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1:00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湮沒無聞
  4. 天咒之咒

天咒之咒

更新于:2018-03-17 14:40:44 字數:2328

字體: 字號:
湮沒無聞目錄
共3章
  收拾了一下心情,莊遠然還有一個人要見,那就是支援自己隊伍的另一支隊伍,確切的說,是他們中的一個人,那個救自己的人。打聽了一下這支隊伍,在支援自己隊伍的過程中,總共犧牲了53人,剩余147人。莊遠然聽到這個數字時,感覺有點可笑,與自己的隊伍加起來,正好犧牲了一個隊伍,保留了一個隊伍不多不少。

  沒有再多想,打聽到了這支隊伍的位置,拒絕了隊友的陪同,報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找到了這支隊伍。一百多人的營地入口中,許多人好奇的向莊遠然看來。隊伍中大家都互相認識,而莊遠然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在人群的目光中,莊遠然也感覺有點尷尬,正想開口詢問,一個少年向他走來,邊走邊說:“是你啊,你的傷好的怎么樣。”

  “嗯,軍醫說再休息一陣子就好了,”然后問道:“對了,聽說是你們隊里的人救我的,她……”

  “啊,我們副隊長啊,”那少年停在他身邊開心說道:“那是我們副隊長,她可厲害了,這次不單是你,還幾個差點死掉的人都是她救回來的。”

  聽到死這個字,莊遠然心里不是滋味,干笑了兩聲,問:“那她現在人呢,我被她救了,想表示親自謝謝。”

  “好”少年答應了一聲:“我幫你叫一下副隊長。”說完一溜煙跑了。等了一會兒,少年回來了,身邊還跟著一個女的,對著莊遠然介紹說:“這是我們副隊長,就是她救了你。”

  莊遠然呆了一會兒,一時忘記了開口。只見此女一身軍甲,長發束起馬尾,腰間別著一把長劍,不似其她女生的溫柔似水,卻多了一股英姿颯爽的驚艷。說是驚艷也不是說多美,而是那股英氣與女孩的嬌柔產生的反差美,讓莊遠然一下就看呆了。少年這會兒不答應了,在莊遠然眼前連晃幾下,說道:”別看啦,再看就把你給劈了!“

  這句話一下把莊遠然驚醒,暗罵自己兩聲,連忙開口:”不好意思,只是沒想到救自己的人是個女生,一時被驚住了。“

  那副隊長也不惱,笑著說:”怎樣?救你的人是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你才心里覺得高興是吧?“

  周圍那些軍人一陣哄笑,莊遠然也只得跟著干笑兩聲,道:”不不不,救我的人是男是女不重要,我能得救都很感謝。當然,是個女生所救,也算是意外之喜。“

  說完,周圍那群軍人又一起”咦“了一聲,尾音拉得長長的。副隊長笑得更歡,道:”原來你喜歡被女生救啊,那要不要我多安排幾個姐妹在你身后,專門負責救你。“

  周圍的軍人又笑,有人說道:“給他,給他,估計他以后任務不死也要往死里鉆了,找機會讓女生救一救了。”

  莊遠然這回不知道怎么答話,傻笑了半天,才對副隊長道:“這次我來,其實是想給道聲謝的,謝謝你救了我。”

  哈哈,副隊長可能性格很開朗,笑道:“小事一件,救你對我來說,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猶豫了一下,莊遠然還是問道:“可是,我聽別人說了,那天咒……”

  本來四周還在調笑的軍人,一下子沉默了下來,副隊長的笑容也一下僵起來了。那和莊遠然搭話的少年一聽急得抓耳撓腮,看看副隊長,又看看莊遠然,想說點什么,又說不知從何處開口。

  尷尬了好一會兒,副隊長才說道:“沒事的,那咒只是痛一下子就沒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有說有笑,十幾二十年都這樣過來了,我會怕了這個嗎。”然后又哈哈了兩聲,表示自己沒關系。

  莊遠然還想再說點什么,少年趕緊過來打趣了兩句圓了場,然后找了借口將莊遠然送出了營地。無奈,莊遠然只好回自己的營。不久天色昏暗了起來,中間陸陸續續有幾個人從軍醫那回來了,隊伍也開始生火準備晚飯。晚飯很簡單,一口大鍋,下了點肉干,再下了足份的大米,一鍋肉粥大家就吃了起來,戰爭開始不久,又還是初秋,糧草還是足夠的。要是入了冬,戰斗對妖軍有利,糧草又會緊張,那時候就真的吃的苦打的又苦了。

  只是這一頓大家吃的都沒什么胃口,大部份人隨意吃了一些,就不吃了,最后幾個人蓋好鍋,做好儲存,好留到明天再吃。莊遠然環顧四周,氣氛仍然沉悶無比,這次幾乎全滅的戰斗,讓所有人都心里壓著一口氣。

  可能是傷口的問題,莊遠然又感覺呼吸困難,他決定起身走走。直到走出營地,也沒有人問一句他去干嘛。以前,就算是上個廁所,大家三三兩兩都會嘻鬧幾句,而如今,半天下來,幾乎無人說話。

  心里想著事,也不知走到哪里,漸漸的沒了巡邏士兵,莊遠然才發覺走遠了。這個城很大,軍隊營地相對集中,所以很多死角是沒有士兵巡邏的。正要回營地,然后身后傳來一聲悶哼,像受了傷發出的聲音。莊遠然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摸摸腰間的長劍,卻突然想起來,自己的長劍和匕首在戰場上丟失,到現在還沒有重新去配置過裝備。

  手無寸鐵,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向聲音的來源走去,至于萬一碰上妖軍怎么辦,到時再隨機應變吧,至少自己雙腿沒有受傷,還是能跑的。

  緩緩的尋著聲音走去,卻見聲音是從一棵大樹后傳來,走得進了,對方似是聽到了腳步聲,也沒了聲音。莊遠然只得繞過大樹,向樹看去,這一看,只見寒一閃,一把長劍刷的一聲向他掃來。得虧了他有防備,向后退了躍了半步,就躲開了長劍。正防備著下一輪攻擊,只見樹后一個女子靠著樹干,坐在那里,口中咬著布塊,頭上大汗淋漓,皺著眉頭像是忍著巨痛,雙眼卻還是凌厲的瞪著。似是發現是莊遠然,輕了口氣,手一垂失了力氣,長劍應聲落在地,然后又因疼痛悶哼了起來。

  莊遠然也是一驚,長劍向他掃來以為是敵人,仔細一看,原來此人竟是救了自己的副隊長。看她難受的樣子,莊遠然趕忙跑過去,扶著副隊長,問:“你怎么了,沒事吧?”說完,他就想到一件事——天咒!

  只見副隊長搖了搖頭,卻無法開口說話。莊遠然正慌亂的不知所措,只見副隊長眼睛一瞪,口中悶哼一聲,這一聲雖是悶哼,都比前幾次都要大聲。隨后副隊長口中一松,布塊掉了下來,身體向著莊遠然身上倒去,然后就閉上了雙眼。

  莊遠然腦海中轟然一聲,感覺一片空白。

  難道,她就這么死掉了?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湮沒無聞目錄
共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