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6:52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隕絳紫
  4. 第四章 張讓

第四章 張讓

更新于:2018-03-15 19:29:41 字數:2134

  凡人修成神難,神修成凡人更難。吸靈之苦,洗髓之痛。即是神,也難以承受。何況還要如此漫長!絳紫雖是神,但也還是個孩子的心性。古語云:像由心生。神的情感,便是由人心萌生而來。千百歲月,悠悠掠過,人們眼見周遭事物,多善,多美,多惡,多丑。又見,樹木花草,風云雷雨,未知其根本,迫切的想要知道掌握如此巨大自然之力的是什么,人們無法解釋,神的形象,便從人們心中凝聚,來解釋這些自然奇觀與玄異妙靈之說。一個個神話傳說,由此而來。

  絳紫,執掌創造之力,對生靈本就有一種特別的親切親近之感。這是她的天性本質,并沒有錯。加上每每看到人間處處溫情,千百年過去,捆綁在她神識上的禁忌早已松動,絳紫又不排斥這些絲絲縷縷的情感波動。終于將禁忌沖破一個缺口,在幾日前,絳紫又將《通靈印》印在劉協的靈魂中,這樣禁忌就徹徹底底的支離破碎了,雖然她還不知道情感是什么。

  她與劉協必定不平凡,因為她們靈魂間接的連在一起,他們的心連在一起,雖不能心意相同,卻可以相互感應,這一點絳紫是不知道的。

  *****

  東漢時期,宦官當政,四方作亂,帝王昏庸無能,百姓生活于水生火熱之中。巨鹿郡有兄弟三人,因漢靈帝昏庸無能,途聽宦言,不理朝政。遂起兵義反,起義軍名為:黃巾軍,來勢兇猛,差點將東漢推翻,幸有忠心將士,鎮壓叛軍。漢朝得以延續。但漢靈帝仍舊執迷不悟。帝國即將破滅,各方諸侯,占據一方覬覦帝位,狼子野心,皇權帝位,搖搖晃晃。若是一方崛起,必會改朝換代,推翻漢朝。然而導致漢朝內憂外患根本原因的,便是漢靈帝最親信的十個太監“十常侍”漢靈帝對他們甚是信任。他們說什么,皇帝就做什么。完全不考慮事情的真假和嚴重的后果。這十常侍在漢靈帝身邊做事,宮中人誰都要看他們的臉色行事。漢靈帝稱十常侍之一的大總管張讓為“阿爹”平日與自己共同進膳,平起平坐。忠心之士進諫,凡事對十常侍有一絲針對,立即將其拖出關押,或杖刑甚至處斬。漢靈帝如此傷及忠士之心,有不少都辭官歸隱了。其實漢靈帝之前并不是這樣的。。。。。。

  高聳的城墻上偶爾會有飛鳥落下來歇腳,一只,兩只,嘰嘰喳喳,好不熱鬧。柳絮隨風飄灑,悠然落地。似乎是剛剛掃過,地上還沒有太多柳絮,也還算干凈。一只腳踏在剛剛落下的一葉柳絮上。此人長得一副奸詐模樣,卻總是給人一種錯覺,好像他說什么,你都會相信一樣。他一步步的向前走著,身后跟了兩個小太監,雙手相握,放在腹前,微微彎下身子,踩著小碎步,跟在他身后。

  “這柳絮在這城中飄下,倒是另有一番風味呢!”沒想到此人一開口陰陽怪氣,竟是個太監。說著停下,觀賞了起來。

  “如今已入夏,這柳絮整日飄下,美到是美,但也惹人厭煩,若是不小心吸到肺里也是相當麻煩的!”旁邊一個小太監弱弱的說道。

  這人一只眼弊著那個小太監。“嗯?”只是很輕松的,沒有漏出一絲一毫的不滿。但殺氣卻渺然升起。

  剛剛說這話的小太監連忙跪下,雙手顫抖“張總管饒命啊!奴才一時說錯話,知道錯了求張總管開恩,放過奴才吧!奴才嘴笨該打!”說著伸出手掌,啪啪啪的往自己臉上抽。另一個小太監嚇得直哆嗦。

  這人正是十常侍之首張讓。

  張讓只是站在那里看著這個小太監自罰,好像是在觀賞一件藝術品,或是一個寵物而已。小太監的臉已紅腫起來,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張讓的聲音才響起“小高,你跟我這么長時間了,我怎么忍心罰你呢!快起來,地上多臟啊。”張讓邊說邊伸出雙手扶起小高。此時小高的臉已腫成豬頭了。

  “謝張總管,謝張總管開恩!”小高驚慌的說道。

  張讓沒有說什么,微笑著轉過身,準備去往玄秘之地時。忽見一黑影去了過來,躲閃不及撞到懷里。

  張讓頓時一皺眉。

  黑影一下坐在地上,定眼一看,兩個小太監嚇得魂都飛了,一同跪在地上。這黑影乃是當今太子,劉辯。劉協的皇兄。張讓卻老神哉哉,不慌不忙的走到劉辯身前,似是恭敬地彎下腰扶起劉辯。退在一旁又似是恭敬地說道“不知太子為何如此匆忙?”

  “哦,是張總管啊!我與弟弟在玩躲貓貓!你要不要一起啊?”劉辯毫無保留的說道。

  張讓不留破綻的一笑“太子當真悠閑,不攻讀治國之法在此玩笑,不怕陛下知道嗎?”

  劉辯聽了這話頓時收起嬉笑面容,緊張的說道“求張總管不要告訴父皇啊!”

  張讓裝作正義稟然的說“那怎么可以呢!這豈不是老奴知情不報嗎?”

  劉辯急壞了,馬上就要哭了出來“張大總管你到底想怎樣?”

  張讓陰陽怪氣的說“我?不想怎樣,只不過……”

  “張大總管,最近真是越來越閑了,不在父皇身邊伺候父皇,到處亂跑是有什么事嗎?”一個帶有稚氣,玩味的聲音飄進了張讓的耳朵里。

  張讓回過頭,不知何時劉協邁著四方步,一步步的走向他們。落在地上的柳絮紛紛揚揚,都避開了劉協的腳。

  “老奴…”張讓剛要開口爭辯,又被劉協斷開。

  “難道在你心里父皇已不是你的主子了?”劉協云淡風輕的說道。

  張讓聽了這話,額頭頓時淌下冷汗。啞口無言。

  “還有你見到太子也不行主仆之禮,難道你想篡位不成?”劉協最后一句說的如清空霹靂,狠狠地劈在張讓的每一根神經上。話音剛落,張讓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汗珠一滴滴落下。剛剛還不可一世的大奸臣,大宦官現在卻乖乖跪在地上……

  PS:求推薦票,求月票,求打賞。努力更新存稿中,請親愛的讀者耐心等待!!!!。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