早早地在這段公路上埋伏好了,前面偽裝成大樹倒在路中央,當人下車后就迅速控制其車輛,則一切搞定。很快一輛黑色的寶馬迅速地開了過來,擦的一聲,這輛車停在這棵大樹前。果不其然,不一會就下來倆人,看這架勢準備把這棵大樹搬開。林楓手一揮,埋伏起來的四人,迅速從路邊草叢躍了出來,很快就將這輛車圍了起來。林楓摘下頭上的偽裝帽,喊到:“李老總,出來吧,兄弟我不是搶劫的,只是想和你談一筆買賣”。“當”的一聲,從車里走出來一人,正是尖嘴猴腮李大富。他做個抱拳禮問道:“不知閣下是何人,又想和在下談什么買賣”?林楓嘿嘿一笑:“我是誰不重要,關鍵是您那位好兄弟王總的兩千萬債是不是該還了”。

  那李大富聽到這話似乎并不吃驚,“這位兄弟說的不錯,確實是該還了,那么借條帶來了嗎?”。林楓心里突的一下,這不太正常啊,他怎么如此痛快,不合常理呀。可林楓并不畏懼,“當然”,這句話剛脫口而出。他心頭頓生警兆,只見李大富迅速從懷里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槍,黑黝黝的槍口正對著自己的心臟。林楓似疾風般地沖了過去,他相信以他的武力可以避開第一顆子彈,從而奪下其手槍。碰的一聲,林楓瞳孔迅速縮小,心頭震驚,好快。子彈最終打穿了他的肺部。林楓咚的一聲撲倒在地,不可思議地喃喃道,怎么可能躲不過去。莫非……。“哈哈哈,小伙子,你沒有猜錯,這是美國最新研制毒龍手槍,內部采用超磁軌道加速,子彈刻有密紋,超高速旋轉前進,是一般子彈的十倍速度,而且彈頭內含有劇毒鉛,進入人體則必死無疑,這可是我今天早上剛從美國黑市買回來的,這玩意就老美也就前兩天才研制好,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林楓不等他把話說完,扭頭吼道:“快逃”。可是刀疤小張他們看到自己的老大受了重傷,也從極度震驚中恢復了過來,怒吼地沖了過來,結果無奈中槍身亡,“不”,林楓怒吼著?,轉頭對著李大富慘笑道:“真是老謀深算啊,你應該一開始就知道王總的一舉一動,我也是在你的算計之中吧,你恐怕也是為了欠條吧”。李大富直視著林楓道:“不,我沒想到你武力如此高強,如果我沒有這把槍,我也就只能乖乖就范了”。

  ”不過,你真的以為老王給你說實話了么?,呵呵,別小看這張不起眼的欠條,一個處理不好,它可是能要了我和老王的命。這個欠條是我的一個把柄,當年我白手起家,向他借錢,想和他一起從事走私,可惜沒多久他竟然退縮了?,不顧我們兄弟情義?,哼哼,恐怕他沒告訴你這張欠條的秘密吧,我從他手里借的錢,正是我從事走私的第一筆資金,警方可一直在查我這筆錢的來源呢,一旦落到警方手里,那可就成為一份鐵證了。那我下半輩子也就得呆在牢房里了。雖然我一直想拿過來,可我也要遵守自己當年立下的規矩,我和老王早我里了。就恩斷義絕了,無論他日后有任何麻煩,我也決不會去幫助他,這是他應得的懲罰,而且當年我們立過誓言,絕不能互相殘殺,沒有辦法,我也只好通過這種方式收回欠條了,小伙子,至于你,我也只能說聲抱歉了”。

  林楓心里好恨,明明感覺有異,可自己太過自信了,犯了這么個該死的錯誤。對不起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辜負了孤兒院里弟弟妹妹們的期望。真想再聽一聽林爺爺的一聲“混小子”。

  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他使出最后的力氣吼道“我不甘心”。可意識慢慢陷入了一片黑暗。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